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ER】【悲惨世界】请勿翻阅(1)

被凡尔赛一把拽回ER大坑【啥?

关键词:竹马,年下,慢热【超级慢的那种


——————

    致打开这本日记的人:

    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意,请立即停止翻阅,否则一切后果自行承担。

    保留使用暴力维护个人隐私之权利的 安灼拉 敬上


    2016.11.21

    我又看到那个孩子了。

    或许我不应该称他为孩子,因为他看起来并不比我年幼多少,只是瘦得过分,风一吹就会折断一样。墨绿色的毛衣比上次更破了,裤子也多了好几个洞,所幸鞋子换了一双厚实点的,不知道是从哪里捡来,大得像条船。

    我把中午剩下的半个面包给了他,他犹豫了很久才接过去,却只花了半秒就吞进肚里,看来是饿了很久。街上有很多跟他一般大的小乞丐,从头到脚都脏兮兮的,看到路人就缠上去,讨不到钱不松手。而他却只蹲在墙角里一动不动,我跟他说话他也不回答,蓝绿色的眼睛从黑漆漆的头发中间露出来,警惕地盯着我。飞儿说他这么怕生不像是乞丐,可能是从家里或者孤儿院跑出来的。

    吃晚饭的时候我跟爸爸妈妈说了这件事,他们建议我,下次遇到那个孩子的话,可以带他去警察局,警察可以查到他的身份信息然后送他回去。我不同意。如果他是跑出来的,一定是受了欺负,甚至虐待,怎么能再让他回去?爸爸问我想怎么办,我说我不知道。

    其实我知道。我想让爸爸妈妈领养他。去年妈妈流产之后就一直想领养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但是他们找到的每一个人选都被我否决掉了。他们尊重我的意愿,尽管这个意愿十分自私。我已经十岁了,是大人了,我必须学会分享。

    至少妈妈会喜欢他的。他的眼睛跟她一样漂亮。

     

    2017.01.11

    难以置信,R的孤儿院竟然在十多公里外的另一个市,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到这里的。院长女士坚持说他没有受到过虐待,直到我们亮出他的体检单(多处软组织损伤,轻微脑震荡,营养不良),她才松口道歉。我让爸爸写举报信寄给当地的儿童保护机构,他同意了,不过得等到领养手续办完之后——也就是明天。

    去年圣诞节前我们把R带回了家。他似乎对所有人都不太信任,就连妈妈也花了将近一个星期才让他开口说话。他说他被扔在孤儿院门口的时候身上裹着一条毛毯,绣着一个大写的R,当时的院长就给他起名叫格朗泰尔,除此之外生日不详,姓氏不详(不过无所谓,反正以后就跟我们姓了)。

    他剪了头发换了衣服之后精神了一些,不过脸色还是白得吓人。妈妈请医生制定了营养食谱,每天严格对照着给他做饭,R也很听话,给什么吃什么,现在已经比刚来的时候胖了一圈,看上去终于像个正常孩子了。

    不过也只是看上去而已。大多数时候他仍然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动物,坐在沙发上的姿势和当初蹲在墙角里的时候一模一样,走路吃饭都静悄悄的,屋子里稍微有点响动就会吓得跳起来。爸爸每周带他去看心理医师,不过我觉得效果并不太好。妈妈说只要给他足够多的爱和时间,他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

    希望那天早点到来。

     

    2017.8.16

    根据推算,R今年至少八岁,应该上二年级了,但是他的水平显然够不上二年级的标准,所以他们决定让他从一年级开始上,入学之前先在家里用我的旧课本学习发音和认字。爸妈工作忙,所以指导他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身上。

    不是说我不愿意帮助他,只是我有自己的功课要做,放学了有一大堆补习班,晚上回去还要练琴,每天睡觉前挤出一个小时给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毕竟我又不是老师。不过他挺聪明,只要提醒一下就能明白然后记住。比如昨天刚开始学写字母,今天就能很流畅地写出我们四个人的名字了。这样下去他应该可以跳过一年级吧?

    大多数时候他还是不爱说话,不过感觉比之前要放松得多。妈妈做家务的时候会跟在她身边跑来跑去,吃晚饭的时候会问爸爸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大多数是关于我的。为什么他们把我小时候的糗事记得那么清楚?),我写作业的时候他就坐在旁边看(现在正在描我以前的日记当做练字。没关系,反正他也看不懂)。刚刚和我们一起看电视的时候笑得脸都红了,妈妈注意到之后抱着他亲了一大口,他犹豫了一会儿也亲了妈妈一下,然后她就哭了。爸爸没说什么,不过我看见他趁倒水的时候擦了下眼睛。

    大人为什么总是这么情绪化?

    不管怎样,事实证明,我让他们领养R的决定是正确的。


——TBC——

     

评论(3)
热度(35)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