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巍澜衍生】光明路第四宠物医院(5)

都说星期一上班的心情如同上坟,当星期一是清明节而且万恶的老板还不给放假时,上班的心情就堪比上刑场了。

小郭以行尸走肉的状态推开公司大门,却发现里头非但不愁云惨雾,反而生机勃勃喜气洋洋的。他站在门口仔细观察了一下,觉得是汪徵的红裙子和前台上多出来的两盆绿萝的共同作用。

他小心翼翼地凑过去:“你今天相亲啊?”

汪徵拿黑漆漆的眼珠子瞪着他:“我有男朋友。”

“哦哦,对不起,”小郭从没见过她这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存在感为负的男朋友,所以老忘,“那你今天为什么穿这么好看?”

“因为今天有新医生入职,”大庆从沙发后面窜出来,对着玻璃正了正脖子上的领结,“我上周开会不是通知了么,你没听啊?”

小郭眯着眼睛回忆了一下:“啊,是不是那个一树梨花压海棠,仁华医大谢……谢什么来着……”

“谢南翔,”汪徵常年不见血色的脸微微红了一下,“谢医生最近才搬到龙城,没想到会来我们医院……”

大庆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没你想象的那么牛逼,就一小屁孩儿,毛还没长全呢就敢拿刀……“

小郭瞅着他:”你看不上人家干嘛招来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人家粉丝多,”大庆一脸高深地指了指汪徵,”像这种的,那都是忠实客户,潜在的金主啊。”

“万恶的资本主义,”林静打着呵欠从办公室里出来,“没想到连大庆你个肥头大耳的也被腐化了。”

大庆爪子刚伸到一半,门铃响了,汪徵猛地站起来:”来了来了!“

”瞧给你急的,”楚哥刚刚拖完地,慢条斯理地把拖把拧干晾好才出去开院门。三人一猫在里头伸着脖子等了半天,才看见楚哥领着个一身蓝格子西装的小男孩儿进来了。

小郭感叹:“啧,先不管人家医术怎么样,这外貌确实高超啊……”

汪徵扬手就是一个爆栗:“他不是谢医生!”

“啊?”小郭捂着脑袋,“那他谁啊?”

“我哪知道……”

蓝西装晃晃悠悠地跟在楚哥后面,进门后手插在兜里抬眼扫视一圈,勾着嘴角笑笑:“不好意思,我来早了。”

小郭看着他,脑海里缓缓升腾起“纨绔”两个大字。

“他说他来找谢医生,”楚哥凑近他们小声解释,“估计是我们潜在金主之一吧……”

“谢医生还没来,要不……”汪徵话还没说完,就看见蓝西装踱到沙发那边一屁股坐下了,“……您坐着等会儿。”

“行,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

林静和楚哥转身往办公室走,汪徵坐下噼里啪啦敲键盘,眼睛时不时往沙发那边扫一下。小郭犹豫了一下,倒了杯水过去放在茶几上:“您……贵姓?”

“免贵姓何,何开心。”

“哦,何先生,”小郭难得遇到一个名字起得比自己还随便的,顿觉亲切,“你跟谢医生……认识?”

何开心点点头:“他给我看过病。”

小郭以为自己听错了,回头看见汪徵也是一脸惊诧:“他……是兽医吧?”

“人类归根到底不也是兽么,”何开心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没太大区别。”

蹲在前台一直没出声的大庆终于发话了:“这娃不错,有灵性,我喜欢。”

何开心扭头冲他眨眨眼:”谢谢夸奖。”


谢南翔迟了半小时才到医院,推门进来的时候满头大汗,刘海湿漉漉地贴在额头上:“对不起对不起,我公交坐反方向了……”

汪徵从嗓子里挤出一声比豆子音调还高的尖叫,蹭地从座位上弹起来:“谢……谢……谢医生!”

谢南翔被吓了一跳:“哎!是我!”

大庆闻声出来了,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然后抬起爪子捂住眼睛:“我要瞎了。”

谢南翔茫然地看着捂着嘴笑的汪徵:”怎么了?”

汪徵扭扭捏捏地指了指他胸前,一脸的欲说还休:“领带颜色……挺特别的。”

“特别辣眼睛,”何开心好整以暇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抬手冲谢南翔敬了个礼,“早啊,谢医生。”

谢南翔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扭过头去,从包里拿出个文件袋递给汪徵:“这是我的证件介绍信和档案……”

何开心溜达过去把脸凑到他面前:“你一医生怎么这么唯心主义,装不认识我就不存在了么……”

“对了,请问换衣间在哪儿,我先去……”

汪徵给他指了方向,谢南翔头也不回地往里走,何开心亦步亦趋跟在后面:“外套换了就行,领带衬衫别换啊,我喜欢,看着喜庆。”

换衣间的门上挂着非工莫入的牌子,谢南翔停下指着牌子,给了何开心一个“你可以滚了”的眼神。

何开心往墙上一靠:“我就在这儿等着,你慢慢换,不着急。”

谢南翔叹了口气,推门进去了。大庆走到何开心面前,抬头看着他:“你跟谢医生什么关系?”

“纯洁的医患关系,”何开心蹲下,撩起刘海给他看额头上的疤,“我可是要靠脸吃饭的人,你看他给我缝的这么大一个疤,是不是得对我负责?”

大庆跟看智障似的看着他:“你吃饱了撑的找个兽医给你缝脑袋啊?”

“兽医就不是医了么?你们给人家小猫小狗缝成这样也是要被投诉的好吧?”

“也是,”大庆想了想,”你是不是得罪他了?”

“我也在想呢,”何开心叹气,“可能是因为我把他家窗户砸破了?翻进去的时候流了点血在地毯上?不过我都已经赔过钱了……”

“打住,”大庆瞪大眼睛,“敢情你这伤是砸人家窗户的时候磕的?”

“没有没有,额头上是被人揍的,手上这个才是窗玻璃划的。“

大庆看着他若无其事地在掌心的几道粉红伤疤上挠了挠,不知道该说什么。

”唉,我也不想强闯民宅的,但是一群人拿着棍子追我,我不闯就被打残了,你说怎么办……“

”那个,不好意思,”大庆谨慎地组织了一下措辞,“请问你是混混吗?”

何开心挑眉:“你见过我这么肤白貌美气质出众的混混么?”

大庆一时语塞,正好谢南翔换好衣服出来了,低头看了眼相对而坐的一人一猫,径直从中间穿过去,进了林静的办公室。

”哎,我说,”大庆伸出爪子晃了晃,把何开心直勾勾盯着谢南翔背影的目光招回来,“他都明摆着不想理你了,你干嘛还缠着人家啊?”

何开心看了他一眼,耸耸肩:“因为我喜欢他啊。”

“还说自己不是混混呢,”大庆嗤之以鼻,“一厢情愿地纠缠别人不就是典型的混混行径么?”

“一厢情愿?”何开心勾起嘴角笑笑,“你以为他是为谁搬来龙城的?”

——TBC——


围观近日金主爸爸们磕cp方式的感想:有钱真好【。

评论(9)
热度(133)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