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南硕】But I Still Want You (4)

“你好,我叫金南俊,阿珍的朋友。”他知道自己的亲切装得很刻意,但也没什么心力去掩饰了。对方倒是丝毫不觉尴尬,笑眯眯地起身握住他的手,还热情洋溢地晃了晃,“久仰大名,我叫李在焕。”

他们坐的是两人的小桌,金硕珍喊服务员添了把椅子,又点了一份猪骨汤饭。

“不用,我不饿,”金南俊摆摆手,“来的路上吃了挺多的。”

“哦,那我和焕尼分吧,我还没吃饱。”

焕尼。金南俊皱皱眉,没说什么。

“猪啊你,吃了我半碗肉还没饱?”

金硕珍瞪大眼睛:“饭都被你抢去了啊!”

“不是你说要减肥不能吃碳水的吗?”

“废话我不吃饱哪有力气减肥啊?”

金南俊喝了口水,水杯在桌面上不轻不重地磕了一下,左右两个人登时噤了声,都扭头看着他。金南俊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还好汤饭及时到达,他把餐盘往金硕珍面前一推:“吃吧。”

“哦,”金硕珍掀开饭碗,“你真不吃啊?这家很有名的……”

金南俊摇摇头,看着李在焕把饭碗伸到金硕珍鼻子底下:“不是说和我分么?”

金硕珍给他夹了两块肉,臊眉搭眼地瞪着他:“行了吧?”

李在焕拿筷子在碗里拨了拨,看着那硕大的骨头和骨头上绿豆大的肉叹了口气:“金缩进,你有没有良心?”

“没有,”金硕珍鼓着腮帮子摇头,“食物面前何来良心。”

李在焕抱着胳膊一脸痛心疾首,没痛两秒钟又笑了。他伸手把金硕珍下巴上粘的米粒拿掉,顺手想往嘴里送,半路意识到金南俊在盯着他似的,犹豫了一下,扔到了空碗里。

金南俊猛地起身,椅子差点被撞翻:“我去一下卫生间。”


李在焕进来的时候,他正靠着洗手台发呆,人走到旁边了才回过神来,慌忙抽了张纸巾乱七八糟地擦手。

“我不是阿珍的男朋友,”李在焕一边洗手一边说,“你不用对我有敌意。”

金南俊花了两秒钟消化完这句话里的信息,从镜子里盯着对方:“他有男朋友?”

“没有才奇怪吧,”李在焕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他这样的人。”

金南俊把湿漉漉的纸团扔进垃圾桶,闭着眼睛吸了口气:“他……他们在一起多久了?”

“想知道自己去问咯,你们不是朋友吗?”

金南俊看了他一眼,转身往外走,没两步就被叫住了。

“对了,”李在焕忽然想起来似的,“我们准备找个地方当工作室,最近在看房子呢,你要是不嫌麻烦的话,帮忙介绍介绍?”

“工作室?”金南俊愣了一下,“你们?”

“对啊,我和阿珍。”

“做……什么用?”

“做陶艺,”李在焕瞥了他一眼,扑哧乐了,“开玩笑呢,录歌。”

金南俊心里一动,忽然意识到他听到李在焕声音时产生的那种模糊的熟悉感是哪来的了。

“你是KEN?”

李在焕挑眉:“你知道我?”

“怎么可能不知道,”金南俊笑了,“你给我们公司寄过歌啊。”

“但是没用,”李在焕耸耸肩,”我还以为你没听呢。“

“听过了,不够好,所以没用。”

李在焕转身看着他,眼睛黑漆漆的,嘴角仍挂着漫不经心的笑意:“不够好?”

“嗯,”金南俊笑笑,“但是可以变得更好。”


吃完饭李在焕先走了,说是去见一个朋友,晚上直接回酒店。金硕珍和金南俊一人一杯咖啡在路边坐了会儿,决定去附近的乐器市场逛逛。

”我想买个键盘,“金硕珍仰着脖子看地铁路线,”你帮我参考参考。“

”你会钢琴?“

“小时候学过一阵,没坚持下去,现在都忘得差不多了。不过玧其说可以教我,他……”

“玧其?”金南俊以为自己听错了,“我认识的那个玧其吗?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金硕珍眨眨眼睛:“号锡来我家玩儿的时候,玧其经常会跟着一起,一来二去就熟啦……”

“去你家……”金南俊一阵胸闷,低着头嘀咕,“我都没去过你家……”

“你要是想来下次也一起呗,”金硕珍歪了歪头,“不过我家也没什么好玩儿的,他们来就是吃饭。”

 地铁上人不算多,但他们的车厢只剩一个空位。金硕珍示意金南俊过去坐,金南俊摇摇头,抓着扶手站在他旁边。金硕珍扭着头笑着看他,金南俊不自在地挠挠鼻子:“怎么了?”

“没什么,”金硕珍伸手在他酒窝上戳了一下,“小跟屁虫,一点没变。”

**

“小跟屁虫,”金硕珍在仓库里顺货,金南俊蹲在旁边看着他,“作业写完了吗?”

“没有。”

“那还不赶紧去写?”

“太简单了懒得写,”金南俊一脸臭屁,“侮辱我智商。”

金硕珍乐了,把货单扔给他,“那你用你超凡脱俗的智商帮我算账吧。”

金南俊就趴在收银台下面的小板凳上算账,算一会儿抬头看一眼,金硕珍就笑:“看我干嘛?我是九九表吗?”

“你比九九表有用,”金南俊很快就算完了,把货单递给他,骄傲地仰着脖子,“厉害吧?”

金硕珍扫了一眼,笑着在他酒窝上戳了一下:“厉害,厉害死了。”

**

“变了的,”金南俊指着车窗上映出两人的身影,“我比你高这么多了。”

金硕珍挺直背:“你鞋底太厚了,下次跟我出来不许穿这么厚的鞋。“

”下次?“

”嗯,“金硕珍点头,”穿布鞋吧,底超薄的那种。”

“冬天怎么办?”

金硕珍一本正经地思考了一下:“冬天只许穿比我矮的靴子。”

“那以后我买鞋都得先经过你批准了?”

“没错。”

金南俊忍了半天,还是笑出了声。他看着车窗里眉眼弯弯的金硕珍,轻声喊他:“哥。”

“嗯?”

“我……”

报站广播响起,金硕珍抬头看了看:“到了。你刚说什么?”

“没什么,”金南俊摇摇头,“走吧。”


——TBC——


试问谁能对着D社拍的两位爸爸的宣(jie)传(hun)照不纵声高呼“好TM配啊!!!”



评论(12)
热度(191)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