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巍澜衍生】光明路第四宠物医院(4)

检查完了罗浮生准备带仓鼠们走,一直躺在笼子里不吱声的东东忽然爬起来:“我不住院吗?”
罗浮生愣了一下:“你想住院?”
“稀奇了,还有人主动要求住院的,”沈面乐了,“我看你不是心病,是神经病吧?”
沈瑰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一爪子拍在沈面后脑勺上:“不许没礼貌。”
“你要想住也行,正好我和罗非这几天忙,顾不上你们,”罗浮生伸手在忙着吃瓜子的豆子头上点了点,“你在这儿好好照顾东东,听见没?”
“听见了,包在我身上。”
罗浮生走后,沈巍和赵云澜前后脚从楼梯上下来了,昆仑垂头丧气地跟在后面。他看见沈瑰,摇了摇尾巴,没说什么,慢吞吞地走到墙角趴下了。沈面看他一瞬间老了十岁似的,心里有一丢丢不忍,扭头问沈瑰:“你真不跟他说话啦?”
沈瑰点点头:“男子汉大丈夫,愿赌服输。”
“狠还是你狠啊,”沈面叹了口气,踱到昆仑面前,“喂,蠢狗。”
昆仑不理他,赵云澜倒是过来了,左右开弓在他们脑袋上各揉了两把:“怎么不开心呢昆仑?被面面欺负了?”
这么多年自己的心声终于被正确领悟到了一次,昆仑眼泪都快下来了。他把脑袋搁在赵云澜膝盖上,还没来得及哭诉,就看见沈面噌地一下跳到赵云澜怀里,昂着下巴软绵绵地喵了两声,尾巴若有若无地在他胳膊上来回扫着。他条件反射撤回脑袋,扭头看了眼震惊到毛都炸起来的沈瑰,小心翼翼地后退了一步。
“面面,”沈巍的声音不大,语气乍一听温柔极了,神情却冷冰冰的,“下来。”
沈面趴在赵云澜肚子上跟他僵持了一会儿,还是乖乖跳到地上。沈巍走过去拎着他后颈把他提溜起来扔进猫包里,唰地一声关上拉链。沈瑰默不作声地走过去准备往包里钻,被沈巍拦住了:“你今晚就待在这儿吧,我要陪赵警官出城去看个案子,明天再回来接你。”
“哦,”沈瑰看了眼包里的沈面,“那他呢?”
“我送去裴老师家住两天。”
“法学院的裴老师?他不是不养宠物吗?”
“原来不养,”沈巍笑笑,“最近刚捡了条蛇。”
“啊……”沈瑰情不自禁往后挪了挪,“那你早去早回,注意安全。”
“我会的,”沈巍在他下巴上挠了挠,“你和昆仑好好玩。”
 
“呐,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区,只要你没毛病,吃喝拉撒睡都在这里解决……”
“那有毛病的呢?”
“有毛病的在楼上,轻则看护重则隔离,”大庆回头瞥了豆子一眼,“你朋友是啥毛病来着?”
“心病,”豆子一脸忧郁,“大夫说最好能安静休养,不过我觉得休养解决不了问题啊,你越安静越容易胡思乱想对不对,这一胡思乱想没病都给你想出病了……”
“停停停打住,”大庆不耐烦地扬起爪子,豆子尖叫一声,躲到昆仑肚子下面,颤颤巍巍探出半个脑袋看着他。大庆不好意思地拿爪子在脸上抹了一把,“咳,你慢点儿说,噼里啪啦吵得我脑仁子疼。”
“那个,我的意思是,东东吧,显然得休养,但是吧,我们也可以组织一些互助交流活动,帮他排解烦恼舒缓心情,院长您看怎么样?”
“可以,这个想法不错,”大庆环视一圈,目光停在沈瑰身上,“你有意见?”
“不敢,”沈瑰犹豫了一下,“就是觉得,我们是不是得先问一下东东的意见?万一他不想参加这些活动呢?”
“那我去问!”豆子话没说完就要往楼上窜,被昆仑一爪子按住了。
“还是我去吧,他当你的面肯定没法拒绝。”
豆子愣了一下:“哦,好,那你去吧。”
 
据昆仑反馈,东东没有拒绝,于是当晚医院熄灯关门之后,院里的小动物们都带着水果零食聚到天台,在大庆的主持下参加了光明路第四医院本年度第数不清届群众集会。
集会内容:吃饭,聊天,打豆子(没有,就打了一下,还是鹦鹉妹妹从栏杆上掉下来误伤的)。
“这么说你们从出生开始到现在一天都没分开过?”沈瑰一脸不可置信,“一天都没有?”
东东仔细想了想:“没有,分开的时间最长一次也就两个小时吧?”
豆子怀疑道:“两个小时?没有吧?我怎么不记得?”
“你玩捉迷藏的时候掉到沙发后面摔昏过去了,我找了两个小时才找到你。”
“哦,怪不得。”
昆仑和沈瑰对视一眼,清了清嗓子:“那你们以后也准备一直在一块儿吗?”
“当然了,”豆子戳了戳东东的腮帮子,“他离了我活不下去的。”
东东低着头没说什么,旁边的鹦鹉姐妹噗嗤笑出声来:“新鲜,头一次听说有谁离了谁活不下去的。”
豆子气鼓鼓地瞪她们:“你们又不是仓鼠,你们懂个屁。”
鹦鹉伸着嘴巴就要来啄他,被大庆挡了回去。他跳上栏杆,四仰八叉地一躺,看着月亮叹了口气:“活是活得下去的,但也只是活着罢了。”
“这话一听就有故事啊,”沈瑰逗他,“我还以为院长来去如风无牵无挂呢。”
大庆瞥了他一眼,浑圆的侧脸在月色中显得格外深邃。沈瑰被他瞥得有些发毛,没敢接着逗,低头转移话题:“刚刚谁说要玩游戏来着?”
“我我我!”豆子蹦到中间,“我们比赛吧,比谁嘴里能塞的东西多!”
“比自己强项有意思吗,”刚刚到达的乌龟喘了口粗气,“咋不比谁跑得慢呢?”
豆子还没来得及反驳,大庆噗咚从栏杆上跳下来,宝相庄严往中间一坐:“都别吵了,还玩咱们的传统项目,小鹦,去把道具拿过来。”
沈瑰刚想问传统项目是什么,就看见鹦鹉姐姐抓了个空玻璃瓶过来。
“老规矩,围一圈坐好,瓶口转到谁谁就真心话或者大冒险,明白了吗?”
第一轮转到了昆仑,选了真心话,小鹉问他如果沈瑰和沈面同时掉河里他先救谁,昆仑犹豫了一下,沈瑰看他犹豫顿时就怒了:“你还要考虑啊?!”
“别急别急,我肯定先救你,但是面面要有个三长两短你也不会放过我对不对……”
沈瑰想了想:“也是。”
第二轮转到沈瑰,乌龟问他昆仑和沈面同时掉到水里他救谁,沈瑰想都没想:“面面啊,昆仑不是会游泳么?”
昆仑忧伤地望了望天。
第三轮转到豆子,大庆问他爸爸和叔叔同时调到水里他救谁,豆子纠结了好半天,最后才下定决心似的一拍爪子:“两个都不救。”
“为什么?”
“叔叔说过他和爸爸死也得死在一块儿,谁都不能独活。”
一圈大大小小的眼睛彼此对视了一下,好半天都没人说话。豆子怯怯地环顾四周:“怎……怎么了?”
“没什么,”昆仑摇摇尾巴,爪子放到瓶子上,“该我转了。”
瓶口对准了东东,昆仑清了清嗓子,问他:“在座的有你心仪的对象吗?”
东东准备好的答案被噎了回去,无奈地瞪他:“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昆仑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看得东东不好意思起来,挠了挠头:“我能不回答吗?”
“那就得大冒险咯,”大庆伸了个懒腰,“小鹦,把那个装纸条的盒子拿过来……”
“等等,”豆子忽然出声,他一直叽叽喳喳的调子忽然沉下来,跟被附体了似的,吓得大家都不动了,“你为什么不回答?”
东东低着头不看他:“我不想回答。”
“为什么不想回答?”豆子盯着他,“因为这里有你心仪的对象?”
眼瞅着气氛趋于紧张,大庆适时地打了个呵欠:“那什么,时候不早了,我看咱今天就到这儿……”
“没错,这儿有我心仪的对象,而且心仪很久了。”
大庆刚卖出去的爪子又收回来,尴尬地在脸上蹭了蹭。
豆子冷笑一声:“谁啊?这儿除了我都是今天刚认识的,脸都没认全呢你心仪谁啊你?啊?还很久了,一天算久吗?”
“一天确实不久,”东东看着他,“我心仪他一个多月了。”
这时候天台上的所有生物,除了豆子,连墙角里的蚂蚁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大家心照不宣地待在原地,一边赏月一边等着豆子脑袋里的那根弦儿接上。
五分钟后,弦儿终于接上了。
“啊……”豆子指了指自己,“你心仪我啊?”
“嗯,”东东紧张地爪子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你……我……”
“嗨,那你不早说,”豆子笑着扑过去抱住他,两只仓鼠在地上一连滚了好几圈,“我也喜欢你啊!”

——tbc——

仓鼠的寿命只有两三年唉……
写沙雕文会get到很多没甚卵用的东西(。

评论(16)
热度(204)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