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南硕】But I still want you (3)

收到金硕珍的直播提醒的时候,金南俊正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金泰亨躺在旁边的器材区装模作样撸铁,一手晃里晃荡地举着个两公斤的哑铃,一手举着手机看动画片。他眼角余光看见金南俊手忙脚乱地从跑步机上跳下来,抬头问:“怎么了?”
“没什么,”金南俊拿毛巾擦了把脸,点开直播,“你继续,再做两组。”
“做不动了,”金泰亨扔了哑铃爬起来凑到他旁边,“哎,你也看eatJin吗?”
“嗯,”金南俊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凑近手机仔细看了看,“他这是在哪儿?”
“海边啊。”
“废话,我知道是海边,哪个海?”
“干嘛?你要去啊?”金南俊语塞,不过金泰亨没等他回答,自己对着屏幕钻研了两分钟,“啊,我知道了。”
“哪儿?”
“釜山,你看这儿有个海云台海鲜店呢。”
金南俊给他比了个大拇指,扭头就往更衣室走。金泰亨屁颠屁颠跟在后面:“一起吧。”
“你下午还有通告呢。”
“通告就在釜山啊,”金泰亨低头给另外两个打电话,没两秒就接通了,“喂?南俊哥现在去釜山,咱们坐他车去吧,下午演出之前还能先去海边玩会儿……嗯,行,那一会儿见。”
金南俊看他行云流水地安排完毕挂了电话,然后哼着小曲儿往更衣室走,气得太阳穴直跳,还没法儿发作,只好捶了旁边的沙袋一拳,疼得原地蹦跶。
金泰亨回头喊他:“快点儿,他们五分钟就到了。”
“哦,”金南俊叹了口气,给闵玧其发信息,“下午有事吗?”
 
两人一下楼就看见保姆车停在门口,田柾果朴智旻一前一后趴在车窗上冲他们挥手,闵玧其从副驾露出不耐烦的半张脸:“磨蹭什么呢,等你们半小时了。”
“南俊哥吹头发就花了二十分钟,”金泰亨爬进车里,拿过田柾国的薯片袋子一股脑儿倒进嘴里,“哎一古,累死我了。”
“躺着不动玩手机可把你累坏了吧,”金南俊没好气道,“下次记得中途换个姿势。”
金泰亨没搭理他,扭头专心致志看着朴智旻剥鸡蛋,一个剥完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见他伸长胳膊送到闵玧其嘴边:“哥,你的。”
“乖,谢了,”闵玧其咬了一半,剩下的递到驾驶座的人嘴边。郑号锡看都不看一口吞了,回头扫了一眼:“安全带都系上!Let's 向快乐出发!”
千里会情郎莫名其妙变成了集体春游,金南俊看着满车人的后脑勺忍不住地叹气,田柾国瞥了他一眼,跟地下党接头似的探过半个身子:“哥你放心,Suga哥都嘱咐过了,到那儿了我们就把泰泰带走,绝对不妨碍你干正事。”
金南俊向闵玧其的后脑勺投去感激的目光,抬手在田柾国头上摸了摸,感慨万千:“懂事还是你懂事啊。”
田柾国手一伸,笑得见牙不见眼:“那活动经费是不是得支援一下?”
“……我收回刚刚那句话,”金南俊掏出卡递给他,“小兔崽子没一个懂事的。”
“我懂我懂!”朴智旻举起胳膊,又从包里掏出个小瓶子递过来,“海边特别晒,你把防晒霜带上……”
“果然不愧是……”
“刚刚珍哥在直播里说忘带防晒了,你把这个给他就行,”朴智旻眨了眨眼睛,“你刚说什么?”
“……没什么,”金南俊扯了扯嘴角,“谢谢你啊。”
 
到釜山后闵玧其和郑号锡决定去朴智旻家参观,田柾国拉着金泰亨回家吃饭。金南俊等他们都离开后掏出手机给金硕珍打电话:“哥,你在哪儿?”
“釜山啊,怎么了?”
“你在釜山的哪儿?”金南俊笑笑,“我过去找你。”
“啊?”电话那头声音嘈杂,好像是在餐馆,“我在吃饭呢,在海云台附近……你现在过来吗?”
“嗯,你地址发给我吧。”
“好,那待会儿见。”
从出发到找到餐馆这一路,金南俊都好像踩在云端上。“争取”这两个字像一剂肾上腺素,让他盲目地乐观起来,好像只要他鼓起勇气,一切都会水到渠成似的。所以在进门的瞬间,看到坐在金硕珍对面正和他说笑着的男子时,金南俊先是愣在了原地,然后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他能感受到自己不受控制地想掉头跑出去,就像根植在身体里的自我防卫的动物本能一样。
我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啊。金南俊叹了口气,慢慢走到金硕珍桌旁,弯起眼睛露出一个无可挑剔的假笑:“哥,我来了。”


——tbc——

夏日特辑救我狗命!今天也是为两位爸爸高唱征服的一天!

评论(11)
热度(191)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