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巍澜衍生】光明路第四宠物医院(2)

草生木长,春去夏来,一眨眼又到了沈家兄弟季度体检的日子。
小郭吸取三个月前的教训,一到医院就换上了面料最厚实耐抓的褂子,左兜放好玩具右兜装满零食,手套口罩护目镜全副武装,捧着汪徵给他的静心口服液蹲在门口小口地嘬。
赵云澜蹲在他旁边:“约的几点来着?”
“三点,”小郭看了眼挂钟,“只剩一刻钟了。”
“还有一刻钟啊,”赵昆仑无精打采地趴在两人中间,尾巴在地板上扫过来扫过去,“我一分钟都等不了了。”
楚哥正在拖地,拖把不小心戳在昆仑尾巴上,被龇牙咧嘴吼了一声。他被狗凶了心情有点微妙,抬腿在狗主人屁股上踢了一下:“你今天不上班啊?”
“轮休,”赵云澜盯着门口头都不抬,“正好带他来打疫苗。”
“打完没?”
“早打完了。”
“那你怎么还在这儿?”
赵云澜终于觉出点儿赶人的意思了,拧着脖子瞥了他一眼:“这你家啊?”
楚哥手里的拖把眼瞅着就要落在赵云澜头上了,趴在窗台上晒太阳的大庆干咳一声:“行了,都闭嘴,待会儿有你们闹的。”
话音刚落,院子门就被推开了,昆仑蹭地一下冲出去,蹦跶着就要往沈巍身上扑,被赵云澜一个口哨硬生生刹住了。沈巍看他绕着自己转圈,尾巴甩得跟螺旋桨似的,低头在他脑袋上拍了拍:“你好啊,又见面了。”
赵云澜手插着兜,溜达到他面前,上下左右都看了一遍最后才把视线落在沈巍脸上,停了一秒又转开了:“巧啊。”
“巧,”沈巍冲他笑笑,“昆仑又吃巧克力了?”
“嗯?啊没有,来打疫苗的……”赵云澜挠挠后脑勺,觉得自己厚如城墙的脸皮竟然有些发热,便抬头看了看天,“好晒啊。”
“天热了嘛,”沈巍示意手里拎着的猫包,“那我进去了。”
“哦哦,去吧。”
昆仑无比自然地起身跟着往里走,赵云澜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消失在门后面了。“做狗真好,”他叉着腰叹气,“没羞没臊的。”
 
“我每天的进食、排泄和运动情况沈教授都有详细的记录,你看一下就能知道我的身体状况了,”沈面端坐在林静的办公桌上,纡尊降贵地跟他讲道理,“当医生的这点水平应该有吧?望闻问切懂不懂?每次都把猫往莫名其妙的机器里怼算什么本事?嗯?再说了,我已经不是三个月的小猫了,有必要隔三差五地来检查吗?”
“你有这废话的功夫片子都拍完了,”沈瑰趴在昆仑身上抓他的耳朵玩儿,“挺大的猫了胆子比花花还小,好意思么?”
昆仑扭头问他:“花花是谁?”
“楼下邻居养的小狐狸,好像刚出生没多久吧,一看见我就躲……”
沈面“切”了一声:“就你黑不溜秋那样儿人家孩子以为见鬼了呢能不躲吗……哎你干嘛,你别过来,我动手了啊!”
沈瑰咬着沈面的后颈把他扔到X光台上,让小郭给按住了,林静一边调机器一边冲他比了个大拇指:“谢谢鬼王。”
“不客气,”沈瑰跳到地上,弓身伸了个懒腰,看见昆仑在愣神,走过去蹭了他一下:“想什么呢?”
“我在想我家附近好像也有个狐狸,不过神出鬼没的,应该不是家养的吧……”
“野生狐狸怎么可能出现在城市里,肯定是宠物啦,你没见过主人而已。”
沈面挣扎着拍完片子,气呼呼地跳到地上,舔了舔乱糟糟的毛。看见沈瑰和昆仑往外走,连忙跟上去:“你们去哪儿?”
沈瑰头也不回:“上厕所。”
昆仑一个踉跄,差点撞在玻璃门上:“那,那我就不去了,我,我在这儿等你……”
“怎么还结巴了呢,”沈面经过的时候瞥了他一眼,“没见过猫上厕所啊?”
昆仑看着他俩的背影纠结了一会儿,还是跟了上去。下楼上完厕所后没看见沈巍和赵云澜,沈瑰问了一句,鹦鹉姐妹就争先恐后地把他们俩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的全过程都描述了一遍,完了挤眉弄眼地补充道:“这会儿两个人在屋顶小花园喝茶呢,你们可别去打扰。”
沈面又心气不顺了:“好好一人,谈什么恋爱,啊?有我还不够吗?非得跟另外一个臭男人搅和在一起……”
沈瑰懒得理他,掉头往门口走,昆仑心虚地看了沈面一眼:“我爸他人挺好的其实……”
“关我屁事,又不是我跟他谈,”沈面打了个呵欠,“警告你啊,离我哥远点,你爸就算了,你我还是揍得了的。”
昆仑强忍笑意,俯视着他:“哦,是吗?”
沈面刚亮出爪子,门口忽然传来一声微弱的尖叫。昆仑和沈面赶紧冲过去,只看见沈瑰蹲在一个笼子旁边,里面是两只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仓鼠。
沈瑰苦口婆心地跟他们解释:“我就是黑了点而已,不是妖猫……”
“哎,沈煤炭啊沈煤炭,你说说,你一天要吓坏多少小孩子,”沈面慢悠悠地踱过去坐下,“别害怕,他不是妖,就一普普通通的煤炭精而已。”
“胡说什么呢,”沈瑰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冲仓鼠们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叫沈瑰,他是面面,你们叫什么名字?”
仓鼠们终于不抖了,但还是缩在角落里不敢动弹,眼睛稍大点儿的那个小心翼翼地举起爪子:“我,我叫豆子,他,他叫东东。”
“我叫昆仑,”昆仑趴在地上瞅着他们,“你们生病了吗?”
“我没事,但是东东这几天茶饭不思的,我很担心,就让爸爸和叔叔带他来医院看看。”
沈面往前台那边张望了一下:“就是那两个人吗?”
“嗯。”
“是兄弟吗?长得不像啊……“
“叔叔是领养的,”豆子给他们解释,“爸爸的家里开酒店的,很有钱,但是他从小身体不好,长辈担心家业没人继承,就领养了叔叔。”
“哦,”沈瑰矜持地干咳了一声,假装不在意道,“那他们关系应该不太好吧?”
“据说小时候针锋相对过一阵,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好了,现在搬出来一起住呢,我和东东就是叔叔买来送给爸爸当礼物的。”
旁边一只没吱声的东东忽然叹了口气:“豆儿啊……”
豆子连忙应道:“我在呢,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跟你说了几遍,不要逮着个人就跟人家掏心掏肺地唠嗑,这才几分钟啊就把家底儿都交代出去了,”东东打量了笼子外头的围观群众一眼,“当然了,没有说你们不好的意思,不要介意啊。”
“不介意不介意,我们不聊了,你歇着哈,”沈面听了个八卦心情无比愉快,拉着沈瑰走到沙发后面,端详着正在前台办手续的两个人,“你猜哪个是领养的?”
“无不无聊啊你,”沈瑰瞪了他一眼,犹豫片刻,“戴帽子的那个。”
“你傻啊,就他那小身板儿,弱不禁风的,一看就是身体不好的那个,”沈面信心满满,“我猜是那个大眼睛小白脸儿。”
“我同意,”昆仑从他们身后探出半个脑袋,“瘦高个儿的衣服和包都比较贵。”
沈面乐了:“你还懂这个呢?”
昆仑还没来得及得意,沈瑰开口了:“十包小鱼干,赌不赌?”
“哟,难得啊,”沈面跳上沙发,趾高气扬地看着沈瑰,“那这样,你赢了的话,我给你十包小鱼干,而且再也不叫你沈煤炭了,我赢了的话……”
“怎么?”
“我赢了的话,”沈面冲昆仑扬了扬下巴,“你以后都不许和他说话了,怎么样?”
昆仑急了:“我……”
“行啊,”沈瑰伸出爪子和他碰了一下,“赌就赌。”

——tbc——


有病是真有病,快乐也是真的快乐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我本来打算偷偷坑掉的,没想到被太太挂了( ̄◇ ̄;)

评论(32)
热度(401)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