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南硕】二分之一的重力⑦

# NOW #

今年过年比往常早大半个月,元旦过了没几天就是期末考试。金泰亨的心早就飞去了预约好的滑雪场,最后一科考完直接冲回家收拾行李,金硕珍等到开完会才下班,一推开门就被两个大箱子堵住去路。

“你可算回来了,”金泰亨正吭哧吭哧从卧室往外拖帐篷袋,滑雪镜已经戴在头上了,“衣服我都收拾好了,你随便准备些吃的就行。”

金硕珍从箱子中间挤进去,走进厨房打开冰箱:“你饿吗,饿的话我做个三明治,不饿就洗点水果得了……”

“不饿不饿,”金泰亨把袋子拽到玄关,又火急火燎地钻进卫生间,“哥你新买的防晒霜去哪儿了,柜子里没有啊……”

“最下面的抽屉!”金硕珍洗了一堆苹果草莓小番茄装进保鲜盒,想想又拿了一兜香蕉和橘子,“旁边的新毛巾也带上,还有身体乳!”

金泰亨从卫生间出来,手里举着超大瓶的粉红色强生婴儿:“这个咱能不能不带了,你好意思买我都不好意思用。”

“等你那小黑皮干得裂开流血就好意思用了,”金硕珍把水果放到桌上,“这么多够不够?”

金泰亨牙疼似的吸了口气,皱着鼻子笑笑:“不好说。”

金硕珍瞬间有种不详的预感:“什么意思?”

“嗯,怎么说呢,你也知道锡锡哥哥后天回国对不对,闵老师肯定是要陪他的,显然就没空看着小旻了,那小旻怎么办,大过年的一个人多孤单啊,所以我就邀请他和我一起去滑雪……”

“小旻来了,那果果……”

“哥你真聪明,”金泰亨乐得见牙不见眼,“田老师正好要出国访问,果果不想去,就顺理成章跟我们一起啦。”

金硕珍“哦”了一声,把金泰亨专用的零食箱子拖出来:“那这个也带上吧。”

金泰亨点点头,屁颠屁颠地跟在他身后:“哥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啊。”

“你不看我就是生气了。”

金硕珍只好回头看着他:“我没有生气。”

“那你为什么不开心?”

“也不是不开心,”金硕珍捏了捏他下巴,“就是想起来第一次带你去滑雪的时候,你才那么一丁点高,瘦得风一吹就倒,怯生生地不敢跟人说话,谁知道一眨眼就这么高这么壮了,还有自己的好哥们儿,不用哥哥陪也没关系了……”

金泰亨眨了眨眼睛,伸手在他额头上贴了一下:“哥你是不是发烧了……”

“滚,”金硕珍一巴掌拍掉他胳膊,“没良心的小兔崽子,当哥的为了你专门请了年假推掉约会,你倒好,狐朋狗友全招呼上了,算盘打得挺美的么,哪边儿都不耽误是吧?”

金泰亨迅速抓到了重点:“推掉约会?和谁的?南俊哥吗?”

金硕珍气得肝疼:“推都推了和谁的重要么?”

“你们和好啦?”

“没有。”

“真没有?”金泰亨歪着脑袋,“那你床头柜里的套套和,咳咳,那什么,是怎么回事?”

金硕珍一脸惊恐地看着他。

“哥,以后这事儿还是去南俊哥家里干吧,咱家还有个未成年人兼高考生呢,能不能给我营造一个纯净和谐的成长环境?”

“呀!臭小子!”金硕珍臊得从头红到脚,话都说不顺溜了,“我怎么就不纯净和谐了!你站住!乱翻别人东西还有理了你……”

金泰亨咯咯笑着往门口跑,躲在箱子后面做鬼脸:“你东西我从小翻到大,哪条内裤我没穿过,怎么跟南俊哥一和好就成别人了?”

金硕珍羞得没办法,把衣架上的外套往他脸上一扔,眼不见心净。金泰亨用衣服挡着半张脸,笑了好一会儿,笑完了从箱子后面出来,爬到他身边坐下:“哥。”

“嗯?”

“其实我也吃醋的,”金泰亨把下巴搁到他膝盖上,“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在逗我开心,好像只有我笑了你才能笑一样。但是和南俊哥在一起,你什么都不做就很开心,他也是一样,只要看见你,眼睛就在笑。”

金硕珍把他的刘海捋到头顶,露出长大后越发显得浓墨重彩的眉眼。“这也能吃醋?”金硕珍抓了抓他的头发,“逗你开心不是更好吗?”

“不好,”金泰亨扁扁嘴,“总感觉你在还债一样。”

金硕珍松开手,头发又散落回去。金泰亨晃了晃脑袋,把戳在睫毛上的刘海吹到一边:“就算是债也早就还清了呀……”

金硕珍看着他,眼眶一点点红了。

“别哭,哥哥,”金泰亨凑过去,额头在他头顶轻轻撞了一下,“以后我来逗你开心吧。”

 

仔细回想起来的话,这场精心策划的surprise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天衣无缝——三个小孩儿一路上都在眉飞色舞交头接耳,拼命拦着金硕珍补订房间,到了地方不肯去宾馆非要先吃饭,点了四个菜就够了,说要留点肚子晚上吃大餐——只不过金硕珍仍旧沉浸金泰亨早就知道真相的冲击里,对种种异样毫无察觉罢了。

所以当他刷开房门,看见满天花板的气球和满床的玫瑰花时,第一反应是转身关门:“我们拿错房卡了……”

躲在卫生间里待机的金南俊只好跑出来:“别走,是我!”

金硕珍愣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瞪着金南俊,伸手戳了戳他胳膊。

“是真的。”

金硕珍吓得退后一步,转头看见田柾国变魔术似的从口袋里拈出一张房卡,一脸得意地刷开对面的房门,然后大摇大摆地走进去。金泰亨把笑得前仰后合的朴智旻推进门,扭头一本正经叮嘱道:“我们打会儿游戏,你们……准备好了叫我们。”

对面的房门关上了,金南俊走过来牵他的手:“脸色怎么这么差?”

“被你吓的,”金硕珍拍了拍胸口,抬头看了他一眼,忍不住笑了,“计划了多久?”

“不久,就两天,”金南俊谦虚道,“多亏了泰泰的倾力协助。”

金硕珍跟着他回到房间,用不同的心态重新欣赏了一下气球和玫瑰,发现还是一样的辣眼睛:“你还不如给我铺一床牛排呢,我立即以身相许。”

金南俊眼睛一亮:“真的吗?”

“假的,”金硕珍放下包,重重往床上一躺,玫瑰花飞到半空,又慢悠悠落回他身上,“啧,还挺香。”

金南俊躺到他旁边,把落在他脸上的花瓣拂开,手在他下巴上蹭了蹭:“有心事?”

金硕珍摇摇头,又点点头,最后叹了口气,鸵鸟似的把脑袋埋到金南俊胸前:“泰泰早就知道了,爸妈吵架的时候说漏嘴,被他听到了……”

“什么时候的事?”

“就领养后一两年吧,他俩还没分居的时候,”金硕珍吸了吸鼻子,“快十年了,我不说,他就装不知道。”

“不愧是你一手教出来的,心思比你还重。”

金硕珍轻笑了一声,没说什么,过了会儿呼吸变得均匀缓慢。金南俊以为他睡着了,想给他盖被子,刚起身就听见他不满地哼唧:“别走……”

金南俊支着胳膊,小声喊他:“哥?”

金硕珍动了动,又靠近了一点,伸手摸到他的袖子攥在手里。金南俊不敢动,慢慢躺回去,看着他皱着的眉头慢慢舒展开。窗外的天色一点点暗下去,金南俊看着金硕珍嘴角勾起的弧度,感觉心脏像天花板角落里那只漏气的气球一样,晃晃悠悠飘飘荡荡地落在了地上。对面的霓虹灯从窗户照进来,金硕珍翻了个身,松开了抓着他衣袖的手。金南俊抽出胳膊,侧身环住他的腰,在睡意来袭前迷迷糊糊地想,你也是我的重力啊。

 

# THEN #

“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金南俊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金硕珍脑子里忽然冒出“终于”两个字。他曾无数次肖想过告白或接受告白的场景,甚至拟好了各种版本的回应,但是最终听到这两个字的瞬间,他只是平静地想着,终于。昏黄路灯下的金南俊温柔又坦荡,青春期少年独有的孤傲乖戾在这两年间尽数褪去,他用笑意把些许的紧张包裹得严丝合缝,如果不是金硕珍对他成百上千个小动作了若指掌,可能真的会以为他信心满满,早就看穿了自己。

“知道又怎样?”

金南俊眼中的慌张一览无余,金硕珍陡然生出一股恶毒的快感,像小时候抓住知了拔掉翅膀看着它徒劳挣扎一样。

“我……”

“对了,”金硕珍打断他,“听说你收到三个常青藤的全奖,恭喜。”

金南俊避开他的目光:“对不起,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告诉你……”

“没关系啊,学校的消息传播很迅速的,”金硕珍笑笑,“什么时候走?”

“下个月,先去跟预科班上课,”金南俊顿了顿,“春假应该会回来一趟,到时候……”

“到时候别来找我,”金硕珍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

 

“不至于这么绝情吧,”闵玧其盘着腿坐在地上给金泰亨扎刘海,“人家出个国而已,又不是出轨,干嘛搞得苦大仇深一副不共戴天的架势……”

金泰亨从漫画里抬起头,半张脸黏乎乎的全是西瓜汁:“出轨?”

“大人说话小孩儿不许插嘴,”闵玧其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拿皮筋把他的冲天辫绑好,“行了,和小旻出去玩吧,天不黑不许回来。”

金硕珍趴在地板上,看着两个人手拉手出了门,翻个身冲着天花板叹气:“人为什么要长大啊,长大好没意思……”

“长大了好赚钱啊,”闵玧其也跟着叹气,“唉,你说你狠话撂那么早干什么,我还准备考完试一起吃顿散伙饭呢……”

金硕珍瞥了他一眼:“你心也够大的,暗恋对象要走了屁都不敢放一个,还敲锣打鼓给人家送行……”

“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似的戏精好吧,”闵玧其踹了他一脚,“再说咱俩情况不一样,我这纯属单相思,你们好歹还两情相悦过。”

“再相悦也抵挡不了来自现实的重击啊,”金硕珍摇摇头,“还不如单相思呢,至少能借着朋友的名头保持联系。”

闵玧其翻了个白眼:“谁拦着你不让你联系了……”

“我,”金硕珍严肃地戳了戳自己胸口,“看上去没有,其实强得一批的,自尊心。”

“行吧,”闵玧其拍拍屁股起身,“那散伙饭你还来不来?我和号锡反正是要吃的,你们俩……”

“去,干嘛不去,”金硕珍伸了个懒腰,“面子可以丢,唯美食与兄弟不可辜负。”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大发善心想保全他的面子,四个人的散伙饭最终没能吃上。高考一结束郑号锡就被送上了去大洋彼岸读语言班的飞机,闵玧其跟着篮球队去大学城集训,金硕珍等到金泰亨放假带着他回乡下避暑顺带支教,收到金南俊信息的时候没有点开,直接删除并拉黑了号码。金泰亨只问过一次南俊哥为什么不一起来,看见金硕珍的脸色后就再也没提起过了。暑假过完,小新大了一号,金泰亨黑了一度,金硕珍瘦了一圈,开学那天闵玧其当着他的面都没认出来,用怀疑的目光审视了好久之后才犹犹豫豫地开口:“金硕珍?”

“叫哥。”

“果然减肥是最好的整容,”闵玧其咂咂嘴,“你这帅得我都不好意思拿正眼看你了。”

金硕珍笑着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没说什么。报到手续办完后两人分头回家,金硕珍骑着车在路口等红灯,旁边一辆公交车停下,闵玧其从车窗里探出个脑袋喊他:“珍哥!”

金硕珍眯着眼冲他挥挥胳膊,闵玧其笑笑,把手拢在嘴边,深吸一口气:“你知道世界上最大的海是什么海吗?!”

金硕珍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撒!浪!嗨!”

绿灯亮起,金硕珍看着公交车慢慢开远,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神经病啊。”他笑着骂了一句,抬手捂住眼睛。

“妈妈,你看那个哥哥在哭哎……”

“没有,他只是嫌阳光太刺眼了……”

“可是……”

小女孩的声音慢慢飘远,金硕珍用袖子擦了把脸,脚一蹬,汇入了车水马龙中。


——————TBC————————


下一章能完结吗?我第一千次叩问自己的灵魂。

我的灵魂说:你猜。


评论(23)
热度(315)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