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南硕】二分之一的重力⑥



本章于2018.7.15晚9:37更新完毕。

# NOW #

 

平安夜没有雪也没有雨,有的只是充斥着大街小巷的熙攘人流和甜腻旋律。金硕珍看着从车前走过的男男女女,被冷风吹得不得不挤在一起,鼻头脸颊都红红的,眼睛里却都是热腾腾的笑意。

“你可以告诉我的。”他忍不住打破了沉默。金南俊正望着窗外出神,闻言扭头看他:“告诉你什么?”

“你生日那天晚上……我们……”绿灯亮了,金硕珍扶着方向盘转弯,没有把话说完。金南俊眯了眯眼睛:“我们怎么?”

“我们接吻的事,”小路上的人很少,金硕珍踩了脚油门,昏黄的灯光在车窗上飞速滑过,“你可以告诉我的。”

“告诉你,然后呢?”

金硕珍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金南俊半无奈半了然地哼了一声,这声音和对面来车的远光灯一起,在金硕珍心底刺出了一股无名火。他一脚把刹车踩到底,瞥了一脸惊愕的金南俊一眼,开门下车。

对面仍开着远光的车按了两下喇叭,看见杵在路中间的金硕珍不动如山,只好减速停下。司机费劲巴拉地从车窗里探出头来骂:“有病啊你!大半夜的挡什么道!”

金硕珍不急不缓地走过去:“两车相遇切近光,考驾照的时候没学过吗?”

“神经病啊你他妈交警吗……哎你干嘛!”

金硕珍一手拉开车门,一手拽住司机衣领把人从座位上拽下来,一路拽到车灯前面。司机推了几下没挣脱开,抬腿欲踹,被金硕珍一脚抵住膝盖窝,叫唤着跪倒在地上。

“睁眼,”金硕珍揪住他后脑勺,强迫他直视车灯,“看得清吗?”

司机龇牙咧嘴地摇头,金硕珍追问:“开车看不清路会怎么样?”

司机眼睛和嘴巴都闭得紧紧的,金硕珍看他没有回答的意思,叹了口气道:“会死人。”

金南俊从车里出来,蹲在他旁边轻声喊他:“哥。”

金硕珍松开手,慢慢起身,金南俊扶着他胳膊走到路边,看着司机手脚并用爬回车里,然后一脚油门冲了出去,远光灯仍旧明晃晃地照着前路。

“你知道最讽刺的是什么吗?”金硕珍抬头看着天,“惩罚降临的时候,付出代价的往往是遵守规则的那一方。”

金南俊看着他的呼吸形成白雾,又被冷风吹散,忍不住上前把他敞开的大衣扣好,把冻僵的手塞进自己的口袋里,用力握住。金硕珍没有看他,自言自语似的问:“你还记得我爸妈为什么领养泰泰吗?”

金南俊点点头,没说什么,捏了捏他冰凉的指尖。两人回到车里,金南俊扣好安全带,忽然笑道:“那你应该能理解我为什么不告诉你啊。”

金硕珍扭头盯着他,眉头微微皱着。他脸上最常见的表情是笑,其次是懵,偶尔冷漠,比如刚刚教训那个司机的时候,但极少皱眉。金南俊起初以为他是天性乐观,后来才明白是漠不关心。细长的眉眼严肃起来很有些威慑力,金南俊面不改色,坦然道:“我说得有错吗?”

“根本不是一回事好吧?”

“怎么不是一回事?你怕说了实话泰泰会离开你,我怕告诉你之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怎么可能连……”

“你确定?”

金硕珍没话说了。他心里清楚,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逃避都是他面对困局时的本能反应。

“我以为我们还有很长时间可以消磨,”金南俊笑笑,“那个时候的一年,久得像一辈子一样。”

 

金南俊的住处和金硕珍家隔了两个街区,到岔路口的时候,金南俊指着路边的水果店:“我在这儿下吧,顺便买点东西。”

金硕珍依言停车:“买什么?”

“苹果啊,我不还欠你一口苹果吗。”

金硕珍无语:“随便说说罢了,谁要你真还啊?”

金南俊已经下了车,趴在车门上冲他眨眨眼:“你随便说说,我都当圣旨来听的。”

金硕珍看着他挑挑拣拣半天就买了一个苹果,连袋子都没要,直接攥在手里跑到他旁边,示意他放下车窗,然后把苹果递到他嘴边:“咬吧。”

“真就只还一口啊?”

“不然呢?我就咬了一口,难不成得还你一片果园啊?”

金硕珍只好咬了一口:“没我那个甜。”

金南俊自己也咬了一口,嚼完了点点头:“确实。”

“我亏了。”

金南俊把苹果又递过来:“不然你再咬一口?”

金硕珍看着他笑笑:“上车。”

金南俊眨眨眼,噔噔噔绕过车头坐回到副驾,转身直愣愣地盯着他,手里还举着被咬了两大口的苹果。

“现在呢,你有两种方式可以还清,一种是把剩下的苹果都给我,另一种,”金硕珍故作沉着地将目光落在金南俊的嘴唇上,金南俊下意识舔了舔嘴角残留的果汁,“另一种呢……”

金南俊打断他:“我选另一种。”

“我还没说唔……”

没说完的话通通被苹果味的吻堵回了嘴里,金硕珍听见苹果落地的哐当声,仰起脑袋不满地抗议:“我刚换的地毯……”

金南俊解开他的大衣扣子,手指从毛衣下摆伸进去,隔着薄薄的衬衫在他腰上捏了一下。金硕珍立即咬住嘴唇,把呻吟声连着抗议一同咽进肚子里。金南俊满意地轻笑,在他耳垂上咬了一下:“这样还清了吗?”

“不够……”

“还要什么?”

金硕珍被他压在座椅里动弹不得,只能听见自己因为缺氧而愈发急促的呼吸。他看着金南俊的眼睛,抬头去蹭他的下巴,鼻尖,然后吻他,咬他带着甜味的舌尖。金南俊把脸埋在他颈窝里难耐地喘气,贴在他后背和腰间的双手极烫。金硕珍伸手抱住金南俊的肩膀,心想,我要你,我只要你。

“告诉我,哥……”

“你,”他听见自己说,“我要你。”


# THEN #

金硕珍每年都会带金泰亨回他出生的那个小山村一趟,看望把他拉扯大的全村几十位乡亲父老。作为一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土味男孩,金泰亨完全没有近乡情怯的觉悟,每次回去都跟下雪天的哈士奇一样,漫山遍野地乱窜,隔十分钟换一户人家,最后抱着一堆吃的喝的回来。

“馒头面条也就算了,你拎一壶醋回来是怎么回事?”金硕珍拿着毛巾一边帮他擦脸一边数落,“还有这玉米棒子,别不是你自己从地里掰的吧,都还没熟呢!”

“张奶奶说她饺子忘了放盐,不蘸醋不好吃,玉米是我帮李大爷掰的,不小心掰错了几个,他就给我带回来了,这土豆也是他给的,说记得你喜欢吃,这次多带点回去,”金泰亨双手叉腰振振有词,“我已经照你教的婉拒了很多东西了,孙婶婶因为我不肯拿她的白菜都差点哭了……”

“好吧,算你有理,”金硕珍叹气,扭头看着抱着狗坐在门槛上一脸乖巧的金南俊,“那你呢,你这狗哪来的?”

“地里捡的,”金南俊小声解释,“一堆狗在那儿打架,它个头最小被欺负得不成狗样,我看不下去就……”

“就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狗?”

金南俊把那脏兮兮的小白狗举到他面前:“你看着它的眼睛告诉我,如果是你的话,救还是不救?”

金硕珍和狗对视片刻,扭过头去:“不洗干净不许进屋。”

金泰亨欢呼一声,跟着金南俊一块儿兴高采烈地冲进院子。金硕珍抓了个馒头,坐在门口台阶上看着他们吭哧吭哧打井水,小白狗绕着井转了两圈,颤颤巍巍地走到他脚边坐下,抬头看着他手里的馒头。

金硕珍撕了一小块儿放在地上,小东西低头嗅了嗅,吃了,吃完又抬头看着他。金硕珍不为所动,把剩下的馒头三两口塞进嘴里,摊开手:“喏,没了。”

井水打上来了,金南俊过来抱狗,金硕珍问他:“名字起了吗?”

“没呢,”金南俊摸摸它脑袋,“要不你给起一个?”

“谁捡的谁起。”

“那就叫珍珍吧,珍珠的珍。”

金硕珍眯着眼睛看他,试图用目光表达谴责。金南俊咧着嘴笑:“你让我起的啊。”

金泰亨跑过来,用湿哒哒的袖口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叫小新吧!小新也有一只小白!”

金硕珍被他神鬼莫测的逻辑折服了,一时竟觉得很有道理。他低头看着小白狗:“小新?”

小新哼唧了一声,尾巴摇了摇。

“它答应了!小新!以后你就叫小新啦!我叫泰泰!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金硕珍忍不住乐了,抬头对上金南俊的目光,不自觉有些脸红:“看我干嘛?”

“你好看。”

“我知道。”金硕珍起身拍拍屁股往屋里走,金南俊跟上去,在他烧红的耳朵上戳了一下:“我来了你其实很高兴吧?”

“还行吧,一般高兴。”

“那下次回来的时候还带上我吧,我特别喜欢这儿。”

金硕珍看了他一眼:“下次要收食宿费的,一天三百,来回路费自理。”

“瞧这头脑,不做生意可惜了,”金南俊眼睛一亮,“要不咱毕业之后就来这儿开农家乐吧!”

金硕珍抄起个玉米棒子砸过去:“滚,洗狗去。”


下午要去给泰亨妈妈烧香,金硕珍纠结了一会儿要不要带金南俊过去,没想到换个衣服的功夫金南俊已经收拾好东西在门口等着了,一手挎包一手牵金泰亨,金泰亨手里还拽着遛狗绳。

“哥哥,我们带小新一起去看妈妈吧,妈妈小时候也养过狗,看到小新会很高兴的。”

金硕珍点点头,走过去把白绸花别在金泰亨头上,摸摸他头发:“那你要牵好绳子,不要走散了。”

“嗯!”

两个小东西并排走在前面,金硕珍跟在金南俊身后,也不说话,只在上山的路上时不时提醒一句小心石头。墓在半山腰的竹林边上,到了地方金泰亨把绳子往腰上一捆,接过袋子放在坟前,开始铺毯子摆祭品,架势熟练得像干了好几年。金硕珍也不插手,在远处的台阶上坐下,抬头看着天。

金南俊犹豫了一会儿,走过去在他身边蹲下,小声问:“他不让你帮忙?”

金硕珍摇摇头:“是我不敢帮。”

金南俊忍了又忍,还是把“为什么”问出了口。金硕珍手撑着下巴,扭头扫了眼墓碑:“因为里面躺着的人,是被我爸妈害死的。”

“……啊?”


金南俊回头看了眼正抱着小新絮絮叨叨的金泰亨:“那他知道吗?”

“不知道,当时我爸用了点手段,把事故报道都抹掉了。泰亨只知道妈妈在工地出了事,领养自己的富商是偶然得知了消息找来的。他来我家之后,好多次我话都已经到嘴边了,但是,但是……”

“我知道,”金南俊抓住他发抖的手,“这不是你的错。”

“他叫我哥哥,你明白吗?哥哥你长得真好看,哥哥你真聪明,哥哥你对我太好了,哥哥我喜欢你,”金硕珍用手捂住眼睛,“我比我爸妈还自私。他们在领养泰泰之后没两年就分居了,协议离婚的时候准备告诉他真相,把他送回孤儿院。但是我不肯,我求他们等我成年之后再离,这样我就可以当他的监护人……”

“他们同意了?”

“嗯,”金硕珍点点头,“下个月过完生日,协议就生效了。”

金南俊看了他一眼:“那你还准备告诉他吗?”

“再等等吧,”金硕珍叹了口气,“等他成年再说。”

金南俊捏了捏他的手:“别怕,有我呢。”

“嗯,”金硕珍看着他郑重其事的样子,笑着点点头,“我知道。”


——————TBC——————


垃圾敏感词毁我青春啊啊啊!

为了不让文字截图作为封面特邀小新出场,掌声!

是这样,昨天晚上的我:没啥好讲的了,两章之内结束吧。

今天早上打开文档的我:狗血洒起!伏笔埋起!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现在看着其他三个坑的我:……自杀。



评论(30)
热度(321)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