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南硕】二分之一的重力⑤

# NOW #

临近圣诞节,学校贴心地把月考安排在平安夜前一天,金硕珍就顺水推舟把放假前最后一次排练定在了平安夜。

“没人性啊!”田柾国在舞台上滚来滚去,“全校都在唱歌跳舞玩游戏吃零食,而我们被这个暴君困在这儿背英语……”

朴智旻坐在旁边看着他滚:“想开点,我们本质上也是在唱歌跳舞啊,只是没有游戏和零食而已……”

“零食来啦!”闵玧其拎着两个大袋子推门进来,身后的金南俊吭哧吭哧拖着个箱子,“薯片瓜子可乐啤酒应有尽有哈,大家排好队一个一个拿……”

“啤酒?”金硕珍跳起来,“你疯了啊带啤酒,他们……”

“我们喝!瞧给你急的,”闵玧其给他递了一瓶,“平安夜不喝酒还是平安夜吗?”

金硕珍刚想反驳,嘴里被金泰亨塞了个小面包:“哥我们玩游戏吧!玩一会儿再练!”

田柾国在后面嚼着饼干帮腔:“就是!还早呢!才七点!”

“你们九点就得回家……”

“让他们玩一会儿吧,又不是明天就演了,”金南俊打开地上的纸箱,“学校发的平安果,一人一个,你先挑吧。”

“借花献佛的本事越发熟练了,”金硕珍蹲下翻了翻,挑了个小的。金南俊比了个大拇指:“不愧是当老师的人,都会孔融让梨了。”

“你懂什么,这种苹果越小的越甜,”金硕珍拿袖子擦了擦,咔嚓咬下去,“果然吧。”

“我尝尝,”金南俊抓住他的手,直接咬了一口,“唔,是挺甜。”

金硕珍觉得自己应该生气,但是嘴里嚼着又甜又脆的苹果,眼前还有张缀着酒窝的大笑脸,实在是气不出来。

“这是我的,”他只好皱紧眉头佯作严肃,“待会儿记得还我一口。”

 

经过长达十多分钟的谈判,金硕珍同意把排练时间缩短为九十分钟,让他们在回家之前能狂欢一下。可能是有目标在前,小孩儿们排练起来格外投入,约定好的九十分钟过去了也没发现,直到放学的铃声响才反应过来。

“说好的玩游戏呢,”田柾国一脸绝望,“我人生的第十六个平安夜就这样虚无地结束了吗?”

金泰亨和朴智旻一人扯一个塑料袋捡垃圾,捡好了又垂头丧气地去收拾书包,收完眼巴巴地看着金硕珍:“真的不玩吗?”

金硕珍刚整理好剧本和笔记,抬头发现其他小孩儿基本上都被家长接走了,只剩下他们几个。

“小旻你妈妈还没到吗?”

“他们飞机晚点,我今天去闵老师家睡。”

金硕珍点点头,扭头冲着舞台上挺尸的罗密欧:“你呢?”

田柾国话都懒得说,扬起胳膊指了指金南俊。“田老师身体不太舒服,我送他回去,”金南俊把田柾国的书包往背上一扔,“走吧果儿。”

闵玧其伸着懒腰起身,顺手在朴智旻头上揉了一下:“小嘴撅得都能挂油壶了,想玩什么说,回去我陪你玩儿。”

“两个人哪有大家一起有意思啊……”

“行了行了,”金硕珍感觉自己跟个大逆罪人似的,“玩就玩吧,反正你们都不着急回家。”

 

十分钟后,金硕珍看着地上对准自己的可乐瓶,扫视了一圈周围幸灾乐祸的笑脸,深深地吸了口气:“我觉得有人在整我。”

“瓶子你自己挑的,转的人你自己选的,位置你自己坐的,能怎么整?”闵玧其把装着惩罚纸条的盒子递给他,“赶紧的,别浪费时间。”

金硕珍只好拿了一个,还没完全打开就看见个“南”字,顿觉大事不妙:“我换一个换一个……”

“休想,”闵玧其迅速把盒子收回,田柾国眼疾手快地把纸条抢过去:“被南俊哥亲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个小孩儿笑得滚成一团,金硕珍叹了口气,看了金南俊一眼:“你要是不愿意就……”

“我愿意啊,”金南俊看着他,“但是你……”

“少废话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你以为过家家呢,”闵玧其拍拍金硕珍肩膀,“去吧,速战速决。”

金硕珍不自在地动了动:“他亲我不应该他过来么……”

小孩儿们笑完了,并排趴在地上手撑着下巴看他,跟三朵太阳花似的,一边挤眉弄眼一边帮腔:“就是就是,南俊哥过来。”

金南俊也没犹豫,手脚并用爬过来在他对面坐下,清了清嗓子道:“亲哪儿?”

金硕珍瞪大眼睛:“脸啊!你还想亲哪儿?”

金南俊揉了揉鼻子没吱声,田柾国乐于助人地帮他回答:“Mouth。”吐词清晰发音标准,被两边的狐朋狗友致以热情的掌声和称赞。

“随你吧,”金硕珍眼睛一闭,“又不是没亲过。”

小孩儿们的怪叫几乎要把礼堂屋顶掀翻,被闵玧其一人一巴掌拍在背上:“嘘,安静,我这儿录像呢。”

金硕珍哭笑不得:“这有什么好录的……”

“留着你们婚礼上放啊,”闵玧其举着手机调整了一下角度,“没有婚礼就葬礼,做个那种人生highlight剪辑。对了你们初吻的视频我还留着呢,回头一起剪进去……”

“初吻!!!”田柾国一蹦三尺高,激动得都破音了,“我要看我要看!在哪儿?”

“在家呢,哇那时候还是用老式的摄像机录的,费了好大劲儿才拷出来……”

“摄像机?”金硕珍眨了眨眼,“我们初吻你不是用手机拍的吗?”

闵玧其愣了一下:“你说哪个?”

“还有哪个,就是我骗他说打赌那次……”

“哎,那次就亲了一下而已,不能算初吻,我指的是后来那次,南俊生日那天……”

金硕珍能感觉到刚刚还直往脸上涌的血瞬间回流,他看了金南俊一眼,口干舌燥地舔了舔嘴唇:“生日?我……亲你了?”

金南俊点了点头:“你喝醉了。”

金硕珍没说话,闭着眼睛努力回想当时的情景,感觉回流的血又开始往脸上涌。他把脑袋埋进膝盖,叹了口气:“我真的一丁点都不记得了……”

“我知道。”

空气忽然安静下来,金泰亨看了眼身边不知所措的小伙伴和陷入迷之沉默的大人们,勇敢地开了口:“但是我有一个问题……”

金南俊松了口气似的看向他,和蔼道:“你问。”

“亲和吻的区别在哪里啊?”

空气更加安静了,金南俊和闵玧其对视一眼,表情都很复杂。田柾国嚼完嘴里的薯片,干咳一声:“这题我会。”

朴智旻瞪着他:“你会?”

“嗯,南俊哥教过我,”田柾国得意地甩了甩刘海,伸出一只巴掌,“答案是五个字……”

金泰亨求知若渴地凑近:“哪五个字?”

田柾国眯着眼睛作矜持状,五根手指依次收回:“舌,头,的,有,无。”

听见朴智旻的惊天爆笑,埋着头装鸵鸟的金硕珍也忍不住乐出了声,扬手拍在金南俊肩膀上。金南俊咧着嘴躲到田柾国身后,小孩儿笑得前仰后合,手里的薯片撒了一地。

金泰亨歪着脑袋表情迷茫:“我还是不太懂……”

闵玧其拍了拍他脑袋,用讲解勾股定理的语气跟他解释:“就是说亲只是嘴唇接触,而吻呢包含舌头的动作,按照深浅和节奏可以划分为……”

“行了行了,”金硕珍扑过去捂住他的嘴,“时间不早了该回家了,明天还得上学呢!”

笑得东倒西歪的一群人不情不愿地站起来收拾东西,闵玧其等金硕珍走开,冲金泰亨眨眨眼:“回头给你看录像就知道了。”

金泰亨沉思片刻,举起手:“哥我今天去闵老师家睡!”

“还有我还有我!”田柾国胳膊竖得笔直,“我也去闵老师家睡!”

闵玧其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仨小孩儿扑在了地上。金硕珍看着他无谓地挣扎了好半天才被放开,皱巴着脸整理被揉乱的头发,忽然觉得很解气。他大手一挥:“准了!”

小孩儿们欢呼着跑出门,闵玧其冲他竖了个中指,慢吞吞地跟上去。金硕珍收拾好东西往外走,金南俊亦步亦趋跟在后面。到了停车场,金硕珍摆摆手,头也不回地上了车。刚系好安全带,副驾的门被拉开,金南俊一屁股坐进来,冲他笑笑:“差点忘了,我刚刚喝了酒,不能开车。”

“开车了你还……”金硕珍眯了眯眼,凑近闻了一下,“没有酒味啊?真喝了?”

“骗你干嘛,我酒量好,看不出来而已。”

金硕珍将信将疑地看着他。

“那算了,”金南俊转身开门,“反正就一瓶,应该不会有事……”

“哎哎等等,”金硕珍拉住他,叹了口气,“我送你吧。”

金南俊点点头,拽过安全带扣上:“谢谢哥。”

 

# THEN #

金南俊的十八岁生日赶在了高三年开学的前一天,放暑假之前金硕珍就昭告天下,说要给他开派对,结果消失了整整两个月,到生日前一天晚上才抱着书包出现在他家门口。

“江湖救急,”金硕珍挤开他冲进客厅,“英语作业给我,快。”

金南俊前前后后打量了他一圈:“你去非洲了?”

“I wish,”金硕珍从书包里拖出一沓崭新的卷子,平均分成两半,“我一个人抄肯定是来不及的,朋友,靠你了。”

“我字体和你差很多……”

“把圈圈画大一点就行,哎呀这么多作业老师肯定不会全看的,”金硕珍从包里掏出个礼品袋递过去,“喏,生日礼物。”

金南俊打开袋子,掏出个小美人鱼的杯子:“你去迪士尼玩了?”

金硕珍一边奋笔疾书一边点头:“半玩半打工,赚了点生活费。”

“难怪这么黑,”金南俊把杯子放在桌上端详了一会儿,“怎么不带我一起?还能多赚一份。”

“你不是要参加那什么游学夏令营吗,”金硕珍抬头看了他一眼,“怎么样?好玩儿吗?”

金南俊点点头:“感觉我爸妈比我还开心,我在酒店拉肚子他们也不管,出去逛吃逛吃可惬意了。”

“对了,”金硕珍抬头往楼上看了看,“他们不在吗?”

“出去二人世界了,说不打扰我过生日,”金南俊笑笑,“你跟玧其哥联系没有?待会儿他和号锡要来……”

“嗯,知道,我白天刚在他那儿抄完数学。”

“哦,”金南俊点点头,靠在椅子上,“先找他再找我啊?”

金硕珍乐了:“你干嘛,吃醋啊?”

金南俊不置可否,金硕珍把抄完的卷子折吧折吧往他身上一扔:“我跟他可是定过娃娃亲的,十几年的交情,还轮得到你吃醋……”

金南俊把摊在桌上的作业一收:“那别抄了……”

“哎哎哎,”金硕珍连忙按住,歪着头冲他嬉皮笑脸,“我错了我错了,你充分拥有吃醋的资格,吃,使劲儿吃,有多少吃多少……”

金南俊咬着嘴唇好容易才憋住笑,刚想说话门铃就响了。他弯起手指在金硕珍额头上敲了一下:“你娃娃亲到了,我去开门。”

 

抄完作业他们用巧克力派做了个蛋糕,假模假样地让金南俊吹了蜡烛,然后抱着一堆啤酒炸鸡跑上阁楼,爬到天台上席地而坐。金硕珍一边啃鸡腿一边眯着眼看远处的万家灯火,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真好啊。”

“什么好?”

金硕珍伸着胳膊画了个大圈:“这些,你们,所有。”

金南俊听懂了似的笑笑,伸手去拿啤酒,被郑号锡拦住:“等等,还有十分钟才到十二点呢,你现在还是未成年人,不许喝酒。”

“有必要这么严格吗?”

“那可不,”郑号锡挺胸抬头,“你是我们几个人里最后一方纯洁的净土,必须守护好。”

旁边举着相机上下左右拍照的闵玧其噗嗤笑了:“纯洁个屁,早就被玷污了。”

“什么意思?”

金硕珍心虚地望天,作赏月状:“今天中秋吗月亮怎么这么圆啊……”

金南俊抬头看了眼天上被云遮了一半的弯钩,沉默着把金硕珍面前的啤酒换成了可乐。

郑号锡观察了一下两个人的神色,慢慢靠近闵玧其:“你说的玷污是指……”

“他俩亲过了。”

郑号锡捂住嘴巴:“真的假的?”

“我拍了照片呢,”闵玧其掏出手机翻了翻,“喏。”

“不是让你删了吗,”金硕珍无奈地叹气,“锡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亲他呢是因为和玧其打赌了,我要是……”

“我不关心你们为什么亲,”郑号锡头也不抬地打断他,脑袋都快钻进手机屏幕里去了,“我只关心你们到底亲上没有?”

“我认为没有,”闵玧其拈了个薯条扔进嘴里,“因此我拒绝履行所谓的赌约,反驳无效。”

郑号锡又研究了好一会儿,最终放下手机,扭头问金南俊,“你感觉呢?”

金南俊看了金硕珍一眼,摇了摇头。

金硕珍炸了:“哇没想到年级第一也会说谎,金南俊你摸摸良心好不好,我亲完你还用袖子擦脸了哎,要是没碰到你擦个屁啊……”

“那是条件反射而已……”

“下意识地举动更能反映内心吧,要是亲的是你妈妈,或者给你送情书的校花,你会擦吗?”

“这又扯到哪里去了,我自己愿意被你亲的,抗拒的明明是你……”

郑号锡不动声色地往后挪了挪,小声问闵玧其:“他们这是在吵架吗?”

闵玧其镇定地举起相机,按下录像:“我觉得是。”

金硕珍气得脸都红了,举着根鸡骨头对着金南俊:“拜托,事情是我主动提出来的,我为什么要抗拒……”

“不抗拒你怎么会连碰都不敢碰,”金南俊一字一句地反驳,“而且亲我只是为了赌赢,好让闵玧其帮你写作业而已,也能算主动?”

金硕珍不说话了,低头拿纸巾擦了擦手,起身往屋里走:“我去上厕所。”

天台上的空气凝结了似的,郑号锡觉得自己有点呼吸不畅,拽拽闵玧其的袖子:“我下去拿点水……”

“一起吧,”闵玧其把相机搁到一边,拍拍衣服起身,走到门口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回头看着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金南俊,“那什么,阿珍他没跟我打赌。”

他们隔了不到两米,声音传到金南俊耳朵里却花了足足两分钟似的。他慢慢回头看着闵玧其,眉头皱着:“你说什么?”

“他骗你的,”闵玧其叹了口气,“怕你尴尬所以骗你说亲你是因为打赌,还死乞白赖地求我帮他圆谎。”

“怕我尴尬?”

“你不是犹豫了吗?在他问完之后。”

“我只是……”

“他的勇气就只够那一秒钟而已,你错过了,”闵玧其顿了顿,“别告诉他你知道了,让他假装没事发生就好。”

 

金硕珍回到天台的时候发现上面空无一人,他坐着发了会儿呆,想了想又躺下了。身后门开的时候他正伸着手数栏杆上彩灯的个数,扭头看见是金南俊,眯着眼笑笑:“你来了?他们俩人呢?”

“在楼下打游戏,”金南俊看着他,“我找了一圈没找到你,还以为你走了。”

“走了?走哪儿去?我换洗衣服都带过来了,”金硕珍皱起眉头作严肃状,“今晚你的床归我,听见没?你跟他俩去挤客房,或者睡沙发。”

金南俊点点头,在他旁边坐下:“你是不是醉了?”

“切,怎么可能,你哥我可不是那种会被一两瓶啤酒放倒的人,”金硕珍瞪着他,过了会儿伸出一根手指在他额头上点了两下,“你不要晃,你晃来晃去地我看着头晕……”

“真醉了,”金南俊扫了眼地上的瓶瓶罐罐,“也没喝多少啊,怎么就醉成这样?”

“醉成哪样?我又没发疯又没……”金硕珍闭上眼睛打了个呵欠,“我就在这儿静静地躺着……你少管我……“

“在这儿睡嘴要歪掉的,”金南俊拽着他的胳膊把人拉起来,“能自己走吗?还是我背你?”

“呵,你背不动我的,我可沉了,”金硕珍神秘兮兮地看着他,“你猜我多少斤?”

“一百二?”

“错,我金硕珍(jin)。”

“……”

“盒盒盒盒盒盒盒盒……”金硕珍拍着大腿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金南俊拽着他胳膊想把他固定住,无奈醉酒的人惯性好像比平常大得多,他一个后仰连带着两个人一起栽倒在地上。金硕珍似乎没意识到姿势的变化,仍自顾自笑得见牙不见眼,金南俊撑起胳膊俯视他,忍不住伸手去捏他乐出褶子的脸颊。

“哥,”他试探着喊,“阿珍?”

金硕珍慢慢睁开眼,眼眶红红的,不知道是因为醉意还是刚刚笑出的眼泪。他花了好一会儿才把目光聚焦到金南俊的脸上:“是你啊,你怎么在这儿?”

“这是我家……”

“你家?”金硕珍转了转脑袋,又闭上眼睛,“骗人,这明明是我做的梦……”

“你梦到我了?”

“唉,我也不想啊,但是你自己就来了,我也没有办法,”金硕珍睁开眼,黑沉沉的眸子端详了他一会儿,忽然笑了,“你长胡子了哎……”

“这都几点了,你不也长了……”

“哎,我们南俊是大人了呢……”金硕珍伸手碰了碰他下巴上的胡茬,然后沿着下颌慢慢往上。若有若无的触碰沿着鬓角眉尖鼻梁,一路滑落在嘴唇上。金南俊听着心脏在胸腔里左冲右撞的声音,迷迷糊糊地想,说不定这真的是个梦境。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

金硕珍的指尖很凉,金南俊下意识靠近了些:“什么?”

“厨房里不是有一瓶红酒吗,我刚刚偷喝了一杯,一大杯,你妈妈问起来的话你就说是我们做菜用掉了,红酒炖牛肉,嘿嘿……”

“你会做菜?”

“当然啦,我会做好多呢,泡菜汤,炒杂菜,蒸排骨,”金硕珍掰着手指,忽然咬住嘴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本来想给你做长寿面的,但是没来得及……”

“你要打工嘛,可以理解,”金南俊用下巴在他手心蹭了蹭,“但是我等了一个暑假就等到一个杯子,未免也太过分了。”

“你以为杯子是随随便便送的么?”金硕珍捧着他的脸,轻轻晃了晃,“一个杯子就是一辈子呀。”

“哥,”金南俊忍不住把脸埋他的颈窝,深吸了一口气,“我想吻你。”

金硕珍笑了,温热的气息扑在金南俊耳后。他把手伸进他的头发里,轻轻抓了一下,像惩罚,又像安慰。

“好巧,我也是。”


——————TBC————————


作业写完的我又是一个自由的小精灵了~!!!



评论(40)
热度(422)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