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南硕】二分之一的重力④

# NOW #

生活是什么,生活就是你前一天刚跟前男友掀完桌子放完狠话,第二天就肩并肩坐在老板办公室接受拉郎配。

“咱们今年校庆正好定在莎士比亚诞辰那天,你们说不排个莎剧像话吗?我看不像,”校长对自己的英明决定满意极了,靠在沙发上呷了口茶,“阿珍老师呢导过不少演出了,经验丰富,所以还是你来导演,南俊老师就作为英语顾问,指导一下学生的台词,怎么样?”

金硕珍咬紧牙关:“可以的话还是请其他英语老师来吧,毕竟金老师明年4月就不在这儿了……“

“我在,”金南俊笑眯眯地扭头看他,“我合约到暑假才结束呢。”

“Perfect,”校长摊开手,“那就辛苦两位了,有需要人力和资金支援的话不用跟我客气……”

金硕珍跟在金南俊后面出了校长室,一路死盯着他后脑勺,试图靠意念造成人身伤害。金南俊回头被他恶狠狠的目光吓了个踉跄,抚着胸口瞪他:“就一起排个剧而已,不至于杀人灭口吧?”

金硕珍昂着下巴目不斜视进了洗手间,出来之后看见金南俊倚在门口看手机。金硕珍走到他旁边的洗手池,边洗边从镜子里瞥他:“你是不是觉着我特别好欺负?”

“不敢不敢,”金南俊笑吟吟地看他,酒窝若隐若现,金硕珍不为所动,洗完手大幅度地甩了两下,水珠溅了金南俊一身。

“Opps,”金硕珍扫了他一眼,抽了张纸巾慢条斯理地擦手,“Sorry。”

金南俊叹着气掸了掸身上的水:“怎么看我才是好欺负的那个吧……”

金硕珍擦干手转身往外走,金南俊拉住他胳膊,被触电似的甩开:“别碰我。”

“哥……”

“别过来。”

金南俊只动了半步,脖子就被圆珠笔尖抵住,他缓缓低头,目光落在握着笔的手指上。他记得金硕珍总自嘲上辈子遭了夹指的酷刑,这辈子手指才歪歪扭扭的,金南俊不以为然,坚称是上辈子和爱人牵手牵太紧被阎罗掰断了才会这样。

“那对方的手不也应该跟我一样吗?”金南俊记得他指着自己的手,气鼓鼓的,“你的为什么这么直这么好看?”

金南俊忍不住笑:“所以你上辈子的爱人也是我咯?”

“……显然不是啊,”金硕珍干咳一声,强作冷漠,“你的手没被掰断,所以不是……”

“可能是我先放手了吧,”金南俊牵过他的手,十指紧扣,“你抓得很紧,但是我先放手了。”

 

金硕珍的五官柔和,鼻头和下巴都圆乎乎的,眉眼虽然狭长,但神情总是天真又温柔,所以大多数时候看起来都像个毛绒绒傻兮兮的小动物。

除了现在,金南俊看着他冰冷的眼神想,现在他像锋芒毕露的狼。

抵在脖子上的笔尖被滚动的喉结带得下滑了一寸,留下一道红色,从镜子里看着还挺像血迹。金南俊皱眉:“这个洗得掉吧?我待会儿还有课呢。”

“管你洗不洗得掉,”金硕珍把笔插回胸袋,“洗不掉最好,留着提醒你自己,别来招惹我。”

“那排戏呢?一起工作不算招惹吧?”

金硕珍顿了顿:“我会去找别的老师帮忙。”

“他们都不如我。”

“我劝你谦虚一点,”金硕珍笑笑,“自信和狂妄之前的界限很模糊的。”

偶尔,极为偶尔的时候,金硕珍会像对待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对待他,虽然他们之间无论智商还是言行都是金南俊都更加成熟。这种时候会让金南俊感到恼火,但更多的是难以言说的愉快,好像小时候收到的一朵小红花,或者奶糖,不好看也不好吃,但是很难得。

于是他心情很好地没有继续纠缠下去,离得远远地跟着金硕珍回到办公室,路上收获了几个含义不明的注目礼后想起脖子上的“血迹”,于是拐去医务室讨了个邦迪贴上了。贴上之后他自己没觉得哪里奇怪,但是几个同事打量他的眼神都十分暧昧,他纳闷儿了好半天才被来办公室送作业的金泰亨一语点醒。

“创可贴一般是用来遮吻痕的,”金泰亨淡定地瞥了他一眼,“鉴于昨晚我哥被闵老师送回来的时候烂醉如泥,我保守估计你们的见面氛围不是十分友好,因此你脖子上那个不太可能是吻痕。当然了,也不排除是其他人留下的可能性,不过考虑到……“

“打住打住,你怎么知道……”金南俊不知道应该先惊讶于他的知识面还是推理能力,“算了,当我没问。”

金泰亨走过来趴在他桌边:“按理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我收了你的相机应该帮你说话,但是在我哥的问题上,我向来是不按套路出牌的。”

“这一点我早有领教,”金南俊举着手机,抠了抠脖子上的创可贴,“你的重点是?”

“我的重点是,”金泰亨严肃地看着他,“只要你继续待在这儿,我哥迟早会放弃挣扎回到你身边的,所以,如果你要离开,最好现在就走,那样我哥还可以少难过一点。”

金南俊放下手机看着他:“如果我说我不走了呢?”

金泰亨直起身,耸了耸肩:“那你对他好一点咯。”

 

“据可靠消息称,今天上午课间操时段,有人在校长办公室附近目击到语文组金某珍老师和英语组金某俊老师拉拉扯扯衣冠不整……”

金硕珍叹了口气,抄起勺子在闵玧其脑袋上敲了一下:“能不能让我安安静静吃个饭?”

“现在你理解我每天跟你吃饭是什么感觉了,”闵玧其揉了揉脑袋,“你们上午干嘛去了?”

“校庆要排个莎剧,让我俩一起导,”金硕珍挑着盘子里的玉米粒,难得地提不起胃口,“怕什么来什么,我觉得老天在玩儿我。”

“老天忙死了,没那个闲工夫玩儿你,你这属于劫难,命中注定的。”

“那我得找时间去算个八字,看能不能做个法把金南俊从我的命里剔出去……”

“把什么剔出去?”金南俊在他对面坐下,手里拿着根香蕉,“你塞牙缝了?”

金硕珍站起来就要走,被闵玧其喊住:“哎我还没吃完呢!”

“谁叫你吃这么慢?”金硕珍头也不回,“我有事,先走了。”

“别急,你们慢慢吃,我就是来送个香蕉,”金南俊把香蕉放在金硕珍面前,抬头笑了笑,“对了,我跟我们组长朴老师拜托过了,她会帮你做顾问。”

金硕珍看了眼香蕉,又看了眼金南俊。

“你不是说尽量避免碰面吗?”金南俊一脸无辜,“我全力配合啊。”

“现在事情的走向有点迷,”闵玧其看着金南俊走远,咬着筷子点评,“他这是改打游击战了?”

金硕珍戳了戳桌上的香蕉,胸中缓缓升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 THEN #

“哎呀停停停停停!”音乐老师兼体育老师兼年度校庆舞台剧导演孙老师气急败坏的打断伴奏,跑到舞台前冲着金硕珍,“山伯啊,你抱的是英台,你暗恋的对象,不是传染病患者,能不能靠近一点别跟个机器人似的,”说完又扭头冲着闵玧其,“还有你啊英台,抱你的是山伯啊你仰慕已久的同窗,不是杀父仇人,表情温柔一点不要这么嫌弃好不好?”

“不好意思啊老师,我也想投入角色,但是自从五岁那年目睹他吃泥巴的场景之后我就没办法把他当人看了……”

金硕珍怒了:“那还不是因为你骗我说那是进口的巧克力酱!"

“你能信说明你智商也够不上正常人类的标准……”

“呀闵玧其……”

“行了行了都给我闭嘴,”孙老师仰天长叹一口气,“你们下去好好培养培养感情,不许吵架听见没?马文才你先来!马文才?人呢?”

金南俊正躲在屏风后面打瞌睡,被吼声惊醒,揉着眼睛爬出来:“这儿呢……”

孙老师恨铁不成钢:“台词背熟了没啊你就睡,今天再忘词的话你晚上别回去了,在这儿背完了再走。”

“熟了熟了熟透了,”金南俊在椅子上坐下,看见金硕珍和闵玧其坐在第一排,一左一右二郎腿翘着,金硕珍还从怀里摸了个香蕉出来。

金南俊摸了摸肚子,趁孙老师不注意冲他伸手:”给我半个。”

金硕珍一口咬掉半根,鼓着腮帮子跟仓鼠似的,然后把剩下的半根摘出来,跑到舞台边上塞进金南俊嘴里。两人都做贼心虚没把握好力度,金南俊的牙在他指尖咬了一口,留下两个白白的牙印。

金硕珍顺手在他胳膊上甩了一下:“你属狗的吗?”

金南俊点头:“对啊。”

金硕珍心算了一下:“……还真是。”

“来,集中了啊,金南俊你怎么还在吃……”孙老师抄起剧本扔过去,金南俊稳稳接住然后双手递还给他,“兔崽子们没一个省心的。那边祝父就位了没?开始了啊,预备!action!”

 

金硕珍回到位置坐下,闵玧其看着他举着个手指不尴不尬地戳在那儿,凑近看了看:“骨折了?”

“没有,”金硕珍清了清嗓子,“被他咬了一下。”

闵玧其乐了:“就咬啊?没舔?”

金硕耳朵都快烧起来了:“不许胡说八道。”

闵玧其饶有兴致地盯着他:”第一次看你这样哎。“

“哪样?”

“害羞。”

金硕珍没说话,闵玧其靠近他,手掩着嘴巴小声问:“真喜欢他啊?”

金硕珍叹了口气,点点头。台上金南俊正在演提亲,眉飞色舞抑扬顿挫,别说忘词了连个结巴都没有。闵玧其啧了一声:“今天状态不错么。”

“跟状态有什么关系,都是我教得好,”金硕珍昂了昂下巴,“我花了一个星期帮他背台词练姿态呢,这程度只能算差强人意吧。”

“一个星期?”

“嗯,毕竟是被我威逼利诱骗过来的,天天被骂我心里也过意不去,就给他开了个小灶。”

“那我也是被你骗过来的我也成天被骂你怎么不给我开小灶?”闵玧其翻了个白眼,“我看是借开小灶之名行谈恋爱之实吧?”

金硕珍耳朵又红了,闵玧其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哎,要不要我帮你一把?”

“帮我干嘛?”

“追他啊。”

“不不不不要,”金硕珍连连摇头,“我不想追他。”

“喜欢不追留着干嘛?”闵玧其一脸费解,“当备胎吗?”

“当备胎的那都不是喜……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我不懂?”闵玧其来劲了,“长这么大除了你那些莫名其妙的笑话有什么是你懂我不懂的?你先说,看我懂不懂。”

金硕珍只好给他解释:“就,有些东西,特别好,特别美,但是你买不起……”

“买不起就挣钱买啊。”

“但是我拼死拼活挣钱买来的,和别人轻轻松松拥有的,不一样,你明白吗?”

闵玧其手撑着下巴看着他,过了会儿点了点头:“嗯,会觉得配不上。”

“对,”金硕珍叹气,“而且不是说你挣足够钱就配得上了,你在他面前会下意识地衡量自己,那个自我怀疑的瞬间,决定了你永远配不上他。”

“太棒了!Bravo!”孙老师跳上舞台,搂着金南俊用力拍了好几下,看表情感动得快哭了,“进步神速啊南俊!保持住这个势头,你就是校庆日的大明星!”

“没有没有,阿珍才是明星,我是多亏了他……”金南俊看向金硕珍,抬起胳膊在头顶上比了个心,然后不好意思地捂住脸。金硕珍也跟着笑,余光看见闵玧其一脸的欲言又止,伸手戳了戳他脸蛋:“别担心了,我挺好的,特别开心。”

闵玧其没说话,小老头似的叹了口气道:“行吧,开心就好。”

 

# NOW #

在金硕珍不长不短将近三十年的人生经验中,只要是不祥的预感,就从来没有错过。

第一次剧本通读会开始前五分钟,他坐在舞台对面的观众席,看着从礼堂侧门进来无比自然地在他身后落座的金南俊,强忍住骂人的欲望,扭头低声问他:“你怎么来了?”

“来给我们的男主角应援,”金南俊煞有介事地从包里掏出剧本,“朴老师是全体剧组的顾问,但是田柾国同学说他更习惯我的指导方式,所以聘请了我当他的私人顾问。不冲突吧朴老师?”

旁边的朴老师善解人意地摆摆手:“不冲突的。”

“那就好,”金南俊冲金硕珍笑笑,“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

金硕珍恨得牙痒痒,碍于台上同学台下老师的面子不好发作,只好挤出个假笑,转身做了个深呼吸:“人都到齐的话我们就开始吧,来,《罗密欧与朱丽叶》第一幕第一场,维罗纳广场……”

从田柾国的发音和语调看,所谓的私人顾问未必是骗人的鬼话。金硕珍一只耳朵听着读词,一只耳朵不受控制地听着身后传来的动静。翻动书页的窸窣,偶尔的咳嗽和轻笑,习惯性的自言自语……金硕珍意识到自己走神的时候第一幕已经读完了,他动了动僵硬的后背和脖子,叹了口气:“大家休息一会儿吧,十分钟后继续。”

话还没说完田柾国和金泰亨就跳下舞台推推搡搡地跑过来,身后跟着个愁眉苦脸的朴智旻。

“南俊哥南俊哥,你听一下我们俩的发音,看谁的对,”金泰亨深吸一口气,“girrrlll~”

“我的我的,”田柾国挤开他,眼观鼻鼻观心,“grrrulll~"

金南俊被四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小心翼翼地组织了一下措辞:“怎么说呢……”

朴智旻叹了口气,在金硕珍耳边嘀咕:“俩人从中午吃饭就开始争了,一直争到现在,我就闹不明白了,一个半斤一个八两有什么好纠结的……”

金硕珍忍俊不禁:“问题就在于谁是半斤谁是八两啊……”

“……泰泰的更加饱满一点,但是r呢有点r过头了,不如小国的自然……”

两人各赏了个甜枣,心满意足地回去接着练了,金硕珍看了金南俊一眼,起身往外走。

 

“你笑什么?”

“我笑了吗?我怎么不知道。”

金南俊疾走两步赶到金硕珍前面,后退着看他:“看见我来了开心吗?”

“羊看见狼来了会开心吗?”

“你又不是羊……”

金硕珍在自动咖啡机前停下,低头翻口袋里的硬币。金南俊弯腰看着他:“黑眼圈好重啊。”

“知道,我早上照过镜子了。”

“要不要我帮忙?不要我当顾问的话我可以干别的啊,服装,道具,灯光,打杂……”

金硕珍看了他一眼:“你帮忙我黑眼圈会更重的。”

硬币抠了半天还是少一个,金南俊掏出一张纸币塞进机器里,然后点了两杯:“忙不让帮,咖啡总可以请吧。”

咖啡很快出来,金硕珍拿了一杯,转身往回走,金南俊喊住他:“还没到十分钟呢。”

金硕珍停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掉头经过他,推开门进了礼堂后面的小花园。金南俊端着咖啡跟过去,看见他坐在花坛边上,一旁的纸杯已经见了底。

金南俊把自己手里的递过去:“免费续杯。”

金硕珍勾起嘴角:“谢谢。”

“又笑了,”金南俊在他旁边坐下,“这回总不能抵赖了吧。”

金硕珍抿了口咖啡,抬头看见地平线上方依稀可见的月亮,问他:“你知道月球上的重力是地球的多少吗?”

“六分之一?怎么忽然问这个?“

“我以前学到这个的时候特别好奇,只有六分之一的重力是什么感觉?不是完完全全的失重漂浮,有一点力量在把你往地上拽,但是很微弱,”金硕珍指了指旁边的池塘,“后来有一次游泳的时候反应过来,在水里的感觉不就是半失重么,你能落到底,但稍微动一下就会漂浮起来。你只能胆战心惊地等着,等那股微弱的力量把你重新拽回地面……“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我在你身边就是这种感觉,”金硕珍看着他,“六分之一有点太少了,一半吧,二分之一,只有二分之一的重力。你一出现,我就浮到半空,你消失了我才能落回地上。有的人可能挺享受这种感觉,但是我不喜欢,我喜欢脚踏实地,喜怒哀乐都掌握在自己手上,”金硕珍站起身拍拍屁股,把纸杯丢进垃圾箱,“我不想看见你不是讨厌你,是纯粹为了自己的精神健康着想,希望你能理解。”

金南俊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想,大概全世界也只有金硕珍能把“请你离我远一点”说得像“麻烦给我倒杯水”一样稀松平常了。

 

# THEN #

年度大戏《梁祝》在校庆日大放异彩,结束后收获了长达十多分钟的起立鼓掌和欢呼,三位主演和孙老师谢了三次幕才被大家簇拥着回到后台,一进化妆间的门就前赴后继倒在了沙发上。

金硕珍趴在闵玧其身上,扯他的袖子擦早已哭花的眼影:“都怪你,你哭个什么劲儿,你一哭我就绷不住了……”

“放屁,我那是风太大吹出鼻涕了,金南俊最先哭的好嘛,我他妈演得好好的,一扭头看见他在场边哭得脸都反光了……”

金南俊挣扎着够旁边桌子上的纸巾:“我也是被孙老师传染的……“

孙老师在外面走廊吹牛,声音隔着门听得一清二楚:“没有表演经验!都是从零开始练出来的!成绩也好!演马文才那个是年级第一呢!”

年级第一忙着擤鼻涕没听见,看见另外两个瞅着他,一脸无辜道:“怎么了?”

“没事,”金硕珍摆摆手,起身换衣服,“好饿啊,有吃的没?“

“待会儿不是说要聚餐吗,”金南俊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个巧克力扔给他,“孙老师说要请咱吃炸鸡。”

“没错!”孙老师笑容满面地推开门,“炸鸡,披萨,炸酱面,你们不都惦记几个月了吗?还不赶紧换衣服出来!“

 

大家都以为聚餐定在附近的酒店或者KTV,没想到孙老师领着他们一帮人浩浩荡荡直奔操场,到了地方才发现草坪中央已经搭了好几个帐篷,中间铺着硕大的地毯,放眼望去大大小小各种盒子全是吃的。

“哇……“

孙老师显然对他们的表情十分满意,一手叉腰一手豪迈地扬了扬:”看,这是朕为你们准备的野餐!天为盖地为庐,在大自然中享受美食,怎么样,是不是别具匠心?“

闵玧其低声道:“其实是没钱定包厢吧……”

金硕珍伸手捂住他的嘴:”有些事情我们就不要拆穿了。“

天气已经转暖,但晚上还是有些凉飕飕的,大家聚在一块儿玩了几轮游戏便各自抱着零食躲进了帐篷,闵玧其第一时间抢占了有利地形,抱着毯子在取暖器旁边团成个茧状。金硕珍属于奋斗到最后的那一批,把剩下的炸鸡都扫进肚子里之后才心满意足地回到帐篷躺下。

“好撑啊,”他探出脑袋往帐篷外面扫了一圈,“金南俊人呢?”

闵玧其闭着眼睛乐了:“饱暖思淫欲啊你?”

金硕珍反手就是一胳膊肘,没想到捅在他膝盖上,把自己疼得龇牙咧嘴。这时候金南俊拎着一袋子冰淇淋跑过来:“孙老师让我去买的,一人一个,先给你们挑。”

金硕珍二话不说扒着袋子找甜筒,闵玧其随便拿了个冰棍,一边撕包装纸一边笑道:“你这属于以权谋私吧?”

金南俊正义凛然:“我又没让你们多拿。”

金硕珍翻出了两个甜筒,比较了一下,选了个草莓味的:“你呢,你要哪个?”

“我都行,等他们拿剩下的吧。”

闵玧其看着他跑远,把冰棍咬在嘴里,腾出手来鼓掌:“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牛逼啊。”

金硕珍举着甜筒瞪他:“你挤兑我就算了,别老欺负他。”

“冤枉啊,我哪欺负他了,我这不夸他呢嘛,夸他你都不乐意啊?”闵玧其撇撇嘴,“你们恋爱中的人可真难伺候。”

金硕珍舔着甜筒不吱声,闵玧其瞥了他一眼:“怎么了?真不乐意啊?”

“没有,”金硕珍犹豫了一下,“你觉得他对我好么?”

“这不屁话么,好不好你自己没感觉的啊?”

“但是他对每个人都很好,”金硕珍叹了口气,“有时候我觉得对他来说,我跟你,跟孙老师,跟其他任何一个同学都没什么区别。”

闵玧其看了他一会儿,深深地叹了口气:“珍啊,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

“嗯?”

“你是不是瞎?”

 

聚餐结束后大家各回各家,金硕珍要去田老师家接金泰亨,所以和金南俊同路。两人一人一辆单车一前一后骑着,金硕珍听见金南俊在哼歌,但是听不出来是哪首。

“你在唱什么?”他大声问。

金南俊放慢速度,和他并行:“好听吗?”

金硕珍点点头。

“我自己写的,”金南俊说,“题目还没想好,现在就只有这一句,I wish I could love myself~"

金硕珍似懂非懂:”你不爱你自己吗?“

金南俊摇头:”大多数时候还行,但是有时候会很讨厌自己,想变成其他人……“

“变成谁?”

“没有特定的谁,就是想从自己的身体里逃出去,换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金南俊笑了笑,“你呢,你没有过这种念头吗?”

有啊,金硕珍在心里说,我想变成你。

“你应该没有吧,感觉很少有人能像你这样无忧无虑的……”

“我怎么感觉你在骂我傻呢?”

金南俊乐了,车骑得东倒西歪的差点和金硕珍撞上:“就算傻你也是装傻,不是真傻。”

金硕珍没说话,慢慢骑到金南俊后面,听着那句旋律伴着风声钻进他耳朵里,痒痒的。快到田老师家门口的时候,金南俊猛地停下,从包里掏出纸笔,扶在车把手上写字。

“写什么?”金硕珍停在他旁边,“歌词吗?”

金南俊点点头,写完后把纸笔塞回包里,舒了口气:“卡了好几天了,刚刚脑子里忽然冒出个词,韵和字数都合适……”

他讲起自己写的东西的时候总是神采飞扬手舞足蹈的,金硕珍笑着看着他眼睛里流转的光芒,脑子里回想着他哼了一路的旋律,I wish I could love myself。

“……曲编完就可以了,风格跟以前的很不一样,我自己特别满意,真的,到时候唱给你听啊!”

“好。”

金南俊仍然沉浸在灵感突现的兴奋中,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地哼着歌,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低头笑了笑。头顶的路灯闪了一下,金硕珍眨了眨眼睛:“南俊啊……”

“嗯?”

他忘了自己想说什么,或者一开始就没有想说的。他叹气似的道:“南俊啊。”

“我在呢,哥。”

金硕珍伸手去摘他的眼镜,动作很慢,金南俊也没有躲,就静静地看着他,好像有全世界的耐心似的。他们离得很近,近到金硕珍可以在金南俊的眼睛里看到自己。

头发乱糟糟的,呼吸急促的,渺小又贪婪的他自己。

“我想亲你一下,可以吗?”



——————TBC——————


我的脑子:我今天早起是为了写作业的!只剩两天了再不写来不及了!

我的手:开机→打开南硕文档。

我:……【自杀



评论(36)
热度(405)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