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南硕】二分之一的重力③

# THEN #

知道转学生名字之后连着三天,金硕珍每天中午都能在食堂靠窗的座位看见他,一边吃饭一边捧着本厚厚的书在看,每次都是一个人。金硕珍就纳闷儿了,全天下的转学生是不是都一个德行,要么被孤立要么孤立自己,就没一个热情活泼主动融入当地群众的么?

闵玧其把土豆丝里的辣椒挑出来扔进他碗里:“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似的自来熟。”

金硕珍把辣椒拌进饭里,挖了满满一勺,然后夹了块红烧肉搁在上面,一起送进嘴里。他一边嚼一边扭头看三张桌子之外的金南俊,对方看书看得入神,夹着菜的筷子一动不动。金硕珍看着悬在筷子中间摇摇欲坠的炒蛋很是焦心,恨不得冲过去按着他的胳膊强行喂进嘴里。过了会儿金南俊忽然感知到他目光似的抬头看过来,金硕珍吓了一跳,连忙扭头,舌头没反应过来,被后槽牙恶狠狠地咬了一下。

闵玧其看着他捂着嘴满脸通红,见怪不怪地拧开水瓶递给他。金硕珍接过来,忍痛把嘴里的食物嚼完咽下去,然后小心翼翼地喝了口水。

“咬的腮帮子还是舌头?”

金硕珍眼泪汪汪地瞅他:“有区……啊疼……别吗?”

“腮帮子坏了可能会溃疡,得涂点西瓜霜,舌头就无所谓了。”

“舌头,”金硕珍从包里掏出小镜子,张嘴视察了一下伤情,“还行,没出血。”

“你们好……”

金硕珍手一抖,镜子垂直下落,掉在饭碗里。他连忙把镜子提溜出来,看着上面粘的米粒,又看了眼在对面坐下的金南俊,决定这次就不抠下来吃了。

“你好,我叫金南俊,”他笑眯眯地冲闵玧其伸出手,“这学期刚转过来的,文科四班。”

闵玧其饭已经吃完了,正咬着吸管喝酸奶,看见金南俊伸到面前的手,挑了挑眉:“哦。”

金硕珍拿胳膊肘捅了他一下,闵玧其叹了口气,慢悠悠伸手和金南俊握了一下:“闵玧其。”

“我们都是理科,他二班我一班,”金硕珍做完补充说明,低头把镜子擦干净放回包里,努力无视对面的目光,接着吃饭。

酸奶喝完了,闵玧其呼啦呼啦吸了好几下,然后把盒子往餐盘里一扔:“我走了。”

“上哪儿去?”金硕珍才刚吃了一半,“不等我啊?”

“这不有人等吗,”闵玧其瞥了金南俊一眼,“怎么,一个人不够?”

金硕珍没话说了,低头把脸冲着饭碗,假装没听见,等闵玧其走远了才抬头,不好意思地笑笑:“他说话就这样,别介意哈。”

“不会不会,”金南俊连连摇头,“我知道他没有恶意的……”

“是吗?你知道?老实说我认识他十几年了到现在都分不太清楚……”

“因为他是你的朋友啊,你的朋友不可能坏。”

金南俊一脸的理所当然,金硕珍就笑了,伏在桌上手撑着下巴看着他:“其实你没有传说中的那么聪明,是不是?”

“被你发现了,”金南俊学他的样子,故作深沉道,“看来你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傻嘛……“

“什么?”金硕珍横眉立目,筷子往桌上一拍,“谁说的?谁说我傻?”

金南俊不说话,捂着嘴笑得左摇右晃,金硕珍咬着嘴唇拿勺子去敲他脑袋:“不许笑,问你话呢!谁说我傻?”

“没有谁没有谁,道听途说,不用挂心,”金南俊敲敲他的餐盘,“快吃吧,饭都凉了。”

金硕珍低头挖饭,看见对面干干净净的餐盘里只剩几只虾仁堆在角落,抬头问他:“你海鲜过敏?”

“嗯?”金南俊愣了一下,“不是不是,我不喜欢虾而已。”

“还有人不喜欢虾?”金硕珍诧异道,“那给我吧,我喜欢。”

“不过这是我剩……”话没说完,金硕珍已经把虾仁全部撸到了自己碗里。金硕珍三两下把饭拌好,抬头看见金南俊的表情,抬手抹了抹脸:“干嘛?我脸上沾东西了?”

金南俊笑着摇头,金硕珍莫名其妙地瞪了他一眼,把剩下的饭一次性送进嘴里,然后满足地拍拍肚子:“吃饱啦。”

离上课只剩十分钟,两个人吸着酸奶往教学楼走,路过小卖部的时候金南俊进去买了两瓶可乐,出来递给金硕珍一瓶:“算上次的补偿。”

“我不喝可乐。”

“怕杀精?”

“才不是,”金硕珍义正词严,“我减肥呢。”

“刚刚是谁吃了一盆红烧肉和三两白米饭……”

金硕珍把可乐抢过来:“闭嘴。”

金南俊果然闭嘴了,一直到教学楼底下才出声喊住他:“喂。”

“干嘛?”

“明天中午还一起吃饭吧。“

金硕珍看着他:“你不都一个人吃吗,不怕我打扰你看书啊?”

“你比书好看。”

可乐瓶上凝了一层薄薄的水雾,金硕珍抬手把瓶子贴在脸上,点点头:“那行吧。”

“说好了,”金南俊跳上台阶,转身弯腰,冲他眨了眨眼睛,“明天见。”

午休结束的铃响,闵玧其抱着卷子从数学办公室出来,经过金硕珍身边的时候停下,看了他一眼:“你中暑了?”

“没有,”金硕珍拧开可乐喝了一口,强作镇定,“忘涂防晒了。”

闵玧其扭头就走,金硕珍连忙拉住他衣角:“那个,刚刚在食堂的那个转学生,明天中午也和我们一起吃饭,可以吗?”

“和我们?”

金硕珍咽了咽口水,“……主要和我。”

“那你还问我干什么?”

“这不是怕你吃醋么……”

闵玧其翻了个白眼儿:“滚。”

“其其你放心,我不会背弃咱俩的娃娃亲的,他只是过眼烟云而已你才是我命定的归宿啊闵玧其咿咿咿!”

闵玧其踩着小碎步落荒而逃,金硕珍心满意足鸣金收兵,转身往教室走。经过的窗口有学生在背诗,抑扬顿挫的调子和初秋午后的阳光微风一起,钻进敞开的校服衣襟,挑逗似的拂过每一寸皮肤。金硕珍拎着可乐,哼着小曲儿,走着走着就笑弯了眼睛。

 

# NOW #

烤肉店的老板原来在学校后门的小吃街摆摊儿,金硕珍隔两天就要光顾一次,不到一个月就混成了忘年交。据说有次两人都喝大发了,举着烤串对着火炉当场跪下,非得义结金兰,好歹被闵玧其给拦住了。义虽然没结成,但拿到了终生免费烧烤的承诺,条件是每月给老板儿子辅导一次功课,直到他考上大学。

“哟,这不是我最爱的两位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吗!”金硕珍一进门就被老板搂进怀里一顿猛拍,闵玧其熟练地绕开他们,找了个清净的角落坐下。老板勾着金硕珍扬声问他,“还是老三样?”

“今天有……咳咳……客人,等到齐了再点吧。”

“行,那我开两瓶啤酒,你们先喝着……”

“一瓶就行,”金硕珍揉揉鼻子,“我今天就不喝了。”

老板投来怀疑的目光,闵玧其摆摆手道:“今天情况比较复杂,待会儿人来了你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比较复杂”的人就到了。金南俊推门进来,扫视了一圈,跟直勾勾盯着他的老板欠了欠身,然后径直走过来,在金硕珍对面坐下。

“不好意思来晚了。”

“没有,我们来早了,”闵玧其看了他一眼,“发型不错。”

“哦,原来的颜色剪短之后就只剩下一截,干脆就都染黑了,”金南俊拨了一下刘海,问金硕珍,“是不是特别土,我现在感觉像个高中生……”

“嗯,是挺土,”金硕珍眼都不抬,“我老家隔壁狗剩就这个发型。”

“酒来咯,”老板把啤酒放在闵玧其面前,下巴冲金南俊扬了扬,“这位……您不喝酒吧?”

“老板太会看人了,”金南俊笑笑,“我要一瓶可乐,谢谢。”

金硕珍皱了皱眉,没说什么,把菜单递给他:“看看想吃什么吧,这儿的五花肉和米肠是必点,其他的你随便挑。”

“好,”金南俊接过去翻了两下,“今天泰泰不来吗?”

“说有考试要复习。”

“是吗?我刚刚看到他发的照片,好像跟同学去KTV了……“

“什么时候?在哪儿看到的?我怎么不知道?”

“别紧张,去唱歌而已,又不是去抢银行了,”金南俊掏出手机点了两下递过来,“喏,这是他账号,半小时前发的……”

“胆子肥了刚骗我了,朴智旻这臭小子还信誓旦旦跟我保证呢,说会监督他认真复习……”金硕珍点开刚刚发的小视频,看见田柾国扛着立麦在跳大神,“姓田的也去了,哇我现在都不知道是谁带坏谁……”

闵玧其饶有兴致地凑过来:“这是朴智旻的声音么,啧啧,挺会唱啊……”

“你能不能有点监护人的样子,”金硕珍不满地瞪他,“小旻出门之前是不是也骗你说来找泰泰复习?你就放任他目无尊长信口雌黄……”

“没有啊,他说他们约好今天出去玩,我同意啦,还给了两百块零花钱呢,”闵玧其把手机拿过去翻看照片,金硕珍气得肝疼,拿起酒瓶灌了两口,看见金南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越发上火,“还有你,你怎么知道他的账号的?连我都不知道……”

“我帮他开的呀,”金南俊耸耸肩,“想当独立摄影师的话,必须尽早开始打造自己的品牌,他现在风格还没有成形,可以在社交网络上试试水……”

“你可能没注意,”金硕珍感觉自己太阳穴在突突地跳,“他还是个学生,高中生,明年就要高考了……”

“但是他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方向,他喜欢摄影,想做摄影,高考只是个流程而已,这,”金南俊食指在手机屏幕上敲了敲,“才是重点。”

金硕珍捂住脸深深地吐了口气,把掀桌子的欲望勉强压了下去。闵玧其拍拍他胳膊,说:“我觉得他确实蛮厉害的,有天分,你看……”

他把手机推过来,金硕珍划着屏幕一张张照片看过去。他知道金泰亨喜欢拍景不喜欢拍人,发的照片几乎都是风景,偶尔会出现田柾国和朴智旻模糊的背影或侧脸,只有拍金硕珍的那张是正面,色彩鲜明又生动,被各种冷色调的天空房屋电线杆围着,却不显得突兀。

“我最喜欢这张,”金南俊笑笑,“本来想花钱买的,没想到泰泰洗出来送给我了……”

“他送你就收啊?不先征求一下被拍的人的同意吗?”

“那我现在征求一下,”金南俊一脸诚恳,“你同意吗?”

金硕珍叹了口气,看了看窗外,小声问闵玧其:“你学妹怎么还没来?”

“估计堵车了吧,我打电话问一下,你别着急。”

“我不急,我有什么好急的……”闵玧其出去了,金硕珍把啤酒喝完,正犹豫要不要叫老板再拿两瓶,金南俊扬了扬胳膊,“老板,这里点单。”

“好嘞,”老板快步过来,把一瓶烧酒放在金硕珍面前,冲他点点头,“感觉你需要。”

金南俊装没看见,指着菜单:“五花肉,米肠,里脊,土豆,还有大虾……”

“你不是不吃虾么?”

“你喜欢吃啊,”金南俊合上菜单,“先这么多,待会儿不够再点吧。”

开始上菜的时候闵玧其回来了,表情跟便秘两个月似的。

“怎么了?”金硕珍压着嗓子问他,“她来不了了?”

闵玧其看着他,犹豫了一会儿转头盯着金南俊:“要不你来解释?”

金硕珍感觉到右眼皮跳了一下,同时堵在胸口的那股情绪——他辨别不出是恼火还是不安,可能两者都有——一下子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不合时宜的平静。他直直地看向金南俊,看着他靠在椅背上,下巴微微仰起,笑得放松又坦然。金硕珍忽然觉得,此刻隔在两人之间一张桌子的距离,好像比太平洋还要遥远得多。

 

“我手上有个研究项目在做,关于幼教的,昨天周末有空,就去附近的幼儿园看看情况,没想到那么巧碰见……”金南俊弯了弯手指,在空气中比了一对双引号,“嫂子,但当时我只是觉得眼熟而已,不敢确定就是她,所以就跟她表明来意,问能不能耽误一刻钟时间回答几个问题,她很爽快地答应了。聊了一会儿之后我问了她一些必要的基本信息,包括婚姻状况,她说她是单身,然后我问她认不认识金硕珍……”金南俊歪着头笑了笑,“她真的是特别可爱的一个人,可惜不太会撒谎。”

金硕珍知道自己应该恼羞成怒,但他既不羞,也不怒,只是觉得好笑。

“哇,那你不就好棒棒,一眼就看破了我的谎言还不费吹灰之力搜集到了打脸的证据?要不要我给你起立鼓掌?”金硕珍站起身拍了两下巴掌,“不愧是金南俊,判断力执行力辩论力三位一体,优秀成这样当什么教授嘛,去考律师啊,匡扶正义对抗邪恶,为没有谎言的世界奋斗到底!”

闵玧其拽了拽他的袖子:“阿珍……”

“你是不是问过我为什么和他分手?”金硕珍问闵玧其,但是眼神仍死死地钉在金南俊身上,“我现在告诉你,这就是原因。金南俊,我撒的所有谎找的所有借口都是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为了保全我少得可怜的自尊心,我知道自尊心没用,但至少在喜欢的人面前我想稍微体面一点……“

金南俊看了他一眼,很快转开视线:“我……”

“但是你不允许,你眼里容不得沙子,你必须把我每一块遮羞布都扯掉,戳着我的脊梁骨质问我,为什么假装不喜欢你?为什么借照顾泰泰的名义放弃出国?为什么明明不敢要却装作不想要?我告诉你,金南俊,因为我想要的,和你不一样。”

不远处的客人抬头往这边张望,闵玧其叹了口气起身:“出去吧,出去说……”

“不用,我说完了,”金硕珍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吞下,拍拍衣服,“以后彻底装不认识不太现实,我们就尽量避免碰面吧,地球这么大,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出了店门,金硕珍径直冲进停在路边的车里,闵玧其绕到驾驶座上了车,伸手从他兜里掏出钥匙:“去哪儿?”

“不知道。”金硕珍一开口眼泪就下来了,他在闵玧其面前向来是想哭就哭哭得响亮,这次也不例外,一边皱巴着脸哼唧一边把眼泪鼻涕往袖子上擦。

“哎,脏死了,”闵玧其把纸巾盒扔进金硕珍怀里,帮他把糊在脸上的头发拨到一边,“啧,我以为你们和平分手呢,哪知道你这么难受。”

“我也不知道……嗝……我这么……嗝……难受……”金硕珍哭得直喘,气急败坏地锤自己胸口,“烦死了我不想哭啊……嗝……但是……”

闵玧其透过窗户看见金南俊从店里出来,转身从后座拿了条毯子盖在金硕珍头上。

“干嘛……嗝……”金硕珍哑着嗓子抗议,“想闷死我啊。”

“哭得太丑了,看着闹心。”

金硕珍不说话了,闵玧其看见金南俊站在路边往这边看,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过来。他掏出手机发信息:“回去吧,改天聊。”

过了会儿收到回复:“谢谢。”接着又是一条:“对不起。”

金硕珍听见提示音,知道是金南俊。他没说什么,等不由自主的抽泣慢慢平息,最后长长地叹了口气,问:“走了吗?”

“走了,”闵玧其看着金南俊的车慢慢开远,“怎么,还想接着吵啊?”

金硕珍把毯子扯下来,在脸上胡乱擦了一把:“没力气吵了,哭得好饿啊。”

“想吃什么?”

“肉,”金硕珍把镜子拉下来对着照了照,然后开门下车,“走,吃肉去。”

 

————————TBC————————

为什么更文了呢?因为期末作业越多时间越紧迫我脑洞越大码字效率越高【是病,得治

不知道这里有没有高考生,有的话,赶紧睡觉啊还在玩手机!

anyway,祝万事胜意~^^

评论(32)
热度(313)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