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南硕】But I Still Want You

这两天快被南硕齁出糖尿病了,不发文感觉对不起两位热情营业的爸爸……

这篇是很久之前看Home Party糖珍的交换舞台开的脑洞,断断续续写了挺长,不过没什么像样的情节【呵,Plot是什么,能吃么

按你胃,还是破镜重圆梗,制作人俊和主播珍,食用愉快~

P.S. 关于节目流程可能有些bug?请友情无视谢谢【鞠躬

————————————————————————————

蒙面歌王录制现场。

“下一位选手,名字很有意思啊,叫Heartman……”

金南俊低头用台本挡住脸打了个呵欠,用力眨了两下眼睛。早上不小心把仅剩的一幅框架眼镜折断后,他捏着隐形眼镜纠结了整整十分钟还是没有戴——第一次录节目那天差点被强光和隐形折磨到瞎,他可不想冒第二次险。

不过保全眼睛的代价就是满世界一片模糊,十米外男女不辨二十米人畜不分,幸亏评委席离舞台只有六七步的距离,不然他连唱歌的人在哪儿都找不到。

“……表演曲目为Suga老师的Never mind,掌声有请。”

金南俊挑眉,转头看旁边坐着的闵玧其。高冷系评委Suga老师依旧面无表情,只有眼皮子抬高了半公分,算给足反映了。

这个选手的头饰跟其他人相比走简洁路线,只用黑毛线帽从脸到脖子蒙得严严实实,正前方贴着硕大一颗红心。

灯光变暗,伴奏响起,金南俊喝了口水,结果台上人一张嘴就全喷了出来。他参加节目到现在看了几十号人,班门弄斧的不少,但台上这小子压根没打算弄斧,连个水果刀都没带,赤手空拳出洋相来了。

唱的什么玩意儿啊?

台下观众经历了半分钟的慌张和爆笑之后迅速切换到应援模式,把快刀斩乱麻的rap生生搞成了婉转悠扬的抒情曲,台上领唱的那个竟然丝毫不受干扰,自得其乐地把歌词念完,最后一扬手,来了个画蛇点睛的dab。

金南俊瞬间产生了把他介绍给金泰亨认识一下的冲动。

闵玧其好像也是类似的想法:“这位朋友让我想到了我们公司的组合成员V,怎么说呢,对rap有非常独树一帜的理解和演绎方式,我很欣赏,也很荣幸有这么优秀的选手对我的作品进行这种后现代主义的二次创作,真的……”

闵玧其眼都不带眨地扯淡,一边扯一边特别真诚地鼓掌,鼓完还拿纸巾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花。主持人示意金南俊接着点评,金南俊缓缓拿起话筒,半天没编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第一次对自己引以为傲的口才产生了怀疑。

“RM老师好像还没有从heartman的表演中回过神来,”主持人打起了圆场,“没关系,我们先听听其他老师的看法……”

后一位倒是直截了当:“你为什么来参加这个比赛?”

金南俊肚子里已经准备好关于认清自己扬长避短条条大路通罗马的鸡汤了,没想到台上人铿锵有力地扔下四个字:“打赌输了。”

敢情就是奔着丢人来的,金南俊松了口气,早说嘛,白紧张了大半天。

现场气氛一下子松快了,金硕珍一人分饰多角,把他和他的损友打赌的来龙去脉说相声似的解释了一通,评委和观众被逗得前仰后合,连万年冰山闵玧其也露了好几次牙龈。最后只剩金南俊没点评,他看着舞台中间好像是披着豹纹的一条人影,眯了眯眼睛:“衣服挺好看的。”

“网购的,你喜欢的话送你。”

“……”

 

之后的对决中heartman落败,按规则下场之前要把头套摘掉亮出真身。猜人环节嘉宾和评委们报菜名似的,把娱乐圈二十多岁一米八左右的男演员都点了一遍,吵了半天也没达成共识。金南俊一如往常地没啥想法,倒是从来不参与猜人的闵玧其不咸不淡地插了一句:“应该不是演员吧。”

“反正不可能是歌手。”

“你怎么知道?”

闵玧其的语气让刚刚还热火朝天的气氛一下子降到冰点,几个嘉宾面上都有些不自在,金南俊叹了口气,拿起话筒:“他的意思是……”

“我确实不是演员,”台上的人语气轻松,声音里透着笑意,“歌会唱一点,但跟在座的各位比起来肯定算不上歌手啦。”

“是吗?”主持人讶异道,“那能不能唱几句,跟刚刚那首风格不一样的。”

heartman沉默了片刻,清了清嗓子,开始唱《春日》的副歌,两句之后观众们自发加入合唱,他伸着话筒等大家唱完,然后带头啪啪鼓掌:“太好听了,不愧是年度金曲,百听不厌啊。”

金南俊忽然有点不好意思。他凭这首歌拿的奖赚的钱都能在市中心买别墅了,但是眼前这人貌似无心的称赞却还是让他不自觉地脸热。

被抢了活儿的主持人笑道:“我开始觉得这位heartman很有可能是我的同行了。这样吧,还是请您把头套摘掉,向观众们自我介绍一下……”

听见从观众席爆发出的欢呼声,金南俊无比后悔今天没戴眼镜。他伸长脖子问闵玧其:“谁啊?演员吗?”

闵玧其摇摇头,一脸的高深莫测。

“大家好,我是EATJIN频道的主播Jin,貌似有人认识我啊,太好了,我还担心来参加这个节目然后大家都不知道我是哪根葱,那不就尴尬了,哈哈哈哈……”

掌声和欢呼被笑声取代,主持人也乐了:“您要是葱也是眼下最红最贵的葱,我敢保证在场的每个人都看过或者至少听说过EATJIN, 是不是?”

台下回以响亮的“是!”,一位嘉宾显然是粉丝,激动之情溢于言表,要不是旁边人拉着早就冲上台了:“我想说我特别喜欢你,你所有的视频我都看过不止一遍,而且还安利给我身边的人看了,他们也都很喜欢你……”

“谢谢谢谢……”

“真的没想到能见到你真人,待会儿能一起合张照吗?”

“当然当然……”

“我们制作组也很厉害,竟然能请到Jin来参加节目,”主持人说,“据说Jin是出了名的不上节目不接采访,这次为什么破了例呢?”

“愿赌服输嘛,”Jin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就像我刚才说的,来参加比赛纯属完成和朋友的约定而已,以后还是会专注于我的个人频道,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他下台之后不久,导演给了中场休息,金南俊扫了一圈仍在兴致勃勃交头接耳的观众,跟着闵玧其往后台走:“你也认识他?”

闵玧其挑眉:“你不认识?”

金南俊掏了掏耳朵,感觉自己像个脱离时代的老年人:“声音有点耳熟……他很有名吗?”

“这么说吧,他算是网红界的咱们。”

“什么意思?”金南俊本能地感觉这里的“咱们”用的不是褒义,“跟咱们一样穷?草根?不受待见?”

“……这么说也没错,”闵玧其撇撇嘴,“我是说他跟咱们一样,有才华但是一根筋,只干本行不搞花头,所以红得很慢,但是……”

“一旦红起来就势不可挡了?”

闵玧其耸耸肩,矜持地表示了肯定。

“你什么时候背着我去做网红行业现状调查了?”金南俊斜睨着他,“怪不得最近老看见你往业务部跑……”

“那是开会谈巡演的事儿,”闵玧其抬高声调,“你他妈动不动溜去逛公园,一呆就一整天,电话也不接,他们不找我找谁?”

“哥辛苦了辛苦了,”金南俊狗腿地凑上前,拉开待机室的门,九十度弯腰赔上笑脸,“您请,您请。”

 

进门后金南俊助理递过来一个纸袋,里面是件豹纹衬衫,还贴着张纸条:只穿了今天一次,应该不脏,介意的话可以拿去干洗一下(不要水洗,会缩水)。没有署名,只画了个胖胖的心在右下角。

“还真送你了?”闵玧其把衬衫捞出来对着镜子比划了两下,“说实话我比你更合适吧,你骨架太大了。”

“那你穿吧。”

“真的?”闵玧其麻利地把衬衫叠好塞进包里,“谢了。”

“对了,”助理指指梳妆台上的眼镜,折断的镜腿被黑色胶带粘了回去,乍一看完好无损,“他在这儿坐了一会儿等你来着,还把眼镜粘好了,后来接了个电话,好像有什么事情,匆匆忙忙走了。好可惜啊,就差几分钟。”

金南俊拿起眼镜戴了一下,感觉有点歪,但是能用:“他有说等我干什么吗?”

“没有,”助理摇摇头,“可能是想合个照要个签名什么的吧……”

每次录节目都会有人来后台打招呼,金南俊点点头,没放在心上。旁边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的闵玧其忽然笑了一声:“按粉丝量级应该是他给你签名才对吧。”

金南俊看着他,没反应过来:“什么?”

“他的粉丝是八位数,”闵玧其眯着眼,“咱们俩的加起来也就凑个零头吧。”

金南俊愣了一会儿,不甘心地哼了一声:“那有什么,咱们仨孩子的是九位数呢。”

闵玧其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明明白白的写着“不要脸”。

手机铃声响起,金南俊拿起来一看,笑了:“说曹操曹操到。”他按下视频通话,对准闵玧其,金泰亨的声音瞬间炸开:“哥!”

闵玧其瞥了眼屏幕:“彩排完了?”

那头传来叽叽喳喳的人声,金南俊把脑袋凑到闵玧其旁边,看见金泰亨扭头和朴智旻嘟囔着什么笑得见牙不见眼,背景里田柾国半张脸糊满了蛋糕,正努力伸舌头舔鼻子上的草莓酱。

“哥,我和智旻想喝一杯庆祝,经纪人哥不让,非得让我们先征求你们同意。”

闵玧其眼皮子都不抬:“准了,喝吧。”

金南俊叹气:“还是等明天演唱会结束了再喝……”

“但是泰泰今天生日哎!一辈子只有一次的成年日……”智旻挤进屏幕发动狗狗眼攻击,话没说完被田柾国埋伏了,“呀我衣服新买的你也敢蹭……臭小子过来!站住别跑!”

画面晃了一会儿便暗了,只听见三个崽子咋咋呼呼的尖叫和笑声。金南俊点了挂断,看见闵玧其笑眯眯地看着他,“怎么了?”

闵玧其伸了个懒腰:“没什么,忽然想起来他们第一次来面试时候的样子。”

金南俊想了想也笑了:“那时候可真是小孩儿啊,肉嘟嘟圆乎乎的,啧,这么快就能喝酒了。”

“你不也是么,那时候成天戴个墨镜装逼,对谁都爱搭不理的,谁能想到现在这么八面玲珑左右逢源……”

“岁月催人老啊,”金南俊叹气,“咱们俩总得有一个唱红脸吧。”

“你的意思是我是白脸?”

“不然呢?”金南俊指指镜子,“您老是不是对自己的肤色有什么误会……”

闵玧其挥挥手,转身窝成个蚕蛹状,金南俊知道这是懒得跟他废话的意思了,拿起旁边的毯子扔到他身上,转身出了待机室。当初只有两个人的工作室已经变成了上百人的公司,他和闵玧其也心照不宣地默认了他主外闵玧其主内的分工。他能靠三寸不烂之舌说动闵玧其来录节目已经是划时代的壮举了,至于出去社交陪笑脸这种事,金南俊只能安慰自己是能者多劳。

 

从几位歌手前辈的待机室里问候一圈出来,金南俊揉了揉自己酸痛的笑肌,长长地吐了口气。休息时间还剩下十几分钟,他犹豫了一下,扭头进了楼梯间,从外套内兜里掏出一根烟,也不点,就在唇间叼着。有工作人员推门进来,看到他慌里慌张地弯腰问好,爬上楼梯又掉头跑下来,问他要不要打火机。

“不用,戒了,”他把烟放回内兜,摇着头笑笑,“谢谢你。”

工作人员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转身跑上楼。金南俊刚准备开门出去,听见头顶上传来重物落地的哐当声,然后是一叠声的“对不起”和“没关系”。金南俊门拉到一半停住了,厚重的消防门自动弹了回去,发出“咚”的一声。

“没事没事,你赶紧去吧,别耽误工作了。”

“谢谢……那个……“

“怎么了?”

“可以合个影吗?我妹妹真的特别特别喜欢你,她之前患了厌食症,看着你的视频才好起来的……”

“当然!我们一起录个小视频给她吧……”

金南俊站在原地,听着熟悉的声音在安静的楼梯间里回荡开来,明明和回忆里一样柔软清澈,却像鼓槌一样砸进他的耳朵里,震出一阵眩晕。

楼上的门开了又关,随之响起下楼的脚步声,金南俊僵了两秒,用发抖的手拉开门逃了出去。

 

回到待机室的时候闵玧其仍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不知道是假寐还是真睡,金南俊三两步冲过去握着他肩膀大力摇晃:“哥!醒醒!哥!”

“你最好是得绝症了,要么是这栋楼失火了,不然我……”

“那个网红,Jin,他的频道名字叫什么?”

“怎么了?”闵玧其睁开一只眼,“你这脸色咋回事?见鬼了?“

金南俊把脸埋进手里做了个深呼吸,把跳到嗓子眼儿的心脏按回胸腔里:“我好像认识他。”

闵玧其两只眼睛都睁开了:“刚刚面对面都不认识,怎么这会儿忽然就认识了?”

“刚没戴眼镜,而且压根没往这方面想过,”金南俊一屁股坐在地上,“刚在楼梯间听见他说话了,就……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

闵玧其没说话,摸出手机点了两下递到他面前。金南俊盯着屏幕上的照片,眨了眨眼睛,然后叹气似的笑了。

“还真是他。”

 

录制一结束助理们就察言观色早早撤退了,闵玧其卸完妆出来,看见金南俊正对着缠着胶带的眼镜发呆,想了想回身把包里那件豹纹衬衫拿出来搁到他面前。金南俊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他一眼,苦笑道:“你拿着呗,给我我也穿不了。”

“谁让你穿了,拿着睹物思人,”闵玧其戳完人痛处,心满意足地拍拍他肩膀,“我回公司了,你爱干啥干啥吧,放半天假。”

金南俊在空荡荡的待机室坐了好一会儿,直到打扫卫生的阿姨进来,才慢吞吞起身收拾东西。最近很少有这种心慌意乱无所适从的感觉了,金南俊一边下楼一边想,上一次还是新歌被诬蔑抄袭。那天他关了手机和闵玧其郑号锡三个人在公司楼顶坐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人不人鬼不鬼的,把仨小孩儿吓得以为公司要倒闭了。

金南俊站在路边,第一万九千八百次想偷个驾照然后租辆车开出城,找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待着,把脑子清空了再回来。但是他没有驾照,所以只好老老实实地打车。

“去哪儿?”司机问。

“随便。”

司机见怪不怪地钻进车流,半小时后停在一个便利店门口:“不好意思,我下去买瓶水,麻烦您稍等一会儿。”

“没事,不着急。”

金南俊目送司机进了店里,隔着玻璃看到收银台后的店员,是个长头发的女孩子,正面无表情地给商品扫码。

 #

“你怎么做到对每个人都笑脸相迎的?”他问过金硕珍,“你就没有不开心的时候吗?”

“当然有啊,但是越是不开心越是要笑,让别人开心,然后自己就会被感染得心情好一点,”金硕珍抿着嘴笑,“对了我刚想到一个笑话,你要不要听?”

“不要。”

“从前有一颗绿豆……”

 #

“不好意思久等了,”司机坐进车里,回头冲他笑笑,“是继续随便开还是……”

“不用了,”金南俊从钱包里抽出几张大钞递给他,“辛苦您了,今天早点下班吧。”

 

一周后郑号锡研修课程结束回国,闵玧其照例是要去接的,下到停车场发现金南俊靠在车边,墨镜贝雷帽呢子大衣全副武装。

“你去走秀啊?”

金南俊低头,眼睛从墨镜上方露出来,在闵玧其从头裹到脚的羽绒服和棉拖鞋上扫视了一圈:“你呢?去桑拿啊?”

两人相顾无言地上了车,开上高速后金南俊把车顶打开,在劈头盖脸的凛冽寒风中伸长胳膊扯着嗓子嚎了两声。

闵玧其等他关上车顶后打了个喷嚏:“跟我来机场就为了发这一回神经啊?”

“舒坦!”金南俊重重对靠回座位上,吸了吸鼻子,“再不出来感觉要憋死了。”

“因为那个谁吗?Jin?”

金南俊看着窗外:“嗯。”

“你们怎么认识的?”闵玧其扭头瞥了他一眼,“我以为是你以前同学同乡什么的,查了下也不是啊……”

“他……”金南俊顿了顿,“是我初恋。”

闵玧其抖了一下,伸手把空调调高了两度:“俊啊,这种词儿咱写进歌词里得了,现实生活中就别用了吧,怪恶心人的。”

金南俊没绷住笑了,眉间的愁云惨雾一消而散:“知道了。”

 

到机场的时候离郑号锡的飞机落地还有半个多小时,他们买了两杯咖啡一路晃荡去接机口,靠着柱子欣赏众生百态。

“哥你还记得你初恋吗?"

“记得啊,我那架钢琴,在老家呢。”

“别转移话题,”金南俊撞了一下他肩膀,“你第一个喜欢的人是谁?”

闵玧其歪着头想了想:“初中篮球队的后卫,忘了叫什么名字了,浓眉大眼混血儿似的,笑起来巨好看。”

金南俊点点头,乘胜追击:“那现在呢?有喜欢的人吗?”

闵玧其喝了口咖啡,没理他。

“有吧?有对不对?我就知道。”

“知道还问。”

“谁?我认识吗?”

不远处出关门打开,人群鱼贯而出,有个女孩子一路飞奔出来,扑到举着花束的男孩子怀里,两个人一边笑一边抱着转圈,捧着脸互相亲了好几下。

“我认不认识?”金南俊不依不饶,“圈子里的吗?不会是圈外的吧?哥我跟你讲隔行如隔山很难有共同话题的……”

“神经病,”闵玧其白了他一眼,视线在出关的人群里扫着,忽然弯着眼睛笑起来,“出来了。”

金南俊转头,看见远处飘过来一朵红蘑菇,伴随着郑号锡极具穿透力的笑声:“兄弟们!我杰厚比又回来啦哈哈哈哈!”

 

“你们就是这么对待你们珍贵的希望的吗?”郑号锡抱着胳膊打量面前的炒年糕和米肠,“高级餐厅我就不指望了,但在小吃摊接风也太过分了吧?”

闵玧其手起勺落开了两瓶可乐:“废话少说,先碰一个。”

三个人都不会喝酒, 硬是拿可乐碰出了白干儿的架势。

金南俊举着瓶子慷慨激昂:“热烈祝贺郑希望学成归国衣锦还乡,希望你吃水不忘挖井人,继续为公司奉献你的青春和才华,加油!”

闵玧其给翻译了一下:“意思是你明天就开始上班吧。”

“灭绝人性啊你们,”郑号锡感叹,“连倒时差的时间都不给。”

“倒个屁时差,我们现在都过的美国时间呢。”

“忙新专辑?”

“嗯,”金南俊一边嚼年糕一边拿筷子指指闵玧其,“不觉得他看着跟吸血鬼似的么,本来就白,一熬夜都快透明了。”

 “唉,都不是小年轻了,注意点自己身体吧,”郑号锡扬扬胳膊,“阿姨,再来三碗饺子汤。”

 

吃饱喝足三个人一人一根冰激凌坐在马路牙子上啃,郑号锡啃完深吸了一口气:“啊,月是故乡明,空气是故乡的甜啊。”

闵玧其抬头看天:“哪有月?那是路灯吧?”

金南俊掏出手机:“这上面说今天首尔有霾哎。”

郑号锡叹了口气,感觉心里有点塞,不知道是不是吸了霾的原因:“你们不回家吗?明天不是有节目要录?”

“啊你不说我差点忘了,”闵玧其一拍脑袋,“上一期你看了没?里面有个叫Jin的网红,是南俊的初恋哈哈哈哈哈……”

郑号锡一脸不可置信:“初恋?真的假的?”

金南俊点点头,抬头看了眼郑号锡:“怎么了?干嘛这么看我?”

“他不是说去参加比赛是因为打赌输了吗,”郑号锡双手环胸,神情肃穆,“你们猜跟他打赌的那个人是谁。”

闵玧其捂住嘴巴:“卧槽。”

金南俊闭了闭眼睛,连说卧槽的力气都没了。

 

“他之前留学的时候开始做直播,那会儿还没红,不过在我们学校的韩国人圈子里已经很有名了,长得帅,学霸,性格还好,我们这些后辈的忙只要不过分他都会帮,我租的房子和打工的俱乐部就是他介绍的,他回国之后我们也经常联系。知道你们俩做节目评委之后,我就一直鼓动他去参加,他唱歌特别好,还会吉他,去了赢个两三轮绝对没问题。可惜他不干,说什么他一网红不算名人不能去啊,要么就是比赛压力太大有害身心健康啊,说实话这哥的脑回路我有时候不太能理解……“

“然后你就打赌让他来上节目?”

“我哪有那么天才啊,赌是我们视频的时候他自己提的,赌的什么来着,哦对了,如果他能把一整块牛排一口吞下的话,我就直播跳女团舞,如果不能,他就去参加节目。结果显而易见呗,那牛排有我手这么大,他又不是什么鲨鱼怎么可能……”

“录女团舞?”闵玧其眨眨眼睛,“这哥们儿很有想法,不错,我喜欢。”

“对了,刚刚还发信息过来问我到没到呢,”郑号锡掏出手机看了看,“啊,回我了,说这周六有空,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好啊,我没问题,”闵玧其扭头看金南俊,“你呢?要不要去见你的初恋?”

金南俊垂着脑袋抠石头缝里的草,嘴巴张了又闭好几回,像条濒死的鱼。

“那什么,你们当初交往过吗?”郑号锡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因为珍哥提到过他出国之前没交过男朋友,所以,我在想,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金南俊叹了口气,没吭声。

“操,多少年前的事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至于这么磨磨唧唧……”

郑号锡伸手拍拍他后颈,闵玧其立刻就熄火了,扁着嘴砸吧剩下的冰淇淋。

“我认识他的时候还没遇到你们,”金南俊终于开了口,“当时我因为玩乐队耽误学习,基本上每天都和爸妈吵架,有天晚上中二病犯了离家出走,但是忘了带钱包,肚子饿得没办法就……”

“就去偷东西了?”

“你怎么知道?”

“果然我们灵魂伴侣不是白叫的,”闵玧其耸肩,“我当年也这么干过。”

郑号锡决定不予置评,示意金南俊继续,“然后?”

“然后我就进了一个便利店,把水和面包塞外套里,结果出门的时候被喊住了……”

“让我猜猜,那个便利店的店员是金硕珍?”

金南俊点点头。

闵玧其来劲儿了:“他发现你偷东西果断报警把你抓紧局子蹲了一晚,从此你对他怀恨在心念念不忘等待重逢之时实施复仇大计……”

金南俊叹服:“哥你写歌还是太屈才了,赶紧写剧本吧,韩国影视界需要你。”

“你不说我也正有此打算……”

“好了你别打岔了,先让南俊说完。”

金南俊本来沉甸甸的心事被他这么一搅合,倒莫名松快了些,他回想起当时金硕珍的样子,眯着眼睛笑了笑:“我条件反射想跑来着,但是太紧张了腿不听使唤,就僵在原地,也不敢看他。过了会儿他拿着两个面包过来递给我,说是刚过期五分钟,扔掉有点可惜,我不介意的话可以拿着,不用给钱。然后我们俩就坐在店门口把所有过期的面包都吃了,”金南俊顿了顿,“还有快过期的酸奶。他说按规定还没到过期时间的话不能扔,于是我们就拿着酸奶盯着表,一到时间就开吃。”

闵玧其叹了口气:“怎么办,我听不下去了,开头甜的话后面铁定会虐的。”

郑号锡安慰似的拍拍他膝盖:“这不都还活着么,不算太虐。”

“……大半夜客人很少,我们就一边吃一边聊天,他是K大的学生,出来打工赚零花钱的,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好看的大学生,有种亲眼见到圣诞老人的感觉,就把所有的事一股脑儿都跟他说了。他劝我回家,说想做什么就去做,前提是不能让亲人伤心。然后我就回家了。搞笑的是他们都不知道我离家出走了,我也没说,后来又吵过几次,他们拗不过我就随我去了。”

“然后你就去搞乐队了?”

“没有,我自己琢磨了一下,感觉不能完全放弃学习,就还是乖乖去上课,然后逃晚自习出来练歌。他值周五周六的夜班,我练完了就去他店里蹭吃的,有时候没有过期的他就请我吃别的,作为交换我会帮他一起打扫卫生。我给他介绍了很多我喜欢的歌手,没客人的时候他就把音乐放大然后两个人一起跳舞,他明明比我大两岁,玩起来比我还幼稚,”金南俊忍不住笑了笑,“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吧……”

“等等,”闵玧其调整了一下姿势,抱紧郑号锡的胳膊,深吸一口气,“好了,虐吧。”

“……我周末晚上有演出,想邀请他去看,所以周五一放学就跑去找他。到店里的时候他还没来,我就坐在门口等他,过了会儿一辆车停在路边,很高档的跑车,我就多看了一眼,结果看到他坐在副驾,笑着和开车的人说着什么,那人一直捏着他的脸晃啊晃的,下车前两人还亲了一下。我跟自己做坏事被发现了似的,跳起来撒腿就跑,小时候被狗追都没跑那么快过。跑到喘不上气了才停下来,跪在路边吐得稀里哗啦的,差点儿没晕过去。”

郑号锡看了闵玧其一眼,斟酌了一下用词:“你恐同啊?”

“我当时以为自己恶心是因为他们是男人,后来才意识到是嫉妒……”金南俊叹了口气,“但是人中二起来哪有理智可言,我愤怒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天没亮就爬起来跑到店门口,在附近花坛里摸了两块石头,把玻璃给砸了。当时他正好在门后打扫卫生,不知道有没有受伤。”

“他胳膊和小腿上都有伤疤,”郑号锡说,“说是猫挠的。”

金南俊沉默了一会儿,继续道:“我又生气又伤心又后悔,过了快两个个月才有勇气去店里找他,但是他那时候已经走了……”

“孽缘啊,”郑号锡叹气,“不管怎么说你欠他一个道歉,周六跟我一块儿去吧,当面把话说清楚,省得以后碰见了尴尬。”

“他应该不记得我了……”

“肯定记得,”闵玧其安慰他,“谁敢砸我家玻璃我得记恨十年,他肯定记得你。”

“……那就好。”

郑号锡拍拍他肩膀:“我把他号码给你,你先和他打个招呼随便聊聊,到时候见面了正式道个歉,这个结不就解开了么。”

“嗯。”金南俊把号码存进手机,打金硕珍三个字的时候手微微发抖。

 #

“我叫金硕珍,朋友都叫我阿珍,你叫我珍哥就行了。”当时金硕珍塞了满嘴的拉面,鼓着腮帮子跟他比划,嘴巴被辣得红红的。

他说:“我不是你朋友吗?”

“小高中生脸皮挺厚么,”金硕珍伸手掐他的脸,“等你成年吧,成年了随你叫什么。”

十七岁的金南俊看着对方白白尖尖的下巴上沾的汤汁,心不在焉地点头:“一言为定。”

 #

号码虽然有了,但是金南俊的问候短信写了又删删了又写翻来覆去十几回都没发出去,他创作生涯所有的瓶颈期加起来都没这回严重。

“哥你觉得我应该用‘你好’还是‘您好’”?

“金硕珍是你爹吗还您好……”

“OK,你好,我是金南俊……后面要不要加个表情?笑脸行吗,会不会有点傻……”

“他已经领教过你的傻逼峰值了,一个表情不会刷新下限的。”

“也对,”金南俊打了会儿字又咬手指,“你说我要不要在短信里提以前的事,号锡让我先别说,当面道歉比较真诚,但是我不提的话不知道该说什么……”

“寒暄啊,问近况,聊家常,small talk 不是你金代表最拿手的么?”

“但是总得有个理由吧,这么多年没联系忽然……”

闵玧其把鼠标一扔,转过椅子从他手里夺过手机,看也不看直接按了发送。金南俊目瞪口呆了十秒钟,猛地从沙发上弹起来冲出门。闵玧其听着他嚎叫着在走廊上来回狂奔,安静了片刻后又嚎叫着冲回来:“他看了吗看了吗没看赶紧撤回……”

“你冷静,我鼓膜要是出问题了咱们公司就完了……”

手机叮了一声,金南俊不嚎了,看到金硕珍回复的笑脸,松了口气。这时候郑号锡进来了,头发湿哒哒的,脖子上挂着毛巾:“刚刚是南俊的声音吧,哇我音乐放那么大竟然都听见了,吓得我摔了一跤差点扭着腰……”

“怎么办,我该继续发吗,”金南俊一脸绝望,“他只回个表情是不是不想理我……”

话没说完手机响了,屏幕显示金硕珍来电。

“卧槽,”金南俊站起来,看看闵玧其,又看看郑号锡,“他直接打过来了。”

“我们看到了,”郑号锡抬抬下巴,“接啊。”

金南俊深吸一口气,缓缓伸手准备接通。闵玧其眼疾手快地夺过手机按下免提,金硕珍的声音清晰地传出来:“南俊?”

“是我,”金南俊心跳如擂鼓,咬住嘴唇才让声音不至于抖得太明显,“……哥。”

“嗯,”金硕珍声音轻快,“好久没见啦,周六我和厚比吃饭,你也来吧。”

“好,没问题,我一定去,到时候见。”

“嗯,到时候见。”

电话挂断后空气中弥漫着诡异的沉默,闵玧其和郑号锡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第二天三个崽子结束巡演回了国,刚到公司就轮流被金南俊抓去录音,像仓鼠一样往隔音室里一扔就是好几个钟头。朴智旻察言观色,知道老板处在极度焦虑之中,特意嘱咐两个小的集中精神不要捣乱。田柾国虽然平时动不动上天但关键时刻不掉链子,金南俊说什么他都应着,录音完成得很顺利。但是泰亨向来是个不走寻常路的,录一半因为一个字的发音跟金南俊杠上了,梗着脖子非说自己的方式更好,把金南俊气得摔门而出。躺在后面沙发上闭目养神的闵玧其长叹一口气,慢悠悠起身,扶起被金南俊掀翻的椅子坐下,对着话筒道:“你先按他说的录一遍,他现在脑子乱,等周末过完下周再听的时候就知道你说的没错了。”

金泰亨不情不愿地点点头:“不过南俊哥到底怎么啦?我印象里他很久没这么上火了……”

“怎么讲,说来话长啊……”

蹲在角落努力假装不在场的田柾国瞬间凑过来:“那就长话短说。”

“他前不久遇到了多年之前伤害过的一位……朋友,这周六要跟他吃饭,现在可以说离精神崩溃只有一线之隔了,”闵玧其回头看了看,“朴智旻,去门口望风。”

“好嘞,”朴智旻拖着椅子去门后面坐下,“什么类型的朋友?男的女的?”

“不愧是我们小趴老师,很会抓重点,”闵玧其投以赞许的目光,“男的。”

“男的能怎么伤害,他抢人家女朋友了?”金泰亨出来了,扒着门框听得十分投入,“要不就是欠钱不还?不过南俊哥现在这么有钱,多少都还得起吧,不至于紧张成这样……”

“哎,这种事我怎么跟你们这些小屁孩儿解释呢……”

“我已经成年了,不是小屁孩了!”金泰亨表示不满,朴智旻附议,“我都超过两个月了!”

三个人六只眼睛看向田柾国,小孩儿挠挠后脑勺说:“那什么,我也满十八了,该懂的都懂……”

成年人们发出心领神会的怪叫,闵玧其忍不住勾起嘴角道:“比如说?”

田柾国眼神躲闪:“哎?不是在说南俊哥的事吗?”

走廊外响起脚步声,朴智旻连忙跳起来:“来了来了来了……”

金南俊进门就看见闵玧其正在给金泰亨录音,朴智旻和田柾国在沙发上坐着,看见他一起抬头,两张小脸上满是关切:“哥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金南俊作云淡风轻状摆手,“剩下的Suga哥录吧,我先回去了。”

“嗯,哥好好休息,明天见。”

 

金南俊关上门,下楼的时候正好碰见郑号锡从练习室里出来:“还没下班?”

“不是你让我挥洒汗水奉献青春的么,”郑号锡看了他一眼,“昨晚又没睡觉?”

“嗯,”金南俊揉揉眼睛,“睡不着。”

“失眠症复发了?要去医院吗?”

“不用,过了这一阵就好了。”

郑号锡没说什么,只是嘴角垂成个八字形,金南俊看见忍不住笑了:“真没事,我家里备着药呢,会吃的。”

“行吧,那你赶紧回去休息。”

郑号锡拍拍他胳膊,转身往卫生间走,半路被金南俊叫住了:“那个……”

“怎么了?”

“算了,没什么。”

郑号锡也不催他,就站在原地等着,果然三秒过后金南俊自己忍不住了:“我是想问,他……他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呀,”郑号锡眯起眼睛笑笑,“你看看他视频不就行了,他在里面什么都聊。”

“我都看过了……”金南俊挠挠头,“你说他出国之前没有男朋友,那……”

“你是想问他现在的感情状况?”

金南俊看着郑号锡,他还是笑眯眯的,但是语气并不轻快。

“这是他的隐私,我没权利随便告诉别人。”

“哦,知道了,”金南俊点点头,看着窗外,“谢谢你。”

 

到了周六下午,金南俊提前三个小时开始弄头发搭衣服,结果还是比计划晚了半小时出门,果然给堵在路上了。接到郑号锡电话的时候他正在挣扎要不要下车跑过去,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说:“要不车费给您打个折,剩下两公里您……”

手机那头郑号锡的咋呼声从喧闹的背景音中跳脱出来:“你在哪儿呢?我们都到了!哎你该不会迷路了……田柾国你嘴下留情待会儿再吃!哦对了,珍哥说路上堵他可能会晚点到,让我们先把菜点了……你在听吗?”

金南俊付钱下车,举着手机在汹涌的人潮中穿梭:“知道了,你们先点着,我十分钟后到。”

那边安静了一会儿:“你在跑步吗?”

金南俊没多余的力气回话,挂掉手机开始冲刺,可惜周末商业街上的人潮仿佛大型缓冲带,他甩着长腿左冲右突,折腾出一头的汗还没跑出去半公里。扶着膝盖喘着气等红灯的时候,旁边一辆白色宝马忽然打了个双闪,他瞥了一眼,看见副驾的车窗缓缓降下去,露出一张熟悉又陌生的笑脸。

金南俊条件反射站直身子,又猛地鞠了个一百度的躬,差点儿没闪着腰:“你……你好……”

“是你叫的顺风车吧?”

“嗯?”

“啧,逗你呢,”金硕珍伸长胳膊打开车门,“上来吧。”

 

他们到的时候闵玧其站在店门口的花坛上,看见他们一块儿从车上下来,眼睛瞪得比金泰亨还大。金南俊在他开口之前递了个斩钉截铁的眼神过去,示意他别八卦,闵玧其假装没看到,冲金硕珍伸出手:“你好,又见面了。”

“我的荣幸,”金硕珍伸手和他握了一下,“上次没能正式跟您道谢特别遗憾来着,今天终于补上了,谢谢闵PD,要不是您我那部分肯定会被剪掉的。”

“确实,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不是每个人都有我这双善于发现才华的眼睛……”

“行了行了别扯淡了赶紧进去吧,”金南俊跟在闵玧其后面进餐厅,远远地看见郑号锡旁边坐着个田柾国,忍不住心累道:“你怎么把小国也拉来了?”

“调节气氛,顺便给加个餐,小孩儿最近瘦得有点过头,”闵玧其顿了顿,“而且你不觉得他和金硕珍从某些角度看特别像吗?”

“不觉得。”

“……有空去医院查一下老花眼,”闵玧其拍拍他肩膀,走到郑号锡旁边的位置坐下。金硕珍坐在田柾国旁边,于是六人桌两边各剩下一个空位。金南俊感觉自己站在了人生的三岔路口,他在脑内飞速权衡了一下利弊,感觉无论坐在哪边都不会好过,无非是地狱和炼狱的区别罢了。

田柾国把脑袋从菜单里拔出来问:“南俊哥我可以点芝士蛋糕吗?”

“这家店的芝士蛋糕太甜,芝士味不浓,待会儿吃完饭我带你去另一家店买,那家的芝士蛋糕,哇,我吃过一次之后就再也看不上别的了,”金硕珍这么多年美食主播不是白做的,三言两语吊起了所有人的胃口,于是约好吃完饭一起去那家甜品店尝尝究竟。

金南俊在闵玧其旁边坐下,装作打量餐厅的样子偷看金硕珍。他想起网上充斥评论区的对他外貌的称赞,然而再华丽的辞藻跟真人相比还是失色。少年时的婴儿肥早已褪尽,现在的眉眼线条分明又柔和,看什么都带着笑意,透着和年龄不符的一派天真。他看着金硕珍抿着嘴喝酒,然后头头是道地讲产地讲年份讲酿造工艺。田柾国趁他不注意拿了杯子,还没送到嘴边忽然惨叫起来。金硕珍松开掐他腰的手,故作严厉地戳他脑袋:“未成年人不许喝酒。”

金南俊腾地站起身:“你们先吃,我去一下卫生间。”

 #

“当小孩儿可真没意思啊,”十七岁的金南俊抠着酒瓶上的包装纸抱怨,“心烦的时候连酒都喝不了。”

“但就算喝了酒,烦心事也不会自动消失啊,”二十岁的金硕珍脸颊酡红,迷瞪着眼睛去抓金南俊的手指,挥了几下都没碰到,索性扑到他身上,连胳膊带人牢牢地锁在怀里,“哈,抓到你了。”

带着酒气的呼吸扑在耳边,金南俊听着自己擂鼓似的心跳,迷迷糊糊地想起白天学的古文。

酒不醉人人自醉。

 #

吃完饭闵玧其和郑号锡一块儿回公司加班,金硕珍带田柾国去吃芝士蛋糕,金南俊再一次站在了人生的岔路口。

人生的岔路口真他妈的多啊。

田柾国看他在犹豫,开口道:“南俊哥刚刚都没怎么动筷子……”

金南俊感动地望着他,这小兔崽子这么多年没白养。

“……要是没胃口的话就早点回去休息吧,”田柾国善解人意地跟金硕珍解释,“哥这段时间工作压力特别大,在公司熬了好几天的夜了。”

“是吗,”金硕珍冲他笑了笑,“注意身体。”

闵玧其拦了辆车,站在路边喊他们:“走不走啊?”

“我们走啦,改天再约!”郑号锡和金硕珍抱了一下,跑过去钻进车里。金南俊感觉自己应该还不到拥抱的等级,伸出胳膊准备握个手,没想到金硕珍直接抱过来了:“有压力就找哥聊天,还跟以前一样,知道吗?”

金南俊愣了一下,金硕珍笑着在他后脑勺上拍了拍:“回去吧,我让果果给你们带蛋糕当宵夜。”

一直到车启动,金南俊都没回过神来,坐在副驾的闵玧其回头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道:“正事办了吗?”

“嗯?什么?”

“你们俩刚刚不是一起来的吗?没跟他道歉?”

“我……”金南俊低下头,摸了摸鼻子,“他不知道是我。”

“什么意思?”

“他不知道是我砸的玻璃。”

车厢内一片静谧,司机很有眼力见儿地打开了收音机,甜美的女声飘出来:“预计明日全市有暴雨……”

“靠,我明天飞机呢,”闵玧其叹了口气,转头瞪着金南俊,“怎么可能不知道?公共场所到处都是监控,报个警都能查到……”

“那就是他没报警,”郑号锡分析,“不对,没看到是你的话就没有理由不报警啊……“

“他说当时学校里有些社团的人特别极端,人身侮辱匿名威胁都是常事,他猜玻璃肯定也是他们砸的,因为不想闹大就没追究,”金南俊靠在椅背上,看着窗外,“我说当年的事是我不对,他还特别惊讶,说我有什么不对的,不告而别的明明是他……”

天气预告结束,司机换了个频道,温柔男主播正在读听众来信:“我下周就要结婚了,忽然发现未婚妻的伴娘是我初恋……”

“这狗血的生活啊,”郑号锡感慨,“然后呢,你就顺水推舟假装不知情了?”

“……嗯。”

闵玧其瞪大眼睛:“金南俊我错看你了,哇,没想到你是这种见色忘义,不对,忘德忘品忘礼义廉耻的人,我单方面宣布跟你绝交,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纯粹的business关系了以后别叫我哥……“

“我错了,对不起。”

“跟我说有屁用,该对不起的人还被蒙在鼓里呢,”闵玧其拿后脑勺对着他,“被砸了一身伤还得赔人玻璃,工作也丢了,一个人漂洋过海心里还特内疚,惦记着没跟罪魁祸首告别,唉哟……”

听众来信已经读完,主播切了一首《不能说的秘密》,司机默默地调高了音量。歌播完车正好停在公司楼下,三个人下了车,默默无言地进了大厅,沉默着等电梯。

金南俊抬头看着红色数字跳动,“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他们挨个走进去,门慢慢关上,一片静谧中郑号锡忽然开口:“南俊啊……”

“嗯?”

“我觉得他知道。”

————————TBC————————


重力那篇我准备等全部写完再发,所以下一更可能到暑假了哈哈哈哈哈【。


评论(36)
热度(789)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