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K莫衍生】【离镜x李星云】白首不相离Ⅲ

8.

离镜不说话,看着他。

“我是医师啊,我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还有什么资格出去济世救人?”李星云拍拍胸脯,“作为李氏仅存的血脉,我不会那么轻易死的。”

“医师也会死,是人都会死,你姓李也没用。”

“但是如果连自己想保护的东西都护不住,活着也没什么意义吧,”李星云笑笑,“不过看你这么担心我还挺高兴的,想当年你可是劝我去死呢。”

离镜避开他的眼神:“我教你这么多,死了太浪费了。”

风停下了,李星云拍拍衣服,走过去看着离镜:“我答应你,我会活着。”

“你活着是为了你自己你师父为了天下苍生,与我并无关系,”离镜坐下,拿起笔,“去吧,好走不送。”

李星云转身,出门前忽然想起什么,扶着门问:“天帝会怎么惩罚他啊?关起来吗?还是直接弄死?”

“若未伤及人类性命,会关进天牢思过。”

“以后还会放出来吗?”

“应该会吧。”

“哦,”李星云点点头,“那我走啦。”

“等等,”离镜起身出门,“我和你一起去。”


离镜在前面走,李星云摇头晃脑地跟在后面。

“哎,要不你还是和我一块儿出岛吧,你看你这么放心不下我,我要是一个人在外面,你不得担心得吃不下饭啊?”

“我不用吃饭。”

“哦,”星云叹气,“你们鬼好可怜啊,饭那么好吃,竟然吃不了。”

“你能不能安静一点。”

“我紧张啊,生平第一次上阵杀敌,而且你还在旁边看着,我万一失败了多丢人啊……”

“那我走了。”

离镜转身就走,李星云连忙拦住。

“开玩笑呢,这么严肃干嘛,”李星云看着他,“你笑一笑好不好,我看到你笑可能就不紧张了。”

离镜看着他,勾了勾嘴角。

“对嘛,笑一笑十年少,虽然你们鬼青春永驻不需要少,但是你笑起来这么好看……”

“闭嘴。”

“哦。”


一人一鬼继续走了会儿,到了鬼君洞前面,离镜问他:“你准备怎样让他伤你?激将法吗?”

李星云点点头。

“他虽然残忍,但并不易怒,可能是我见过最冷静自持的人,你确定激得动他?”

“再冷静自持也有软肋,”李星云笑笑,“放心吧。”

进了洞,离镜冲执逸点点头,退到一旁站着。执逸抬眼打量李星云:“你来做什么?”

“听说你要烧山?”

“消息传得倒挺快,”执逸在椅子上坐下,“你来替妖打抱不平么?”

“对啊,这山本来就是人家的,给你住算客气了,结果你非但不尊重主人,还要赶人家走,你说你堂堂鬼族君主,心眼儿怎么比针尖儿还小,不能大气一点吗?你这样怎么收服鬼心?怎么以德服鬼?是不是?”

执逸笑了:“没听说过哪个君主是用德行来开拓疆土的。”

“怎么没有?前朝英祖不就是靠德行服众,把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欣欣向荣,吸引外邦前来归附么?”李星云瞥了他一眼,“哦,我忘了,你都死了几千年了,显然没经历过好时候。”

“还有什么话赶紧说吧,说完了回去做作业,你不是都要走了么,不抓紧时间好好准备准备?外面可不比海岛,你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很容易流落街头变成叫花子的。”

李星云眼睛一亮:“你知道得这么清楚,看来生前有过讨饭的经验啊?”

执逸眼神里的戏谑消失了,神色冷下来。李星云暗喜,果然有软肋。


“不对啊,我父母都没了,但你不是有爹吗?你爹不管你?啊,是不是因为你娘刚把你生下来就死了,所以看你不顺眼?”

话还没说完,李星云被一股空气迎面撞倒在地上,他咬咬牙爬起来,看着执逸慢慢走过来,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被旁边一只鬼拦住了:“君上小心,不可伤人。”

“哟,我还以为当鬼君有多威风呢,原来连个人都教训不了,”李星云爬起来挑衅地冲他笑,“你敢烧山,不敢揍我么?”

执逸死死地盯着他。

“心眼儿这么小,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君主的。我们人类的君主啊,从小就得学习四书五经,不敢说个个治国有方吧,但好歹不会干出火烧平民这种缺德事儿。所以说教育还是很重要的,你看你有娘生没娘养,长大难免心理变态……“


被摔在墙上的时候李星云很是得意,还忙里偷闲冲离镜笑了一下,落在地上看着自己咳出的一大滩血顿时就笑不出来了。旁边的鬼们知道大事不妙,交换了一下眼神,一个接一个地溜出了鬼君洞,只剩离镜一个站在一旁。

执逸手一挥,李星云又摔在石头上,离镜上前拦住他:“君上三思。”

“三思?现在三思还来得及么?”执逸咬牙切齿,“关一千年也是关,一万年也是关,我今日若不折磨得他生不如死,倒对不起我这鬼君的名号!”

执逸正要施咒,离镜挥扇挡开,出手将他推出一丈远。执逸抽出腰间长剑对准离镜:“你敢动我?”

“不敢。”

“那就让开!“

离镜挡在李星云面前一动不动,执逸冷笑一声,挥剑刺去,离镜左右躲闪,无奈他招招致命,很快就被逼得出了手。数十招过后,执逸出剑越来越狠厉,离镜击中他手腕,剑落在地上。执逸左掌击中离镜胸口,右手一挥,剑腾空而起。离镜看到剑往自己这边飞来,伸手拉住执逸用力一拽,后仰倒地。


五秒过后,离镜把被剑刺穿脑袋的执逸从身上推开,走到李星云身边摸了摸他的脉搏,发现气息薄弱,貌似伤得不轻。离镜抱着他走出洞口,正准备下山,洞外突然起了浓雾,风声和鸟叫声也都消失了。一片寂静中,离镜看见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走过来,俯身冲他作了个揖:“容公子。”

“唤我离镜便可,”离镜把李星云放在地上,跪在老人面前磕了个头,“拜见陛下。”

天帝点点头,走到李星云身旁看了一眼:“死不了, 不用担心。”

离镜跪着不说话,天帝进了洞,把执逸的剑拔了出来,执逸的魂魄随之消散。

“离镜有罪,愿受责罚。”

“你何罪之有?”天帝摸着胡子笑道,“执逸伤人,你正当防卫,过失致死罢了。”

“他本不该是这个下场……”

“鬼君之剑只会斩杀心存恶意之鬼,执逸若不是被愤怒冲昏头脑,恶从胆边生,这剑也动不了他,”天帝解释,“这个下场是他自己造成,与你无关。”

离镜磕了个头:“谢陛下明鉴。”

“不过现在鬼君之位空缺,选拔新君又得麻烦好一阵子了,”天帝叹了口气,打量了一圈离镜,“不如你来帮我寻找新君人选吧?”

“我?”

“你看妖君还关在牢里,我隔三差五就得去帮他除魔,仙君那边又在搞什么代表大会,吵来吵去没个清净时候,我实在是忙不过来。“

“可我并不清楚鬼君人选的标准……”

“没有标准,”天帝摸着胡子,“鬼君由剑来选择,你带着剑去周游世间,如有合适的人选出现,它自会召唤我去见他。”

离镜从天帝手上接过剑,捧在手里磕了个头:“遵命。”


一个月后。

众妖鬼将离镜和李星云送到岸边,看着他们上船。

“你师父怎么不来送你?”

“他说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没必要搞得太煽情,”星云手搭凉棚看着远处山顶上的人影,“我觉得他是舍不得我,怕来送的话会情难自已痛哭流涕。”

话音未落,兔妖嗷地哭出声,跑过来扑在李星云怀里:“你一定要回来看我们!”

“当然,”星云摸摸他的耳朵,“每年都给你带胡萝卜回来,怎么样?”

兔妖点点头,抽抽搭搭地跑回岸上,树妖摆摆手:“一路保重。”

李星云跪下冲山顶磕了三个响头,爬起来时用袖子抹了把脸,跑到船头坐下。离镜冲大家作了个揖,扬帆离岸。


船开出去好一会儿,星云都还坐在船头心事重重的样子,离镜挥挥袖子,甲板上的石子儿跳起来砸中他的后脑勺。

“啊!”李星云捂着脑袋转过来,“吓我一跳!”

“想什么呢?”

李星云看着他,过了会儿叹了口气,慢吞吞地走过来,在他旁边坐下。

“我等出岛等了十八年,直到昨天晚上还兴奋得睡不着觉,但是现在出来了,心里倒空落落的,感觉再也回不去了一样。”

“确实回不去了,”离镜看着他,“人活着就是这样,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没有回头的余地。”

“那你呢,你还会回去吗?”

“当然,我找到新君之后就会回去。”

“哦,”星云低着头抠手指,“那你慢点儿找,别着急。”

离镜勾起嘴角:“为什么?天帝交给我的任务,我得全力以赴尽快完成才行……”

李星云气呼呼地瞪着他:“你怎么这么绝情啊?”

“绝情?”离镜摇了摇扇子,似笑非笑,“我和你之间有情吗?”

“没有算了,”李星云站起来摆摆手,“你赶紧找到赶紧回你的山上当你的鬼去,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老死不相往……”


船被浪扑得猛晃了一下,李星云重心不稳眼看着就要摔进海里,离镜连忙挥扇把他扶回来。李星云被背后的空气猛推了一把,往前踉跄了两步才站稳,抬头看见离镜的鼻尖就在自己眼前不到一寸的地方。星云迎视他的目光,不到两秒就被避开了。离镜扭头往后退了一步,星云紧跟着上前一步。

“你扶好,不然又摔了……”

“别动。”

星云感觉不到离镜的呼吸,也知道自己碰不到他,但还是凑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一下。没有触感,什么都没有,但他的心跳快得好像刚刚绕山跑了十圈。

“离镜,”李星云看着他的眼睛,“你对我有没有情,你自己心里清楚。”



TBC.




发完今天的粮就要出发出去浪啦~啦啦啦~

因为我是那种一写就停不下来一停下来就不想再写的蛇精病,所以离星这篇可能要坑了。

这个月自己写得很爽,也有很多宝宝喜欢,总而言之还挺开心的哈哈哈哈。

然而开心是暂时的,苦逼是永久的,浪回来就得忙了,要死。

给所有表白过的小天使笔芯~我们下个坑底见~




评论(30)
热度(110)
  1. 死守k莫一百年Gpangza 转载了此文字
    半夜不睡觉看到现在 还被我爸发现了 估计明天又要被批评外加长好多痘痘…虽然弃坑了但是还是蛮喜欢这个故...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