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K莫衍生】【离镜x李星云】白首不相离Ⅱ

5.

陆慢坐在椅子上,吴念站在他旁边,李星云跪在他面前。

“陆公子,我……”

“吴念,”陆慢打断他,“你先出去一下。”

吴念面露犹豫,但是不敢违抗,只好默默出门,抱着膝盖坐下。

李星云抬头,看见陆慢翘着二郎腿喝着茶,漫不经心地打量着他。这人长得虽然没有离镜好看,但是也还过得去,而且和离镜的寒冰脸不一样,陆慢老带着笑,眼睛细细长长的,看着跟狐妖一个样。

“你叫李净?”

李星云点点头。

“阳叔子的徒弟?”

“嗯。”

陆慢又不说话了,走过来蹲下,伸手在他脸上擦了一下。李星云扭头躲开,陆慢笑笑,站起身。

“起来吧。”

李星云爬起来,揉了揉膝盖:“我来是想要容少爷给你的那把扇子。”

陆慢把扇子从腰带里抽出来,在他眼前打开:“这个吗?”

李星云看见扇面上熟得不能再熟的字体,连忙伸手:“是……”

陆慢收回扇子:“他送我的,凭什么给你?”

“因为……”李星云咬住舌头,脑子里编出好几个借口,但都站不住脚,“因为……因为……”

陆慢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李星云又不能说自己能看见鬼,正在着急,忽然听见吴念惊慌的喊声:“陆大人!”

李星云还没反应过来,陆慢脸色一变,伸手把他推到屏风后面:“别出声!”


“还没休息?”陆远道推门进来,看了吴念一眼,“容家的人怎么在这儿?”

陆慢弯腰行了礼:“我忽然想起来以前借过容少爷一本书,忘了还,就让吴念过来拿回去。”

陆远道点点头:“不错,你再好好清点清点,和他相关的东西都原封不动地送回去,免得以后牵扯不清。”

“是,儿子明白。”

陆远道拍拍他肩膀,转身出了门。陆慢等他走远之后,过去把门关上:“出来吧。”

李星云绕出屏风,看着他:“我为什么要躲?”

他直觉这个陆慢和他的父亲,跟自己父母的死有脱不开的关系。心底忽然涌出一阵慌乱,好像一个巨大的谜团开始浮现出冰山一角,而他并不愿意看到全貌。


“算了,你不用解释。”

“为什么不解释?”陆慢笑着靠近他,在他下巴上挑了一下,“我有龙阳之癖,断袖之好,早些年惹得父亲动怒好几回,若是让他知道,我半夜带了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回来,你猜,他会打断谁的腿?”

李星云后退几步:“那我得谢谢你了。”

“不客气,”陆慢展开扇子慢慢摇着,“不过,我告诉了你一个秘密,你是不是也得告诉我一个?这样才算公平嘛。”

“我没有秘密。”

“是嘛,”陆慢俯身看着他,表情虽然是笑着的,语气却让人脊背发凉,“你跟离镜是什么关系?”

李星云咽了咽口水:“我不是说了吗,我是阳叔子的徒弟,小时候跟着他去过容府,见过容少爷……”

“骗人的小孩没有糖吃哦,”陆慢收起扇子,坐回椅子上,扇柄撑着额角,“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还不说真话,我就得送你去衙门了。”


李星云长这么大还没这么纠结过,他盯着陆慢的眼睛,感觉自己站在了命运的十字路口。

“我能看见鬼,”他说,“离镜现在在我住的那个岛上。”

陆慢看着他不说话。

“不光是鬼,还有妖,你背后就有一个,我看不太清楚,好像是狗吧……“

陆慢还是不说话。李星云叹了口气,闭上眼睛,等着他把自己绑起来送去衙门。

“不是狗,是狼,”陆慢叹了口气,“你这么说多伤人家自尊啊……”

李星云睁开眼睛:“什么?”

陆慢把小狼崽从椅子下面捞出来放到腿上,摸了摸它的耳朵。狼崽在他手心蹭了两下,扭头冲李星云呲牙咧嘴地嗷呜了一声,然后化出妖形跑出了门。

李星云下巴都要掉地上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伸手把嘴巴合拢。

“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看得见么?”陆慢走过来,拉开他的衣襟,把扇子放到他怀里,拍了拍,“带回去交给离镜,顺便帮我问个好。”


从陆府出来,李星云捂着怀里的扇子,做贼似的贴着墙根跑。

吴念看着他:“你干嘛呢?被人当贼还当上瘾了?”

“我的保护色被冲掉了,”李星云摸了一把脸,“唉,怎么就摔水里了……”

“我就说你脸脏吧。“

李星云抓了把泥往脸上蹭:“衣服都湿了,又要被师父骂了。”

吴念走过来蹲下:“干嘛要抹脸啊?怕晒吗?但是现在是晚上啊……”

“不是,怕被人……“

话还没说完,两个黑衣人从天而降,分别用手绢捂住两人的口鼻。吴念瞬间闭气,向后猛退,把黑衣人压在墙上,手肘击中他要害,趁他吃痛,转身一个扫堂腿,黑衣人倒地,吴念抄起旁边的砖头照着脑袋拍昏过去。回头看见另一人已经扛着李星云跑远,跳上墙头三两步追上,抽出鞋子里的匕首扔过去,黑衣人被割中脖颈,倒在地上抽搐了两下,没了气息。吴念上前,把李星云背到背上,跳上墙头往容府方向跑去。


容止安和阳叔子发现李星云不见了,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看见吴念背着他跳墙进来,连忙跑过去。阳叔子检查了一下李星云的脉搏,发现只是昏过去而已,没有大碍,松了口气跌坐在地上。容止安把吴念拉到一旁:“怎么回事?”

“额头上没有刺青,应该不是兴南会的人,”吴念顿了顿,“我怀疑是九王爷。”

容止安迟疑了一下:“会不会都城派来的?”

“都城的人没有这么弱,而且他们用的迷药里有栀子的味道,九王爷不是最喜欢栀子花么……”

容止安看见阳叔子抱着李星云起身,抬手打断吴念,冲他们笑笑:“星云没事就好,师父也不必太担心了,先回去休息,明天我亲自送你们出城。”

“给容先生添麻烦了,”阳叔子叹气,“我再三叮嘱他不要乱跑,结果还是……”

“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怎么可能乖乖听话呢,师父也不要太过责备他了。”

阳叔子冲吴念点点头:“辛苦你了。”

“应该的。”

容止安看着他进了客房,叮嘱吴念:“你今晚守着李星云,明天他们离开之后再去追查,九王爷疑心重,你千万小心。”

“是。”


第二天一早,李星云迷迷糊糊醒来,一睁眼就看见吴念黑漆漆的眼睛盯着自己。

“吓我一跳,”李星云揉揉眼睛,猛地坐起来,“我昨天……”

“我把你抢回来的。”

星云一脸崇拜地看着他:“我都不知道你还会打架。”

“一点点吧,大少爷教我的。”

“他也会?”

“不光会,还很厉害呢,”吴念看着他,“为什么会有人要抓你啊?”

“我也不知道啊,”李星云叹气,“我从生下来开始,就承受着我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晦气。”

“怪不得要抹脸呢,”吴念伸手在他脸上摸了摸,“不过洗干净了还挺好看的。”

“谢谢你啊,你也很好看,还会打架,比我厉害多了。”

“你会医术啊,我就不会。”

李星云跳下床,活动了一下筋骨:“那你以后生病我免费给你看,这辈子吃药都不用花钱。”

“行啊,”吴念笑笑,“那你以后回来我负责保护你,帮你打坏人。”

“一言为定!”李星云伸出小拇指,吴念伸手勾住,“一言为定。”


6.

回到岛上,李星云第一时间冲上山去找离镜献宝。离镜正坐在屋顶上看海,远远的看见李星云跑过来,一直跑到林子里,喘了半天的气才开口说话。

“我给你带了礼物!你肯定会喜欢的!”

离镜头也不回:“不要。”

“你先看一眼,看一眼再决定要不要!”

离镜回头,看见他举着一把扇子,分明是自己送给陆慢的那把。李星云看见他愣了一下,得意地笑起来,举着扇子跑过去。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李星云抬头看着他,“为了要这把扇子,我差点把小命给丢了,还好吴念能打……”

“吴念?”离镜落到他面前,“你去我家了?”

李星云看不清他表情,小心翼翼地点点头:“师父带我去拜访你父亲,你母亲也在,他们看上去都还健康,吴念也很好,我还去陆府了,陆慢让我给你带好。”

“哦。”

“我还给你弟弟上香磕头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和你一样讨厌我,但是……”

离镜打断他:“我不讨厌你,他也不会。”

“那你为什么让我滚得远远的,不想看见我?”

“因为看见你就会想起他。”


离镜转身进了屋,关上门,李星云不甘心地跟上去,哐哐砸门。

“那你把我当成他不行吗?他替我死,我替他活,死未必比活更痛苦啊……”

“是,但是他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那我就有吗?”李星云觉得委屈,眼泪一下子涌上来,“没有人问过我想死还是想活,就替我做了决定,还牺牲了那么多人,我宁愿自己死,也不要这么苟且偷生地活着……“

“那你去死啊,”离镜打开门看着他,“你死后若是变成鬼,我就把你当亲弟弟对待。”

李星云考虑了一下:“不行,师父会伤心的。”

“哦。”离镜又把门关上了。


李星云在他门外坐下,伸手把眼泪擦掉。

“我都给你带礼物了,以后能不能让我见你?我不会烦你的,每天顶多来一次,你教我诗词书画就行了,对了吴念说你会打架,能不能也教教我啊?”李星云叹了口气,“我以后可能经常遇到坏人,是时候学着保护自己了。”

离镜打开门:“你话真的很多。”

李星云站起来拍拍屁股,把扇子递到他面前。离镜伸手点了堆火,李星云把扇子扔进去,退后一步,眯着眼看他。离镜拿到扇子,打开摸了摸,忍不住勾起嘴角。

“就是这样!”李星云笑了,“和画像上一模一样。”


离镜看了他一眼:“陆慢如何会同意把扇子给你?”

“我说你变成鬼了,我能看见你。”

“他信?”

“他自己也能看见,”李星云笑笑,“你不知道吗?”

离镜摇头。

“看来你们的关系也没有很好嘛,”李星云撇了撇嘴,“那你知道他是断袖吗?”

“一派胡言,他与唐家小姐青梅竹马,我离开那年订下婚约,如今早已成亲了吧。”

李星云皱眉:“竟然说谎来骗我的秘密,果然长得跟狐妖一样的都不是好人。”

“他是好人,”离镜说,“跟他父亲不同。”

“陆大人是坏人吗?”

“你见到他了?”离镜皱眉,“他没认出你?”

“没有,陆公子把我藏起来了,”心慌的感觉再次出现,李星云上前一步看着他,“他为什么会认出我?他认识我爹吗?”

“这些事,到了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离镜收起扇子,“你现在要钻研的,只有功课。”

“那你教我啊!”李星云挡在门前不让他进去,“我为了给你拿扇子都摔进池塘里了,还被当成小偷绑起来,胳膊腿上都是淤青……”

离镜看了他一眼,直接飘进去,李星云挡着不让他关门:“你就当我老师吧,求求你了。”

“我虽然不讨厌你,但也不想和你建立师生关系。”

李星云垂着脑袋。

离镜瞥了他一眼,在书桌前坐下,摊开笔墨,悠悠道:“我每日辰时写字作画,戌时练习武术,你若得空,可以过来旁观。”

“说好了!不许反悔!”李星云跳起来,“那我以后怎么称呼你啊,不让叫老师的话,容公子?容少爷?”

“离镜。”

“好,”李星云眉开眼笑地看着他,“谢谢你,离镜。”


7.

八年后。

“离镜离镜!”李星云一路喊着推开木屋的门,“你在……”

头顶落下一堆石头,星云闪身躲开,感觉绊到了绳子,瞬间转身把直冲脖子飞来的竹剑抓在手里,跑出门外。迎面被木棒击中小腿,星云摔倒在地,顺势滚了两圈爬起来,看见离镜坐在树上打量他。

“一开打就忘记观察环境,眼睛是用来吃饭的么?”

星云坐下揉了揉腿:“谁知道你在外面还有埋伏啊……”

“你现在这个样子,出去了活不过一天。”

“不至于吧,”星云叹了口气,“那我还是伪装好了,不让人认出来就行。”


离镜落在地上,摇了摇扇子:“医术学习得如何了?”

“师父说我现在的理论储备和制药手艺已经可以出师了,但是实践经验不足,所以出去之后准备先找个医馆当学徒,过几年再独立出来……”

“他不和你一起出去吗?”

星云摇摇头:“他说他已经看破红尘了,想在岛上了此余生。”

离镜点点头,转身进屋,星云跟过去:“你和我一起出去好不好?”

“不好。”

“为什么?你这么年轻就死了,一定还有很多未完成的心愿,我们一起出去,我帮你一件一件都完成掉,怎么样?”

“我未了的心愿只有一个,”离镜看了他一眼,“恐怕不是你能帮得了的。”

“先说来听听啊!不说怎么知道我帮不了?”

离镜笑笑,在纸上写了两行字,递给他。星云接过来:“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这有什么难的,找到那个一心人,在一起不就行了?”

“首先,一心人不是你想找就能找到,其次,”离镜的指尖落在两个字上点了点,“我永远都无法白首了。”

李星云看着他的黑发,没说什么。

“你独自出岛吧,我留下,帮你照顾你师父。”


从离镜那儿出来,李星云心不在焉地往山下走,半路忽然看见一群妖围坐在山洞里,面色凝重地在商议什么。他悄悄溜过去,躲在山洞外面偷听。

“执逸也太过分了吧,不让我们和鬼来往也就算了,还限制我们的活动范围,现在逼得我们看见鬼就要绕道走,不然就被追着打,简直罔顾天道……”

“不能再任由他肆意妄为了,”树妖开口,“再不反击,这岛上就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了。”

“本来就是我们的地盘,看老鬼君心善才分给他一起住的,没想到新鬼君这么猖狂跋扈。”

“要是妖君在就好了,”兔妖叹了口气,“肯定打得他连亲娘都不认得。”

狐妖提醒他:“执逸本来就不认得他亲娘。”

“哦,差点忘了,他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兔妖甩甩耳朵,“所以说啊,缺少母爱的孩子很容易长成心理变态……”

“等等,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刺耳呢,”李星云俯身钻进去,“我也缺少母爱,我就没心理变态啊。”

狐妖给他挪了个地方让他坐下:“但是你有两份父爱啊,一个师父一个离镜……”

“离镜才不是父爱好不好,他是我朋友。”

“哦,小时候吵着当学生当弟弟,现在又是朋友了?那等你老了是不是就成他哥哥他大爷了?”

星云想了想,忽然觉得人生有点残酷。他会变老,但是离镜不会。啧,刚刚还在心疼他没法儿白首呢,明明是自己比较可怜吧。


“算了,老了再说,”星云转移话题,“妖君不在,你们准备怎么反击?”

众妖摇摇头,树妖叹气:“我们妖与世无争的,从来没动过对付别人的心思,只能先派猫妖去探探他的态度,看他接下来准备怎么动手,我们再想应对方案吧……“

话音刚落,猫妖进来了,表情怔怔的,好久才回神。

“执逸说,他要烧山。”

妖们都被吓愣了:“烧山?连我们一块儿烧?”

“对,他说看在朝夕相处几千年的份上,给我们三天时间逃命……”

“逃命?我们妖又不能飞,能逃哪儿去?妖族在这儿住了几万年了,这是我们的山,他说烧就烧啊!”兔妖跳起来往外冲,“我去找那个变态理论!”

星云连忙拽住他:“别别别,他要是能理论就不叫变态了。”

树妖看着他:“星云,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想想啊,”星云手撑着下巴,“你们妖怕火吗?会被烧死?”

“千年修为的倒是不怕,但是几百年的小妖没法长时间维持妖形,每天要化出原形休息,你想啊,山火烧起来肯定不止一天,他们……“

“我明白了,”星云拍拍他的肩膀,“你别着急,我回去想想办法,一定不会让他烧山的。”


说是想办法,但李星云坐在山顶上绞了半天的脑汁也没想出半点能用的。执逸是鬼,他是人,别说打不打得过了,他连他的汗毛都碰不到。

问题比较严重,他在自己的脑汁被全部绞干之前,决定去找离镜帮忙。毕竟离镜跟执逸都是鬼,鬼跟鬼总能打吧,他相信以离镜的身手,就算弄不死执逸,也能把他给弄残废了。

“我动不了执逸。”

“你说什么?”

“他是鬼君,任何试图伤害鬼君的鬼都会被关进天牢,接受天帝的惩罚,”离镜看着他,“我虽然同情妖,但也没有同情到为了他们牺牲自己的地步。”

星云目瞪口呆:“你们鬼族的事,天帝掺和个什么劲儿?”

“鬼族的事由鬼君处理,但是跟鬼君有关的事,都由天帝处理。”

星云一屁股坐在地上揪着头发:“就没有什么办法能拦住他吗?万一真烧了可怎么办啊……”

“妖又不会死,你急什么?”

“你家要被烧了你不急吗?我在山里玩了十八年,别说是妖了,我连每个石头都认得,在哪儿摔过跟头在哪儿摘过蘑菇在哪儿拉过屎尿过尿都记得一清二楚,他要是烧……“

“拉屎尿尿?”离镜一脸嫌弃地看着他,“多大的人了,这么不讲文明。”

“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别打岔,”星云爬起来,“反正不能让他烧。”


离镜在书桌前坐下:“我都动不了他,你能有什么办法?”

“办法就像背过的药方,想想总是能想出来的,”星云走过去看着他写字,“你在抄什么?”

“鬼族法。”

“为什么要抄这个?”

“每年都要抄一遍交给鬼君,天帝会抽查。”

“他管得也够宽的。”星云趴在桌子上看他写,过了会儿忽然伸手挡住他的笔,发现挡不到,干脆整个人扑过来,趴在桌子上盯着纸上的字。

离镜扭头就看见他近在咫尺的侧脸,年轻的肌肤饱满透亮,稍微一动好像就能碰到。离镜看着他显出线条的下巴和英气的眉眼,心想,这孩子什么时候长这么大了?


李星云忽然扭过头来看着他,离镜下意识屏住呼吸,意识到自己没有呼吸之后尴尬地往后挪了一下:“怎么了?”

“伤人之鬼必受严惩,”李星云眼睛都亮了,“真的吗?鬼君也会受罚吗?”

“嗯,鬼君伤人会由天帝来惩罚……”

“太好了,我让他来伤我,然后他就会被天帝惩罚,也就烧不了山了!”

李星云欢呼一声跳起来往外跑,被一阵风刮回来拍在墙上。

“你当鬼君不知道这法条么?先不说你能不能让他动手伤你,就算能,万一他下手过重,你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保下这座山又有什么意义?“

李星云眨了眨眼睛,没说话。

“我不许你以身犯险,想别的办法吧。”

“离镜,”李星云忽然笑了,“你在担心我,是不是?”



TBC.

评论(12)
热度(101)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