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K莫衍生】【刘地x厉逍】锁妖绳•叁

11.

厉逍知道自己失忆了。

他有个男朋友叫刘地,一周前刚刚公开,还带出去光明正大地秀了好几回。网上从官图到偷拍遍地都是他们的合照,看上去恩爱得不得了。但是现在他消失了,而且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刘地是干什么的,现在在什么地方。手机里有他的号码,但是打过去永远无人接听。

张达劝他:“可能是你们吵了一架,分手了,然后他就走了吧。”

“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我根本不认识他,”厉逍耐着性子解释,“我不记得有这个人,什么时候交往的交往多久他为什么会住我家这几天都干嘛了我一丁点印象都没有,你明白吗?”

张达似懂非懂:“会不会是分手的打击太大,你把这个人选择性遗忘了?”

“不是选择性,是通通遗忘了,”厉逍抱着头,“从拍完MV回家晕倒,到在车里醒过来,这期间的所有事,录音也好,出席活动也好,我都不记得了。”

就好像你彩票中了一个亿,消息传遍全世界,所有人都对你羡慕嫉妒恨,但是你压根没拿到钱。

这感觉太操蛋了。


一个月后,厉逍进组拍戏。公司给他接了一部音乐电影,改编自一部著名的音乐剧。厉逍大学期间演过好多回,电影里的角色又是自己喜欢的,便没有再拒绝。

每天背台词唱歌练舞忙得连轴转,厉逍也懒得追查刘地了。消失就消失吧,厉逍心想,不接我电话的人,就当你死了。

等等,不会真死了吧?


“想什么呢?”助理正给他化妆,看他一脸凝重,眉头皱成了疙瘩,“最近你老是走神儿。”

“我和刘地的关系怎么样,在你看来?”

“在我看来?”

“你不是见过他么?”

“也就两次,”助理放下刷子,“你们俩形影不离的,到哪儿都拉着手,连换衣服都在一起。而且你跟他在一块儿的时候吧,整个人神采飞扬的,经常笑,不像以前那样,对什么都无所谓不耐烦没兴趣……“

“是么,”厉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他对我呢?”

“你不都看见照片了么,”助理叹了口气,“就他看你那眼神儿,谁能那样看我一眼我就嫁了。”

“你这节操线也太低了……”

“反正我觉得你们俩分手挺可惜的,不过感情这东西冷热自知,你这么决定自然有你的道理。”

“如果不是我决定的呢?”

“什么意思?”

厉逍一脸神秘:“我觉得我被下药了。”


化完妆去片场的路上,厉逍一边走一边跟助理分析。

“你想啊,一,我不可能随随便便往家里带人,二,不可能随随便便公开恋爱,三,不可能恋爱没几天就随随便便分手。这不是我的作风,”厉逍掰着手指,“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给我下药了。”

“那他图你什么?钱?歌?名气?”助理摇摇头,“你钱一分都没少,歌也没被偷,他消失得这么彻底,也不像是想出名的样子。”

“但我的感情没了呀!”厉逍咬牙切齿,“对音乐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感情!记忆!每分每秒对生活的体验!我的人生出现了长达数日的空白,这跟钱被偷有什么区别?”

助理翻了个白眼:“你这二十几年里的空白多了去了,都是被下药了么?”

“算了,跟你没法沟通。”


进了片场,厉逍跟导演演员还有一堆工作人员打完招呼,穿好威亚熟悉走位。这场戏他练了大半个月,其实动作不算复杂,但是要被人抛来抛去,还要在高台上跳舞,危险系数并不低。导演建议用替身,厉逍拒绝了,原因很简单:“替身没有我跳得好看。”

事实证明他是正确的,没有哪个替身能把同样的跟头翻得像他那样轻巧流畅富于美感,更别提那些眼花缭乱的舞蹈动作了。为了保证安全,开拍之前先用替身彩排了两遍,确定万无一失之后,导演才让厉逍上场。

虽然不恐高,但是要从三米高的台子上往下跳,厉逍还是有点紧张。下面的群演给他加油打气,厉逍笑了笑,做了个深呼吸。导演喊了action,厉逍站到边缘,正准备起跳,忽然感觉周身的空气凝固了。

身体变得轻盈,好像被一个透明的气球包裹着往下落,翻跟头时也没有空气扑在脸上的触感,甚至连风声都听不到。稳稳地落在垫子上之后,凝固感瞬间消失。

“OK!换个角度再来一次,”导演过来拍拍他肩膀,看他脸色不对,“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不用,来吧。”


他猜得没错。只要身处半空中,都会有那种被气球托住的感觉,而无论是摄像群演还是操作威亚的人,都感觉不到任何异常。

先是失忆,现在又来了特异功能?厉逍有点看不懂自己了。

拍完最后一个动作,厉逍看了一下回放,觉得不太满意:“手没撑住晃了一下,再拍一条吧。”

“没事儿,看不出来,”导演拍拍他,“你看你这满头大汗的,别逞强了。”

“没事儿,还是补一条吧,别留下瑕疵。”

“没见过比我还较真的演员,”导演笑笑,“去吧,小心点儿。”


厉逍爬上桌子站好。这个动作类似信任游戏,厉逍仰面躺倒,群演们接住他,然后抛起,最后落地亮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算太高的原因,那个气球并没有出现。

“最后一条了!各位加油!来,预备!action!”

厉逍后仰,忽然听见惊呼声,他还没来得及紧张,就感觉身子一轻,同时刮来一阵大风,把他卷出老远,最后落在一张垫子上。

助理连忙跑过来:“你你你没事吧?”

“怎么回事?”

“你倒下来的时候,下面有个人没站稳,带着好几个人摔倒了,”助理拍拍胸口,“要不是这风,你掉下去肯定得受伤。”

旁边一堆人惊慌失措地赶过来,摔倒的群演站得远远的,低着头不敢看他,厉逍走过去拍拍他的胳膊:“你没事儿吧?”

“对……对不起。”

“没事儿,没受伤就好。”


收工回到酒店,助理收拾好衣服,出门前不放心地看了他一眼:“要不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不用,擦破皮而已,不碍事,”厉逍摸摸膝盖上的伤口,“你快回去休息吧,明天还得早起呢。”

“药水我放洗脸池上了,记得涂,不然要留疤的。”

“知道了。”

助理出了门,厉逍进洗手间卸妆,洗完脸看着镜子发了会儿呆,拿过药水瓶,坐在马桶上给膝盖抹药。抹完药洗了澡吹干头发,正准备开洗手间的门,看了眼自己光着的身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了毛巾裹上。

他打开门,走到空无一人的房间中央,伸手抓了一把空气,然后看着自己的手心,慢慢开口。

“你在吗?”


12.

刘地站在厉逍的面前,看着他的手指穿过自己的身体,然后收回去。

“我是不是疯了?”厉逍坐在床上,抱着膝盖,“我一定是疯了。”

刘地蹲在他面前,伸手想摸他的头发,但是碰不到。他看着厉逍拿过手机翻出自己的号码,但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拨通,最后扔了手机躺下,闭上眼睛。

刘地看了他一会儿,转身出了房间。


一个月前,他奔波了几千公里,翻了十多座山,终于找到了一只千年修行的虎妖。彻夜缠斗之后将其锁住,送到妖君手上。妖君看着他满身的伤痕,摇摇头,带他去找司命。司命把命格簿子里他的那页撕下来扔进了火炉,化成粉末,给了妖君。

“最后一次机会,”妖君左手粉末,右手药瓶,“若是不想保留做人这几十年的记忆,就扔了它,只喝化妖水。”

刘地把粉末倒进药水里,一饮而尽。成妖之后,他去看厉逍,知道了他要进组拍戏的消息,便去找妖君告假。


妖君正在监督新来的小妖们背诵做妖的十大基本原则,闻言一脸不爽。

“作为一个新妖,不上课已经很不守规矩了,还想私自出游吗?”

“你那些课我小时候都听几百回了,倒着都能背下来。”

小妖们哄笑,妖君拿痒痒挠敲了一个小妖的头,“没你的事,接着背。”

刘地解释:“我看过他训练,挺危险的……”

“但你去了也没用啊,”妖君看着他,“你一点妖术都不会,怎么保护他?”

刘地低着头不说话,妖君叹了口气,走过来握住他的手腕,念了句咒语。绳子亮了一下,刘地感觉全身发烫,着火了一样,过了好久才慢慢恢复正常。

“这是妖术里最基础的一个,控制空气,本来应该让你自己学的,但看你这架势,估计是等不及了。”

“谢谢你。”

“谢我就多抓几只妖,别一天到晚就光想着谈恋爱。”


谈恋爱?刘地站在酒店楼下,抬头看着厉逍房间的灯光,心想,人和妖也可以谈恋爱吗?

他闪身进了花园,化出狼形,翻出藏在草丛里的手机,看到有一个来自厉逍的语音信息。他拿爪子划开,听见厉逍闷声闷气地问:“你到底在哪儿啊?”

刘地叹了口气,又化成妖,到酒店里找了个服务生附上,然后去花园捡起手机回信息。

“别找我了。”

不到一秒厉逍的电话就过来了,刘地接起来的瞬间以为自己耳膜要被震破了。不对,是这个服务生的耳膜要被震破了。

“我靠你丫终于肯接我电话了我找你找了一个多月你到底死哪儿去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说啊你干嘛不说话!”

“你说完我才能说啊……”

那边安静了一下:“你是谁?你怎么是女的?刘地人呢?你和他什么关系?”

“我就是刘地。”


13.

刘地知道厉逍正在经历一场无比激烈的思想斗争,不敢打扰他,索性找个角落蹲下,安安静静等着。他忽然想起刚见面时,厉逍拿着菜刀盯着他的样子,忍不住勾起嘴角。

过了大概有五分钟,厉逍终于开口了:“你是不是死了?你变成鬼了吗?”

“你还挺聪明的,”刘地笑笑,“不过不是鬼,是妖。”

“妖和鬼不一样吗?”

“不一样的。”

厉逍沉默了一会儿:“那你怎么证明你是刘地,你说我就信啊?”

“我没法证明吧,你都不记得我了。”

“你怎么知道我不记得你了?”

“因为我就是刘地啊。”


厉逍想了想,觉得这个逻辑太完美了根本无法反驳。他换了个思路:“那你现在在哪儿?”

“在你酒店楼下呢,借了个服务生的身体和你说话。”

厉逍叫起来:“白天那个是你对不对?”

“嗯。”

“我就知道!”厉逍很得意地笑笑,“我就知道我没疯。”

“是,你没疯。”

“哎,不过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妖魔鬼怪吗?”

“真的有的,很多。”

“我看不见,是不是?”厉逍叹了口气,“那我是不是见不到你啊?也不能跟你说话?”

“你想见我吗?”

“当然想啊,我有一肚子问题要问你,快被憋死了。”

“你现在就可以问啊。”

“太多了,可能得问到明天早上,”厉逍顿了顿,“先挑一个最重要的问吧,我为什么会失忆?”


花园旁边有人经过,打量了刘地一眼。刘地想了想,挂掉电话,把手机藏进草丛,然后进了酒店,回到服务生的休息室,离开她的身体,上楼进了厉逍的房间。

厉逍正拿着手机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刘地走过去,进了他的身体,想了想,翻出语音备忘录。

“我是捕妖师,把你错当成妖用锁妖绳绑住了,研究了好几天才解开,解开之后你被绑期间的记忆就随之消失了。”

录完之后出来,厉逍看见手机里多了条语音,点开听完,知道刘地过来了,就在房间里。他也不急着再问,背着手绕着房间慢悠悠踱步,刘地不明所以地跟在后面。

经过书桌时,厉逍忽然踩着凳子爬上去。刘地看见他站在桌子边上,身子慢慢往前,猜到他想干嘛了,赶紧凝住空气托住他。

厉逍被托着慢慢落到地上,站稳后一脸兴奋:“好好玩儿啊!再来再来!“


刘地就托着他满房间地乱飘。

一开始厉逍还很紧张,只敢躺着或者趴着,后来渐渐放开胆子,左一下右一下地随便扑腾,各种造型都摆了一遍。

“哈哈哈太神奇了你们妖怎么这么厉害啊,你除了这个还会别的吗?”

刘地把他放到床上,附进去录音:“不会了,就会这一个。”

厉逍听完笑笑:“就这一个我也能玩好久了。”

“你累了,睡吧,明天不是还要早起吗?”

“不累,好不容易找到你了,我睡不着,”厉逍看着床边,他知道刘地在那儿,“你原来是捕妖师的话,为什么变成妖?被感染了吗?”

“不是,因为我小时候出过事,只能活到二十五岁,把我养大的妖君帮我修炼成了妖,我才能继续留在世上。”

“所以这一个月不接电话,是因为在闭关修炼吗?”

“算是吧。”


厉逍听完录音,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他翻出刘地的照片看了看,叹了口气:“哎,要是我没有失忆就好了,明明在一起过,你记得我不记得,对你很不公平啊。”

说完等了一会儿,没有新的录音。

厉逍心里那个怪怪的感觉终于变清晰了,他坐起身,盯着床边的空气:“你知道我会失忆对不对?”

没有回复。

“你明明知道我会失忆,还是解开了绳子,是不是?”

还是没有回复。

“你没有告诉我绳子解开后我会忘掉。你告诉我的话,我不可能同意解开。绝对不可能。”

终于有回复了。厉逍点开录音,听到一声“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厉逍跳起来抄起枕头对着空气乱挥,“那是我的记忆啊!我的时间!我的感情!说没就没了!你有什么资格帮我做决定!你凭什么!”


刘地一动不动地站着,等他精疲力竭了瘫倒在床上,才慢慢附进去。

“我错了,对不起。但是绳子总得解开啊对不对,不然你没办法工作。”

“工作,我高中就开始工作了,为了工作放弃恋爱放弃朋友放弃休息。结果呢?是,我成功了,但是身边没有一个人像你那样看过我,我也从来没有跟人手拉手逛超市逛公园笑的那么开心过。我每次看到照片,都感觉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宝贝被人抢走了,还没法抢回来,好气啊,气得要死。”

刘地看着他的眼泪滑出眼眶,伸手想帮他擦掉,但是碰不到。

“刘地,如果那段感情是真的,我不可能会主动放弃。我宁愿是你下了迷魂药或者是跟我做了什么交易让我逢场作戏,”厉逍坐起来,看着床边,“你告诉我,我们的感情是不是真的?”


刘地看着他,脑子里闪过好几种说法。

不是真的,是因为锁妖绳断不开被迫同进同出,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不是真的,我给你下了药,想骗你的钱,被识破了而已。

不是真的,你被妖附体了才会和我在一起……

这样说话他会好过一点吗?


刘地附进厉逍的身体,打开手机录音。

“是,是真的,我很喜欢你,你也喜欢我,说要跟我谈异地恋,我的手机也是你买给我的。记得送你蓝色妖姬的那个人吗?就是我,你说送了花我们就正式交往,你会等我,会为我守身如玉。”

厉逍听完愣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勾起嘴角,笑意蔓延到眼睛里,闪闪发亮。

“骗人,这世上诱惑这么多,我才不会为你守身如玉。”


评论(29)
热度(177)
  1. 哎呦喂小闹姐Gpangza 转载了此文字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