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K莫衍生】【刘地X厉逍】锁妖绳•贰

提醒:作者萌的就是忠犬x傲娇,写荞麦是在K莫基础上加了点乔燃的暖和高迈的倔,刘地呢,私心加了点彬彬的傻白甜和大成的尿性【雾】,跟剧中人物其实没啥关系,只是借用二者的职业设定而已。

坚决不萌真人但是被真人的适配程度萌到无法自拔只能强行写衍生,太惨了,心疼自己。



7.

还没走出公园,就有人认出了厉逍,举着手机一路尖叫着拍照。刘地皱皱眉,缩短绳子握住厉逍的手,拉着他快步往外走,但是越往外人越多,最后几乎寸步难行,好不容易才挤到大路上,打了辆车。

刘地出了口气:“你平时出门都这样吗?”

“基本上吧,习惯了。”

司机回头:“两位去哪儿?”

厉逍看着刘地:“你们妖君住哪儿?远吗?坐高铁能到吗?”

“去莫山吧,”刘地说,“不用高铁,开车就能到。”


厉逍还以为他在开玩笑,直到一个小时后站在了莫山脚下,才意识到事情有些玄幻了。

“这山我爬过好几次了,妖君竟然住在这儿?”

“嗯。”

“住多久了?几千年?几百年?”

“两三百年吧,”刘地一边走一边解释,“他原本住在南边的海岛上,为了方便打鬼君才搬过来的。”

“鬼君也在附近?”

“嗯,就在对面的辰山。”

厉逍感慨:“你们妖君对人家还真是一往情深……”


刘地停在一颗树前面,手按在树干上摸了摸。厉逍看见树动了一下,发出沙沙的声响。

“我来见妖君,麻烦通报一下。”

厉逍小声问他:“树妖?”

刘地点点头。片刻后树晃了晃,往后挪开,露出一个地洞。厉逍跟着他跳进去,落在一个草堆上。地洞里一片漆黑,厉逍被刘地拉起来,跟着他往前走。

“我还以为我瞎了,”厉逍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怎么连个蜡烛都没有。”

“因为妖不需要照明。”

“那你又不是妖你怎么能看见?”

刘地没说话,带着他走到一扇门前敲了敲。门开了,厉逍探头张望了一下,发现里面的空间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大石头放在中间。墙上有烛台,点着几根蜡烛,隐约能看见墙上的文字和图画。

厉逍凑近看了看,扭头问刘地:“这是甲骨文吗?”

刘地还没开口,蜡烛忽然灭了,过了会儿又点起来。厉逍吓得半死,抓紧刘地的胳膊:“有鬼啊……”

“是妖,”刘地拍拍他的手,“妖君就在那个石头上,旁边还有很多小妖,都在看你呢。”

厉逍冲石头上方的空气点点头:“妖君你好,我是厉逍。”


“大老远的把人带回来干什么?”妖君躺在石头上嗑着瓜子,“随便抓个妖附一下不就得了?”

“附不了,”刘地看着他,“妖进不了他的身。”

妖君抬起头,看见厉逍身边围着一堆小妖,都在跃跃欲试地往他身上冲,但无一例外被弹开了。厉逍双手插兜,优哉游哉地欣赏着墙面,毫无感觉。妖君跳下石头,走到厉逍面前,伸手在他脖子上碰了碰,绳子亮了一下,刘地感觉到一股刺痛从手腕一直传到心脏。

厉逍看见刘地捂着胸口倒在地上,连忙跑过来:“怎么了你?”

妖君走过来,俯身看着刘地:“你对这个人动情了?”

刘地不说话,妖君笑了笑:“你是绳子的主人,你对他有情意,绳子自然会帮你护着他。”

“这不重要,”刘地站起身,“帮他解开就行。”

“解是能解,但解开之后,他会忘记你,连同这几天的记忆一起,忘得一干二净,”妖君站在厉逍身后看着他,“这也不重要吗?”


厉逍帮他拍拍身上的灰尘,看到刘地的脸色,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不肯帮我解吗?”

刘地收回目光,落在厉逍脸上。

“还是说有什么条件?”

“没有,他同意了,只是要晚几天,”刘地笑了笑,“前一阵刚打完鬼君,这会儿太虚弱了,要休养一下。这绳子是灵物,解开很耗力气的。”

妖君翻了个白眼:“想跟他多待几天就直说,别拿我当借口……”

厉逍点点头:“那到什么时候才能休养好?”

“你什么时候要去上节目?”

厉逍拿出手机翻了翻:“三天后。”

刘地看着妖君:“三天后可以解开,对吗?”

妖君哼了一声,勾起绳子攥在手心,念了一句咒语,绳子又亮了一下。

“行了,三天后会自动解开。”

“谢谢。”

刘地牵着厉逍往外走,出门前被妖君喊住。

“别忘了,你只剩一个半月的时间,抓紧点儿,别功亏一篑。”


8.

回到家,刘地进衣帽间换衣服,厉逍站在门口看着他。

“你从妖君那儿出来之后就怪怪的。”

“是吗?”

厉逍走过去,“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刘地转身看着他:”没有,是你多心了。”

“知道我外号叫什么吗?行走的测谎仪,你去我公司打听打听,凡是敢在我面前撒谎的,我一戳一个准,从来没失过手……”

“我没骗你,”刘地把手按在胸口,“我摸着良心发誓,绳子三天后会自动解开,到时候你就自由了,而且毫发无损,心智正常,还是原来那个厉逍。”

厉逍还是一脸怀疑:“那你呢?”

“我?”

“他没有趁机要挟你,惩罚你,逼你签卖身契什么的?”

“没有没有都没有,”刘地摸了摸他的头发,“你多心了。”

“唉,不知道是你缺心眼还是我多心,”厉逍叹了口气,“有人为我做了什么的话,都会从我这里换取一些别的东西。次数多了,也就不相信世界上有免费的午餐了。”

“我给你做午餐就是免费的啊,”刘地笑笑,“当然了食材是你买的。”

“你不说我不觉得,”厉逍摸摸肚子,“好饿啊。”


冰箱里空空如也,厉逍决定出门采购,刘地有些担心:“又像白天那样被围追堵截怎么办?”

“不会的,这附近的超市贵的要死,人特别少,我去过好几回了,从来没被堵过。”

果不其然,整个地下商场空荡荡的,放眼望去就两三个人。刘地推着推车,厉逍一手拉着他,一手看中什么了就拿起来往车里扔,刘地很快看不下去了:“这么多够了。”

“这哪够,三天的量呢。”

“三天都要给你做饭吗?”

“当然,好不容易捞到一个免费的厨子,得吃够本才行。”

刘地笑笑,任由他装了满满一推车的食物去结账。收银台对面是冰淇淋店,厉逍趴在玻璃柜台上看得眼睛都直了。

“想吃就买啊,我请客。”

厉逍摇摇头:“不能吃,会胖。”

“你哪里胖了,”刘地叫来服务员,“就吃一小个,回去跑个步消耗掉不就行了。”


两个芒果球很快进了厉逍的肚子,他哭丧着脸瞪刘地:“不是说一人一个吗?”

“我想吃来着,但是你太快了,一眨眼就没了。”

“你这眼眨得也够久的。”

刘地笑着看他。

“还好意思笑,托你的福我回去得跑俩小时……”话没说完,厉逍看见盛辉坐着扶梯下来了,连忙拽着刘地起身,“快走快走,扫把星来了。”

可惜东西太多行动不便,俩人还是被盛辉看见了。他老远就嚷嚷起来:“哟,这不是厉逍厉大爷吗?”

厉逍装没听见,但是前面一个小姑娘听见了,转身看着厉逍一脸惊喜,跑过来跟他要签名。厉逍给她签完,盛辉也过来了,站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


“你还没搬家啊?”

“这地方风水这么好,我怎么舍得搬啊,”盛辉看着刘地,手指在他胳膊上划了一下,“更何况还有这么赏心悦目的邻居。”

刘地侧过身子看着厉逍,伸手捏了捏他的脸:“是挺赏心悦目的。”

厉逍忍着笑瞪了他一眼,冲盛辉一扬下巴:“没事儿我们先走了,对了,这香水别用了,跟杀虫剂一个味儿,熏得我头疼。”


上了车,厉逍趴在方向盘上笑得乱抖:“没想到你还挺会怼人。”

“跟你比差远了,”刘地看着他,“他怎么你了,那么讨厌他。”

“仗着跟我有三分相像,成天倒贴炒作,还抢我资源,也就是我心胸宽广不跟他计较,不然早一巴掌扇去外太空了。”

“他跟你像吗?没看出来啊。”

“就是,一天到晚皮笑肉不笑的,哪里学得来我的高冷与霸气,”厉逍对着镜子照了照,看见刘地一脸的欲说还休,“怎么了?”

“高冷?霸气?你确定?”


刘地开门换鞋,提着袋子进了厨房,厉逍跟在后面。

“你那个语气是怎么回事?”厉逍不屈不挠地追着他质问,“我哪里不高冷哪里不霸气了?“

刘地进厨房整理食材,厉逍跑过去指着对面墙上的巨幅海报:“你看看,这不是高冷是什么?这不是霸气是什么?”

“那是舞台上,我是说你在生活中,私下里的样子……”

“我私下怎么了,也很高冷很霸气啊,高冷霸气就是我的出厂设置,台上台下一模一样。”

刘地服气了:“好好好,你高冷你霸气,我错了行不行?”

“不行,”厉逍拦住他,“不许假意奉承,必须解释清楚。”


刘地看着他,叹了口气。厉逍看着他的眼睛,感觉两人之间的空气忽然变得黏腻起来。他有点喘不上来气,扭头避开刘地的目光,后退一步扶着桌子。

刘地上前一步,厉逍连忙伸手:“你别过来!”

“你不是要我解释吗?”

“你站在那儿解释就行,别……”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刘地走过来,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说了句什么。

厉逍耳朵里嗡嗡的,没听清。他抬头看着刘地:“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我见过最温柔最可爱的人,我喜欢你。”


9.

刘地在厨房里做饭,厉逍躺在沙发上看着他的背影傻笑。

“你别笑了,脸都被你笑疼了。”

“我乐意,管得着么你,”厉逍爬起来跑过去,“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刘地脸红了:“你舔手指的时候。”

“我就知道,”厉逍一脸的得意,“粉丝总结了我的十大诱人动作,舔手指就是其中之一。”

“还有什么?”

“啧啧啧,这就开始不纯洁了,”厉逍想了想,“这样吧,作为你做饭的奖励,每天给你表演一个。”

“能每顿表演一个吗?”刘地笑笑,“我想在走之前全部看完。”

“走?上哪儿去?”

“绳子解开了,我也该回去工作了,旷工太久会被妖君惩罚的。”刘地夹起一块土豆吹了吹,递到他嘴边,“尝尝咸淡。”

厉逍咬了一口,摇摇头:“没味道。”

“那我加点盐。”


厉逍坐在桌子上,腿晃来晃去,刘地把做好的汤端过去,他舀起一勺送进嘴里。

“烫烫烫……”

“刚出锅的也不吹一下,”刘地拿了块冰给他,“含着。”

厉逍含着冰嘟嘟囔囔,刘地听不清:“冰化了再说。”

“我说,”厉逍把冰吐出来,“你能不能就在这附近抓妖怪?反正山头多,一时半会儿也抓不完,你可以经常过来看看……”

“这附近只有好妖,坏妖得去穷乡僻壤才有,”刘地回厨房关火,“怎么,舍不得我啊?”

“对啊,”厉逍挑眉,“你走了谁给我做饭?”

“那我来之前你吃的什么?”

“外卖。”

“外卖比我做的饭好吃吧?”

“不好吃,”厉逍摇头,“咸了吧唧的。”

“那你自己也学一学,不要老点外卖吃。”

“你就不能说一句,我会经常回来给你做饭的,”厉逍瞪着他的背影,“说句好听的又不会死。”

“我不会说谎。”

“那你去吧,我等着就是了。”厉逍坐下,扒拉了一口饭,嚼完后叹气,“别让我等太久就行,身边诱惑这么多,我可没信心为你守身如玉。”


第二天一早,张达就打电话过来,说晚上有个慈善晚宴要参加。厉逍刚睡醒,迷迷糊糊地应了,等起床吃完早饭才反应过来,气冲冲地给张达打电话。

“不是说后天才开始宣传吗?怎么临时给我塞活动?不去!”

“这个晚宴有很多导演和制片人参加,对你感兴趣的不少,老板让你先去混个脸熟……”

厉逍揪着头发:“说不去就不去,谁爱去谁去,反正我不去!”

“这些导演在国际上都很有名的,要是真能被选上,对你的事业有益无害。”

“无害个头,烦都要烦死了……”

“听话,老板还能害你不成?就去走个过场,演不演还不一定呢。”

“放心,我一定不会演的,”厉逍冷哼,“对了,下午送两套衣服过来,我要带刘地过去。”

“他就不用去了吧……”

“他在哪儿我就在哪儿,你看着办吧。”


挂了电话,刘地走过来:“晚上要出门吗?”

“嗯,得劳驾你再亮个相。”

“不劳驾,”刘地笑笑,“我的荣幸。”

厉逍看了他一眼:“晚上的场合比较隆重,得给你好好打扮一下。”

刘地低头看了看自己。

“嗯,就从头开始吧。”


刘地坐在转椅上,看着发型师和厉逍嘀嘀咕咕比比划划,忽然有点紧张。

“不用弄得太夸张,稍微吹一下就好了。”

厉逍冲他眨眨眼:“不会夸张的,放心。”

刘地都做好被折腾成非主流的心理准备了,没想到发型师翻出个推子,五分钟不到给他推出了个寸头,然后满意地拍拍手:“搞定。”

厉逍前后左右看了一圈,点点头:“完美。”


当晚的宴会红毯星光熠熠大牌云集,但是欢呼声最响最持久的还是厉逍和刘地。厉逍蓝西服白衬衣,刘地白西服蓝领带,胸前各配一朵白玫瑰。两人一下车,现场就跟炸开了一样,刘地被吓得差点没站稳,站在厉逍旁边跟他咬耳朵:“你真的好红啊。”

厉逍勾起嘴角,跟他十指相扣走上红毯。

主持人绕着圈子问了一堆新歌MV巡演计划,最后还是把话题引到刘地身上:“厉逍,你的男朋友太神秘了,网友们到现在都没有八出他的身份,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呢?”

“八得出来是你们的本事,八不出来就不要怪我无可奉告了。”

“那好歹透露一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嘛……”

厉逍扭头看了刘地一眼:“他的宠物跑我家院子里了,来抓的时候认识的。”


采访结束,两人走到媒体区拍照,刘地笑道:“狐妖要是知道你管她叫宠物,肯定得气死。”

厉逍也笑:“说起来还得谢谢她,要不是她我们也不会认识。”

张达在旁边冲他们摆摆手,示意刘地让开,让厉逍拍单独照。刘地没看懂:“大哥什么意思?”

厉逍把两人牵着的手背到身后,搂住他的腰,抬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这个意思。”

闪光灯亮成一片,刘地眯了眯眼睛,看见张达捂着脸叹气。

“好像不是吧……”

“管他干嘛,听我的就行。”


刘地看见围观人群里很多人皱着眉一脸不赞同,厉逍迎视着所有目光,神情倨傲,似笑非笑。衬衫上面两个扣子解开,露出绳子,上面挂了个银色的圆片做装饰。眼影和美瞳都是深蓝,配着银灰的发色,让整个人透出一股邪气。

“你如果是妖该有多好。”

厉逍没听清:“什么?”

刘地凑过去在他唇上啄了一下:“没什么。”

这个瞬间被现场直播捕捉到,人群发出的尖叫几乎要掀翻会场,更别提在网上引起的骚乱了。


厉逍进场之后找到座位坐下刷手机,一边看一边笑,选了一张放大,递到刘地面前:“这角度也太完美了,说不是摆拍都没人信。”

刘地接过来看了看:“天造地设,天作之合。”

厉逍满意地看了他一眼,拿回手机把照片下面的赞美挨个儿点了赞。

张达接了个电话,嗯了几声后把手机递给厉逍:“老板的。”

厉逍接过来:“干嘛?”

“以后收敛一点,你的公众形象再怎么桀骜不驯,也不能放肆过头。”

“嗯。”

“见到导演卖卖乖,别想耍心眼,”那边顿了顿,“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听话,趁给你好果子吃的时候乖乖接着,听见了吗?”

“哦。”

电话挂断,厉逍把手机扔到桌上,刘地伸手捏了捏他的脖子。

“你听见了?”

刘地点头:“生活就像强奸,逃不过就享受吧。”

“这鸡汤有毒,”厉逍笑笑,“知道了,谢谢你。”


晚宴结束,开车回家的时候经过江边,厉逍趴在窗子上看了一会儿:“停车停车!”

“祖宗你又要干嘛?”

“我和刘地下去散步,你先回去吧。”

张达看了眼时间:“半夜十二点你散什么步?”

“这地方只有半夜没人啊,我还没好好看过江景呢,”厉逍伸手拔了车钥匙,“待会儿我自己开车回去,放心吧不会给你闯祸的。”

张达虽然不放心,但也拗不过他,只好打车先走了。


厉逍走到水边,靠着栏杆伸了个懒腰,刘地看着波光粼粼的江面,忽然招了招手。

“你干嘛呢?”

“溺死鬼跟我打招呼呢,”刘地指了指下面,“好多啊。”

厉逍立马弹开三丈远:“你别吓我。”

“吓你干嘛,真的有。每年都有好多人跳江自杀的,你不知道吗?”

“知道是知道,但是没想到他们会变成鬼待在这儿啊,”厉逍抖了一下,“你赶紧过来,站在那儿感觉会被拉下去。”

“不会的,妖跟鬼关系不错,只有两个君主互相看不顺眼而已。”

“你又不是妖,你是人啊,人鬼殊途不知道么?”

“是吗?人和妖也殊途吗?”

刘地站得太远,厉逍看不清他的表情。


“什么?”

“如果说,我是妖,”刘地慢慢走到他面前,“那你和我……”

“哎不带这么吓唬人的,我能看见你啊,所有人都能看见你,你怎么可能是妖嘛。”

厉逍看见刘地的眼睛在黑暗中亮了一下,闪着浅棕色的光。他后退一步,跌坐在地上。

“我五岁时被丢在山里,受了重伤,而且被狼妖附了体,司命说我只剩下二十年寿命。妖君把我带回去,每日给我输血疗伤,半年后我痊愈,但已变成半妖半人。妖君说,我每捕一只妖,它的修为都会通过绳子传到我身上,只要在寿命完结之前攒够三千年,我就不会死,彻底变成妖。”

厉逍愣愣地看着他:“那你现在还差多少?”

“一千。”

“还有多久满二十五岁?”

“一半个月。”

“也就是说,一个半月之后,你要么死,要么变妖?”

“是。”


10.

厉逍扭头就走,刘地跟过去抓住他的胳膊,被用力甩开。

“别碰我!”

刘地看着他上了车,门被绳子卡着,怎么都关不上,厉逍气急败坏地踹了一脚,下车拽绳子:“你先上去。”

等刘地爬进副驾,厉逍上车启动,一脚油门飙了出去。

“你慢点……”

厉逍铁青着脸不说话,刘地只好抓紧车窗上面的扶手。

“哼,妖也怕死么。”

“当然怕,我工作不就是为了不死么。”

“那你兢兢业业了这么多年,早该攒够三千了吧,怎么还欠那么多?”

“我太弱了,抓的坏妖不多,而且有逃出来的或者受伤的好妖,我会把修为补给他们……”

“就没想过自己攒不够会死吗?”

“死是我的命数,不能拿无辜的妖来换。”


厉逍径直闯过红灯,刘地看了他一眼:“你超速了。”

“超速?我现在能把车开成火箭你信不信?”

“别生气了……”

“生气?”厉逍笑了,“你不是会通感吗?来,闭上眼睛感受一下,你管我现在这状态叫生气?这是愤怒!暴躁!来个火苗就能原地爆炸!”

“其实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说不定我一走你就把我忘了。”

“你以为人的脑子跟电脑似的,按个delete就能删除?”厉逍看了他一眼,“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跟我表白?欺骗人感情很好玩吗?”

“我没有欺骗你感情,我真的喜欢你。”

“可是你都要死了!”厉逍的声音发抖,“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你会忘了我的,刘地心想。他扭头看着窗外:“对不起。”


回到家,刘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厉逍洗澡出来进卧室,砰地一声关上门。刘地闭上眼睛,看见厉逍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

“你进来,我有话要问你。”

刘地开门进去,坐在床边看着他。

“如果你变成了妖,就算来找我,我也看不见你,是吗?”

“除非你被附体,”刘地顿了顿,“但是附体期间的记忆会被妖带走,醒来也不会记得我。”

“那算了。没有其他办法吗?”

刘地摇摇头。


厉逍闭上眼叹了口气,忽然又跳起来:“你们妖能拿笔写字吗?会用手机吗?”

“附体之后应该可以……”

“那就算看不见也可以交流了,”厉逍一脸兴奋,“你买个手机,我找你的时候你就找人附个体,跟我发信息聊会儿天什么的。我在家的时候你还可以附我的身,给我做个饭,留个字条,我就知道你在了……“

“你还挺有创意的。”

厉逍摆摆手:“异地恋都这样,见不到面有什么大不了的。”

“异地恋?”

“就是两个人在不同的地方谈恋爱,”厉逍看着他,“如果你一下子就消失了,我可能会很记很久,所以我们交往一阵吧,像普通的情侣那样,谈个异地恋,等感情淡了之后和平分手,然后再互相忘掉,怎么样?”

刘地点点头:“好。”


第二天厉逍带刘地去买手机,照例武装得严严实实,但还是被认出来了。店员们挤在一起,七嘴八舌地给他介绍各种牌子的新款,厉逍听得晕晕乎乎的,转头问刘地:“你喜欢哪个?”

“跟你一样的就好。”

选完号,厉逍拉着刘地坐下,手把手教他发信息。

“拼音学过吗?”

刘地摇摇头:“没上过学。”

厉逍沉思片刻,决定放弃:“那你用语音就行了,或者打电话。数字认识吧?”

“认识,妖君教过。”

“教来干嘛的?”

“背身份证号,万一被当成小偷的话要配合警察调查。”

“你们妖君还挺细心的,”厉逍把自己的号码存进去,然后拨通,“喏,这就是给我打电话,然后按一下绿色的这个,就可以说话了,懂了吗?”

刘地点点头。

厉逍把手机交给他:“随身保管,千万别丢了。”

“好。”

“对了,你变成妖之后是不是碰不到手机,那怎么办?”

“我化出原形就可以带在身上了。”

“原形是什么?”

“狼,妖君给我输的血,他是狼妖,所以我也是狼。”

厉逍感慨:“一只带着手机的狼,画面太美,难以想象。”


出了手机店正准备上车,厉逍看见旁边有个花店,伸手拉住刘地:“去买束花。”

“买花?给谁?“

“给我啊,”厉逍看着他,“连个花都不送,怎么能算正式交往?”

“哦,”刘地笑着看他,“那你要哪种?”

“除了菊花都行,你看着选吧。”

“好,那你在车里等会儿。”

厉逍坐进车里,看着地上的绳子:“算了,我和你一块儿去吧。”

“我送你花,哪有让你亲自去选的。”

“那干脆等绳子断了再去,”厉逍看了眼时间,“我们当时去找妖君好像就是这个点儿,估计马上就断了。”

刘地看着他,笑了笑,把门掩上:“那我得赶紧送,免得绳子断了你后悔逃走。”

“不会的,我厉逍的字典里没有后悔二字,”厉逍推开车门,把刘地拉过来亲了一下,“去吧,挑个漂亮点的。”


刘地跟花店姑娘商量了一下,选了一束蓝色妖姬。包装的时候刘地回头,看见厉逍趴在车窗上,冲自己笑了笑。阳光洒在他脸上,他眯着眼打了个呵欠,像只慵懒的猫。

刘地看着他,瞬间有种错觉,好像他真的只是一个准备向爱人告白的普通男人,而他们真的会幸福美满地在一起。

花束做好了,刘地接过来,刚转身,就看见地上的绳子一点点缩短,缩回到自己的手腕上。他抬头,看见厉逍站在车旁,背对着自己。

他拿着花站在原地,心跳如擂鼓,好像在等待一个奇迹发生。


厉逍左右张望了一会儿,掏出手机给张达打电话。

“大哥?我有没有跟你说我今天来西街是想干嘛来着?”

“没有啊,”张达莫名其妙,“你去西街干嘛?”

“我也不知道啊,刚刚在车里睡着了,现在怎么都想不起来。”

“哦,那你先回来呗,想起来了再去。”

“行吧。”

“对了你和刘……”

没等张达说完,厉逍就挂了电话,转身绕到驾驶座上车。刚按下钥匙,副驾车窗被人敲了敲,他转头,看见一个男人抱着一束花站在外面。


厉逍摇下车窗:“怎么了?”

“送给你的,我很喜欢你。”

“谢谢啊,很少有男粉丝送我花,”厉逍接过花放在副驾上,“我给你签个名吧。”

那人掏了半天口袋,最后把手机递过来。厉逍翻出马克笔,在手机背面签上名字。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蓝色的?”

“不知道,就感觉你和蓝色很配。”

厉逍笑笑,把手机递给他:“当你夸我了。”


车消失在拐角,刘地看着手机背后的名字,无可奈何地笑笑。

手腕传来一阵刺痛,妖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若不想忍受这煎熬,我可以把你的记忆也清除掉,你们两相遗忘,互不亏欠,如何?“

“不用了,我愿意记着他。”

“记也记不了多久了,看你这修为,怕是难逃一死。”

“我不会死的,”刘地说,“我会成妖,护他一世周全。”


TBC.



评论(33)
热度(184)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