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K莫衍生】【刘地x厉逍】锁妖绳•壹

1和2当做番外发在半路兄弟的最后两章里了,懒得搬过来,直接从3开始啦~没看过的旁友自己去翻哈~


3.

经纪人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厉逍正在指挥刘地打扫院子,远远地看见安保公司的车,才想起来昨天喊了人来修系统。

“怎么了?”刘地正在搬花盆,被厉逍一把拽进屋子里,差点绊一跟头:“我没换鞋呢。”

“别换了别换了,”厉逍把他塞进衣帽间,“千万别出来啊,出来你就死定了。”

经纪人已经进了院子:“怎么不接电话?”

“手机落房间了,”厉逍伸手撑住门框,把他拦在门外,“这么早就来啦?”

“还早啊,都下午了,”他转身招呼身后的工作人员,“房子从里到外包括围墙,都换上刚刚选的那套装置,辛苦各位了。”

厉逍让到一边,工作人员鱼贯而入,他胆战心惊地看着地上的绳子,生怕有人被绊到。

“看什么呢你?脸色好奇怪啊。”

“没……没什么,”有人想开衣帽间的门,厉逍连忙冲过去挡住,“这间就不用了,保护隐私。”

经纪人盯着他,没说什么。


两个小时后,安保系统安装完毕,工作人员给厉逍演示了各种摄像头和红外报警器。经纪人看完,拍拍他的肩膀:“怎么样,满意了吧?别说人了,连个蚊子都飞不进来。”

“行行行,大家辛苦了,赶紧收工回家吧。”

经纪人把工作人员送出去,转身把门一关:“说,房间里藏着谁?”

厉逍靠在门上:”没有谁啊……“

“别蒙我了,”他伸手挑起厉逍胸前的绳子,“没看出来,你还好这口呢?”

“大哥你听我解释……”

“厉逍啊,你的性向反正已经半公开了,带回来的是男是女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绝对不能跟不干净的人扯上关系,玩玩可以,玩过头了可是要引火烧身的。”

“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厉逍叹气,“我不会拿自己事业开玩笑的。”

“不是就算了,你自己清楚就好,”经纪人拍拍他肩膀,“晚上要去录音室,我七点来接你。”

“歌不是都录完了吗?”

“老板听了一下,挑了两句让你重录。”

“哦。”

“下午多喝点茶,养养嗓子。”

“知道了。”


目送经纪人出了院子,厉逍长出一口气,打开衣帽间的门。

刘地正拿着他的衣服对着镜子比划:“厉逍,你衣服这么多,什么时候穿得完啊?“

“别叫我名字,搞得好像我们很熟似的,”厉逍夺过衣服挂回架子上,“穿不完也不给你。”

“哦。”刘地恋恋不舍地张望了一下,跟着他走出衣帽间。

“晚上我有工作,要出门。”

“我跟你一起去,离远一点,不会打扰你的。”

“你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玩意儿,”厉逍晃了晃绳子,“我怎么解释?”

刘地认真想了一下,发现找不出比狗绳更恰当的形容了。

“而且不管我怎么解释他们都不会信的吧,”厉逍叹了口气,“我自己看都像是SM道具。”

刘地没听懂:“哎丝什么?”

厉逍看了他一眼:“听不懂算了。”

“哦。但这都是私事啊,别人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的,”刘地看着他,“就像你昨天化的那个妆,我就欣赏不来,不也没说什么。”

“我妆怎么了,那叫艺术,你欣赏不来是你品味差。”

“也许吧,”刘地挠挠头,“但我觉得你现在的样子更好看,清清爽爽的。”

厉逍看了他一眼,进厨房拿出可乐灌了一口。

刘地皱皱眉:“碳酸饮料伤身体的。”

“要你管。”


厉逍走出厨房,刘地跟着他:“你要是不想解释的话,藏起来也行。”

“怎么藏?”

“你穿个高领的衣服,绳子从袖子里穿出来,然后这样,”刘地一边缩短绳子一边走过去,握住他的手,“这样就看不出来了。”

厉逍看着他不说话,刘地闭上眼睛,然后伸手按了按他的胸口:“你怎么了?心跳得特别厉害,耳朵也烫。”

“差点忘了你能通感了,”厉逍拍掉他的手,“你谈过恋爱吗?”

“没有,”刘地老老实实摇头,“我身边的都是女妖,没法儿谈。”

“她们会勾引你吗?”

“会啊,亲我摸我什么的……”

“那你有反应吗?”

“什么反应?”

“像我现在这样,心跳,耳朵烫。”

刘地想了想:“好像没有吧,就感觉香香软软的挺舒服……你靠这么近干什么……“

厉逍迎着他的目光抬起手,伸出舌头在指尖上舔了一下。刘地浅棕色的眸子盯着他,喉结动了动。


厉逍笑了笑,挣开他的手:“我不能和你手拉手出去。”

“为什么不能?”

“你会和刚认识不到二十四个小时的人手拉手出去逛大街吗?”

“我们又没有逛大街,是去工作啊。”

“万一被狗仔或者粉丝拍到,效果就跟逛大街差不多了。”

“为什么?”

厉逍叹气:“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唱歌的,”刘地指指墙上,“海报到处都是。”

“那你知道我有多红吗?”

“不知道。”他常年奔波在深山老林,实在没空关心娱乐圈。

“很红,非常红,我七点带你出去,八点就能上头条,信不信?”

刘地一脸怀疑地看着他。

“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厉逍拉着他进了衣帽间,挑出一身衣服扔给他,“换吧。”

“送我的吗?”

“想得美,借你的,”厉逍打量了一圈,“这套我穿嫌大,你应该正合适。”

“为什么要借我衣服?”

“我厉逍带回家的人,总不能穿地摊货吧。”


4.

厉逍和刘地手拉手站在客厅里,看着经纪人进门。

“来,认识一下,这是刘地,这是我经纪人张达,叫他大哥就可以了。”

“大哥好。”

张达觉得自己心脏病要犯了:“你就打算这么出门啊?”

“嗯哼。”

“我刚刚一路过来光狗仔就碰到两个,更别提粉丝了……”

“我知道。”

“打定主意了?”

厉逍点头。

“行吧,”张达掏出手机给公关打电话,一边打一边盯着刘地,“手能松开么?性别已经这么高调了,行为还是低调点吧。”

“我的字典里没有低调二字,”厉逍冷哼一声,“看我不辣瞎他们的狗眼。”


一出门果然有闪光灯,上车后张达跟抱着定时炸弹一样抱着手机,一脸幽怨地瞪着刘地。刘地看着厉逍,厉逍看着窗外。

还没到公司张达手机就被打爆了,他把二人送进停车场:“你们先上去吧,我得去跟老板解释了。”

“没什么好解释的,就说这是我男朋友,圈外人,交往三年,感情稳定,别的不用废话。”

“真的三年?”

“没有,”厉逍笑了笑,“昨晚刚认识的。”

刘地跟着厉逍进了电梯,刘地闭上眼睛,感觉到厉逍的背在出汗:“你紧张吗?”

“嗯,有点儿,”厉逍松开他的手在裤子上蹭了蹭,又抓住,十指紧扣,“待会儿谁跟你说话都不要理,我来应付就行。”

“好。”


出了电梯,果然有一堆人在走廊两边围观,助理跑过来,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刘地,把泡好的茶递给厉逍。厉逍点点头,牵着刘地的手地进了录音室。

“哟,大明星来啦,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则个。”说话的是盛辉,厉逍平时就看他不顺眼,这会儿更不顺眼了。

“你来干嘛?”

“录歌啊,”盛辉冲刘地伸出手,“你好,我叫盛辉,是厉逍的好朋友。”

“谁是你好朋友,”厉逍挡在刘地面前,“爱录录,不录滚。”

声乐老师看不下去了:“阿盛,要不你先回去吧,明天再来。”

盛辉没说话,身子一扭带着助理出去了。

“不是说晚上录我吗,他来干嘛?”

“看到头条了呗,特地过来挤兑你一下。”

“狗改不了吃屎,”厉逍拉着刘地在沙发上坐下,“要录哪两句?”

老师把圈好的歌词递给他,厉逍接过来看了看,起身往里面走。

“他也进去吗?”

“嗯,”厉逍笑笑,“手被胶水黏住了,分不开。”


进了棚,刘地四处打量了一下,看着厉逍:“你谎话真是张嘴就来。”

厉逍连忙关掉话筒:“嘘,里面说话外面都能听见。”

刘地捂住嘴。

“现在听不见,”厉逍好笑地看他,“还有什么想说的赶紧说,待会儿录音的时候别出声就行。”

“没了,你录吧。”

开始录音后刘地蹲在旁边看着,厉逍目光扫过来时赶紧跟他比个大拇指,厉逍差点笑出声,冲他转转手指,刘地点点头,乖乖转身面朝墙。

他闭上眼睛,听见厉逍耳机里的音乐和他的歌声,混合在一起像天籁一样。

厉逍录完,晃了晃他的手:“结束啦。”


刘地跟着他出去,看见张达和一个中年男人走进来。

厉逍走过去,那男人抬手扇了他一巴掌,刘地想上前,被厉逍用力拽住。

“下次记得先和我商量,别由着性子胡来。”

“和你商量的话,你打算怎么处理?”厉逍抬头笑笑,“不可能顺着我吧,还想像当年那样,塞一大笔钱给他让他离开吗?”

“就事论事,少翻旧账。”

“事情就是你看到的这样,”厉逍抓着刘地的手耀武扬威地晃了晃,“全世界都知道了,你打死我也没用。”

“打死你干什么,”那人抬手去摸厉逍的脸,被躲开了,“知道这半个小时我接了多少导演的电话吗?不光是电视,电影的更多,都想要你。”

厉逍看着他。

“谈恋爱可以,别影响我赚钱就行。”


5.

回到家,厉逍头也不回地进了卫生间,刘地跟过去,被他挡在门外。他闭上眼睛,看见厉逍洗了把脸,然后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被打的半张脸还是火辣辣的,刘地去厨房找了个袋子,灌了一袋冰递进去:“敷一下吧。”

厉逍接过冰袋,刘地看着他:“我可以帮你打回去的。”

“然后呢?”

“让他向你道歉。”

“道歉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厉逍把冰袋按在脸上,“有那功夫还不如抓个妖怪过来。”

“那我们出去吧,我刚刚回来的路上看见街心公园那儿有个兔妖,可以去试一试。”

“兔妖?是好的吗?”

“当然,坏妖一般在山里,不会到人住的地方来。”

“哦,”厉逍想了想,“那个兔妖多大?”

“两三百岁的样子,相当于人类的六七岁吧。”

“那岂不是虐童?”厉逍摇摇头,“我不干。”

刘地笑了:“你还挺善良。”

厉逍把冰袋扔给他:“今晚就算了,我累了,明天再说吧。”


刘地等厉逍洗完澡回房间,自己也去洗了个澡,换上原来的衣服。厉逍出来喝水看见了,很不满意地瞪着他:“脏死了,你这衣服多少年没换了?”

“还好吧,上个月刚买的。”

“上个月?”厉逍摇摇头,去衣帽间拿了一套运动服出来,“在家的时候穿这个,身上这套赶紧扔掉,或者烧了,别让我再看见。”

“哦。”

厉逍回了房间,刘地在沙发上躺下,闭上眼睛,看见他靠在床上玩手机。屏幕上是新闻的评论,有些是祝福,有些是惊讶,还有很多是恶毒的咒骂。刘地看了一会儿,起身敲敲卧室门。


“干嘛?”

“别玩手机了,对眼睛不好。”

“我开着灯呢!”

“睡前玩手机影响睡眠质量。”

“胡说八道,我睡觉香着呢,从来没失眠过。”

刘地不说话了,厉逍下床趴在门上,听见他笑了一下:“我在呢,没走。”

“你到底想干嘛?”

“就想告诉你一下,你是个好人,那些骂你的都是品味烂到爆的蠢货。”

厉逍靠在门上,捂着嘴笑,刘地又敲敲门:“我知道你在笑。”

“这通感能不能关掉啊,我一点隐私都没有。”

“我看着你就感觉不到了,睡着了也感觉不到。”

厉逍打开门:“那你进来吧,看着我睡,睡着之前不许闭眼,听见没?”


刘地侧身躺在厉逍身边,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对了,忘了跟你说了,你唱歌很好听。”

“我知道,”厉逍笑笑,”跳舞更好看,改天让你见识见识。”

“好,”刘地犹豫了一下,“打你的那人是谁啊?你老板吗?”

“嗯。”

“就算是老板也不能随便动手啊,况且这也不是你的错……“

“他就跟你的妖君一样,动动手指就能弄死我,打一下已经算客气的了。”

刘地瞪大眼睛:“杀人犯法的……”

“不是字面意义上的弄死,”厉逍笑出声,“怎么说呢,毁掉我的事业?让我生不如死的那种……”

“哦。但是你不唱歌也可以做别的吧?”

厉逍摇摇头:“我为了唱歌放弃了很多东西,没有回头的余地。”

“包括那个人吗?”刘地看着他,“你老板塞钱让他离开的那个。”

“嗯。”

“那应该算他放弃你吧?”

“他离开只是为了让我心安理得出国而已,钱一分都没动。”


刘地没说话,厉逍以为他睡着了,过了会儿听见他开口:“傻不傻,应该拿了钱回来和你分啊,两个人在一块儿,还有那么多钱,有什么不能解决的。”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厉逍捂着肚子笑,“太傻了……哈哈哈……”

“本来就是啊,有了钱你们可以一起出国。”

“他当时……”厉逍瞥了他一眼,“算了,都是过去的事了。”

两个人面对面躺着,厉逍玩了会儿手机,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我问你啊……”

“嗯?”

“你是怎么当上捕妖师的?有选拔考试还是什么?”

“没有,是妖君把我养大的,”刘地笑笑,“其实我也是他的傀儡,不是什么将。”

“那你父母……”

“他们发现我经常跟空气说话,觉得不吉利,就把我扔在山里,被妖君捡到了。很多捕妖师都是这样的,被遗弃,走丢,或者被妖君花钱买过来。”

厉逍叹了口气:“看你傻乎乎的,没想到还有这么悲惨的身世。”

“不悲惨吧,好歹活下来了,妖君对我们也挺好的,给吃给穿给钱花,如果不老惦记着打鬼君就更好了。”

“他不怕你们逃跑吗?”

“有这个呢,”刘地晃晃绳子,“我们在哪儿他都知道,随时能被召唤回去。”

厉逍刚想说什么,刘地打了个呵欠:“睡吧,好困啊。”

说完闭上了眼睛,厉逍等了一会儿,拿起手机凑过去自拍了一张,发布微博:“晚安亲爱的。”发完立马关机。躺下后忽然觉得无比愉快,关了灯咧着嘴笑了好一会儿。

“这么高兴吗?”

厉逍叹了口气:“没睡着啊。”

“快了,”刘地笑笑,“晚安亲爱的。”

“不许占我便宜,”厉逍忍不住又笑了,“晚安。”


6.

一觉醒来,厉逍听见外面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出去一看,果然是刘地在厨房里忙活。

厉逍看清之后伸手捂住眼睛:“你衣服呢?”

“没找到围裙,怕把你衣服弄脏,就脱了,”刘地回头看了他一眼,把绳子缩短,“你先去洗漱吧,马上就好了。”

厉逍转身往洗手间走,忍不住撩起自己睡衣看了看肚皮。

“你腹肌也不错啊。”刘地在厨房里笑道。

“不许看!”厉逍放下睡衣,狠狠把门甩上。

洗完出来桌上已经有了两碗粥一盘煎饼,两人很快吃完,刘地去洗碗,厉逍打开手机。微博已经炸了,厉逍点开评论翻了几条。

“他们都以为你是演员呢,说不相信这么帅还没出道。”

“我帅吗?”

“还行吧,头发得打理一下,”厉逍走过去把他刘海撩上去,“这样,把额头露出来。”

刘地点点头:“好。”


手机铃响,厉逍接起来:“干嘛?”

张达感觉这两天自己苍老了二十岁:“还能干嘛,新歌十二点公开,记得发个微博。”

“记着呢。”

“下周开始宣传,之后老板应该会给你接个戏……”

厉逍皱眉:“我不演戏。”

“这事儿不是你能决定的,”张达顿了顿,“最晚下个月吧,你做好心理准备。”

挂断电话,厉逍扑进沙发,捶胳膊踹腿儿的,一边嚎一边扑腾。

“怎么了?”

厉逍嚎完了坐起来:“没什么,忽然觉得人生太艰难,活着没意思。”

“演戏不好吗?”

“没什么不好的,”厉逍愁眉苦脸的,“但是我不想演,不想浪费我的时间和精力给他赚钱。”

“当做一种体验好了,人生除了唱歌还有很多好玩儿的事情可以做。”

“呵呵,抓妖怪吗?”

刘地沉默了一会儿:“捕妖很危险的,不好玩儿。”

“我就那么随口一说,”厉逍看了他一眼,“我过几天就得上节目了,绳子得赶紧解开。”

“嗯。”


两人换完衣服出门,厉逍帽子墨镜口罩全副武装,刘地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厉逍解释:“懒得化妆了。”

“你不化妆更好看啊。”

“我知道,但是不化妆看上去太嫩了,和我乐坛霸主的身份不太符合。”

“你是霸主吗?”

“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讽刺我,”厉逍隔着墨镜瞪了他一眼,“少啰嗦,赶紧找妖怪。”

到了街心公园,刘地看见认识的猫妖正躺在草地上晒太阳。她看见刘地也不躲,手撑着头跟他打招呼:“哟,地哥哥,这么早就出来干活儿啊?”

刘地蹲下,拍拍她的肚子:“哥哥有事儿想请你帮个忙。”

猫妖抬眼瞥了瞥厉逍,看见他脖子上的绳子,冷笑一声:“抓错人了?”

“嗯。”

“想让我当替死鬼?”

“妖君那么喜欢你们猫,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肯定还能溜出来。”

“就算能,这一身修为也都折了,我不干。”

刘地想了想:“你折多少,我补给你多少。”

“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厉逍看他蹲在那儿一本正经语重心长,忍不住叹了口气。虽然已经接受了刘地是捕妖师的设定,但是亲眼看见他对着虚空说话,还是觉得俩人都很有病。


过了会儿刘地站起来,冲他笑笑:“她同意了。”

“是嘛?”厉逍看着草地,“谢谢你啊。”

“她在你右手边呢。”

厉逍扭头,扯出一个僵硬的笑脸:“那什么,你不是小孩儿吧?”

刘地笑道:“不是,比你大三四岁,正当妙龄。”

“是女生?”

刘地点头,厉逍一脸纠结。

“人家不是什么弱势群体,能逃出来的。”

“哦,那就好,”厉逍闭上眼睛,“来吧。”


猫妖往他身上靠了一下,被弹得远远的,摔在地上。刘地过去扶起她:“进不去?”

“奇了怪了,”猫妖凑过去看了看,“会不会是锁妖绳的原因?”

“不会吧,别的捕妖师抓错人都是这么干的,我明明见过……”

“那你这条绳子跟他们的不一样?”

刘地摇头:“我经常用绳子做陷阱的,你上次不就是抓鸟的时候不小心绊到的吗?它不会把妖怪弹开的……”

“陷阱是陷阱,现在它绑着人呢,”猫妖在厉逍脖子后面吹了口气,“你看,他什么感觉都没有,跟有避妖咒护体一样。”

刘地愣住了,厉逍慢慢睁开眼,低头看了看:“怎么还在啊?没附上还是没抓到?”

“没附上,”刘地看着他,神情错杂,“你把她弹开了。”


猫妖走了,两人坐在草地上发呆,刘地摩挲着手腕上的绳子,厉逍叹了口气。

“现在怎么办?”

“只能去找妖君了。”

“他能解开?”

“他做的,当然能。”

厉逍犹豫了一下:“你不是说他会对我怎么样吗?”

“吓唬你的,妖君伤人会受天刑,他不敢动你的。”

“那你干嘛不一开始就带我过去?”

刘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他不敢动我,但是能动你,对不对?”厉逍想到了什么,“不对啊,你也是人,他也动不了你吧……”

刘地起身拍拍屁股:“走吧,去找妖君。”



评论(17)
热度(194)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