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K莫】【乔燃x高迈】半路兄弟(完结)+番外2

26.

按照计划,乔燃和高迈在家陪二老过完中秋后,开始全国高速自由行。其实一开始乔燃把路线都规划好了,从S市开始绕圈游经几大内陆城市最后返回M市,但是玩到成都之后高迈对这个城市一见钟情,说之前活得太匆忙了,需要停下来反思一下人生。

于是他们就找了个小旅社,每天跟着隔壁的大爷大妈打麻将遛狗撸串发呆,提前感受了一下退休生活。乔燃很快混成了当地人,但高迈没几天就不适应了,说没有工作的人生毫无意义,要将有限的青春奉献给社会主义建设。

接到高明的电话时,高迈正和乔燃往车上搬行李,准备启程回M市。

“爸,我在这儿买了好多好吃的,回去给你们……

“高迈啊,”他叹了口气,“高远没了。”


开车去高远家的路上,高迈一直沉默,乔燃也只能握紧他的手。到了地方,院子里静悄悄的,高迈下车进去,看见高明开门出来。

“来啦。”

高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去殡仪馆了,你先去阿远房间看看吧,他留了点东西给你。”

乔燃拉着高迈的手进了房间。屋子里的东西已经被清理干净了,只剩下一个箱子放在书桌上。高迈走过去打开,看到一件带血的校服,一叠明信片,和一封信。他把信拆开,看了一会儿,递给乔燃:“我头晕看不清,你念给我听吧。”

乔燃接过去。


“高迈,我刚刚把你寄给我的明信片又重新看了一遍,但没有用了。你总劝我去看医生,但这心病医生治不了,只有林路死而复生才能解决。衣服是我从他家里偷出来的,麻烦你帮我烧给他。他家人不让我去扫墓,我死了,或许能通融你去看一眼。”

高迈拿过衣服,看到衣领上有黑水笔写的林路两个字,后面红笔画了个心,然后是圆乎乎的高远,一看就是他自己添上去的。

“我的命是他换回来的,所以我试图连他的份一起活着,活久一点。但是他走了,我总感觉自己在云里飘来飘去的,碰不到地面,看什么都特别虚幻。我猜他是我的根吧,根都没了,我有什么好活的呢。”


院子里响起人声,高远的爸爸妈妈回来了。乔燃把信放进兜里,抱起箱子跟着高迈往外走。出了门高迈停下,转身看着他们。

“害死林路的是你们,不是高远,”高明过来拉他,被高迈挣开,“如果你们能睁只眼闭只眼,耐心等他们长大,事情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少说两句吧,”高远的姐姐开口,“爸妈已经很难受了。”

“有高远千分之一的难受吗?你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把高远扔在爷爷家不闻不问,现在他死了,你们可算解脱了,不会再有人指指点点,你们可以继续假装没有这个儿子……”

“这些年被指指点点得还少吗?他连死都不肯放过我们,”高远的爸爸盯着他,“你知道现在外面是怎么传的吗?说是我们把他给逼死的!”

“难道不是吗?”高迈笑了,“他让我提醒你们一句,以后晚上睡觉给他留个门,他和林路会一起回来看你们的。”


出了院子,高明要赶回学校上课,看了高迈一眼没说什么,打车离开了。乔燃把箱子放进车里,转身摸摸高迈的头:“去哪儿?”

“去西边的那个墓园吧,林路在那儿。”

到了墓园,找到林路的墓碑,远远地看见一对老人跪着,正絮絮叨叨说些什么。高迈不敢过去,拉着乔燃躲在一边,等他们起身过来了,才迎面弯了弯腰。

“叔叔阿姨,我是高远的弟弟高迈,”他把箱子递过去,“这是林路的衣服,高远说想烧给他。”

林路妈妈拿起衣服摸了摸:“我说怎么找不到呢,原来被他偷走了。”

“对不起……”

“和我们路路一样,都是死心眼,”她把衣服放回去,“我们听说了你哥哥的事,立刻就过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他应该会来这里。”

高迈顺着她的目光,看向林路的墓地。

“虽然不可能原谅他,但是也没法拦着。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烧完衣服,高迈起身:“带你去见一个人。”

“谁?”

“到了你就知道了。”

乔燃跟着高迈穿过大半个墓园,在一座墓碑前停下,高迈跪在地上磕了个头。乔燃也跪下,看着墓碑上年轻女人的照片,也磕了个头。

“妈妈,这是乔燃,”高迈顿了顿,深吸了口气,“是我想和他一辈子在一起的人。”

乔燃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扭头小声问高迈:“我该叫阿姨还是叫妈妈?”

“叫阿姨吧,我叫你妈妈不也叫阿姨么。”

乔燃点点头:“阿姨,我是乔燃,我会对高迈好的,请您放心。”

高迈噗嗤笑了:“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妈又不会跳出来打你。”

“万一呢?”乔燃一脸严肃,“感觉她正在天上摩拳擦掌就等我上去了。”

“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帮你挡着。”

乔燃看着他,高迈凑过去亲了他一口。

“我没法儿告诉爸爸和安阿姨,但是至少可以告诉妈妈,”高迈呼了口气,“说出来心里舒服多了。咱们要不要去看看你爸爸?”

乔燃摇摇头:“他不认我了,不去也没关系。”

高迈看着他,挪过去抱着他肩膀拍了拍:“那就不去。”


27.

一回M市高迈就说要去上班,乔燃一脸的不情愿:“我特地挤出假期陪你,结果你要江山不要美人吗?”

高迈摸摸他的下巴:“你见过哪个美人一脸胡茬的?”

“这儿不就有一个吗,”乔燃双手捧着他的脸到处乱蹭,“说,要江山还是美人?”

“都要都要,”高迈笑着躲,“我早点回来好不好,一起吃晚饭。”

“这才像话。”

“想吃什么?我顺便买菜带回来。”

“我去买吧,”乔燃抱着他,“你走这么长时间,我别的没干,光学做菜了。”

“是嘛,不过我作为留学狗厨艺也大有长进,怎么样,要不要比一比?”

“比就比,输的人……”

“包一个月的家务活!”

“成交,”乔燃亲了他一口,松开手,“好了,去奋斗吧少年!”


下午补了一觉,醒来看了会儿资料,去买完菜回来收拾的时候,乔燃收到高迈的信息:“下班啦!半小时后到家!”

乔燃回了个笑脸,没过几分钟手机响了,来电显示罗小列。

“乔医生,”罗小列慌里慌张的,“你听我说啊,先别着急。”

乔燃心沉了一下:“怎么了?”

“刚刚高迈忽然晕倒,从楼梯上滚下来了,我已经叫了120,马上就到,你直接去市立医院……”

乔燃扶着桌子蹲下,手机掉在地上。屏幕显示仍然在通话,他想去拿,但是手在发抖。

他用力掐了掐胳膊让自己镇定下来:“他怎么样?”

“流了点血,但是不多,”那边忽然嘈杂起来,“来了来了,在这儿……”


电话挂断了,乔燃起身出门,到了停车场想起来车被高迈开走了,于是冲出去打车。

去医院的路上,他想起下午高迈出门前,忽然说了句“我爱你“。当时他愣住了,高迈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跑出了门。乔燃看着窗外的浮光掠影,忽然明白了高远说的虚幻是什么意思。

高迈是他的根。他不能断。


到医院时高迈已经进了手术室,罗小列守在门外。

“医生说是贫血引发的休克,他当时正在下楼,整个人就栽下去了,”罗小列心有余悸,“所幸外伤都不要紧,伤口缝好就能出来,但是贫血好像挺严重的……”

乔燃坐下,手撑着额头:“他经常喊头晕,我早该带他来体检的。”

“不是什么大病,补补血就好了,你别太担心。”

“嗯,”乔燃点点头,“辛苦你了。”

“我也有错,不该由着他黑白颠倒地加班不吃饭……”

“他能听人劝就不是高迈了,”乔燃笑笑,“你回去吧,我守着就好。”


高迈又做了一个梦。

梦里白茫茫的,好像是雪地,但是又不冷。地上有一排脚印,他沿着脚印往前走,看见不远处有两个人正在打雪仗。身上的校服有点眼熟,他走近了一点,发现果然是高远和林路。他们都还是高中生的样子,嘻嘻哈哈地推搡着,笑得没心没肺。高迈招了招手,发现他们好像看不见自己。

高远和林路跑远了,高迈继续往前走,看见路边有一间小木屋,便走过去敲敲门。没人应,高迈壮着胆子推门进去,看见爷爷奶奶和妈妈正围坐在桌旁打牌。奶奶不会打,出牌之前总要给爷爷看一下,妈妈就笑眯眯地等他们商量,一边等一边把桔子剥好,递到他们手边。

高迈走过去坐下,碰了碰妈妈的手,看见她朝自己这边看了一眼。他想开口叫妈妈,但是忽然听见了乔燃的声音,连声喊着自己的名字。他转身张望了一下,身子忽然一沉,然后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高明拿着饭盒走进病房,看见医生护士正在给高迈检查,他连忙跑过去,看见高迈已经醒了,正盯着旁边的检测仪发呆,看见高明过来吐了吐舌头。

等医生检查完出了病房,高明把饭盒递给乔燃:“去吃饭吧。”

乔燃看了高迈一眼,拿着饭盒出了病房。

高明在他床边坐下,叹了口气。高迈内疚地看着他:“我错了,以后会注意的。”

“迈迈啊,”高明看着他,“你和乔燃,是不是和高远一样?”

高迈不说话。


“我来的时候乔燃趴在这儿,抓着你的手,眼睛通红通红的,不知道是哭了还是一夜没睡。不肯休息,饭也不吃,守你守到现在。就算是亲生的也不至于这样,何况你们是半路兄弟呢。”

“爸,你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高明摸了摸他的头发,“我只要你好好活着,健健康康地活着。”

高迈满脸是泪,高明伸手帮他擦了擦。

“对不起……”

“你有你的活法,只要不害人,就没什么对不起的。”高明冲门外喊了一声,“你也别偷听了,进来吧。”

乔燃进来,低眉顺眼地站在一旁。

“你也是,必须好好的。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高迈这性子跟高远一样,说不定就……”

“瞎说什么呢,”高迈拽了拽他的胳膊,抬头冲乔燃笑笑,“别听他的,你要是死了,我住你的房开你的车花你的钱,肯定比现在滋润。”

乔燃看了眼高明:“我妈那儿……”

“她也就看着聪明,其实稀里糊涂的,半点儿眼力见都没有,你们不说她不会知道的。”

“嗯,谢谢叔叔。”

“我该谢谢你才对,”高明拉过他的手握了握,“好好在一块儿,就算以后感情淡了,也要把他当弟弟照看,好不好?”

乔燃用力点头:“好。”


28.

一个月后,乔燃和高迈买了一整车的尿不湿,去喝沈十一小朋友的满月酒。

进门的时候,一群人正围着摇篮争论宝宝像爸爸还是像妈妈,夏语冰窝在阳台上晒太阳。高迈探头看了眼宝宝,走过去在她旁边坐下。

夏语冰捏捏他的下巴:“胖了。”

“你试试看被乔燃一天五顿地喂补血大餐,”高迈一脸痛心疾首,“我感觉自己红细胞已经变成正常人的两倍了。”

“挺好挺好,趁机去献个血,为社会做做贡献。”

高迈在摇椅上晃了晃,笑着看她:“生了宝宝感觉怎么样?”

“感觉身体被掏空。”

“说正经的呢。”

“确实被掏空了呀,”夏语冰摸摸肚子,“厉害吧,这么小的地方,竟然能长出那么大的娃娃。”

“所以说女人是神奇的物种呢。”

夏语冰回头看了一眼:“沈老师特别想要女儿,你别看他现在抱着十一挺开心的,刚生下来的时候快嫌弃死了,说儿子太丑,能不能塞回去重生,笑死我了。”

“小孩儿刚出生都丑,”高迈想了想,”为什么取名叫十一啊?有什么含义吗?“

“国庆节生的啊。”

高迈看着她:“还不如干脆叫沈国庆算了……”

“沈国庆一听就是平头百姓,沈十一就是江湖中人了。”

“……也有道理。”


吃完晚饭,一群人围观沈十一抓阄,东西摆了一地,听诊器被十分刻意地放在离他最近的地方,但是十一小朋友很有骨气地爬了老远,最后拿起了一支口红。

夏语冰拍拍沈秋水的胳膊:“满意了吧?不是女儿胜似女儿,哈哈哈哈哈……”

“谁放的口红?”沈秋水憋笑憋得脸都红了,“出来我们聊聊。”

夏语冰笑得滚来滚去,高迈过去抱起十一送回房间,趴在摇篮边上看着他慢慢睡熟。

“喜欢送你了。”

高迈回头看了夏语冰一眼:“真的?”

“嗯,这个送你,我再生个女孩儿。”

“不敢要,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我也是啊,到现在还是丢三落四的,全靠沈老师照顾,”夏语冰笑笑,“十一比我省心多了。”

高迈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怎么了?”

“没事,”高迈笑笑,“我们出去吧。”


打开房门,客厅里一片漆黑,地上摆着一圈蜡烛,沈秋水站在心形中间。夏语冰愣在原地,高迈闪身出来,溜到墙角,和乔燃小小地击了个掌:“干得漂亮。”

沈秋水拿着一张纸,一字一句地念。

“夏语冰小姐,你好,我是沈秋生。”

“虽然你再三强调不喜欢婚礼,但是我看过你写的文章,你说你最喜欢的一集老友记是莫妮卡向钱德勒求婚的那集,每看必哭。我知道你是渴望承诺的,而你想要的,我都会尽力满足。”

“你经常说我爱你,但是我一次也没有说过。一则认为行动大于语言,二则不敢用爱来定义你。遇到你之前,我对父母说爱,对朋友说爱,对病人说爱,但你的出现,让以往的爱都变得片面了。我尊敬你,欣赏你,渴望你,喜怒哀乐七情六欲都和你有关,一个爱字难以表达其复杂。”

“你对我来说,是每天早上的咖啡,下雨之后的空气,病人痊愈后的感谢,工作结束时的满足,和对于未来的期待。你是我热爱这个世界的唯一原因。夏语冰,这就是我对你的感情。”


乔燃凑到高迈耳边:“这稿子是我和他一起写的,他原来写的那个跟什么实验报告一样,压根不能看。”

“是吗?”高迈看着他,“写得很好,我都快听哭了。”

“你猜我写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谁?“

高迈光笑不说话。

“是谁?“

“别捣乱,人家求婚呢……”

“我也在求婚啊。”

高迈看着他。

“高迈,这就是我对你的感情,你要不要接受?”


欢呼声响起,躲在四周的人群把手里的玫瑰抛向蜡烛中央拥吻的夫妻,谁都没有注意到旁边的角落里,一对情侣正在交换一个甜蜜而绵长的亲吻。


【全文完】


——————————————


感谢喜欢荞麦的各位旁友,手动笔芯。


下面有请我们刘厉组来转换一下画风,掌声欢迎。



2.

刘地后退一步,咽了咽口水:“你杀了我也没有用的,我死了锁妖绳会去找妖君,他特别讨厌人类,到时候会对你怎样我就不知道了……”

“哦。”

厉逍往洗手间走,刘地跟在后面。

“我要洗澡了。”

刘地原地转身回到沙发上坐下,绳子慢慢变长。

“你这个最长能拉到多长啊?”

“不知道,没试过,”刘地看着他,“我试试看?”

十分钟后,厉逍看着地板上盘了厚厚一层的绳子,叹了口气。

“算了,收起来吧。”


洗完澡厉逍正准备开门,忽然想起来外面坐着个人,不能光着出去。

“刘地?”

“嗯?”

“帮我去房间拿一下浴袍。”

过了会儿刘地把浴袍递进来,厉逍接过来,关门穿上。

“其实你可以直接出来的,”他顿了顿,“我都能看到。”

“什么意思?”

“你被锁妖绳绑着,你看到的东西,我都能看到。”

厉逍呆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打开门:“也就是说,我已经被你看光了?”

“只要你不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我一闭眼睛就能看到你眼前的东西,”刘地摸摸鼻子,“我刚刚想休息一下……”

“我靠你们妖君也太变态了吧,一根破绳子还带通感的?”

“这个功能在抓妖怪的时候挺好用的……”

厉逍摆摆手,扶着门框深呼吸:“算了,还有什么功能,赶紧给我说清楚。”

“只要是外界刺激产生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我都能感受到。”

“那我心里想什么你能知道吗?”

刘地摇摇头。

“太可惜了,”厉逍看着他,“不然你现在就能欣赏到自己的一百零八种死法了。”


厉逍走进厨房,看见面已经下好盛出来了,旁边还有一锅西红柿炒鸡蛋。

“这是你做的?”

“嗯,你尝尝看,应该能吃,”刘地不好意思地笑笑,“我都是把自己糊弄饱就行,手艺可能不太够。”

厉逍尝了一口:“还行,比我强多了。”

一人一碗面很快吃完,刘地自觉地把碗刷好,回到餐桌旁坐着,和厉逍大眼瞪小眼。

“你刚才说,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抓一只妖怪来附我的体,”厉逍摸着下巴想了想,“那会不会对我的身体或者精神有损害?”

“好妖没有,坏妖有。”

“妖怪还分好坏啊?”

“当然了,跟人类一样,大多数都挺善良,那种会伤人的只是小部分而已。”

“那你去抓个好妖来,我这么娇贵,不能让坏妖染指。”

刘地低着头不说话。


“怎么,不想抓啊?”

“不是不想,”刘地叹了口气,“锁妖绳抓住的妖不分好坏,都会被送到妖君那里,变成他的傀儡,帮他攻打鬼君……”

“怎么又有鬼君了,你们妖魔鬼怪界不能统一选个君主封建专制吗?”

“妖君攻打鬼君就是为了吞并鬼族,”刘地解释道,“但是鬼君太强了,打了几百年都没伤到他一根汗毛。”

“……忽然有点心疼你们妖君。”

“他早些年还只肯抓坏妖,但是坏妖越来越少,现在已经命令我们看到就要抓了。”

“那你可以不听啊,将在外军令有所不从嘛。”

“再怎么不从他也是君啊,”刘地笑笑,“弄死我易如反掌。”

“哦。”厉逍摆弄着绳子:“那坏妖附体,会有什么损害?”

“会折寿,坏妖吸人阳气,一旦附上就会折十年寿命,时间越长折得越多,”刘地顿了顿,“像你这个年纪的,附上五分钟就死了。”

“那你在五分钟之内抓住不就行了。”

“抓不住,我太弱了。”

厉逍沉默片刻:“那就牺牲一个好妖吧,我这么有才,死了太浪费了。”


————TBC————


刘厉组还是得单开……起名无能啊……


评论(24)
热度(204)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