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K莫】【乔燃x高迈】半路兄弟(十)+番外1

24.

高迈下车,上楼,进门换了衣服,趴在阳台上往下看,发现乔燃还没走,靠着车抬头望着他。高迈给他打电话:“干嘛?”

“不想走。”

“那你上来啊。”

“我自控力不强。”

高迈坐在藤椅上,脑袋搁在栏杆中间:“乔燃,你有多喜欢我?”

“比你以为的要多很多。

“空口无凭,你说我就信啊?”

“信不信无所谓,”乔燃说,“你能感受到就行。”

高迈不说话,也不挂电话。

“我脖子都酸了,你下来让我抱抱好不好?”

“拒绝,”高迈斩钉截铁,“看见你就没法理智思考了。”

“你要理智干什么,我又不是什么数学题。”

“你比数学题复杂多了。”

“但是你明明已经知道答案了。”

“没写过程一样不得分好么乔老师……“

“试试看倒推法吧,”乔燃笑笑,“把答案当做已知条件,过程就出来了。”


中秋假期临近,全公司的人都处在一种“不管了等放假完了再说”的懒散状态里,只有高迈依旧在废寝忘食地画图。方圆拍戏去了,罗小列无处可去,只好跟着高迈一起加班。

又是一个缺乏灵感的深夜,罗小列正在四大皆空神游天外,高迈举着一叠稿纸冲进来,毛发倒竖,神色癫狂,宛若一颗濒临爆炸的手榴弹。

“这特么就是一堆屎!shit!我学了四年就画出了这堆鬼东西!这辈子算完了!”

一边骂一边炸出了办公室,过了几个小时又顶着一头鸟窝冲进来。

“我忽然想到一个特别鹅妹子嘤的创意,可能是冈特兰堡附体了吧,你别睡你听我说……”

噼里啪啦说完,不等罗小列反应又冲出去开始画,过会儿再举着稿纸进来炸一顿。

如此这般反复,罗小列每天就跟看喜剧小品似的,还特地录了小视频和乔燃分享。乔燃看完给他发了个红包,以资鼓励。


熬到放假前一天,高迈修改结束,把成品发给罗小列之后头也不回地往外冲:“就这样!不改了!再改自杀!”

“没人逼你改啊,”罗小列抚着胸口,“处女座真可怕。”

高迈哐里哐当地收拾东西,罗小列走过去,伸手在把他的鸟窝捋回原状:“你中秋和国庆连休吧,中间那两周别回来了。”

“真的假的?”高迈怀疑地看他,“工资照发吧?”

“当然,一分都不少。”

“怎么忽然这么好了?你还是我认识的黑心萝卜吗?”

罗小列微微一笑:“有人要带你出去玩呢。”

高迈看他表情就知道是乔燃了:“说吧,收了他多少钱?”

罗小列摊开一只手。

高迈举起键盘:“好你个罗小列为了区区五百就把我给卖了……”

“是五千啊五千,”罗小列一边跑一边喊,“乔医生是那么小气的人么!”

“两个资本主义毒瘤,沆瀣一气,狼狈为奸,”高迈放下键盘,“看我怎么消灭你们。”


到了诊所,前台的美女认出高迈,把他送到乔燃的办公室:“乔医生正在开会,大约半个小时后结束,您在这边稍等。”

“谢谢。”

高迈放下包,抱着胳膊四处看了看,最后在乔燃的椅子上坐下,抬腿转了两圈。桌面收拾得很整洁,资料书本病历堆得整整齐齐,高迈小心翼翼地翻了翻,发现笔筒后面有两个相框,一张是乔燃和妈妈的合照,一张是高迈一家三口的照片。他拿过相框,发现最底下还贴着几张自己的一寸照,依次是小学初中高中。

高迈看着照片,心想,高远说得没错,乔燃能看上这个胖煤球,审美着实令人担忧。


门口响起脚步声,高迈正准备起身打招呼,忽然看到沈秋水在乔燃身后一起进门,腿一弯就从椅子上滑了下去。

他蹲在办公桌底下,莫名其妙地瞪着自己的膝盖:好好的你弯个什么劲儿?

两个人好像在讨论什么学术问题,高迈半个字都听不懂,正琢磨着怎么优雅自如地站起来,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双腿。

高迈无声大喊:别过来!但是乔燃好像没发现他,一边跟沈秋水说话一边在椅子上坐下,还翘起了二郎腿,脚尖在离高迈的肩膀不到一厘米的地方晃啊晃的。他努力地往里缩了缩,伸手捂住嘴巴。


“对了,语冰的预产期是不是快到了?”

“嗯,医生说很有可能在国庆节生。”

“不好意思啊,麻烦你替我加班,你应该在家陪她的……”

“没事儿,她本来也不要我陪,嫌我碍手碍脚的,说看见我就烦。”

“孕妇都这样,”乔燃笑笑,“辛苦你了。”

“没她辛苦,”沈秋水转身出门,冲他摆摆手,“假期快乐,和高迈好好玩。”


听到关门声,高迈松了口气,抬头正好对上乔燃带笑的眼神。

高迈尴尬地摸摸鼻子:“你知道我在啊?”

“包就在沙发上呢。”

“那你还装不知道,直接喊我出来不就行了。”

“那多不好玩儿啊。”

高迈瞪了他一眼,扶着他的腿一点点往外挪。乔燃等着他快出来的时候,侧身把桌肚都堵住了,手扶着桌面,笑眯眯地看着他。

“劳驾让一让。”

“不让。”

高迈知道乔燃存心要逗他,却生不了气,光看着他,嘴角就止不住地上扬。

“多大年纪了还欺负小孩儿,丢不丢人啊。”

“自家的弟弟不就是用来欺负的吗?”

“没你这么当哥哥的。”

高迈伸手推他,乔燃趁着他用力猛地退后,高迈一下子扑在乔燃的腿上。

“哟,这么热情啊?”

高迈想爬起来,但脚麻了站不稳,乔燃轻轻拉了一下就倒进了怀里。他伸手帮他揉了揉腿,高迈连忙拦住:“轻点轻点,疼。”


乔燃把高迈楼得紧紧的,下巴在他颈窝里用力蹭了蹭。高迈转身抱住他,手伸进头发里抓了抓。

“今天没用发胶啊?”

“嗯,起晚了,没来得及。”

“胡子倒是刮了。”

“你不是不喜欢我有胡茬吗?”

“没有不喜欢啊,”高迈低头,脸贴过去蹭了蹭,“痒痒的,多好……”

“玩”字还没说出口,嘴唇就被封上了。乔燃扶着他的后脑勺,深深浅浅地舔舐,吮吸,最后在他下嘴唇上轻轻咬了一下,慢慢放开。

高迈脸憋得通红,闭着眼睛捂住自己的胸口:“啊,我好像要死了。”


乔燃笑着看他,有一下没一下地在他下巴脖子上啄着。高迈被他弄得浑身发痒,拽着头发让他仰起头,自己狠狠地咬上去。高迈学着乔燃的样子舔两下咬一口,乔燃忍不住想反客为主,但被压在椅背上无法动弹,只能由着他跟小猫似的慢慢折腾。

高迈双手捧着他的脸,一边亲一边问:“你刚刚是不是吃糖了?”

“没有啊。”

“没吃糖怎么会这么甜啊,”高迈趴在他身上满足地叹气,“早知道这么甜就多亲几次了……”

“以后慢慢补,不着急。”

敲门声响,高迈一个鲤鱼打挺弹起来,跑到沙发上坐下,抓起包抱在怀里。

乔燃捂着眼睛笑了好一会儿,才正色道:“请进。”

秘书进来把一叠文件放在桌上,乔燃签了字递给她:“辛苦了,早点下班吧。”

“谢谢乔医生,中秋快乐。”

“中秋快乐。”


25.

晚上乔燃开车和高迈一起回S市,高明说想趁还没拆迁在家里吃一顿团圆饭,也算跟老房子告个别。他们到家的时候安欣在厨房里忙活,高明正往桌子上摆碗筷,看他们进门连忙过来,一左一右抱住高迈。

乔燃孤零零站在一边:“果然有了小的就不稀罕大的了。”

安欣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去盛饭。”

高迈搂着安欣在她背上拍了拍:“好久不见,安阿姨。”

“回来就好,”安欣捏了捏他的脸,“赶紧去换衣服,出来吃饭。”


饭桌上安欣照例开始唠叨乔燃:“我还以为你和夏语冰那丫头能成呢,结果人家都快生了,你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她不喜欢我,我有什么办法。”

“照你这样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工作,相亲也不去,同事聚会也不参加,有女孩子喜欢你就怪了。”

高明给她夹了块红烧肉:“哎呀缘分这种事急不来的,努力工作挺好,先立业再成家嘛。”

乔燃笑笑:“还是高叔叔懂我。”

安欣叹了口气,目标转移到高迈这边:“迈迈啊,你可不要学他,现在就要主动积极地结交女孩子,多积累经验,将来才能……”

“阿姨阿姨,我还小,等乔……哥哥结婚了,我再找也不迟。”

“就是就是,”高明给安欣盛了碗汤,“孩子有孩子的命数,你着急也没用,还是吃饭要紧。”


吃完饭,高明和安欣下楼去跳舞,高迈也不跟乔燃说话,自己回了房间,还把门锁了。

乔燃洗完碗过来敲门:“迈迈。”

高迈不理他,过了会儿乔燃自己开门进来了。

“你怎么有钥匙?”

“主卧里有备用的,你不知道吗?”

高迈摇摇头:“明明是我家,你怎么比我还熟。”

“来得多呀。”

“来干嘛?”

“不干嘛,”乔燃坐到床边,“想你了就来看看。”


高迈趴在床上,脸埋在枕头里,乔燃伸手挠他的脖子:“生什么气呢?”

“没有生气,就觉得憋屈。”

“因为我妈说结婚的事儿吗?你左耳进右耳出就行,她再唠叨几年就放弃了……”

“不是因为这个,”高迈转过来看着他,“我们得一辈子瞒着他们,是不是?“

乔燃躺下,把他抱进怀里:“是。”

“哎,好惨啊。”

“也有好处的。”

“什么好处?”

乔燃勾着高迈的腿缠住,翻身把他压在身子下面,头埋在他肩窝里乱蹭:“可以在家里光明正大地卿卿我我啊,还能睡一张床,他们没准觉得欣慰呢,没有血缘关系也能相处得这么好……”

“要不要脸啊你,”高迈笑着推他,“滚,离我远点儿,不想被你污染。”


高明和安欣跳舞回来,敲敲高迈的房门:“睡了吗?”

“没呢。”

两人推开门,看见乔燃和高迈并肩趴在床上,一人一本漫画书看得津津有味。

“幸好床大,不然两个大小伙子哪睡得下,”安欣拍拍高明,“再拿一床被子过来吧,晚上凉,别睡感冒了。”

高明拿了被子过来,安欣在两个脑袋上拍了拍,关门走了。

乔燃笑眯眯地看着高迈:“我说得没错吧。”

高迈瞪了他一眼:“嘘,我家墙隔音不好……”

“是嘛,”乔燃扔了漫画扑过来,“那你好好忍住,别出声。”


————TBC————



厉逍不会出场了,有童鞋说可以拉刘地出来配个对,我脑洞一下子就没捂住……

刘厉组估计小短篇结束,所以不另开了,放在这里当番外吧【其实是想不出题目_(:зゝ∠)_

下面有请 刘▪妖界温润佳公子▪地 和 厉▪人间霸道小公举▪逍 出场,掌声欢迎。


1.

厉逍拍完新歌的MV,半夜两点才到家,饿得卸妆的力气都没有,决定先煮个面填饱肚子。接水的时候听见院子里有响声,他走到窗户边上看了看,没见到人影。

私生?狗仔?小偷?妈的破保安系统再不修好,自己早晚被逼成神经病。

他掏出手机给经纪人打电话:“明天必须派人来修!我不管!没有配件就整个换掉!不然这房子没法住!”

经纪人连声答应。厉逍挂了电话,看着锅里翻滚的面条,转身进了储物间。反正也睡不着了,他翻出跟球棒攥在手里,决定去会会这个胆大包天敢在厉大爷头上动土的。


刘地一路追着狐妖翻进院子,结果落地后愣是没看见半根狐狸毛。院子里空荡荡的,基本没有能藏身的地方,刘地看了眼灯火通明的房子,心想,不会已经进去了吧。

他沿着墙根搜索了大半圈,靠近窗户下面的花坛时后门忽然开了。刘地连忙蹲下,背靠墙角探头张望。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那人投在地上的影子,看不到脸。刘地琢磨了一下,捡起块石头扔到墙上。那人应声扭头,刘地清楚地看到他深蓝的眸色,立刻抛出锁妖绳。绳子在那人脖子上绕了一圈,刘地轻轻一拽,等对方倒地后跑过去,一个手刀劈昏,然后按着他的胸口念出咒语。

锁妖绳静静地缠在那人脖子上,毫无反应。

刘地想了想,换了个语言重念了一次。

还是没有反应。

身后花坛里传来一声轻笑,刘地余光看见一团白影窜起来,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翻到了墙外。

狐妖靠着栏杆,笑嘻嘻地冲他抛了个媚眼,身子一扭飘走了。

刘地看着地上躺着的人,脑海里浮现出一行颤颤巍巍的小字。

“把人当妖给锁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厉逍悠悠醒转,揉了揉脖子,顺手捻起一根细绳,低头看了好半天。

啥玩意儿?项链?造型师忘了拿回去吗?

目光沿着胸前的绳子一路往下,落在地上,然后延伸到客厅。他起身下床,沿着绳子一直走,最后停在卫生间门口。

这项链也太长了吧。

他捞起门缝里的绳子,拽了拽,看着卫生间门被拉开,一个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啊————————————————————啊!”


刘地捂着淤青的下巴坐在卫生间门口,厉逍盘腿坐在沙发上,手里握着把菜刀。

“我真不是什么sisheng,我只认识司命,不认识sisheng。”

“休得狡辩!不是私生你用绳子绑我干什么?还绑脖子上,把我当狗吗?”

“这是锁妖绳,用来抓妖怪的,必须绑脖子上才有用……”

“妖怪?”

“嗯,我是捕妖师,我叫刘地,”刘地掏出钱包,把身份证递过去,“你可以去警察局查的,我绝对不是坏人。”

厉逍接过身份证看了一眼:“捕妖师?抓妖怪的?“

刘地点点头。

“骗小孩儿呢?这世界上哪有妖怪?”

“有的。”

“那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大多数人都看不见,只有少数人能看见,”刘地指了指阳台,“那儿就有一个呢。”

厉逍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虽然什么都没看见,但还是忍不住抖了抖。他把菜刀放到茶几上,刘地松了口气,起身走过来。厉逍眼看着俩人中间的绳子慢慢缩短,从十多米缩成不到一米,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这这这这是什么鬼?为什么会自己变短?其他的到哪里去了?”

“哦,锁妖绳可长可短,不固定的。”


厉逍摸了摸脖子:“你先帮我解开,这玩意儿连个结都没有,怎么绑的啊?”

“不好意思啊,”刘地抱歉地笑笑,“它没有锁住妖怪是不会解开的。”

厉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是这样,我昨天晚上在追一只狐妖,以为你被附体了,”刘地很耐心地跟他解释,“一般情况下附到人身上的妖怪会被我的咒语逼出来,然后被锁妖绳锁住。但是你没有被附体,没有妖怪出来,绳子就不会解开。能明白吗?”

厉逍做了个深呼吸,告诉自己要冷静,然后抄起菜刀开始割绳子。

刘地后退一步:“这是妖君的东西,人类弄不断的。”

“你们妖君在哪儿,我得找他好好聊聊。”

“你看不到他,没法儿跟他交流。”

“那你去,把他请过来,这玩意儿总不能一直绑在我脖子上吧?”

“不会的,我可以找个妖怪来附你的身,绳子抓到妖怪就会解开了。”

厉逍一脸不可置信。

“虽然得委屈你一下,不过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厉逍抓着绳子在手上绕来绕去,刘地慢慢坐到沙发上,把菜刀从他手里拿走,放到地上,踢得远远的。

“喂。”

“嗯?”

“你堂堂一个捕妖师,怎么连有没有附体都不知道?我看起来很像狐妖吗?”

“附体之后身体不会变化,只有眼睛会变色,”刘地看着他,“你的眼睛为什么是蓝色?”

“因为我戴了美瞳啊,”厉逍很心累,“靠,妆还没卸,脸要毁了。”

他从沙发上爬起来,感觉脖子被扯了一下,低头看见刘地抬着手腕。

“啊,忘了放长了,不好意思……”

“等等,这个不是自动的吗?”

“它会自己变化,但是需要我意识控制。”

“那不就跟狗绳一样吗?”厉逍要气死了,“你手腕上的能解开吧?赶紧解了,我不能被你遛。”

“解不开。”

“什么?”

“只要我还活着,绳子就会一直连在我身上。”

厉逍看着他不说话。

“你是不是在考虑怎么杀我?”

“早就杀完啦,”厉逍笑笑,“我已经在考虑怎么毁尸灭迹了。”


———番外TBC———


荞麦组可能还会再虐一下,就一小下,然后就完结啦~啦啦啦~

#K莫 #郑业成开在考虑怎么杀我?”

“早就杀完啦,”厉逍笑笑,“我已经在考虑怎么毁尸灭迹了。” box">http://deard/rss+.net/"rm 2016.09.21e在ettp://dearcm .net/"rm 评鸜26e在ettp://dearho .net/"rm p>銕帜196e在eg" href="h1214.lofter.com/cle>tivecommonsad> <="henses/by-nc/2.5lloed.z et" actcc cc_3s+xar ="_blanks+xx="署-非自的致u">迎㒒e在eg" href=" g" href=g" href g" hrefg" href=:none" src="httmax-32px; 65tranftimg -:1; 2tranp://l.bsd=2cks+>搜morecon chancy="tru32px; Pofor g" hr imgofor imgofor-

goforlass="ttl">#K莫<>【K莫】【bfba6s+>搜__prev_perpose='__">←e在ettp://dearn-o- .net/"er.com/tag/K%E8%8E%AB">#K莫<>【K莫】【5c266s+>搜__n-o-_perpose='__">→e在e g" hrg" hr-> 评鼌p>銕 bd"> box"> 评(26) box:none" s>搜com2"/ancy="true" scrolling="no" framebo32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