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K莫】【乔燃x高迈】半路兄弟(九)

22.

回到公司,罗小列守在前台,看到高迈出了电梯,扑上去一通乱摸。

“你可算回来了,他没怎么着你吧?”

“他能怎么着我?”

“强抱强吻强行和好什么的……”

“你这想象力不去写小说太可惜了。”

“你怎么知道我不写?”

高迈一脸惊恐地看着他。

“逗你玩呢,”罗小列拿起个文件夹扔到他怀里,“美术组的人物设定,你过个目。”

高迈翻了两页,摇摇头:“没意思,都是用烂了的形象。”

“我们的第一个作品,不敢太冒险,需要稳中求胜。”

“稳中不可能求胜,只会流于平庸,”高迈把文件夹扔给他,“我看过你给的资料了,我知道你要的是什么,三天后给你初稿。”

罗小列抱着他脑袋吧唧亲了一口:“就知道把你挖回来准没错。”


连着三天,高迈吃睡都在公司,最后不光交了人物,连场景设计都画好了,罗小列感动得老泪纵横。

“其实项目时间挺充裕的,没必要这么赶……”

“不是还得改么,修改比起草麻烦多了。”

“回去睡一觉吧,看你憔悴成这样,我都没脸见乔医生了……”

“你见他干嘛?”

罗小列心虚地瞥了他一眼:“他说可以给我终生免费口腔护理服务,条件是我定期跟他汇报你的工作和生活状况。”

“于是你为了几颗牙就把兄弟给卖了?”

罗小列诚实地点点头。

高迈叹气:“交友不慎啊不慎。”

罗小列在他旁边坐下:“我觉得你还是喜欢他。”

“我没看到他的时候,觉得自己可成熟可冷静了。四年的饭不是白吃的呀,我见了这么多世面,区区一个乔燃算什么?但是一见到他,”高迈叹了口气,“一见到他,我就变成了当初那个小屁孩儿。他一笑我就开心,一皱眉我就难过,全身上下都被他牵着,跟丢了魂一样。”

“求而不得的东西,很容易变成执念啊,”罗小列思忖片刻,“要不你跟他打一炮得了,按我的经验,那些扯不断理还乱的东西在翻云覆雨后都能解决。”

高迈看着他:“你就是这么搞定方圆的么?”

“不是我搞定她,是她搞定我,”罗小列羞涩一笑,“具体方案你可以去咨询她。”


说曹操曹操到,刚下班方圆就出现在公司,架着蛤蟆镜踩着高跟鞋从前台一路扭进办公室,经过高迈旁边带起一阵香风,差点把他熏一跟头。

“老罗说你回来了,我特地过来瞻仰一下,”方圆摘了墨镜冲他抛了个媚眼,“果然帅出新高度,不枉我单恋你那么久。”

“不……不敢当,”高迈往旁边挪了挪,“您也美出了新高度。”

方圆笑了一下,回头冲着罗小列喊:“磨叽什么呢!快迟到了!”

“来了来了,”罗小列连忙关了电脑跑过来,“这儿离体育场就两站路,走过去都来得及。”

“我穿这鞋你让我走,是不是缺心眼儿?”

“那你怎么不穿平底……”

“去见我男神,当然得用最好的装备,”方圆撩了撩头发,“走吧。”

“你们去哪儿?”

“厉逍演唱会,”罗小列看了他一眼,“要不你跟我们一块儿去吧,权当散心。”

“没票也能进吗?”

“我们坐亲友席,不用票,”方圆看他还是犹豫,干脆拽住胳膊往外走,“去吧去吧,姐姐介绍小帅哥给你认识,单身多好啊想浪就浪,等有主了后悔都来不及。”


赶上晚高峰,车在路上堵了近半个小时,到了体育场演唱会已经开始了。他们走VIP通道,一进去就跟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撞了个满怀。方圆已经控制不住开始尖叫了,罗小列连拉带拽地把她弄到座位上,但是她根本坐不住,每隔五秒钟就要跳起来蹦两下。高迈一开始还很矜持地作围观状,被方圆带着蹦了两次后也兴奋了,挥着荧光棒和方圆一起尖叫,勾肩搭背蹦来蹦去,剩下罗小列捧着摄像机兢兢业业地录像。

快结束的时候,高迈看见厉逍拿了把吉他上来,坐在追光灯底下,看架势是要唱慢歌。他印象里厉逍好像只出舞曲,便扭头问方圆:“他还会唱歌啊?”

“瞧你这话说的,”方圆瞪他一眼,“我们男神的歌喉都被他的颜值和舞技所覆盖了,他可是正经音乐剧专业出身的好么。”


厉逍调了下话筒支架,清了清嗓子:“M市的朋友,又见面了。”

粉丝们一阵欢呼。

“五年前我刚回国,第一场演唱会就是在这里开的。那时候来的人,今天也来了吗?”好多人都举了手,厉逍笑了笑,“谢谢你们。那么当时陪你一起来的人,现在还在身边吗?”

举着的手放下了一大半,厉逍低头拨了一下琴弦:“还在身边的,不妨互相拥抱一下吧。不在的可以打个电话,和对方一起听完这首歌。”

前奏响起,是王菲的《匆匆那年》。

方圆红着眼睛靠在罗小列的怀里,他亲了亲她的额头,抬头对上高迈的目光,相视一笑。高迈掏出手机打给乔燃,接通之后伸手对着舞台。一曲唱完,他按了挂断,全场安静了很久,才响起掌声和欢呼。


方圆和罗小列要去后台见厉逍,拉着高迈让他一起去:“伴舞队里小帅哥可多了,肯定有你看得上眼的,走走走,天涯何处无芳草,在一棵树上吊死多不划算……”

高迈被两人绑架似的拖到后台,厉逍正被记者粉丝工作人员围得密不透风,看见方圆过来了招了招手,镜头刷一下就朝这边涌过来了,高迈连忙靠墙蹲下,躲在一旁。

正琢磨着怎么跑路,手机铃响,来电显示乔燃。他找个安静的角落接起来:“干嘛?”

“你去看厉逍的演唱会了?”

“嗯,这会儿在后台呢,和他距离五米左右吧,要不要换他接电话?”

“高迈……”

“对了,刚刚的歌听到了吗?我觉得他唱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你,所以帮他传达了一下,怎么样,是不是很贴心?说实话你初恋唱功挺不错的,我还以为他只会跳舞呢,要不劝他转型唱情歌得了,反正年纪大了也跳不动……“

“高迈,”乔燃打断他,“你在三号门对面的路口等我,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不想见你。”


23.

高迈等到人群进了厉逍的待机室,终于得空溜出来。刚给罗小列发完信息,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高迈回头,看见夏语冰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夏医生!“

“真的是你啊高迈!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没几天呢,”高迈伸手想抱她一下,被大肚子挡住了,只好弯腰搂了搂,“你这是快生了吧?”

“嗯,还剩一个月,”夏语冰扶着肚子,“你一个人啊?”

“和朋友一起来的,他们还在里面,”高迈看看肚子,又看看她,“什么时候结的婚啊?”

“刚领证没多久呢,说是没领证不让生,什么破政策……”

高迈惊呆了:“未婚先孕啊?”

“嗯,避孕套的有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七,我就是那百分之三,”夏语冰一脸沉痛,“再也不相信统计学了。”

“那你的工作……”

“早就辞了,现在在幼儿园当校医,就在这附近……”

“你也搬到M市来了?”

“嗯,嫁狗随狗嘛,”夏语冰冲他身后招招手,“这儿呢,过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公,沈秋水,这是高迈。”

沈秋水把手里的奶茶插好吸管递给夏语冰,伸手跟高迈握了一下:“你就是高迈啊……”

夏语冰瞪了他一眼,有些尴尬地笑笑:“他和乔燃是合伙人,经常聊到你。”

“哦,”高迈点点头,“沈医生好。”


沈秋水去停车场取车,高迈和夏语冰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喝奶茶。

“我还以为你会留在国外工作呢。”

“想过,”高迈拿吸管戳杯底的珍珠,“但是国外没有这么多好吃的。”

“和乔燃见过面了?”

“嗯。”

“以后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高迈叹口气,“我当初要是听你的就好了。”

“听我的?”

“你不是说过吗?我只是个孩子,不确定的话不要轻易说出口。我要是没有告诉他我喜欢他,也不至于闹得那么僵……“

“但是你还是一样会难过啊,假装不喜欢比不见面更折磨人,你告诉他是好事。”

高迈摇摇头:“如果没有说出口,以哥哥弟弟的身份相处这么些年,说不定就变成亲情了。反正爱情最后都会变成亲情,干嘛要大费周章地区分……”

“谁告诉你爱情会变成亲情的?”夏语冰笑着看他,“爱情到死都是爱情,能变成亲情的从一开始就不是爱情。”

高迈似懂非懂地看着她。


“两个人相遇,一方的心意是十分,另一方只有七分,但是也凑合在一起了,凑合的结果就是,十分的那个也变成七分,然后两个人势均力敌等价交换。运气好的呢,七对七到老,也就是所谓的亲情,不好的呢,慢慢变成五对五零对零,然后分手。”

高迈笑笑:“有勇气给出十分的太少了。”

“嗯,大多数人一辈子也就给一次吧,你的给了乔燃,我的给了那个人。”

她笑眯眯的看着沈秋水走过来,伸手让他扶着起身,慢慢走到路边,坐进车里。

高迈趴在车窗上,戳了戳她的肚子:“生完了告诉我,我还没抱过婴儿呢。”

“很丑的,跟小老头一样。”

沈秋水忽然转身盯着她:“是男孩儿?”

夏语冰捂住嘴,拼命摇头。

沈秋水叹了口气:“算了,男孩儿就男孩儿吧。”


车消失在拐角,高迈坐回长椅上,看着面前来来往往的行人。

年轻的情侣亲昵地搂在一起说说笑笑,年长些的并肩低声交谈,也有白发苍苍的老夫妻,牵着手一起慢慢走着。高迈默默猜测着他们的比分,心想,如果有一方是七,另一方却以为是十,或者一方是十,对方却以为是五,该怎么办?

他忽然想把夏语冰揪回来好好探讨一下。

可是讨论出结果又有什么用呢,他又不能掐着乔燃的脖子,强迫他交出一个完美的十。


眼熟的路虎在面前停下,高迈看着乔燃从车上下来,走到自己面前。

“不是说不想见我吗?为什么还在这里等?”

“那你为什么来?我都说了不想见你,你就应该乖乖躲开啊,你不是最擅长躲我么?”

乔燃蹲下看着他。高迈看着他的眼睛,心里翻腾着的无名火一下子就熄灭了。他伸手碰了碰乔燃的眼角,慢慢滑到下巴。

“又没刮胡子?”

“早上刮的,又长出来了。”

“一天长这么多啊?”高迈摸摸他的胡茬,又摸摸自己的,“比我硬多了。”

乔燃看着他笑,高迈伸手捂住他的眼睛。

“不许笑,你一笑我就忍不住笑,太不严肃了。”

“为什么要严肃?”

“我也不知道,”高迈放下手,“反正你严肃一点。”

“哦,”乔燃绷着脸,“你看这样行吗?”

“算了,你还是笑吧,”高迈双手捏着他的脸晃了晃,“你笑起来特别好看。”


高迈上了车,乔燃送他到罗小列家楼下。

“你住这儿?”

“嗯。”

“没钱租房吗?”

“租也租不到这么好的吧,”高迈解开安全带,“要不要上去坐坐?他今晚应该不回来。”

乔燃没说话,看着他。

“罗小列建议我跟你打……睡一觉,”高迈目视前方,“咱们俩反正不可能在一块儿,不如睡一觉解除执念,说不定我就能好好跟你做兄弟了。怎么讲,一炮泯恩仇吧。”

等了会儿没有回应,高迈余光看见乔燃趴在方向盘上,肩膀一抖一抖的。

“哭了?不会吧?”

乔燃抬起头,捂着肚子笑得鱼尾纹都出来了:“高迈啊高迈,你还真是长大了啊……哈哈哈……”

高迈脸红了:“你别笑,我认真的。”

“好吧,”乔燃抽出纸巾擦了擦眼睛,“罗小列也挺厉害的……”

“你考虑一下吧,我觉得挺有道理的。”

“我拒绝。”

“为什么?”

“首先,咱们俩肯定会在一起的,睡一觉还是一百觉区别不大。其次,如果睡了,执念没有解除,你怎么办?最后,就算真的解除了,那我呢?”

“你?”

“我这么喜欢你,等了这么久才把你等回来,一炮就想打发我吗?”


评论(39)
热度(174)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