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K莫】【乔燃x高迈】半路兄弟(八)

18.

两个月后,高迈十八岁生日。他收到一张从枫叶国寄来的明信片,只写了生日快乐四个字,没有落款。他猜到是乔燃,晚上安欣过来送礼物时貌似无意地问了一句。安欣说他参加了医院的一个进修项目,一年后回来。高迈看着明信片上一笔一划极为工整的四个字,没说什么。


半年后,高明和安欣趁着过年领了证,请了几位相熟的老师和护士吃饭,高迈和罗小列拉了班上的同学过去凑热闹,又是唱歌又是拍照又是诗朗诵的,忙得不可开交。乔燃自始至终没有出现,席间给安欣打来电话,不知道说了什么,安欣哭得妆都花了。从酒店出来的时候高迈看到马路对面停着一辆眼熟的迷你,但是一转身的功夫就不见了。


六月份,高考结束。分数出来后不久,罗小列就收到了美国XX大学的录取通知和全奖,高迈陪他准备材料时顺手申请的学校也给了录取,但是没有奖学金。高迈决定留在国内读大学,高明虽然觉得可惜,但也没有别的办法。


暑假过了一半,高远打电话过来说奶奶去世了。高明带着高迈和安欣回家办丧事,爷爷不肯摆流水席,站在门口把人都轰走了,说是怕吵着奶奶。晚上他们轮流守夜,爷爷倚在棺材旁边一动不动,天亮之后高迈去扶他,才发现身子已经凉透了。高远在他们的床垫下面发现了爷爷的遗书,交代说不要办丧事,把他和奶奶一起火化了,洒在后院那条河里就行。信封里还有地契和存折,地契给高远,存折给高迈。

回到S市没几天,高迈收到高远寄来的信,夹着一张银行卡。高远说他把房子和地卖了,钱当做投资,让高迈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出国当天,高远来机场送他,给了他一个桔子,说是老家院子里长的,可惜还没熟,提前摘了一个给他做纪念。安欣翻着他的背包一遍遍确认有没有拉下的东西,高明在旁边看着不说话,一直到高迈进了海关才偷偷抹了把眼睛。

高迈过安检的时候被拦住,安检小哥一脸严肃地指着他手里的桔子,非要他吃一口才放行。高迈不敢反抗,乖乖剥开咬了一口,强忍酸痛挤出一脸微笑。过了安检之后,他看着手里的桔子,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

他翻出手机,把乔燃的号码从黑名单里放出来,然后拨过去,那边很快接起来。

“高迈?”

“你为什么不来送我?你不是已经回来了吗?为什么不来送我?”高迈蹲在墙边上,脸埋进胳膊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不让你见我你就真的不见我了吗?你知不知道我要走了,很久之后才会回来,你连一句再见都不和我说吗?”

身边人流涌动吵吵闹闹,高迈却只能听到电话那头长久的沉默。他慢慢平静下来,深呼吸止住抽泣,说:“再见,乔燃。”


19.

四年后。


高迈一出关就看见写着自己名字的牌子在十米外鹤立鸡群迎风招展,他推了推眼镜走过去,伸手在高明面前晃晃:“嘿,在这儿呢!”

高明瞪着他,足足五秒钟才反应过来:“迈……迈?”

“是我,”高迈摘下墨镜,“认不出来啦?”

高明绕着他转了一圈:“太帅了,都不敢认了。”

高迈用力抱了他一下,发现高明瘦了,也矮了,顿时有点鼻子发酸。

“爸,你老了。”

“都快六十了,能不老吗,”高明接过他的行李,乐呵呵地看着他,“你总算回来了,我也好退休了。”


到了停车场,高明掏出车钥匙递给他,高迈吓了一跳:“你买车了?有驾照吗?”

“买什么车呀,乔燃送我来的,一到这儿就打车走了,说是所里有事。对了,你安阿姨跟你说了没?他去年辞职了,和朋友在M市开了个私人诊所,还挺赚钱的。”

“M市?”高迈按下钥匙,旁边一辆路虎叫了两下,“这车是他的?”

“嗯,原来那辆给你安阿姨了,这是新买的。”

高迈开车上路,高明坐在旁边感慨:“走的时候还是个小屁孩儿呢,回来就成会开车的大小伙子了。”

“欣慰吧?晚上咱爷俩喝两杯怎么样,这些年没人陪你喝酒……”

“怎么没人陪我喝,有乔燃呢,”高明笑道,“我也不知道哪来的福气,白捡了个这么孝顺的儿子,工作那么忙,还每周都回来陪我们吃饭,知道我喜欢喝酒,就找了各种稀奇古怪的洋酒给我,每次都只给一小瓶,哄小孩儿一样,哈哈……“

“你这样我可要吃醋了,”高迈噘着嘴,“当着我的面夸别人家儿子,你还是不是我亲爹啊?”

高明乐了:“谁叫你一出去就不回来,人家小列一年回来好几次,你就只肯视频。”

“我要是有他那么多钱,我也见天儿的飞回来啊。”

“对了,提到钱,”高明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卡塞到高迈兜里,“你刚回来,要用钱的地方肯定不少,这卡你拿着……”

前面红灯,高迈把车停下,拿出卡看了一眼:“信用卡?还是副卡,主卡是谁的?”

高明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乔燃的?”

“他不让我告诉你,说你知道的话肯定不收……”

高迈把卡放回兜里:“干嘛不收,哥哥给弟弟零花钱不是很正常么。”


把高明送回学校,高迈回到家,把行李往客厅一扔,三两步冲进卧室扑在床上,满足地打了个滚。他出国后高明就搬去和安欣一起住了,家里空着,但所有东西都维持着原样,一尘不染,应该是定期有人打扫。

在床上眯了一会儿,手机响了,高迈闭着眼接起来,听见罗小列在那边扯着嗓子喊:“高迈你丫回来竟然不告诉我!是不是准备溜号儿!别忘了你卖身契还在我这儿呢!赶紧补觉!补完滚过来开工!”

罗小列学的是计算机,大三写的一个游戏在国际比赛上拿了奖,被国内的公司盯上了,又是收购又是签约地折腾了好久,最后罗小列货比三家,决定回M市自己创业。高迈学设计的,对代码一窍不通,很有自知之明地拒绝了他的合伙邀请,没想到罗小列心机颇深,趁着回国前高迈给他饯行,把人灌醉了强行在合同上签了字。

高迈懒洋洋地跟他打商量:“我能过两天再去吗?我刚从山清水秀的地方回来,一下子就到雾霾之城,我怕肺接受不了。”

“好吧,我先把资料发给你看看。”

“恶毒的资产阶级罗小列,就知道压榨无产阶级的鲜血和汗水……”

电话被挂断了,高迈对着罗小列的头像诅咒了一会儿,爬起来打开箱子。刚翻出电脑就感觉肚子里空荡荡的,决定先出门觅食。


楼下的店铺很多都换了,幸好高迈喜欢的那家面馆还在。他进去要了碗云吞面,主人大叔好奇地打量了好几眼,最后结账的时候才试探着问:“你是不是高迈?”

“您还记得我啊?”

“怎么不记得,小时候白吃了我那么多荷包蛋,还等着你还呢。”

高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那我以后经常来吃面,争取早日还清。”

“唉,估计也吃不了几次了,”大叔摇摇头,“我们这一片儿要拆迁了,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啊,我刚回来……”

“说要建商场,好多人都已经搬走啦,我们抗议了几次,没用,下个月也要搬了。”

高迈懵懵的,没拿找零就走了,到家发了会儿呆,才想起来给高明打电话。

“我们家要拆迁了?”

“你怎么知道的?”

“楼下面馆大叔告诉我的,”高迈顿了顿,“为什么瞒着我?”

“也不是瞒着你,我们都以为这次也跟以前一样,闹一闹就不了了之了,所以就没放心上。前不久才收到的通知书,说年底之前要全部迁走……”

“这么快?”

“政府要做的事情,小老百姓哪里干预得了,”高明叹气,“本来还想留着房子给你娶媳妇用的……”

“娶媳妇就算了,”高迈笑笑,“我就说呢,你怎么忽然同意我去M市工作了。”

“虽然舍不得,但是年轻人确实应该去大城市嘛,而且乔燃也在那里,可以照顾你……”

“我不用他照顾,“高迈忽然觉得烦躁,“再说吧,先挂了。”


高迈趿拉着拖鞋在房子里游荡,把墙上挂的桌上摆的合照都拆掉相框,贴到相册里。他们三个人都不喜欢拍照,照片很少,合照就更少了。只有一张小时候在爷爷奶奶家过年的合照,高远一家四口也都在,热热闹闹地挤在一起,每个人都喜气洋洋的。

高远伸手点了点妈妈的脸,然后移到爷爷奶奶的脸上。

这么快,三个人就没了,爷爷奶奶种了一辈子的地也没了,自己住了十几年的房子也要没了。


20.

大早上的,罗小列一进公司就看见高迈坐在前台小妹的位置上,小妹手足无措地站在一边。

“怎么这么快就来了?不是说要过两天吗?”

“家里待着没意思,早点过来给你剥削咯,”高迈起身,冲小妹眨眨眼,绕过来搂着罗小列的胳膊,“怎么,不满意啊?”

“满意满意太满意了,工位都给你备好了,就等您大驾光临呢。”

“别着急,你房子钥匙先给我,我行李还在车上呢。”

罗小列的第六感瞬间启动:“开车过来的?谁的车?”

“乔燃的。”

“你们和好啦?”

“没。”

“那他的车怎么会在你这儿?”

“说来话长,反正就这么着了,待会儿还得去还给他呢……”

“说好的老死不相往来呢?”

“你再这么八卦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直男了,”高迈一脸嫌弃,“钥匙。”

罗小列笑眯眯地搂住高迈的肩膀:“我陪你一起去。”


罗小列住的公寓是他爸好几年前高瞻远瞩买下的小复式,地段朝向都相当黄金,他回国住进去的时候已经翻了三番。邻居们都是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高迈穿着宅T裤衩人字拖进大厅的时候,能明显感受到堪比X射线的目光笼罩全身。他看了眼旁边神情自若的罗小列,油然而生一种被包养的错觉。

进了门,高迈打开行李箱把衣服晾进衣柜,发现里面罗小列的衣服很少。

“你平时不住这儿吧?”

“被你发现了,”罗小列笑笑,“主要住方圆那儿。”

高迈露出蜜汁微笑:“这就同居啦?”

“对啊,都是成年人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劝君惜取少年时……”

“什么乱七八糟的,”高迈关上衣柜,转身看着他,“对了,她是不是演了厉逍的MV?”

“对啊,回来兴奋了好久,说什么少女时期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挺好的。”

“好什么好,演完那个之后一下子就红了,现在成天见不着人,”罗小列叹了口气,“过一阵还要去拍戏,又是三个月见不到面,啊我的命好苦……”

高迈抄起抱枕扔在他脸上:“知足吧,好歹能光明正大地在一块儿。”

罗小列嘿嘿傻笑:”上次约会被狗仔跟拍,我还想躲来着,结果她拽着我的手不松开,还冲镜头比V,可爱疯了……”

“神经病。”

“啊,谈恋爱真是太幸福了,尤其是和喜欢了那么久的人一起,”罗小列看着高迈,“你呢,你还喜欢乔燃吗?”

高迈换好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摇摇头:“我不知道。”


罗小列跟着高迈上了车,导航里有乔燃诊所的地址,高迈盯着屏幕看了半天,忽然解开安全带下车。

“你开吧,我头晕。”

“紧张啊?”罗小列换到驾驶座上,“那你待会儿见到他会不会啪叽一下晕倒啊?”

“有可能,记得扶着我。”

一路上高迈都看着窗外不说话,罗小列被他感染得也开始手脚冒汗,到了地方两个人坐在车里,没一个想下去的。

“要不我先去探探路?”

“算了,早死早超生吧。”高迈下了车,罗小列连忙跟上去。

进了大厅,高迈找到楼层索引,一眼就看到了“Mine口腔诊所”。罗小列也看到了,瞥了眼高迈:“mine……迈恩……哇你看我鸡皮疙瘩起来了。”

高迈看了他一眼,转身往电梯走:“那么多汉字不用,装逼起什么英文名……”

“这一块儿外国人比较多嘛。”

“外国人在中国生活难道不认识汉字吗?洋不洋土不土的,哪儿学来的臭毛病……”

罗小列扶住他的胳膊:“你一紧张就会话多知道吗?要不要先去买点速效救心丸?”

高迈咬住嘴唇:“不用了。”


俩人出了电梯,前台美女起身招呼:“欢迎光临mine,请问需要什么帮助?”

高迈还咬着嘴唇,罗小列只好开口:“我们来找乔燃乔医生。”

“请问有预约吗?”

“没有,但是……”

“不好意思,乔医生正在给病人手术,如果没有预约的话可能需要等一会儿……”

“那你帮我把这个车钥匙交给他吧。”

高迈把钥匙放在柜台上,转身就走,罗小列连忙拽住他:“总得见他一面吧……”

前台看这架势非比寻常,迟疑道:“不然我先去通报一下,请问两位贵姓?”

“姓高,高迈,”高迈转身,“你去告诉乔燃,他弟弟找他来了。”


21.

高迈盯着乔燃,心想,自己变了这么多,亲爹都差点没认出来,他是怎么做到一点都没变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唇,下巴,都和记忆里的分毫不差,只有头发长了一点,向后梳着,用发胶打理得一丝不乱,不像原来那样短短地趴在脑袋上,一看就很好摸。

乔燃整理好桌上的文件,交给秘书,抬头笑了笑:“小列,好久没见了。”

罗小列感觉自己成了枪靶子。在被打成筛子之前,他决定撤退。

“是啊,好久不见,你们慢聊,我先走了。”一边说一边退出办公室,还贴心地关上了门。


“没想到你会来找我。”

“做兄弟的,总不能一直不见面吧。”

“是要求作废的意思吗?”

“嗯,就当履行期限到了吧,”高迈笑笑,“我爸那么喜欢你,我不认你这个哥哥不行。”

“你可以不认,”乔燃看着他,“你不用把我当哥哥。”

“为什么不认?当哥哥多好,车给我开,信用卡给我刷,帮我照顾我爸,还能顺便照顾我,名副其实的天使啊。”

“你真这么想?”

“不然呢?”高迈起身,手撑在桌子上,看着乔燃的眼睛,“小孩子才谈喜不喜欢呢,大人只要有利可图就行。你说是不是?”


他转身往外走,被乔燃拽住胳膊按在门上。

“有话快放,我要去上班了。”

乔燃一手捏住他的下巴,一手按着他的肩膀,低头靠近,呼吸交错。

“你看着我的眼睛,说,你可以把我当哥哥。你说,我就信。”

高迈什么都听不到,脑海里只剩下心跳的轰鸣。血液已经过热,他能感觉到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都在出汗。

“说啊。”

乔燃又靠近了一点,手从下巴挪到脖子,按住后颈,拇指在他耳朵下面摩挲了一下。高迈忍不住抖了抖,乔燃伸手搂住他的腰。

“为什么不说?”

高迈攥着他的袖子,眼眶微红,咬着嘴唇不肯看他。

“高迈,”乔燃在他耳边开口,像引诱又像乞求,“我们再赌一次好不好?”


评论(30)
热度(186)
  1. 死守k莫一百年Gpangza 转载了此文字
    感觉剧情要开始变甜了!这次愚公终于终于脱离万年单身狗的队伍了😂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