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K莫】【乔燃x高迈】半路兄弟(七)

16.

安欣看着两人的脸色:“你们认识啊?”

乔燃犹豫了一下:“我给他看过牙……”

“正好,既然都认识,也不用介绍了,来坐下吃饭吧。“

安欣拉着乔燃坐下了,高迈没动:“你们吃吧,我有点事要先走了。”

“你能有什么事?”高明皱着眉头,“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又耍小孩子脾气。”

高迈连顶嘴的欲望都没了,转身跑出包厢,下楼的时候听见高明喊了两声,他没理,一直跑出了饭店。


天气已经很热了,一出门就被滚烫的空气从头到脚裹住,高迈没走多远就汗如雨下,晕晕乎乎想过马路,走到一半才发现对面是红灯。

他站在马路中央,不知道该退回去还是继续走。汽车视若无睹地从他面前飞速驶过,高迈眯着眼看天,心跳声在各种乱七八糟的噪音里面响得尤为突出。倒计时十秒,绿灯亮,两边的人群在他四周交织,高迈低头呼了口气,慢慢走到对面。


高明到家的时候屋子里一片漆黑,打开灯才发现高迈抱着腿坐在沙发上。

他走过去蹲下,看着高迈:“怎么了?”

“你会和安阿姨结婚吗?”

“我会和她领证,但是不会办婚礼,暂时也不会住到一起。”

“领了证,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是吗?”

“法律上是这样,但是感情上,你不接受的话我们也不会强迫你。你不用把他们当家人,只要做到最基本的尊重就可以了。”

高迈点点头,伸手搂住高明,下巴搁在他肩膀上:“你能和喜欢的人在一块儿,我特别高兴,祝你幸福。”

“大男人之间说这些干嘛,”高明在他背上拍了拍,“对了,你和乔燃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看到他之后脸色特别不好。”

“没有,就是他给我补牙特别疼,我都有心理阴影了,”高迈笑笑,“没别的事。”

“那就好,你走之后他饭也没怎么吃,特别内疚的样子。要不改天再约出来一起吃个饭吧,安欣说他当年高考全省第十名呢,看能不能抽空给你补补课……”

“不用了,”高迈打断他,“我自己学,不行还有罗小列呢。”

“哦,行吧,你自己拿主意。”


高明起身去换衣服,出来的时候高迈仍然坐在沙发上,姿势都没变。

“想什么呢?”

“爸,你给我报个夏令营吧。”

“怎么忽然想起来去夏令营了?之前让你去你都不去,说不愿意跟一堆小屁孩儿瞎闹。”

“这不是马上要高三了嘛,成年前的最后一个暑假,我要纪念一下我的小屁孩儿时光。”

“有道理,”高明打开手机翻了翻,“想去哪儿?”

“越远越好。”


高迈原本就想在国内转转,离开S市就行,没想到高明严格贯彻“越远越好”的宗旨,给他报了个去欧洲游学一个月的英语夏令营,还得参加笔试面试。报名费交都交了,高迈心疼钱,只好在家准备。罗小列来找他玩,看了眼宣传材料就打电话让他爸给报了名,被高迈按在桌上揍了一顿。

“本来就名额有限,你丫还来拉低通过率,是不是欠揍?”

“你没过的话我也不去行了吧?你过的话我正好陪你去,不然漫漫长假独守空房,多无聊啊。”

“去找方圆啊,你这都多长时间了还没追到手,我都替你捉急。”

“她暑假要去M市培训,开学就得准备艺考了,”罗小列躺在床上叹气,“时光如逝岁月如梭啊,一眨眼咱们就该各奔前程了。”

“你想考哪个大学?”

“不是我想考哪个,是我妈想让我上哪个,”罗小列闭上眼睛,“应该会出国吧,她已经开始找国外大学的资料了。”

高迈咂咂嘴:“有钱真好。”

“你呢?你现在成绩跟坐火箭似的,冲个B大T大也不是没有可能。”

“随便吧,只要能出去就行。”

罗小列凑过来盯着他:“我还以为你会舍不得乔医生,考本市的学校呢。”

高迈看了他一眼:“我再跟你说个事儿,你做好心理准备。”

“经过上次的试炼,我相信已经没有什么事能再吓到我了,”罗小列抬头挺胸,“说吧。”

高迈转过来,笑眯眯地看着他:“我爸爸,要和乔燃的妈妈结婚了。”


再次把呆若木鸡的罗小列送出门,高迈回房接着看书。手机铃响,来电显示乔燃,高迈按了拒接,想了想把他的号码名字改成“哥哥”,然后拖进了黑名单。之前的短信和照片也都删掉,删完之后直接关了机。高迈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心想,这样也好。

几天后的夏令营考试,他和罗小列都通过了。去领签证的时候,罗小列带着一脸忧国忧民的表情看着他,反倒是高迈嘻嘻哈哈地逗他笑。酝酿了好几天开解他的台词,都被堵在嗓子眼里,罗小列只好把千言万语化作一声“节哀”,然后带他去撸串儿。


罗小列生日早,已经可以喝酒了,高迈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然后咬牙切齿地啃玉米。吃到一半开始下雨,两人都没带伞,只能拿着串子躲在屋檐下面。手里的东西都吃完了,雨还是没有停的意思,罗小列正想打电话让爸妈来接,还没掏出手机高迈就冲了出去。

他站在雨里挥舞胳膊,转来转去跟个疯子一样:“爽啊!”

“小心车!”罗小列跑过去把他拉到路边,“喝酒的是我,你耍酒疯干嘛?”

高迈抱着电线杆转圈:“给大家表演一曲雨中情!singing in the rain……”

罗小列知道他这是憋出毛病来了,认命地抹了把脸,拦了辆的士把人塞进车里。


到了家,高迈已经不发疯了,安安静静下车,上楼,开门,进浴室放水洗澡。

高明拿了毛巾给罗小列擦头发:“你们干嘛去了?淋成这个样子。”

“吃了顿饭,忘带伞了。”

高明点点头:“待会儿你也洗个澡,不然要感冒的。”

罗小列犹豫了一下:“听说您要结婚了?”

“迈迈告诉你了?”高明不好意思地笑笑,“还没商量好日子呢,确定之后会请老师们吃个饭,到时候你们也可以过来。”

罗小列没说什么,高迈洗完出来了,顶着毛巾直接进了卧室。

高明看着他的背影:“青春期小孩儿都这样吗?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

“只有恋爱的小孩儿会这样。”

“对了,你认识高迈喜欢的那女孩儿吗?我问过,他不肯说。”

罗小列组织了一下语言:“我答应过他要保守秘密……不过我可以告诉您的是,他们最近在吵架,所以高迈才会这么古怪。”

“原来是这样。”

罗小列进了卫生间,洗完澡换了高迈的衣服出来。高明把他的湿衣服装进袋子里,送他出门。

“要不就和高迈挤一晚上吧,雨这么大,明天再回去。”

“不了,让他好好休息吧,我过几天再来。”

“行,那你路上小心。”


17.

第二天早上,高明去敲高迈的门,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起床。他以为是赖床,没当回事,出门买菜回来去开门,看见高迈小脸惨白,缩在被窝里发抖。

高明吓得汗都出来了,连忙把人从被子里挖出来,穿上衣服背下楼。到了急诊部,路过的小护士一眼认出高明,看他没头苍蝇似的乱撞,便打电话找了安欣过来。

有安欣控场,高迈顺利挂上了水,高明松了口气,坐在一旁守着。

安欣拍拍他的背:“发烧而已,没有炎症,睡一天就好了,不要太担心啦。”

“昨天淋了雨回来,我就知道要感冒,早知道应该让他喝点姜茶再睡……”

“小孩子嘛,任性起来哪里管得了。”

高明感激地笑笑:“谢谢你了,你忙去吧。”


一瓶水很快挂完了,高迈脸色好转很多,高明给他掖了掖被子,转头看见乔燃站在身后。

“乔医生?”

“高叔叔好。我妈说高迈病了,我过来看一眼。”

高明笑笑:“正好,我去一趟洗手间,麻烦你帮忙换一下药瓶吧。”

乔燃看了眼手表:“这样吧,您去吃午饭,我午休到一点半才结束,您到时候过来就行。”

“那麻烦你了。”

“不客气。”


乔燃换好药瓶,在椅子上坐下,伸手碰了碰高迈的手指,发现因为输液冰凉冰凉的,便向护士要了个暖贴,放在他手背上。

他看着高迈的脸,忽然意识到自己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安静的样子。他总是精力旺盛朝气蓬勃的,高兴的时候嬉皮笑脸,生气的时候横眉怒目,郁闷了也要甩胳膊甩腿儿的,从不藏着掖着。他所有的感情都饱满鲜艳,像花,也像刀。

乔燃看着他苍白干裂的嘴唇,想起那天那个吻。不能算吻吧,他想,只能算一个小孩子懵懂的,小心翼翼的,示好的触碰。


“不然呢?你以为是什么?”厉逍笑着看他,神情戏谑。乔燃喜欢他这幅样子,什么都不在意似的,但现在却只觉得刺眼。

“我以为你喜欢我。”

厉逍又亲了他一下:“我是喜欢你啊,跟喜欢唱歌一样。”

高迈动了两下,眼睛微微睁开,转了转脑袋。乔燃拿起水杯,把吸管放到他嘴里,高迈喝了两口,闭上眼睛,又睡着了。

乔燃帮他把被子掖好,手放在他手心里轻轻握了握。

“你喜欢我,也像喜欢唱歌一样吗?”


高明吃完饭回来,把饭盒递给乔燃:“我估计你没吃饭,给你随便带了点。”

“谢谢高叔叔。”

“上次真是不好意思,高迈性子直,什么事都摆在脸上,你别在意。”

“没关系的,”乔燃看着高迈,“他怎么忽然就发烧了?”

“昨天不知道抽什么风,淋得全身透湿回来的,也不跟人说话,倒头就睡,”高明叹气,“放假之后就阴晴不定的,动不动就发呆。过两天就要去夏令营了,结果还发烧,不知道到了那儿……”

“夏令营?去哪儿?”

“欧洲,去一个月吧。这事儿也奇怪,他又不喜欢这种场合,竟然主动提出来要去……”

“散散心也好,”乔燃顿了顿,“回来之后估计就没事了。”

“希望如此吧。”


高迈做了个梦。梦里高明和安欣对着神父宣誓,交换戒指,然后亲吻。他好像是伴郎,站在高明身后,对面是乔燃,一身黑色礼服,握着捧花,眉眼弯弯的特别好看。

高迈莫名其妙地想,他们不信基督啊,不应该办中式婚礼吗?

然后场景就变成了传统的结婚酒席,高明和安欣在喝交杯酒,旁边一堆面目模糊的人拉着他,指着乔燃问:“他是谁?”

高迈想,他是乔燃,是我喜欢的人,但是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旁边好多人在催他,高迈急得想哭,忽然看见乔燃转过身来,居高临下地俯视他,说,我不是乔燃,我是你哥哥。


“哥哥。”

“儿子你醒了?”高明扑过来,高迈被他突然出现的大脸吓了一跳,张了张嘴发现嗓子干得难受,转头示意旁边的水杯。

高明扶着他坐起来,高迈就着吸管喝了一杯水,这才觉得神台清明了。

“我睡了多长时间了?”

“现在十点,正好二十四个小时,”高明看着他,“感觉怎么样?”

高迈摸摸额头:“应该不发烧了,就是睡太久了有点晕。”

“吓死我了,”高明拍拍胸口,“看你昨天早上那样以为你不行了呢。”

“不至于,我这么年富力强的,发个烧跟打个喷嚏一样,不算事儿。”

高明笑笑,摸摸他的头,正好安欣过来,拿了温度仪在他耳朵里戳了一下,看完笑道:“我说得没错吧,睡一天就不烧了。”

“安阿姨好。”

安欣捏了捏高迈的脸:“以后多注意身体,别让你爸爸担心。”

高迈冲高明吐吐舌头:“这下知道你生病的时候我往医院跑的感受了吧。”

三个人都笑起来,高迈坐起来转转脖子:“我想回家了,这儿待着好不舒服。”

“行, 那你先坐会儿,我去办手续。”


高明和安欣走远了,高迈下床扭了两下,感觉全身关节都僵硬了。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去做套广播体操松松筋骨,就看见乔燃从大厅那头走过来。

“你醒了。”

“嗯。”

“烧退了吗?”乔燃抬手要摸他额头,高迈扭头躲开了。

“退了。”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不想和你说话。”

“去夏令营也是为了躲我?”

“是,”高迈抬头看着他,“不想看见你,不想听见你,不想和你待在同一个城市,不想拼命忍着不去找你……”

不停地有人从两人之间走过,像无形的墙一样,明明一伸手就能碰到的距离,却远得好像身处两个不同的世界。

“如果我没有喜欢你就好了,我们就一起庆祝,高高兴兴地做兄弟。”

“你仍然可以把我当哥哥。”

“我已经有哥哥了,不缺你这一个,”高迈笑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只是小孩子的一时冲动?“

乔燃没有说话。

高迈上前一步,抬头直视乔燃:“你看清楚,我不是当年的厉逍。”


高明办好手续回来,看到高迈坐在床上喝水,乔燃在一旁站着。

“乔医生,这么忙还来看他啊?”

“正好路过。”

“哦,”高明在高迈后脑勺上敲了一下,“迈迈,给人家道歉了吗?”

高迈把纸杯扔进垃圾桶,跳下床,冲乔燃点点头:“不好意思啊,哥哥。”

“这才像话。乔医生,那我们走啦。”

乔燃看着高迈摇摇摆摆地往外走,在门口回头看了自己一眼,然后跑回来。

“差点忘了,我们还有个赌约呢。”

乔燃看着他,心底忽然浮现出一个奇妙的预感。这个瞬间,和眼前的这个笑容,好像会在以后的日子里,持续不断地被回想起来。

“不管什么要求都能实现吗?”

乔燃点点头:“当然。”

“那好,我的要求是,从今天开始,再也不要让我看到你。”

高迈看着那双浅棕色的眼睛,不出意料在里面看到了惊讶和悲伤,但是他并不心疼。

“乔燃,我不想讨厌你,也不想喜欢你了。”


评论(31)
热度(158)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