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K莫】半路兄弟(六)

13.

高远散步回来,帮爷爷奶奶洗漱好睡下,拿了个苹果上楼。一进门就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流,于是轻手轻脚地退出来,关上门,然后上了锁。

高迈听见落锁的声音,跑过来拍门:“高远你有病啊!赶紧开门!”

“小声点儿!爷爷奶奶睡觉呢,”高远咬了口苹果,“半个小时之后开门,这段时间你们爱干嘛干嘛吧。”

高迈气得捶门,又不敢用力,只能徒劳地甩胳膊踢腿。乔燃过去拽住他,被挣开了。

“你别碰我,我现在心情非常非常不好,随时可能爆炸,你躲远点。”

乔燃就站在原地看着他,左边是衣柜右边是墙,高迈动都没法动。

“你和他像,我对你好,这两件事之间没有因果关系。”

“那你为什么对我好?”

“因为我是天使啊。”

“不好笑。”

“……对不起。”

乔燃看见一滴泪砸在地板上,紧接着又是一滴,砸得他鼻子发酸。


高迈背靠着门蹲下,下巴搁在膝盖上:“我这人是不是很奇怪?”

“哪里奇怪?”

“有人对我好,乖乖受着就行了,还非得去计较他为什么对我好,是不是只对我一个人好,如果不是的话还会生气……”

“小孩子都会有这种独占欲,就像对父母和玩具一样,长大了就懂得分享了,没什么奇怪的。”

“我再过几个月就满十八岁了,是大人了,到时候还是只会独占不会分享的话,该怎么办?”

“不是所有人到十八岁就都是大人了,”乔燃盘腿在他面前坐下,“年龄只是你生理成熟的标志,而心理成熟要在经历某种挫折之后才能完成。”

“什么样的挫折?”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医生就知道故弄玄虚,”高迈用湿漉漉的眼睛瞪他,“和你那个女朋友一个德行。"

“她怎么你了?”

“没什么,”高迈摇摇头,“你会和她结婚吗?”

乔燃不置可否:“以后的事情,现在还很难说。”

“我觉得她挺好的。”

“不把她当敌人了?”

高迈摇摇头:“我想明白了,你的好有很多,就算给了她一份,我这儿的也不会变少。”

“这么快就学会分享了?”

“不是分享,”高迈起身拍拍屁股,“本来就不是我的东西,有什么资格谈分享。”


半小时后高远开门进来,那股不寻常的气流已经消失了,高迈坐在桌前写作业,乔燃靠在墙上看书。高远把啃完的苹果核扔进垃圾桶,从衣柜里搬出三床被子,并排铺在床上。

“谁睡中间?”

“你们俩睡吧,我待会儿就回去了。”

高远看着背对着他们一动不动的高迈,问乔燃:“连夜开车回去?”

“也不算连夜吧,”乔燃看了眼手表,“十点之前能到家。”

“那好吧,”高远摸摸鼻子,把被子收回衣柜,“我送送你?”

“不用了,我认识路。”乔燃穿上外套,拍拍高迈的脑袋,“走啦。”


高远趴在窗户上看着车灯消失在黑暗中,回头盯着高迈:“吵架啦?”

“他们主任打电话说有急诊,让他回去上班。”

“医生就是命苦啊,”高远躺上床,用脚戳了戳高迈:“真没吵架?”

“没有。”

“你照镜子看看你那张脸,”高远叹了口气,“我又不瞎。”

高迈扔了笔,转身扑到床上,在他身边蜷成一团。

“高远……”

“叫哥。”

高迈闷声闷气地哼哼:”喜欢一个人怎么这么难过啊,憋得慌,跟学游泳呛水一样,一喘气就全身都疼。”

“不愧是思春期少年,这个矫情能力非比寻常啊。”

高迈顺手捅了他一拳:“你那会儿不难过啊?”

“不难过,我只要看见他就高兴,每天都能看见他,所以每天都高兴,”高远咂咂嘴,“现在想想真是跟做梦一样,每秒钟都欢天喜地的。”

“那现在呢?”

“没什么感觉,”高远看着天花板,“他都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我难过有意义吗?”

高迈往他那边挪了挪,额头抵着他肩膀。

“我很羡慕你,”高远说,“起码你还能看见他。”


14.

假期结束后,奥数小分队也载誉归来了。其他人都带了好几包特产在班里分,连高明都记得给他带了限量版的球衣,只有罗小列两手空空。

高迈很不满意:“你就光比赛了?什么都没买?”

罗小列摆出一副地下党接头的架势:“我带回来的东西,比特产要贵重多了。”

高迈捂住心口:“你要送我钻石吗?”

“滚蛋,”罗小列打开手机翻出张照片放到他面前,”你看这是谁。”

高迈眯着眼睛辨认了半天:”夏医生?“

“Bingo!”罗小列十分激动,“我们去海边玩的时候看到的,她和旁边这男的手牵手散步呢……”

“会不会是她哥哥或者爸爸之类的……”高迈放大照片,但是靠背影实在看不出那男的年龄。

罗小列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你看你这八卦素养,还说要当导演呢,脑洞也忒小了。”

“这都哪儿跟哪儿……”


高迈盯着照片研究,方圆走过来:“罗小列,我让你带的东西呢?”

“哎呀,忘了……”

方圆看着他。

“……是不可能的!”罗小列笑眯眯地从包里翻出一张照片递给她,“给,你偶像的签名照,我还让他写了你的名字呢!”

高迈瞥了眼照片,看到跟自己有几分相似的笑容,一个激灵跳起来。

“怎么了你?”罗小列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他叫什么名字?”

方圆小心翼翼捧着照片:“厉逍啊,你竟然不认识?”

高迈看到签名照上的名字,抄起手机打开搜索,两秒后预感就得到了证实:厉逍,25岁,S市人,高中毕业后赴XX音乐学院进修,今年初回国……

他翻出乔燃的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拨出去。

“你干嘛呢?”罗小列伸手在他眼前晃晃。

“我有事要去出去一趟,马上回来,老师问你就说我拉肚子去了。”

没等罗小列回答,高迈就跑出了门。


往医院跑的路上高迈一直在打腹稿,见了面该怎么问他,他会怎么回答,要是不承认该怎么办……越想越觉得离谱。

只是巧合吧?乔燃没有理由骗自己啊。

到了口腔科门口,护士认出了高迈,对他招招手:“乔医生的弟弟是吧?来找他……”

高迈连连摆手:“不是不是,我不是来找他的。”说罢扭头就走,在电梯口纠结了一会儿,上楼找到儿科。

夏语冰正满办公室的追着小孩儿跑,看见站在门口的高迈,愣了一下。

“你在这儿干嘛?哪儿不舒服吗?”

“不舒服我也不会来儿科吧,”高迈帮她拦住熊孩子,抱到椅子上坐下。

小男孩儿坐在高迈膝盖上,被他颠得开心得不得了,咧着没了门牙的嘴嘻嘻哈哈地笑。夏语冰趁机给他量了体温,听了心肺,开单子让护士带孩子去照X光。


高迈抿着嘴不说话,夏语冰只好先开口:“爸爸身体怎么样了?”

“挺好的,”高迈低着头不敢看她,“我有问题要问你。”

“问吧。”

“你和乔燃是什么关系?”

夏语冰把目光从电脑屏幕移到高迈的脸上。

“你知道了?”

“我知道什么了?”

“小孩儿家家的还跟我耍太极,”夏语冰指指桌上的糖罐,“吃糖吗?”

高迈剥了一粒扔进嘴里:“我不敢问他,怕他不承认,只好来问你了。”

“你不是都知道了么,还有什么好问的。”

高迈深吸一口气:“他真的是……”

夏语冰打断他:“这是他的隐私,他不想告诉你,我也就不能说,你的明白?”

高迈点点头。

“明白了就退下吧,我忙着呢。”

“还有一个问题,”高迈看着她,“他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在他面前提起你很多次,还问他什么时候结婚,他明明可以实话实说。”

“因为你还是个孩子。”

“我不是……”

“你是。”夏语冰看着他,“你和他,是患者和医生,学生和老师,你可能在同龄人中算成熟的,但在他面前,仍然是懵懂的孩子。他的性向和感情会对你产生影响,让你在自我认知上产生错觉……“

“如果说不是错觉呢?如果我生来就是如此呢?”

“你现在能确定吗?”

高迈低着头,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回去吧,好好上课,学习才是正经事。”


坐扶梯下楼的时候,高迈看见乔燃站在口腔科门口,跟护士在说着什么。他躲在柱子后面看了一会儿,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撞到了一位病人,对方举着药瓶差点摔倒,被高迈扶稳后絮絮叨叨了好一会儿。高迈低着头听数落,余光看见一个白大褂走过来,抬头果然看到乔燃笑意盈盈的眼睛。

“你怎么来了?”

高迈忽然觉得委屈,扁着嘴不说话。乔燃跟病人道了歉,把他拉到旁边的楼梯间里。

“又逃课啊?”

“这就回去了。”

说是要走,却怎么都迈不开腿。乔燃摸摸他的头发:“送你回去好不好?”

“不用了,你也挺忙的。”

高迈下了楼梯,站在转弯的地方抬头看着乔燃。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乔燃一身白色站在光里,从头到脚都亮堂堂暖洋洋的。高迈心里堵着的石头一下子就化开了,他三两步跑上楼梯,站在乔燃面前。

“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还是巧克力吗?”乔燃伸出手。

“你先闭上眼睛。”

乔燃笑笑,依言闭眼,高迈握着他的手,踮脚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怎么样?比巧克力甜吧?”

“高迈……”

“我知道,你的顾虑我都知道,”高迈冲他笑了一下,“但是你也明白的,在我这个年纪喜欢的人,万一错过的话,以后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乔燃看着他跑下楼梯,然后回身摆摆手:“期末考试完了再来找你,记得愿赌服输!”


15.

一个月后。

“恋爱果然是人类社会最大生产力啊,”罗小列站在年级榜单前面长吁短叹,“早知道我也跟方圆打个赌了。”

高迈再三确认了自己名字前面那个九十八不是幻觉之后,绕教学楼狂奔了好几圈,一边奔一边嚎,被班主任拦住揍了两下才消停。

高迈掏出手机拍下榜单给乔燃发过去:“哈!哈!哈!”

很快收到回复:“恭喜恭喜。”

“什么时候有空?请我吃饭!”

乔燃拨了电话过来:“今天就有空啊,我轮休。”

“是嘛!那一起吃晚饭吧,你叫上夏医生,我带罗小列,一起去撸串儿!”

“没问题。”


挂了电话,高迈去给高明打报告,高明点点头:“不过中午你得跟我去见一个人。”

高迈警觉起来:“你有对象了?”

“嗯,你也认识的,上次住院帮了我很多忙的那位安护士。”

“啧,果然是她。”

“你对她印象怎么样?”

“还行吧,”高迈想了想,“她原来的丈夫呢?”

“好几年前出车祸去世了,就剩下他们母子俩。对了,她儿子今天也过来,比你大七八岁吧,到时候记得叫哥哥,不许没礼貌。”

“知道了,”高迈看了他一眼,“你喜欢安护士吗?”

“很喜欢。”

“爱她吗?”

高明看着他:“我理解她尊重她珍惜她,想和她一起生活。这可能也是爱的一种形式,但和对你妈妈的感情是不一样的。”

高迈点点头。


两人出了校门,打车去约好的饭店。

高迈看着窗外,高明拍拍他的手:“迈迈,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你看出来啦?”

“要是看不出来也不好意思当你爸爸了,”高明笑笑,“是我们班的女孩子吗?”

高迈摇摇头。

“是吗?外校的?”

“反正你不认识,”高迈扭头看着他,“不过他是个很好的人,我希望有一天能介绍他给你认识。”

高明摸摸他的脑袋:“儿子大了,都知道喜欢小姑娘了。”

“再过两个月就能陪你喝酒了。”

“是啊,你妈妈知道了一定很高兴。”

“才不会高兴呢,她最烦你喝酒了,好几次往瓶子里兑水都被我看见了,你不知道吗?”

“怎么会不知道,一喝不就尝出来了,“高明眯着眼笑,”假装不知道而已,反正有酒味就行。”

高迈摸了摸他的鱼尾纹:“你好久没这么笑了。”

高明拉着他的手用力攥了一下:“谢谢你啊,儿子。”


到了地方,两人进了预定好的包厢,刚坐下没一会儿安欣就进来了。

高迈起身郑重其事地鞠了一躬:“阿姨您好,我是高迈。”

“哎哟吓我一跳,这么正经干嘛,坐坐坐,”安欣把包放下,摸摸高迈的头发,“比上次见的时候瘦了,是不是学习太用功了?”

高明笑道:“这次考进了年纪前一百呢,也不知道是受了哪门子刺激。”

“懂事了呗,”高迈耸耸肩,把安欣让到高明旁边坐下,给她倒了杯茶,“哥哥怎么没来啊?”

“在外面找停车位呢,哎哟学校一放假到处都是人,这两天来看病的学生都变多了,”安欣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迈迈你也要注意身体哦,最近流感很厉害的。”

“知道了,谢谢阿姨。”


高明和安欣一块儿研究菜单,高迈没事干,掏出手机给乔燃发信息。刚按了发送,包厢门就被推开了,高迈看着他一边看手机走进来,脑子里还在想,现在的短信还有召唤功能吗?

嘴边的那句“你怎么在这儿”还没问出口,高迈就看见安欣跑过去拍了下乔燃的肩膀,然后拉着他给自己介绍:“这是我儿子,乔燃。”

“百闻不如一见,果然一表人才,”高明见高迈愣着不说话,戳戳他的胳膊:“叫哥哥呀。”

高迈看着乔燃,忽然笑了。

这个世界,真TM小的可怜啊。


评论(15)
热度(128)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