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K莫】半路兄弟(五)

11.

清明节学校放一天假,高迈和高明一起去给妈妈扫了墓,然后去医院复查。检查完高明想去找安欣,但碍于高迈在没敢开口。两人从医生办公室出来,经过护士站,安欣看到他们,叫了声“高老师”。高迈看了眼安欣,又看看高明,扭头往前走:“那我先回去了。”

进了电梯忽然觉得心气不顺,高迈按了口腔科那层,下去后径直冲到乔燃的诊室,护士被他一往无前的气势唬住了,都没敢拦。乔燃看着一脸郁闷的高迈,冲身后的护士笑笑:“没事,我弟弟。”

高迈咬着嘴唇不说话,坐在沙发上等他给患者看完牙,送出门了,气也顺的差不多了,这才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那什么,我不应该私闯你诊室的,对不起啊……”

“气消了?”乔燃笑着看他,“跟谁置了这么大火气啊?”

“我爸。”

“他怎么了?”

“前不久他犯急性胃炎,我吓得半条命都没了,一冲动就同意他找新媳妇儿了,”高迈垂头丧气的,“现在又有点后悔,心里还是觉得膈应。”

“慢慢来,别着急,他又不是明天就要结婚了,你也不用现在就强迫自己接受。”

高迈点点头。


“既然来了,过来给我看看有没有虫牙。”

“肯定没有,我吃完糖都刷牙了,”高迈过去躺下,让他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没有吧?”

“嗯,非常干净,值得奖励。”

“奖励什么?”

“唔,一节家教?”

高迈不乐意了:“都攒了好多课了,你这么忙,都没时间给我补。”

“马上就有了,”乔燃捏捏他的脸,“我申请了调休,五一应该能有三天假。”

“真的吗?你准备去哪儿玩?能带我一起吗?”

乔燃看着他闪闪发亮的眼睛,忍不住笑了:“我要是说准备在家大睡三天,你会不会打我?”

高迈纠结了一下,摇摇头:“只要和你在一块儿就行,在家还是出去都无所谓。”

乔燃被他这句话戳在心尖儿上,忽然很想抱抱他,但抬起胳膊又放下了。

“你想去哪玩儿?”

“随便哪里,人少的地方最好,”高迈躺回椅子上,伸了个懒腰,“我最近好累的,每天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连做梦都在刷题,太悲惨了。”

“那我五一带你出去玩儿吧,当做奖励。”

“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太棒啦!”高迈鲤鱼打挺跳下椅子,在空中挥舞了一下胳膊,“你果然是上帝派来拯救我的天使。”

“现在天使要继续工作了,”乔燃指指门,“退下吧。”

高迈一蹦三跳地出了门,过了会儿又跑回来,伸出拳头对着他:“给天使的礼物。”

乔燃伸出手,高迈松开拳头,一粒水滴巧克力落在他掌心。

“吃完记得刷牙!”高迈冲他笑了一下,转身跑远了。乔燃攥紧手指抵住额头,慢慢呼吸,调整过快的心跳。

怎么办啊,他想,该拿这孩子怎么办。


五一放假前,罗小列找到高迈:“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高迈观察了一下罗小列的表情:“好消息。”

“班主任要带队去M市参加奥数比赛,过了五一才回来,也就是说,你是个自由的小精灵了。”

“坏消息呢?”

“我是参赛选手之一,”罗小列沉痛地拍拍他肩膀,“你住我家的借口显然是用不了了。”

高迈以头抢桌:“那我岂不是要被遣返回爷爷奶奶家了?啊啊啊天要亡我……”

罗小列拿了个词典放到他额头底下垫着:“节哀吧兄弟,来日方长,你和乔医生双宿双飞的机会肯定还会有的。”

不出高迈所料,高明出发之前就给他买好了回老家的车票:“我跟你爷爷说过了,他会去车站接你。”

“哦。”

“回去别老和高远打架,多帮爷爷奶奶干点活儿。”

“嗯。”

“那我走了。”

高迈垂死挣扎了一下:“我能一个人待家里吗?我这么大人了不会有事的,不需要监护人。”

“我知道,但是爷爷奶奶也想你了,还是趁放假回去看看。”

高迈心如死灰地点点头。


到了车站,高迈给乔燃打电话:“我不能和你出去玩儿了,我爸出差,我得回老家喂猪去。”

乔燃在那边笑:“可怜见的,那你好好喂猪,我要大睡三天了。”

“好没良心啊你,”高迈干嚎了几声,“算了,你睡吧,我上车了。”

在车上眯了俩小时,到地方果然看见爷爷举着个“高迈”的牌子在外面等。他赶紧捂住脸,还是听见爷爷洪亮的嗓门响彻大厅:“高迈啊!这儿!”

高迈放弃伪装,走到爷爷面前,被他抱起来使劲儿颠了两下:“胖了两斤!胖点儿好!我看看高了没?”

“高了高了,高了三公分呢,”高迈把爷爷被颠掉的帽子捡起来,帮他戴好,“走吧,奶奶该等急了。”

高远坐在驾驶座上,一看见高迈就满脸不耐烦地打量他。高迈也冷着脸回瞪过去:“有驾照么你。”

“开个小三轮要什么驾照。”

高迈帮爷爷绑好安全带,自己爬到后座上:“走吧。”


到家果然看到满满一大桌饭菜,奶奶还在厨房里忙活,高迈放下包跑过去抱住她:“奶奶!”

奶奶抓着他又是摸脸又是掐腰的:”瘦了瘦了,唉哟工作再忙也要吃饭的呀,怎么瘦成这个样子……”

“刚刚还有人说我胖了呢,你们二老能不能统一一下口径?”

“我看的确是胖了,”高远拿着个鸡腿在啃,“又黑又胖,跟小时候一样。”

“你丫才黑胖呢,”高迈抄起个勺子扔过去,被高远接住,放到桌上。

高迈一边应付二老的盘问和投喂,一边和高远斗嘴,一顿饭吃完下巴都酸了。收拾完碗筷,爷爷陪奶奶回房午睡,他拿着剩饭菜去喂猪。上次回来还没狗大的那只小花猪已经长成了牛一般的壮硕少女,他蹲在猪圈前面感慨了一会儿,转头看见高远蹲在鸡笼旁边瞅他。

“看我干吗?”

高远走过来:“奶奶现在只记得爷爷了,其他人要么忘了要么认错,平时都以为我是我爸,估计把你也当成大伯了。”

高迈戳了戳大花猪的鼻子:“幸好我爸没回来,不然奶奶该混乱了。”

“医生说不出半年奶奶就不能自理了,我爸想把她送去疗养院,但是爷爷不肯。”

“不肯就不肯吧,爷爷照顾她一辈子,不会放心交给别人的。”

高远叹了口气:“到时候肯定又要吵架。”

高迈笑笑:“从小吵到大的,怕什么。”

高远正想说什么,手机铃响,高迈接起来。

“你在哪儿?”

“乔燃?”高迈左右看看,“我在老家呢,怎么了?”

“我下了高速了,去你家应该怎么走?”

高迈懵了一会儿,忽然跳起来:“你不会是……”

“对啊,我说话算数,找你玩儿来了。”

“你待在出口那儿别动!我去接你!”


12.

高迈坐在小三轮里,拽着安全带不停催高远:“你快点儿啊!”

“最快就这么快了,要不你自己飞过去。”

高迈瞪他,高远目视前方,心平气和:“不服你打我啊。”

快到高速口 ,高迈一眼就认出路边停着的白色迷你,连忙让高远停了车,开门冲过去。乔燃也看见他了,下车迎面接住高迈的熊抱,还顺着惯性转了一圈。

“真的是你啊!”高迈乐得见牙不见眼,还戳戳乔燃的脸,不相信似的。

乔燃笑眯眯地看着他:“真的是我。”

高迈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站在原地挠挠头,又摸摸鼻子,旁边的高远忍不住咳了一声,他这才想起来介绍。

“这是高远,这是我朋友乔燃,乔医生。”

高远绕着乔燃的车转了一圈,走到俩人旁边,眯眼盯着高迈:“朋友?”

“算是哥哥吧,”乔燃冲高远伸出手,“你好。”

高远跟他握了手,笑道:“巧了,我也是他哥哥,有血缘关系的那种。”

“一边儿去,就大十天也好意思叫哥,”高迈把高远推进小三轮,“前面带路。”


高迈坐在副驾上盯着乔燃,乔燃被他目光灼得半边脸都在发烫。

“别看了,真的是我,不信你摸摸。”

高迈就伸手摸他的耳朵,鬓角,眉毛,最后摸了摸胡茬。

“没刮胡子啊?”

“嗯,一睡醒就上路了。”

“为什么来找我?”

乔燃笑着看了他一眼,高迈脸腾地就红了。他扭头看向窗外,使劲儿捏自己大腿。那眼神里的答案再清楚不过了,高迈心里甜滋滋的,但还是想听他说出来。

“问你呢,为什么来找我?”

“过来给你补课。”

高迈哭笑不得地看着他。

“家教本来就该上门服务的,”乔燃一本正经地解释,“而且过了这个假期我又要忙了,一直拖着补不了课,害你考不进前百怎么办?”

“你这么热心帮我,到时候可别后悔。”

“只要不犯罪就行,其他我都可以满足。”


三人俩车到了家,爷爷奶奶已经睡醒出来了,正坐在院子里剥花生。看见乔燃进去,连忙起身招呼。

“爷爷奶奶好,我是乔燃,高迈的朋友。”

“唉哟来家怎么也不说一声,吃饭了没啊?”

“吃过了,您别忙活,我坐会儿就走。”

“那怎么成,必须得睡一晚再走,晚上奶奶给你做好吃的。”

二老进了厨房开始拾掇晚上的食材,高远捏了个花生扔进嘴里:“床不够睡啊,难道要三个人挤吗?”

高迈踢了他一脚:“还有沙发呢。”

“沙发我前几天扔了,太旧了,准备换个新的。”

“那我打地铺。”

高远乐了,凑到他耳边小声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和你这位朋友睡一张床?”

高迈一把捂住他的嘴,拽着他躲到大门后面:“我警告你啊,当着他的面别乱开玩笑,不然……“

“不然怎么样,告诉爷爷奶奶么?”高远拉开他的手,“多大年纪了,怎么还跟小孩儿似的,打不赢就告家长。”

“要你管,”高迈瞪着他,“反正不许胡说。”

“等等,小迈迈,”高远看着他通红的脸,“你喜欢他啊?“

高迈不点头也不摇头。

高远倒吸一口气:“还真是一弯弯一辈儿。”

“我没弯,我就是……我……”

“别挣扎了兄弟,当哥的我挣扎了这么多年,有用吗?”高远从门缝里看着乔燃,“我说怎么第一眼看他就觉得怪怪的……”

高迈叹了口气:“人家有女朋友的。”

“有女朋友能追你到这儿来?说你傻你还真把自己当棒槌了,”高远上下打量着高迈,“不过这位朋友的口味很独特嘛,黑胖黑胖的竟然也下得了手。”

“就你白!”高迈狠狠踩了他一脚,转身出了门。


吃完晚饭,高远陪爷爷奶奶出门散步,乔燃和高迈留家里上课。

高迈看着书,目光不受控制地往乔燃身上走,从他的指尖慢慢爬到手肘肩膀脖子下巴,最后停在眼睛上。高迈在心里第一万八千零一次感叹,这人长得可真好看啊。

乔燃一看他就知道在走神,用手按住他脑袋强行转朝课本:“注意力集中。”

“集中不了,”高远哀叹一声趴在桌上,“换你你能集中得了么?”

“能啊,我现在能翻译两本文献再做一台手术。”

“那是因为你不……”

“不什么?”

“算了,”高迈转头,用后脑勺冲着他,“对了,xiaoxiao是谁啊?”

“什么?”

“我也不太确定,是xiaoxiao还是xiaxia还是谢谢,”高迈转过来看着他,“你生病那次说的梦话。”

乔燃摇头:“我不记得了。”

“哦,”高迈又转过去,“我还以为你把我认成你初恋了呢,你不是说过吗,我们长得有点像。”

乔燃没说话,低头翻着课本。高迈爬起来,翻开卷子开始做题。做完之后乔燃拿过去对答案,红笔在卷子上勾勾叉叉,然后打了个八十分。

“不错,按这个趋势努力到期末,前百还是很有希望的。”

高迈笑了笑,接过来翻看错题。

“先自己看答案,实在不懂的再问我。”

“啊,这个不懂。”

“哪个?”

高迈看着他:“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因为我和她长得有点像?”



————TBC————


不不不不会撒狗血玩替身梗的绝对不会!

就是在变兄弟之前让他们表个白先。

其实不算K莫了,应该叫啥,荞麦?

评论(20)
热度(112)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