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K莫】半路兄弟(四)

9.

回到家收拾行李,打扫,补觉,醒来天已经暗了。乔燃坐在床上,掏出手机给高迈发信息。

“晚上要加班,不能去接你了,对不起。”

过了好一会儿才收到回复:“哦。”

应该气坏了吧,乔燃苦笑了一下,下床进了厨房。冰箱里空荡荡的,打开外卖软件翻来翻去也没有想吃的,乔燃扔了手机倒进沙发,看着窗外发呆。

天很快就黑透了,城市在夜幕的笼罩下变得五光十色。他想起上次高迈趴在窗边看夜景的样子,唇边勾着浅浅的笑,眼睛里闪着星光。

“这个世界只有在晚上才可爱,大家都安安静静地等着休息,等一天结束,不像白天那样心烦意乱的,总想做点什么。晚上就算什么都不做也心安理得。”

“不要为偷懒找借口,”乔燃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晚上你也是要学习的。”

然后高迈就满客厅的打滚耍赖,蜷在茶几底下不肯出来。他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高迈的笑脸。


门铃声响起,乔燃爬起来去开门,看到高迈时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你怎么来了?”

“哼,不是要加班吗?”高迈挤开他进门,巡视一圈,最后站在客厅中间,双手叉腰看着他,“干嘛骗我?”

乔燃顾左右而言他:“吃饭了吗?饿不饿?”

“问你呢,为什么说谎?”

因为不敢见你。乔燃心想,但是没法说出口。

“身体有点不舒服。”

高迈扔了书包走过来,手掌按在他额头上:“发烧了?有温度计吗?”

乔燃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还真有点烫,怪不得全身酸痛呢,还以为是跑步跑的。他翻出温度计放进嘴里,看了看高迈又拿出来:“你吃晚饭了没?“

高迈摇头。

“家里什么都没有,得点外卖了,你想吃什么?”

高迈走过来把温度计塞回他嘴里:“病人不能吃外卖,你躺着吧,我来煮粥。”

乔燃瞪大眼睛表示惊讶,高迈挑眉:“不信啊?我别的不敢说,煮粥可是专业十级,“他进厨房淘米开火,回头冲乔燃挥挥手:“去躺着,一会儿就好。”


过了会儿有米香飘出来,乔燃吸吸鼻子,把温度计拿出来对着光。高迈看见了,探身出来问他:“多少度?”

“三十八度二。”

“低烧,睡一觉就好了,”高迈缩回去,嘴里仍然嘀嘀咕咕的,“生病就说生病啊,还加班,做人能不能诚实一点……”

乔燃坐在饭桌前看着他忙来忙去的背影:“谢谢你啊。”

高迈回头看着他:“就一句话完事儿啊?一点诚意都没有。”

“那应该怎么……”

“再送一课时的家教吧。”

“行,没问题。”

粥好了,高迈盛了两碗出来放在桌上,乔燃深吸一口气,看向高迈的目光充满了敬仰:“手艺不错啊。”

高迈甩了甩刘海:“还行吧,我妈生病那会儿伙食都是我一手包办的,怎么讲,熟能生巧罢了。”

乔燃喝了一口,对高迈笑笑:“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


喝完粥,五脏六腑都熨帖了,困意也席卷而来。乔燃打了个呵欠,把碗放进水池里,高迈卷起袖子要洗,他拦住:“连碗都让你洗我成什么人了……”

“病人啊,”高迈推开乔燃,“别逞强了,你眼睛都红了,赶紧去洗澡睡觉吧。”

“先送你回去吧,这么晚了你爸该担心了。”

高迈不说话,把碗洗好擦干放进柜子里,然后转身看着乔燃。

“我今晚睡这儿。”

“什么?”

“我跟我爸说了,晚上去罗小列家,明天回去。”

乔燃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跟罗小列串通好了?”

“嗯。”

“他没问你为什么要睡我这儿?”

高迈避开他的目光:“我说要让你给我补课。”

乔燃没话说了,拿起他的书包,发现里面果然装着牙刷毛巾和换洗衣服。

“我这儿只有一张床。”

“俩男的睡一张床不行吗?”

“我发烧了,会传染给你。”

“我也吃药不就行了。”

乔燃无奈地看着他:“那我睡沙发。”

“你是病人,不能睡沙发。”

“要么我睡沙发你睡床,要么我睡床你回家,自己选吧。”

“我睡沙发你睡床不行吗?”

乔燃扭头就往玄关走,高迈连忙拽住他:“行行行我回家我回家,你怎么比我还死心眼啊,真服了你了。“

“走,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高迈背上书包,“这附近我比你熟。”


把高迈送出了门,乔燃整理好厨房去卫生间洗澡,洗完澡出来吃药,倒水的时候看见高迈的手机落在饭桌上。他叹了口气,换衣服准备送过去,一开门就看见高迈蜷着身子坐在门旁边。

乔燃蹲在他面前,用手指戳着高迈的额头,把他脑袋从胳膊里推出来。高迈睁开眼睛,咧开嘴笑了一下。乔燃不说话,盯着他看。

高迈小心翼翼地开口:“我睡沙发,行么?”

乔燃起身,拉开门:“进去吧。”

高迈站起来,扶着墙龇牙咧嘴地叫唤:“腿麻了腿麻了啊啊疼疼疼……”

乔燃背对着他蹲下,高迈慢悠悠地趴上去,被背进门扔到沙发上。高迈把鞋脱了递给乔燃,他放到玄关,拿来拖鞋给他穿上。高迈捶捶腿,冲乔燃笑了笑:“你去睡吧,我写会儿作业先。”

乔燃看着他没心没肺的笑脸,忽然很想揍他。


写完作业,高迈伸了个懒腰,发现已经到半夜了。他拿了睡衣去洗澡,把乔燃的洗发水沐浴露爽肤水面霜都试了一遍,深吸一口气,十分满足。回到客厅,把乔燃给他的杯子铺在沙发上,躺下闭上眼睛,没过几秒钟又弹起来。

他慢慢推开乔燃卧室的门,发现台灯还亮着,乔燃裹在被子里,貌似已经睡熟了。他蹑手蹑脚走过去,发现乔燃满头都是汗,便出来挤了条毛巾进去,轻轻地给他擦脸,擦完之后趴在床边上看着。

乔燃做的显然不是美梦,眼睛动来动去,眉头也皱得死紧,高迈看得一脸纠结,忍不住用手指按住他的眉心。乔燃的眉头舒展开,眼睛也微微睁开了,浅棕色的眸子望着高迈。

高迈做贼心虚,起身想走,被乔燃抓住手腕。

“逍逍……”

高迈回身看着他,乔燃嘴唇动了两下,闭上眼睛,转身睡熟了。高迈帮他掖了掖被子,走出房间。


早上乔燃被门外叮叮当当的声音惊醒,发现床头柜子上搁着块毛巾,身上的睡衣都湿透了。他摸了摸额头,感觉烧已经退了。

高迈正在打鸡蛋,看见他出来招招手:“醒啦?”

乔燃眯着眼睛点头,去卫生间冲澡换好衣服出来,看到桌上已经摆好了豆浆包子和鸡蛋卷。

“吃吧,我得去学校了。”

“你不吃吗?”

“不饿,要迟到了。”

乔燃看着他慌里慌张地出门,一边换鞋一边穿外套,帽子还塞在衣服里面。

“等等,”他拿了个包子过去塞进高迈嘴里,把外套帽子挖出来整理好。

高迈鼓着腮帮子看着他:“你还欠我两次家教哦,别忘了。”

“记着呢,”乔燃拍拍他脑袋,“好好学习去吧,路上小心。”


10.

一到学校,罗小列就一脸邀功请赏的表情凑过来:“昨晚你爸打电话给我,我说你在我家呢。怎么样,够不够义气?”

“够够够,太够了,”高迈用力拍拍他的肩膀,“回头送你个极品装备。”

罗小列刚准备说什么,看见语文老师推门进来,连忙坐回去。语文老师径直走到高迈身旁,拍拍他肩膀:“你跟我出来一下。”

高迈跟着她出了教室,老师说:“你爸爸早上犯了胃炎,这会儿在医院输液,你去看看。”

高迈有点懵:“胃炎?”

“急性的,不严重,他也不让我们告诉你,但是……你还是去看一下吧,不用急着赶回来。”

“嗯,谢谢老师。”


路上正赶上早高峰,堵得水泄不通,高迈放弃打车,一口气跑到了医院。

进病房的时候高明正捧着课本写教案,看见他进来了连忙收进被子里。高迈冷笑了一下,也不戳穿他,坐到旁边的椅子上跟他大眼瞪小眼。

“不是什么大病,医生说挂两天水就好了。”

“嗯。”

“吃早饭了吗?楼下食堂应该还没关,你去喝点粥吧。”

高迈看着他,眼睛红红的:“你们夫妻俩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连生病都是一样的。”

“迈迈……”

“妈妈也说不严重,几天就能出院,但结果呢?”高迈带着哭腔,“你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干嘛还要假装关心我?”

换药的护士躲在门口,等高迈跑出了门才进来。

“您儿子看着乖乖的,脾气还挺大呢。”

高明苦笑道:“不好意思啊安护士,让您见笑了。”

“哪里的话,我儿子像他这么大的时候啊,也是跟吃了炮仗似的,一碰就炸,”安欣帮他换了药瓶,“熬过这个年纪就好了。”

“您这么年轻,儿子比我家高迈还大吗?”

“哈哈高老师真会说话,我结婚早,儿子已经工作啦,就在这个医院,是牙医。”

“真好,”高明把课本教案从被子里拿出来,“我也能亲眼看着高迈成家立业就好了,回头也有脸去见他妈妈。”


高迈跑出住院大楼,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擦眼泪。本以为眼泪都在妈妈去世那天哭干了,但人体的百分之七十是水分这话果然没错,再怎么擦还是有水源源不断地从眼睛里冒出来。高迈又生气又难过,索性放开嗓子哭出声。好在医院里这种场景不少见,来来往往的人们也只同情地看他一眼便过去了。

过了会儿,高迈哭累了,抱着膝盖抽泣。一双腿在面前停下,上面是白大褂,脖子上挂着听诊器,再往上……

高迈抬头看着夏语冰,忽然觉得有点丢人。夏语冰在他旁边坐下,递过来一包纸巾。高迈接过来,在脸上胡乱擦了一通。

“爸爸生病了?”

“嗯,”高迈看着他,“你知道我没有妈妈?”

“乔燃跟我说过。”

“他怎么什么都跟你说……”

“我是他女朋友啊,他不跟我说跟谁说?”

高迈瞪了她一眼,起身要走,被夏语冰拽住。

“干嘛?”

夏语冰拉过他的手,在掌心放了两颗糖。

“会哭的小孩儿有糖吃。”

“老师教育我们,要警惕敌人的糖衣炮弹。”

“我没有必要拉拢你啊,而且,我也不是你的敌人。”

高迈看着她:“什么意思?”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夏语冰转身走开,冲他摆摆手,“回去陪爸爸吧。”


高迈走到病房门外,听见爸爸好像在和谁聊天,很开心的样子。他推开门,高明看到他,连忙直起身:“迈迈……“

“别动,你躺着吧。”

“哦,”高迈躺回去,“对了,这是安欣安护士,这是我儿子高迈。”

安欣笑道:“果然长得像爸爸,眼睛一模一样的。”

高迈走到病床旁边坐下,安欣跟高明点点头,拿着药瓶出了病房。

高迈剥了一颗糖含进嘴里,另一颗放在床头柜上。

“牙不好还吃糖。”

“胃不好还不吃饭。”

高明没话说了。高迈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

“我昨晚要是回去和你一起吃饭的话,是不是就……”

“别这么想,跟你没关系。”高明打断他,“是我不好,我应该对自己的身体负责任。”

高迈摆弄着手里的糖纸,慢慢开口道:“你还是找个女……老……新……哎呀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反正就是能照顾你的人吧。”

“说了会等到你高考结束的,爸爸说话算数。”

“还有一年呢,在那之前,万一你……”高迈鼻子又酸了,做了个深呼吸把情绪压下去,“而且你这样妈妈也会不开心的。找个好人吧,只要是好人,我就能接受。”

高明眼眶也红了,他伸手摸摸高迈的头发:“儿子,爸爸对不起你。”

“没什么对不起我的,”高迈擦了下眼睛,“别扔下我一个人就行。”


—————TBC————



被半路父子虐死了,心疼屋里黑迈_(:зゝ∠)_

评论(11)
热度(118)
  1. 死守k莫一百年Gpangza 转载了此文字
    超喜欢这个系列!大大文笔超好的嘞~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