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K莫】半路兄弟(三)

7.

第二天上学,高迈一进校门就看见罗小列杵在车棚门口,满脸的视死如归。

“你干嘛呢?”

罗小列非常郑重地握住他的手:“高迈,不管你的爱好是男是女,我们都是好兄弟,好哥们儿,我永远站在你这边。”

高迈差点没站稳:”这是你纠结一晚上得出的结论?”

罗小列点头:“我还查资料了,书上说你这种现象虽然不是主流,但也不少见,考虑到你是单亲家庭又正处在青春期,我觉得……”

高迈捂住他的嘴:“怎么还上升到我的家庭了,这事儿跟我……跟他们没关系。”

“我只是陈述一种可能性,”罗小列看着他,“而且就算现在没关系,以后也会有关系的。”

“以后太远了,说不定还没等到那个以后,这点感情就已经耗没了。所以咱们还是注重眼前吧,”高迈揽过他肩膀,“帮我补习怎么样?”

“你又哪根筋搭错了?”

“别瞧不起人嘛,我一五讲四美的大好青年,怎么就不能好好学习了?”

“第六感告诉我,你的动机不纯。”

高迈挎着书包晃晃悠悠往教室走:“我跟人打了个赌,期末必须考进年级前一百。”

“跟乔医生吗?”

“你的第六感挺神奇啊,顺便帮我感一感,看能不能考进前百。”

“这种常识性问题轮不上我动用第六感,”罗小列斜眼看他,“输了会怎么样?”

“应该不会怎么样,”高迈把书包扔进桌肚,“但是我必须赢。”


过了几天他请假去医院补牙,补完他坐在躺椅上看乔燃给他写病历,忽然有点舍不得。

“这是你最后一次给我看牙了吧?”

“你要是坚持吃糖后刷牙,应该就是最后一次了。”

高迈抠着手指不说话。

“学习怎么样?进前一百有希望吗?”

“当然了!”高迈挺胸抬头,“我认真起来那可是开挂般的存在,更何况还有罗小列这个学霸加持,你就等着认输吧。”

“行,那我等着,”乔燃把病历交给他,“回去继续开挂吧。”

高迈收拾好书包慢吞吞往外走,临出门又转身看着他。

“你和你女朋友发展到哪一步了?”

乔燃正在喝水,差点呛到:“小小年纪关心的事情还挺多。”

“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吧?”

“没有。”

高迈看着乔燃起身走过来,戴着口罩看不出表情,只有浅棕色眼睛里透出一丝笑意。

“手机给我。”

高迈掏出手机递给他。乔燃按下一串数字,存进通讯录,按下通话,然后从兜里拿出自己的手机按掉。

“有事可以找我聊聊,小孩儿就该有小孩儿样,别老心事重重的。”

“说了几次了我不是小孩儿。”高迈拿过手机,不满地瞪他。

乔燃伸手掐住他腮帮子:“你这张娃娃脸太嫩了,感觉跟初中生似的。”

高迈拍掉他的手:“怪我咯。”


回到学校,正赶上班主任的课,高迈从后门猫着腰溜进去,被高明看到,屁股还没坐稳就被点了名。

“高迈,你来讲最后一道大题。”

“我?”高迈翻了翻桌上刚发下来的测试卷,最后一题他答是答对了,但是步骤不全,被扣了一半分,“我是蒙的。”

“你就讲你是怎么蒙的。”

高迈挠挠头,上前把乔燃教给他的那个公式写在黑板上:“用这个蒙的。”

“这个我们教材上没有,你从哪里看来的?”

“朋友教的。”

“你这个朋友,不是高中生吧?”

高迈摇摇头。

“行了,回座位吧。这道题的最优解法其实就是这个公式,但是因为起不到训练推理能力的效果,去年开始从教材中删掉了。以后你们做题,不能光想着解出答案,也要揣摩一下出题的用意……“

高迈坐下,罗小列用胳膊肘捅捅他:“教你公式的,不会也是乔医生吧?”

“你干脆出去摆摊算命得了。”

“不,我这百年难遇的大脑必须得用来报效祖国。”

高迈偷偷摸出手机,用课本挡着给乔燃发短信:“你上次教我那公式过期了!不能用了!退钱!”

“不好意思,本家教没有退费机制,只能补偿一课时,是否接受?”

高迈捂着嘴乐了好半天:“那这周末补吧!你有空吗?”

下了课收到回复:“这周末要出差,到下月初回来。”

高迈扔了手机一头砸在桌上,罗小列被吓得够呛,搬起他的脑袋左右查看:“没事吧你?”

“没事,”高迈捂住额头,“忽然有点生无可恋罢了。”


8.

为期两周的学术会议,白天要么站着演讲要么坐着发呆,晚上要么打牌喝酒要么出门逛吃逛吃,倒也逍遥自在。回程的日子将近,乔燃忽然发现自己的裤腰紧了不少,痛定思痛决定舍弃夜宵出门跑步。

从酒店出来沿着主干道一路往西,跑了一个小时就到了市体育馆。馆里好像有演唱会,隔着老远就听见震耳欲聋的音响和尖叫声。场馆周边挂满了宣传海报和灯牌,乔燃停下脚步抬头看着海报上那张脸,慢慢走到旁边的长椅上坐下。

七年这么快就过去了,他想,为什么当初会觉得那么遥不可及呢?

过了一会儿,音响声小下去,开始有人群从场馆里出来。乔燃看着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从他面前走过,手里拎的袋子上都是那张熟悉而陌生的脸。


手机铃响,乔燃接起来:“你还没睡啊?”

“刚躺下呢,今天让老罗给我补课来着……你往那边去点别挤我!别抢我被子!”

“小列睡你家吗?”

“嗯,他爸妈都出差了,无家可归,我只好收留他啦。”

旁边传来罗小列的声音:“乔医生好!”

“你好,”乔燃乐了,“熬夜学习辛苦了,早点睡吧。”

“哎等等,”高迈犹豫了一下,“你什么时候回来?”

“你这都问第三遍了,下周六上午的飞机,十点到。”乔燃笑了,“怎么,你要来接我啊?”

“我倒是想啊,可惜要补课。”

乔燃沿着马路慢慢走着,听他在那边嘀嘀咕咕地埋怨学校太不人道,高中生太没人权。他忽然有点想念高迈的笑脸。

“你那边好吵啊。”

“嗯,在体育馆附近,人有点多。”

“市体育馆?”旁边罗小列插了一嘴,“方圆说她偶像今天在M市开演唱会,好像就是在那儿吧。”

“偶像?啊就是她们女生天天念叨的那个?叫什么来着……”

“厉逍,说是和你长得挺像的,我反正没看出来……”

高迈不以为意地哼了一声,发现电话那头安静得很诡异。

“乔燃?”

“在听。”

“我还以为掉线了呢,”高迈躺回枕头上,“你认识那个明星吗?我和他长得像吗?”

“不认识,”乔燃看着面前巨大的海报,“不像,你比较可爱。”

“不许说可爱,要说帅气。”

“嗯,你更帅气。”

高迈满意地笑笑:“那我睡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嗯,晚安。”


这个世界有多奇幻呢?七年间音讯全无的人,一旦出现,相遇的几率忽然就大到正无穷。乔燃看着遍布机场大厅的少女,和她们手上的海报横幅,无奈地叹了口气。

同行的女医生好像也有喜欢厉逍的,随手拉了几个少女问了两句,发现他们是同一趟班机。女医生们已经控制不住激动之情开始谋划合照和签名事宜了,乔燃默默掏出口罩戴上,推着行李去办值机。

到了登机口,没过多久就听见吵闹声,回头果然看见厉逍被一群人簇拥着走过来,刚坐下就被团团围住。女医生们果然满载而归,举着手机互相分享合照,乔燃瞥了一眼,屏幕里的人笑容温和又疏离,果然和记忆里的已经很不一样。

登机后,乔燃经过头等舱时,从他身边走过,看着他面无表情的侧脸,忽然觉得,就算哪天在路上相遇,他们恐怕也认不出彼此了。


下了飞机,厉逍一直走在他们的前面,出关的时候乔燃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余光看到厉逍回头张望,但很快就被人群挤远了。乔燃低着头冲出接机的粉丝群,看见夏语冰在不远处挥舞胳膊,连忙跑过去。

“你怎么来了?”

“今天轮休,没事干,过来接你,顺便看看他,”夏语冰指指他身后,“你们同一个飞机?”

乔燃点头。

“啊,好羡慕,我本来还想去看他演唱会呢,可惜没时间,也没钱。”夏语冰耸耸肩,“走吧,送你回去。”

乔燃出差的两周车借给夏语冰通勤用,一上车就发现画风不太对。他看着座椅上绑的超级英雄护颈,和后座上一堆这个侠那个侠抱枕,心情有点复杂。

“你的口味,挺特别的。”

夏语冰笑笑,掰着他的下巴左右看看:“你是不是胖了点?”

“嗯,吃了睡睡了吃,没怎么动。”

“比原来好看多了,原来太瘦,显颓废,现在这样正好,千万别减啊。”

“行,听你的。”


送夏语冰到她家楼下,她准备把护颈和抱枕都带走,乔燃拦住:“留两个放车里吧,感觉某小孩儿会喜欢这种。”

“某小孩儿?”夏语冰看着他,“高迈?”

乔燃点头。

夏语冰靠着车门,笑得高深莫测:“他是不是还以为我是你女朋友?”

“嗯,小孩儿独占欲特别强,对你有些敌意,别放在心上。”

“他可不是什么小孩儿,十七岁,该懂的都懂得差不多了,”夏语冰关上车门,临走又补了一句,“你也别总拿小孩儿当借口,你看他根本不是看小孩儿的眼神。”


————TBC————



大噶中秋快乐~~


评论(17)
热度(127)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