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K莫】半路兄弟(二)

3.

高明下班回到家,看见高迈正襟危坐在客厅里。

“没去上自习?”

高迈摇头:“我想和你谈谈。”

高明打开冰箱,看到一盒打包的鸡腿饭,拿出来放进微波炉。

“说吧,我听着。”

“今天在外面闹脾气是我不对,我错了,对不起。但是你也有错,你不应该瞒我,更不应该打我。”

高明把鸡腿饭拿出来放到桌上:“嗯,对不起。”

高迈给他倒了杯水:“我想好了,我要考去外地上大学,到时候你就不用看我脸色了,想找谁就找谁。在那之前,我没法接受有别的女人进这个家门。”

“嗯。还有呢?”

“没了。”高迈酝酿好的台词说完,起身去洗漱。出来的时候高明正对着桌上三个人的合照发呆。

“你妈妈要是知道我打了你,肯定要跟我拼命。”

他走过去把碗筷收拾进水池:“我不告诉她就是了,但是你也不能告诉她我逃课。”

高明走过来捏了捏他脖子:“知道了,小混蛋。”


该去医院那天正好赶上月考,考完连着放一天半的假,全班都喜气洋洋的,卷子还没收完就开始骚动了。罗小列呼朋引伴要去踢球,高迈抱着球挣扎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去看乔燃——不对,是去换药。

一路连跑带跳到了医院,但是大周末的人超级多,排了一个小时才轮到他。高迈还没进门嘴角就忍不住上翘,看见乔燃后更是乐出了声。

“头一回碰上看牙医这么高兴的,”乔燃被他带得也忍不住笑,“今天也是翘课来的?”

“没有,考完试放学才过来的。”

“考得怎么样?”

“就那样儿呗,”高迈自觉躺下,“及格万岁,多一分浪费。”

乔燃接过他的蜘蛛侠书包放到一旁:“上次回去跟爸爸道歉了吗?”

“道了,你的建议我也跟他说了,他同意了。”

“说清楚就好,以后乖一点,别让他操心。”

“我挺乖的了,不打架不早恋不迟到早退,偶尔打个游戏旷个课什么的。”

“是嘛,那成绩再好一点就是模范学生了。”乔燃拿起工具,“躺好,别乱动。”

换完药,高迈起身漱口,用舌头舔了舔那颗牙:“结束了吗?”

“还要再来一次,补牙,补完就好了。”

“哦。”他盘腿坐在躺椅上看着乔燃,“你什么时候下班啊?”

“干嘛?”乔燃摘下口罩扔进垃圾桶,“请我吃饭啊?”

“不行吗?”

乔燃笑着看了他一眼,高迈忽然有点紧张,心跳得砰砰的。

“我约了人,下次吧,下次我请你吃炒年糕。”


从医院出来,天已经黑了,高迈踢踢踏踏地往公交站走,走到一半忽然调转方向,跑回到医院对面的便利店里,在靠窗的位置坐下,盯着医院大门。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高迈就看见乔燃和一个女孩子有说有笑地出来,拦了一辆的士走了。

手机铃响的时候,高迈正拿关东煮的签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扎着纸杯,看见罗小列的名字,叹了口气接起来。

“还在医院呢?”

“没,”高迈扔了垃圾往外走,“出来了,准备回家呢。”

“我妈刚打电话说他俩晚上都要加班,让我去你家吃饭。”

“我爸晚上在学校改卷子,让我自己点外卖吃呢。”

“可怜的我们啊,”罗小列在那边长叹了一口气,“怎么着,网吧见?”

高迈踢了踢电线杆:“不去,没心情。”

“怎么了你?牙又疼啦?”

高迈抬头张望了一下:“你到医院这附近来吧,我请你吃麦当劳。”

罗小列到的时候,高迈已经点了满满两大盘食物,正一脸纠结地挑汉堡里的彩椒。

“不吃就别点啊,点了又挑,浪费食物。”

“要你管。”高迈终于挑干净了,把面包重新盖上去,狠狠咬了一大口。

“看你这情绪不对,”罗小列用薯条指着他,“下午走的时候不还欢天喜地的么?怎么进了趟医院跟换了个人似的。”

高迈摇摇头,三两口把汉堡塞进肚子,喝了口可乐,然后打了个嗝。

“我是不是得交个女朋友?”

罗小列看了他一眼:“行啊,我看方圆就不错,她给你写的情书都能攒出本诗集了。”

高迈双目放空想象了一下,抖了两抖:“算了,当我没说过。”

“怎么,嫌弃人家啊?人方圆大小也算个级花,上赶着追她的可不在少数,也就是眼神不好看中了你,不然……”

“不然怎么样?”高迈那混沌了十七年的脑子忽然开了一个小小的窍,“你喜欢她啊?“

罗小列脸红了。

高迈想,要是以前,他肯定得大呼小叫地揶揄嘲笑好半天,但是现在,心里却只有很多很多的羡慕,和一点点莫名其妙的失落。

高迈问罗小列:“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4.

上次把人晾在那儿自己先走了,乔燃心里过意不去,便挑了周末晚上请夏语冰吃饭。席间从工作聊到业余生活,发现住的地方距离不远,便约了第二天在附近的公园一起打羽毛球。

临近情人节,公园里走两步就有兜售玫瑰花的小姑娘,乔燃被缠了好几回,只好掏钱买下一支,递给夏语冰。

“难为你拿一下吧,不然她们是不会放过我的。”

夏语冰接过来,折掉枝叶,插在耳朵上:“怎么样?”

乔燃点头:“好看。”

夏语冰把花拿在手上转了转:“对了,我前几天开会见到安护士长了,她问我对你感觉怎么样,我应该怎么说?”

“她也问过我了,我说还可以,准备多见几面再说,”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其实是拿你当幌子了,你要是介意的话……”

“不介意,”夏语冰摆摆手,“互相利用嘛,我有你挡着,也能清静不少。”

两人到了羽毛球场,打了几局,站在树荫底下休息的时候,旁边的篮球场里忽然飞出来一个篮球,无巧不巧地砸在乔燃肩膀上。乔燃被砸得跪坐在地上,咬住嘴唇才忍住没有骂出声。旁边球场里跑出几个小伙子,围在旁边不住地道歉,乔燃抬头,一眼就看见有个面熟的小孩儿在往后躲。

“高迈?”

小孩儿僵住不动了,慢吞吞地转身,冲他干笑了一下:“好巧啊,你怎么也在这儿?”


围观人群被打发走了,夏语冰扶着乔燃在长椅上坐下:“严重吗?要不我去买点膏药来贴上吧……”

“没事,我回去冰敷一下就好了,”他转向站得远远的高迈和罗小列,“你们俩,过来。”

两人迈着小碎步挪过去,高迈指着罗小列:“球是他扔的。”

“你……”罗小列看了眼乔燃,“对不起。”

“罗小列是吧,我记得你,那天和高迈一起来医院的,“乔燃拍拍他肩膀,”以后扔球小点劲儿,公园里老人多,要是砸到爷爷奶奶了可不好办。”

“知道了,谢谢乔医生。”

“那我们撤了啊。”高迈转身就想跑,被乔燃一把揪住领子。

“干嘛,还想讹我们啊?”

“不是说请我吃饭吗?”

高迈看了他一眼,又看看旁边的夏语冰,一脸的不情愿:“还得连你女朋友一块儿请么?”

乔燃松开手:“你请我就行,他们俩的我请,行了吧?”

高迈低着头,脚蹭了蹭地:“行吧。”


四个人选了离公园不远的海鲜自助,高迈和罗小列一进门就跑得不见踪影,乔燃和夏语冰选了个靠窗的桌子坐下。

“你不去拿吃的吗?”

“他们俩肯定会拿满一整桌的,咱们负责吃就行。”

乔燃话音刚落,就看见高迈举着满满两大盘子海鲜过来放在桌上,一脸的兴奋。

“这边东西好多啊!”

“少拿点,吃完再取。”

高迈满口答应着跑远了,过了会儿罗小列也举着两大盘过来。两人轮流传送,很快盘子就铺满了桌面。

夏语冰食量不大,乔燃吃得也不多,填饱肚子之后就看着俩小孩儿风卷残云,吃得满嘴油光。

“慢点儿,又没人跟你抢。”

高迈左手虾右手蟹根本忙不过来,乔燃便拿了几只过来剥好,放到他盘子里。高迈也不客气,用勺子一次性舀起来倒进嘴里,塞得脸都大了一圈。夏语冰看着好玩,也剥了几只递给他,高迈看了一眼,没动。罗小列看了看她的脸色,伸手拿过来倒进自己嘴里。

“谢谢姐姐!”

夏语冰被他的眼力见儿感动到了:”不客气。还想吃什么,姐姐去帮你拿。“

罗小列和夏语冰去拿水果的当儿,乔燃伸手戳了戳高迈的腮帮子:“不许这么没礼貌。”

高迈哼了一声,没说话。

水果拿回来了,三个人一边吃一边聊天,高迈不参与,低头切水果玩儿。结账的时候,高迈要掏钱,被乔燃拦住了:“你一小孩儿有什么钱,逗你玩儿呢,我来付就行。”

“我说了,我不是小孩儿。”高迈瞪着他。

“行行行,你不是小孩儿,”乔燃被他吓了一跳,“高先生,您还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高迈恼羞成怒,照着乔燃的脚用力一踩,然后咚咚咚跑出了餐厅。


5.

罗小列追上高迈,陪他蹲在马路牙子上扔石子儿。

“你是不是喜欢那个漂亮姐姐啊?”

“谁?”

“就是乔医生的女朋友,”罗小列特别惆怅地看着他,“你不能这样,人家乔医生对你那么好,你竟然打他女朋友的主意……”

“打住打住!谁告诉你我喜欢她啦!我……我喜欢的才不是她,而且她也不漂亮啊!”

罗小列挠挠头:“你不喜欢她,那你干嘛对乔医生那么……那么……说不上来,反正看他跟看阶级敌人似的。”

高迈把石子儿往对面花坛里扔,扔了好几个都没扔进去。

“老罗啊,我有个事儿得跟你说,你先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级别的?是往语文老师茶杯里倒粉笔灰这种的,还是放了全校自行车的气这种的?”

“都不是,”高迈转过身面对着他,一脸凝重,“是你从来没有经历过的那种。”

罗小列咽了咽口水,调整了一下姿势:“我准备好了,放马过来吧。”

“你还记得你跟我说过,喜欢一个人,就是看不见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他,一看见了就忍不住想笑,有别人在他旁边的话会羡慕嫉妒恨……”

“嗯。”

“我对乔医生就是这种感觉。”

罗小列咣当一下,一屁股坐在地上。高迈抬头看着天,叹了口气。

“你说,我是不是有病?”


把呆若木鸡的罗小列送上公交车,高迈沿着马路漫无目的地走着。脑子里一会儿是乔燃,一会儿是他那个女朋友,一会儿是明天要交的作业,一会儿是藏在床底下的漫画书,一会儿又是爸爸坐在书桌前的背影……

太乱了,他烦躁地揪着头发,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乔燃医院门口。他站在花坛边上仰着脖子看着大楼,心想,乔燃这会儿是不是在和他女朋友逛街呢?会不会去看电影?刚上映的那个动画片好像很不错的样子,要不再把罗小列喊出来一起去看得了……

结果一转身就看见乔燃站在三米远的地方盯着自己。

高迈吓得差点从花坛上摔下来,乔燃连忙跑过来扶着:“你怎么在这儿?”

“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在这儿?”

“这是我工作的医院。”

“你周末还加班啊?不和那谁去约会吗?”

“我不加班,送她回来值班,现在准备回去了,”他拍拍高迈的脑袋,“你是来找我的?”

“不然呢,我在这医院就认识你一个。”

“找我干嘛?”

高迈低着头不说话,过了好一会才叹了口气:“没事了。你回去吧。”

乔燃看着他垂头丧气的样子,有点好笑:“有心事啊?”

高迈点头。

“走,我送你回去,顺便聊聊你的心事。”


6.

高迈上乔燃的车跟上自家车似的,无比熟练,关门调座椅绑安全带开音响一气呵成,可惜没翻到零食。

他鄙视地看着乔燃:“怎么连颗糖都没有。”

“我是牙医,和糖有不共戴天之仇,”乔燃启动车子,“语冰那里倒是有很多糖,你下次可以去儿科看看。”

高迈从后座抓了个娃娃,抱在怀里蹂躏:“你喜欢那种女生啊?”

“哪种?”

“她那种,又聪明又漂亮又温柔,总是笑眯眯的。”

“是男人都会喜欢吧,”乔燃看了他一眼,“你不喜欢?”

高迈看着窗外不说话。

“你刚刚说有心事,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我也不确定。按罗小列的说法,我这种状态应该就是喜欢上他了,但是按常理来说,这种事不可能也不应该发生,他跟我……”高迈说着说着鼻子就酸了,他靠回椅背吸了口气,“我现在感觉跟闯了祸一样,特别慌。不对,闯祸都没这么慌。闯祸好歹知道有哪些惩罚,但这个根本想不到会有什么后果。”

乔燃趁着红灯,伸手按了按他的脖子:“别这么严肃,跟个小老头似的。喜欢一个人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尤其是初恋,是值得回味很久的,顺其自然就好了。”

“怎么顺其自然?”

“正视你的感情,喜欢就是喜欢,别想否认,也别急着去行动。给它发酵的时间,等浓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就知道该怎么应付了。”乔燃看着他笑了笑,”还有一种可能,它会随时间一起淡化消失。大多数初恋都是这样的。”

“如果能消失就好了。”

手里的娃娃被高迈揉成皱巴巴的一团,他反手扔回后座,盯着乔燃,眼睛红红的。乔燃被他盯得有些发毛,伸手挡住他的视线,高迈也不动,就在指缝里看着他。

“你第一次喜欢上的人是什么样的?”

乔燃眯着眼睛回忆了一下,十多年前的那个白衣少年已经面目模糊,只依稀记得漆黑的眼睛和光芒万丈的笑容。

“和你有一点像,”他看着高迈,“笑起来的样子。”


按着高迈的指挥,乔燃把车开到他家楼下,才发现两人住的小区就在一条街的两边。

“你一直住这儿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前不久刚搬过来,”乔燃好笑地看他,“住这附近的人你都认识?”

“百分之九十吧,我小时候没事儿就蹲门口看人,好多家都混熟了。”高迈解开安全带,犹犹豫豫地不下车。

“怎么了?”

“我家里没人,回去也是一个人打游……写作业,好无聊的。我能不能去你家写啊?”

“行啊,你回去拿作业,我在这儿等你。”

话音刚落高迈就跳下了车,跑了几步又回来爬进车里拔走车钥匙:“等我啊!”

不到十分钟,高迈就抱着书包回来了,坐进车里大口喘气。

“急什么,我还能飞了不成。”

高迈把钥匙插回去:“走吧!“

乔燃掉头,开进隔壁小区,车刚停稳,嘴里就被塞了一颗糖。

“甜吧?”高迈自己嘴里也含着一个,腮帮子凸出来一块儿,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乔燃只好点头:“吃完记得刷牙。”

“知道,我还带牙刷了呢!”高迈拍拍书包,开门下车。

乔燃公寓的客厅做成了落地窗,高迈一进去就粘在了窗户前,撕都撕不下来。

“哇你家夜景一定棒呆了我能不能呆到晚上再回去?”

“行啊,你可以在那儿写作业,”乔燃指了指窗户旁边的小茶几,“一边写一边等天黑。”

高迈从善如流地把书包放在茶几上:“我写作业你干嘛?”

乔燃指指书房:”我也有作业要写。”


做完一张卷子,糖也吃完了,高迈拿了牙刷去卫生间,经过书房敲敲门:“你不刷牙吗?”

“马上。”

高迈举着牙刷出来到处看了一圈,最后停在书房门口。乔燃戴着眼镜坐在电脑后面打字,窗帘拉着,昏暗的房间里只有一盏台灯亮在他面前。高迈看着他的侧脸,觉得心跳得特别快,气都喘不上来了。

乔燃起身出来,看到他被吓了一跳,走过来用拇指擦掉他嘴边的泡沫。

“口吐白沫,可以去演鬼片了。”

高迈跟着他进卫生间,漱完口继续靠在门上看他。乔燃刷完牙,手撑着洗脸台从镜子里跟高迈对视。

“作业写完了?”

高迈摇头:“有好几道题不会,你教我吧。”

乔燃笑笑:“我当家教那会儿一小时一百呢。”

“我只带了五十,你给我讲半小时的吧。”

“看你好学的份上,免费了。”乔燃擦擦手,出来在小茶几前坐下,“哪道不会?”

高迈随便指了一个,乔燃看了一眼,在草稿纸上写了个公式:“记住这个就行。”

“不都说字如其人么,你长得这么好看,为什么写字这么丑?”

“那是因为我的手速跟不上我的思考速度,”乔燃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哪有嫌老师字丑的,好好做题。”

高迈写好解题步骤给他看,乔燃点点头:“挺聪明的呀,为什么成绩不好?是不是学习的功夫都拿来打游戏了?”

高迈笑了:“我们打个赌吧?”

“赌什么?”

“我这学期期末考试能考进年纪前一百的话,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要是考不进的话,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怎么样?”

“你上次月考排年级多少?”

“五百多吧,反正在我们班是倒数第三。”

乔燃手撑着地,似笑非笑地看他:“你这种毫无来由的自信还挺吸引人的。”

“赌不赌吧?”

“稳赢的局我干嘛不赌。”

高迈在白纸上唰唰写了赌约,然后拉过乔燃的手,用红笔把大拇指涂满:“按个手印。”

乔燃哭笑不得地按了,高迈如获至宝地把纸折好收进包里。

“我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乔燃看着自己红彤彤的大拇指,“你该不会只是倒数着玩玩,稍微上点心就考个年级前几,然后回来给我提杀人放火这种要求吧?”

高迈笑眯眯地看着他:“你猜。”


评论(13)
热度(135)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