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K莫】半路兄弟(一)

可能得了一种看到喜欢的视频就想给它配文然而挖完坑之后懒得填的不治之症。

给《匆匆那年》的剪刀手大大比心。


1.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高迈捂着腮帮子唉声叹气,罗小列被他叹得心烦意乱,抄起作业本拍在他脸上。

“要么去医院要么闭嘴,再叫唤老子亲手给你丫拔了。”

高迈愁眉苦脸地瞅他:“拔牙疼吗?”

“打了麻醉就不疼,而且智齿早晚都得拔,你越拖疼得越厉害。”

“你确定我这是智齿?”高迈张开嘴巴举着小镜子看了又看,“不是蛀牙吗?”

“智齿蛀牙都得拔,去医院肯定不错。”罗小列把他从座位上薅起来,“走,我陪你去请假。”


高明备课备到一半,就看见儿子被班长拖进了办公室。

罗小列啪一声立定站好:“报告班主任,高迈牙疼,想请假去医院。”

“这个借口上星期用过了,换个别的。”

高迈哼了一声,臊眉耷眼地站在后面不说话。

“报告班主任,我可以证明,他是真牙疼,没有骗人。”罗小列摆出国旗下讲话的姿态和语气以增强可信度,“您也知道他耍小聪明从来没有坚持过一个星期的,这都连续哼哼超过五天了,已经对我的学习效率产生了严重影响,因此……”

“行了行了,”高明挠了挠耳朵,“你陪他去吧。”

“谢班主任隆恩!”罗小列拉着高迈往外跑,没出门又被喊住了。

高明把钥匙扔给高迈:“晚上不用回来上自习了,回家做完作业早点休息。”

高迈接过钥匙没说话,转身出了门。


医院离学校不远,两人走路过去,排队挂号,上楼找到口腔科,刚坐下就被叫到号了。

“要不算了吧,我忽然觉得不是很疼了……”

“长痛不如短痛,接受命运的挑战吧少年!”

“你不陪我进去啊?”

高迈攥着他的袖子扯都扯不开,罗小列只好扶着他一起进去。高迈第一次被电钻的吱吱声包围,感觉自己像只被抓进实验室的小白鼠。

两个小白鼠颤颤巍巍地推开门,颤颤巍巍地在椅子上坐下,颤颤巍巍地盯着医生。

医生看了他们一眼:“谁牙疼?”

罗小列连忙后退,挪到沙发上作壁上观。高迈举手:“左边,上面,最里面那颗牙。”

医生指了指床,高迈胆战心惊地躺下,紧紧抱着怀里的书包。医生想拿开,发现拉都拉不动。

“紧张啊?”

高迈点头。

医生一边戴手套一边打量他:“学生?几年级了?”

“高二。”

“S中学的?”

“嗯。”

射灯被拉过来对准自己,高迈看见医生举着镊子过来,条件反射就想躲。医生看着他笑,口罩上方的眼睛弯弯的,带出两条笑纹。

“你想躲哪儿去?”

高迈有点不好意思,挪回原位闭上眼睛。医生在他疼的那颗牙上左敲右打,高迈掐住自己大腿不吭声,结束了才发现自己眼角湿湿的。医生转过去写病历,高迈偷偷抬手擦了一下。

“没事儿,小孩儿到我这儿来都会哭,不丢人。”

高迈小声嘀咕:“我又不是小孩儿。”

“嗯,高二了,是大人了,”医生转过来,“看你疼得这么厉害,应该是蛀到神经了,要做根管治疗……”

“蛀牙啊?”高迈瞪了罗小列一眼,“还说是智齿呢……”

“你的智齿估计还得等两年才会出来,”医生拿起电钻,“躺下。”

可能是心理准备做得太充足,也可能是电钻磨牙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疼,又或者是口罩上方那双浅棕色的眼睛有某种魔力,一直盯着看会起到麻醉效果……总而言之,等高迈反应过来,补牙已经结束,他的牙和脑仁子终于不疼了。

“这周注意不要吃太坚硬和辛辣的食物,下周过来换药,直接挂我的号就行。”

高迈接过病历,发现看不懂签名。

“你叫什么名字?”

医生抬头看了他一眼。高迈发现那双眼睛不光颜色好看,形状也好看,眼角微微下垂,一笑就弯成月牙。

眼睛的主人指着桌上的工牌说:“喏,乔燃。”


2.

忙完又一个腰酸背痛的周五,乔燃打着呵欠走出医院,一上车就收到了妈妈的短信。

“别忘了明天上午的约会!衣服我给你搭配好放床上了,千万别迟到!”

和天底下所有适龄男青年的母亲一样,安欣的最大业余爱好就是给自己的宝贝儿子寻觅良配。全院看得上眼的医生护士都在她的候选名单之上,乔燃明天要见的这个夏语冰,是新来的儿科实习医生,据说才华美貌俱全,爱心耐心兼备,一来就搞定了儿科好几个鬼见愁小霸王,深得家长们的爱戴。

第二天他如约赶到定好的咖啡馆,看到夏语冰已经在座位上等了。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没关系,我也刚到。”

乔燃看了会儿脸色,明白对方也是被强迫的,便松了口气随意攀谈起来。他本就长得好,说话温温软软的,提问和回答都一脸认真,很快让夏语冰心生好感。

她半开玩笑道:“你为什么不想结婚?不会是有男朋友吧?”

乔燃看了她一眼,没有否认。

“怪不得,我说怎么可能运气这么好,碰到这么优秀还不讨人嫌的直男。”夏语冰撑着下巴看他,“不过做朋友也不错,比恋爱合算多了。”

乔燃犹豫了一下:“不过这件事目前还是保密状态,所以……”

“明白!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方语冰竖起食指放在唇上。

乔燃笑笑:“谢谢。”


饭快吃完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乔燃循声望去,看到一家三口模样的一桌人在吵架,站在桌旁的男孩有点面熟。

他留心听了会儿,明白了来龙去脉——男孩的爸爸是个鳏夫,瞒着孩子来相亲,被逮个正着。男孩子牙尖嘴利的,把女方挤兑得都快哭了。乔燃盯着男孩看了又看,还是没想起来在哪里见过。

“认识的人吗?”夏语冰问。

乔燃摇摇头:“可能认错了吧。”

争吵声越来越大,那位爸爸貌似被气得不轻,抬手打了男孩一巴掌。周围一下子就安静了,直到男孩捂着脸跑出去,才恢复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乔燃隔着窗户望向男孩的背影,看见他书包上的蜘蛛侠,终于想起来在哪儿见过了。

他起身冲夏语冰笑笑:“不好意思,他是我的患者,我得去看一下。”


蜘蛛侠书包一晃一晃地跑了三条街,又爬上天桥,才终于停下来。乔燃跟得气喘吁吁,蹲在天桥下面看着他。

小孩儿叫什么名字来着?乔燃努力回忆了一会儿。啊,高迈。S中高二的学生。

高迈对着栏杆好一阵拳打脚踢,一边还扯着嗓子鬼吼鬼叫,跟被惹毛的小狼狗似的,掉在地上的书包也被踹飞了。乔燃等他折腾到没力气了,上去捡起他的书包,走过去扔进他怀里。

小狼狗眯着眼睛看他:“你谁啊?”

“白衣天使,上帝派来拯救你的。”

高迈嗤笑一声,爬起来拍拍裤子。乔燃看着他背影:“老师没教过你做人要讲礼貌吗?接受了帮助要说什么?”

高迈头也不回,乔燃只好跟上去,和他并肩下了天桥。

“你跟着我干嘛?”

“怕你想不开。”

“不至于,”高迈摸摸脸,抬头瞅着他,“我认识你吗?”

乔燃叹气,左手捂住额头,右手捂住鼻子和嘴巴,只露出眼睛:“这样能认出来么?”

“啊!”高迈眉头终于舒展开了,“是你啊,乔燃。”

“要叫乔医生。牙还好么?”

高迈摸摸腮帮子:”不疼了。谢谢你啊。”

“现在知道说谢谢了,不认识的人就不谢吗?”

高迈低着头不说话,肚子倒咕噜噜响了起来。


乔燃带他进了路边的面馆,要了碗豚骨拉面。

“啊,想吃辣炒年糕,自从牙疼就没吃过了。”高迈看着菜单砸吧嘴,“还有章鱼火锅和烤金针菇。”

“等牙好了请你吃。”

“这么好?”高迈笑了,眼睛亮晶晶的,“你真的是白衣天使啊?”

“骗你干嘛。”

面上来了,高迈把上面的葱花和桔梗挑到碟子里,然后撒了点辣椒粉。

“果然是小孩子,还挑食呢。”

高迈看了他一眼,把挑出来的又放回去。

“你今天不上班啊?”

“轮休。你呢?学校放假?”

高迈摇头:“上课呢,我跑出来的。”

“怪不得你爸打你呢。”

高迈用筷子搅着碗里的面:“你比我大,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办?”

乔燃看着他。

“他一个人很辛苦,我也希望有人能照顾他,但是一想到那个人会取代妈妈的位置,我就……”高迈鼻子一酸,用力按住自己的眼睛。

乔燃把他的手拉下来,拿纸巾帮他擦了擦眼泪。

“不如这样,你跟爸爸商量一下,再等两年,等你考上大学了再找伴儿。到时候你去外地念书,眼不见心不烦,怎么样?”

高迈抽抽鼻子,考虑了一下,点点头。



评论(8)
热度(153)
  1. 哎呦喂小闹姐Gpangza 转载了此文字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