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K莫】浮生莫遇(前世今生)

看完芊芊之后就一直想写前世今生,赶在大结局之前终于憋了出来,啊,通体舒畅。


题目出自纳兰容若的“浮生若梦,别多会少,不如莫遇。”

KO:前世叶容,今生叶莫渊。莫莫:前世宋玉,今生宋遇容。


【楔子】

九皇子叶容是所有皇子中最不起眼的那个。瘦削,孤僻,独来独往,除了书画和功课,其余一概不放在眼里。宫里流传的说法是,御花园里那块千年的石头若是成了精,恐怕都比这位九皇子要活泼些。太监宫女们便把他当石头对待,皇宫上下能引他说几句话,泛出几丝活气的,也只有宋玉一人。

宋玉是太子太傅宋学士的老来子,从小就进宫当了侍读。被太傅捧在手心宠得无法无天,在宫里也像在自家府邸一样,带着皇子们招鸡斗狗,上树捉鸟下湖捞鱼,没有一刻安生。宫里流传的说法是,宋小少爷是猫投的胎,不然怎么会这么机灵古怪还招人喜欢?皇子和妃嫔们宠他,皇帝也格外纵容他,里里外外只有九皇子一个人不拿正眼看他。


宋玉便每天都去招惹叶容。

在他凳子上涂油,书本上乱画,趁他不备推到池子里,偷了他随身的玉佩转身就跑。叶容起先还强忍怒火去找宋玉分辨,后来被捉弄成习惯,便不理他,等他自觉没趣找上门来,就在他额上用扇子一敲,道一句下不为例。

一来二去彼此熟悉,宋玉下了课就把太傅布置的作业往叶容怀里一塞,自去玩乐。一个时辰后回来,便能看到完成好的作业放在书桌上。作为酬劳,他每日换着花样给叶容带宫外的小玩意儿,一个泥人,一笼蛐蛐,或是城里最好吃的那家驴打滚。


他问叶容,你是不是从来没有出过宫?

叶容摇头。

宋玉很同情他,琢磨许久,趁中秋晚宴人多眼杂,让叶容换上自己的衣服,偷偷溜出了皇宫。他带着九皇子去他最喜欢的浮生酒楼吃月饼,去最热闹的集市买花灯,躲在戏台后面偷看花旦换衣服。最后在护城河边赏月的时候,被与民同乐的知府认出,亲自送进宫里。

虽然被罚在祠堂跪了一整夜,但叶容仍然觉得,这一天,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一天。


三年后,皇帝病重,京城风云突变。

觊觎皇位的皇子虽多,但新君只可能在太子叶荻和七皇子叶裳中抉择。叶荻少年老成,温和持重,不喜结党,深得皇帝欢心。叶裳锋芒毕露,世故圆滑,用银两谋得满朝人心,其母妃更是善吹枕边风。一狼一虎对峙于朝堂,一时间硝烟四起,风声鹤唳。

众皇子忙于站队之时,叶容却向皇帝求得一间小院,搬出皇宫,在他的容王府过起了足不出户的太平日子。宋玉考上了武状元,向皇帝请缨去讨伐倭奴,临行前到容王府找叶容喝酒饯行。谈到太子与七皇子的针锋相对,宋玉不出意料开始痛骂叶裳,说他小时候打碎老师的砚台不肯承认,还诬陷叶容,一看就不是好人。至于太子,看上去温良而已,对待下人手段狠辣,也不是什么善茬。

叶容也不同他分辨,只一杯接一杯地喝酒。

宋玉醉倒之前还在说,阿容,要是你当皇帝就好了,我当你的大将军,给你守江山。


数日后,皇帝病危,召各大臣进宫商讨传位事宜。第二日,叶容奉旨进宫面圣。

面前跪着的孩子神情淡漠,浓密眉毛和下垂的眼角都像极了自己。皇帝想起太傅所言,示意他靠近些。

皇帝问道,太傅说你兼具治世之才与济世之心,果真如此?

叶容叩首道,不敢,儿臣只想闲云野鹤,与心爱之人相守余生而已。

皇帝没有再说什么。

被遗忘的九皇子重新出现,不啻押上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千钧一发的皇位之争燃起了火花。本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的叶裳震怒不已,召集门客和大臣商讨对策,决定办一场鸿门宴。

叶容收到宋玉的手信,说中秋假期归来,约他当晚在浮生酒楼见面。叶赫不疑有他,如期赴约,看到七皇子的家兵将酒楼围得密不透风,才意识到中了圈套。还没来得及转身,脖子就被剑刃抵住。


进了酒楼,叶容被反绑在椅子上,神色如常。

叶裳气极反笑:“你不害怕?”

叶容摇头:“想杀我的不是你,是太子。你只是他借的一把刀罢了。刀不可怕,可怕的是人。”

叶裳拔剑出鞘:“太子必将死在我的手上。你若投诚,我可以留下你的容王府……”

叶容闭上眼睛:“不必了。”

叶裳冷哼,正欲开口,忽闻利器划破气流的声音,立刻转身出剑。原本对准叶容的匕首被挡落在地,叶裳厉喝:“回去禀报你们太子,九弟这条命我留了,若是……”

话音未落,四周又有数枚暗器飞出,一旁的侍卫连忙拔刀,但都被暗器射中,接连倒地。门外响起打斗声,太子带着侍卫破门而入,太傅紧随其后。


叶荻背着手,似笑非笑:“父皇收到消息,说七皇子的带刀侍卫押着九皇子进了浮生,便派我过来看个究竟。阿裳,你这是在做什么,兄弟之间,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的。”

叶裳知道自己活不成了,一把拉起叶容,用刀抵住他脖子:“你若敢动我,我便杀了他。九弟一死,父皇必会对你起疑心,到时候……”

“到时候他自己也死了,谁会替你做主呢?”叶荻摇摇头,“七弟,这么多年了,你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

太子转过身去,侍卫们一拥而上,叶裳无力招架,眨眼间丧了性命。

叶容躺在地上,意识随着胸口喷涌而出的鲜血迅速消逝。模糊中,他看见眼前的桌子腿上有一个刀刻的玉字。


“记好了,我当上武状元之后的中秋,戌时,在这张桌子上,我请你喝酒。”

“要是你考不上怎么办?”

“乌鸦嘴!我一定会考上的,我还要当流芳千古的大将军呢。”

“好,那我等着。”

“一言为定!拉勾,不来的是小狗。”

“对了,父皇给我取字了,叫莫渊。”

“哪两个字?”

叶容拉过宋玉的手,一笔一划地写在他手心。

“莫测高深,渊渟岳峙,很配你。”

“你想好字了吗?马上就是弱冠礼了。”

“想好了。”

“什么字?”

宋玉也拉过他的手:“遇见的遇,叶容的容。遇容。”


叶荻拿过一把剑,走到叶赫面前,但未来得及下手,就听见身后一阵打斗声响起,伴随着太傅的尖叫:“阿玉!”

宋玉满脸是血,看到地上的叶容后,举刀向叶荻刺去。侍卫们将叶荻护在身后,围着宋玉缠斗。虽然不敢要他性命,但刀伤接连不断,宋玉渐渐不支,最后跪在地上。

“你不好好练兵,跑回这里来做什么?”

宋玉看着太傅:“这就是你不让我回来探亲的原因?”

太傅抓着叶荻的袖子求他放过宋玉,叶荻轻笑:“外将擅自回京是死罪,你不知道吗?”

宋玉只看见叶容慢慢把落在身旁的一把匕首抓进掌心,然后冲自己笑了一下,猛地起身。

他想出声阻止,但是发不出声音,甚至动不了。

他只能眼看着叶容被叶荻手里的剑刺穿,然后把匕首准确地扎进了叶荻的胸口。

二人慢慢倒下,鲜血一直流到了宋玉的面前。


三日后,皇帝驾崩,皇位传予四皇子叶宁。

新君登基之日,军队传来消息,宋玉将军在追赶倭寇的路上遭遇埋伏,以身殉国。


三百年后,上海滩一手遮天的青云帮帮主叶齐笙喜得贵子,取名叶莫渊。隔着一条江的宋氏家族也迎来了第二位少爷,取名宋遇容。


【楔子完】


——TBC——


《原来是你》的车等看完大结局再开。哦嚯嚯。


评论(5)
热度(51)
  1. K莫Gpangza 转载了此文字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