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原来是你(K莫)45-51

45.

于半珊拿胳膊肘捅捅丘永侯,让他看旁边的郝眉。郝眉手撑着下巴,笔在书上点来点去,时不时露出蜜汁痴笑。

“高数有这么好看吗?”于半珊把课本翻得唰唰的,“是有颜如玉啊还是黄金屋啊?我怎么没发现呢?”

丘永侯捂住鼻子:“我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手机铃响,郝眉一秒钟接起来,然后歪着脑袋甜滋滋地“喂”了一声。

围观俩人齐齐抖了一下。

“嗯,今天晚上有课,不回去了……嗯,明天下午你有空吗?好啊,那明天见,嘿嘿。”

“你瞧瞧他那个小媳妇样儿,还嘿嘿,你什么时候听他嘿嘿过,不都是卧槽哈哈哈吗?”

“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丘永侯拍拍他肩膀,“一谈恋爱就变智障。”

第二天郝眉异常精神地听完了一整节思修,全程神采奕奕地盯着黑板——上面的时钟。老师一宣布下课,郝眉就拎起书包冲了出去,没跑两步就看见柯原站在门口的台阶下面等他,一身黑衣,特别帅气。

“等多久啦?”

“不久,三分钟。”

然后两个人就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傻笑。

于半珊从教室出来,眼睛一下子就被辣到了,碍于对KO的崇拜,勉强忍住了嫌弃之情。他走过去在郝眉头顶上敲了一下:“那你晚上不回寝了?”

郝眉点头:”下周一再回来。”

于半珊面色凝重,冲柯原一抱拳:“我们美人就交给你了。”

柯原忍笑道:“放心,一定把他全须全尾地送回来。”

两人出了校门,郝眉问:“直接回家吗?”

柯原摇头:“我想去书城,买几本书。”

“好。”郝眉扬手打车,被柯原拉住胳膊。

“坐地铁吧,还没和你一起坐过地铁呢。”

“两个人一起坐地铁,和一个人坐,有什么区别吗?”

“我也不知道,”柯原帮他把卫衣的帽子戴上,“所以想试试看。”

很快郝眉就知道区别在哪儿了。

帝都的地铁车厢无时无刻不处于满员状态,两个人费劲巴拉地挤到角落,柯原用力把郝眉往墙角一塞,然后一手抓着栏杆一手撑着墙面,把郝眉和人群隔离开来。

郝眉抬头坏笑着看他:”你就是想玩一下这个才来坐地铁的吧?”

“被你发现了,”柯原低头看他,“以前看过一对情侣这样,就想自己也实践一回。”

“感觉怎么样?”

趁着地铁减速人群晃动,柯原倾身在他眼角亲了一下:“好极了。”


46.

进了书城,两人都被乌央乌央的人海吓了一跳。

“今天什么日子啊?”

“作家签售,莫识君。”柯原指指头顶的横幅,“这名字……”

“卧槽。”

“怎么了?”

“我妈。”

“在哪儿?”柯原也紧张了,条件反射后退一步,四处张望。

“那儿,”郝眉指着横幅上的人像,“莫扎他是我,莫识君是我妈。”

“……真名吗?“

“当然是笔名啦!”郝眉随手抄起本书挡在面前,贴着墙根往里走。

柯原跟上去:“你为什么要躲?“

“让我妈看见我就废了……”

“为什么?你做亏心事了?”

郝眉躲到一排书架后面,蹲下喘气:“上次暑假我闲着无聊把她电脑里的试卷偷偷改了几道题,特别无厘头的那种,结果她被记教学事故,打电话扬言要打断我的腿,我连夜跑出来的。到现在还扣着我生活费不给我呢,这个狠心的女人……“

“说说而已,还真能打你啊。”

“那可不!”郝眉咋呼起来,“她一高中老师,教鞭不离手的!每次我一做错事就满院子追着打我……”

“那你还恶作剧?”

“皮厚嘛,她打人也不疼,跟挠痒痒似的。”郝眉笑笑,“每次她一抬胳膊我爸就扑上去拦着,然后我就撒丫子跑,她在后面追。小时候每天都得跑一次,要是哪天没跑邻居还过来问呢,你家眉眉今天没欠揍啊?长大了就不怎么闹她了,啧,怪怀念的。”

“羡慕你,父母这么好。”

“以后也是你的父母了,”郝眉看着他,忽然起身,“走,去介绍你们认识。”

走到一半又停住了:“我该怎么说?你是我的谁?”

“同学吧,一起来买书。”柯原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慢慢来吧,要是开口就说男朋友,现场上演全武行怎么办?我可不敢拦她。”

“行,”郝眉笑笑,“她肯定会喜欢你的。”


47.

书城的贵宾休息室里,一母一子正绕着沙发跑圈。

“妈!妈!你听我解释,我真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的,我那会儿在上课呢,上课不能接电话啊,你是老师你最清楚了对不对……”

“半夜十点你上个屁的课!老师是猫头鹰吗?还敢跟老娘撒谎,毛长全了会飞了是吧,看我不给你一根一根拔下来做成鸡毛掸!你给我站住!”

“我不站!你再追我我就告诉我爸了!我还没说你扣着我生活费呢!我没钱吃饭都饿瘦了,他看见了得多心疼啊!”

“瘦你个大头鬼啊!脸跟福娃似的,每天光吃不动净打游戏呢吧?老娘辛辛苦苦挣外快不是给你个不孝子买装备的!你站住,今天不打断你的腿我就不姓莫!“

“你本来就不姓莫啊我的娘……啊你轻点儿!怎么年纪大了手劲儿也见涨啊?”

“哼,你以为这么多年白练的么,”莫识君终于逮到了郝眉,摁在地上又掐又打地蹂躏了好一会儿,最后心满意足地站起来,“行了,今儿看在你同学面子上放过你了,起来吧。”

郝眉衣衫不整地爬起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我要告诉我爸。”

莫识君拿出钱包扔在他身上,转身笑容满面招呼柯原:“别站着啊,过来坐。”

“谢谢阿姨。”

“客气什么,”莫识君上下打量了一遍,“真不错,长得比眉眉帅多了。有对象吗?”

柯原点点头:“有。”

郝眉正在喝水,一下子呛住了,咳得惊天动地。

“多大人了连水都不会喝,”莫识君给他拍了拍背,转头继续问柯原,”对象男孩儿女孩儿啊?“

郝眉直接咳趴下了。

柯原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男孩子。”

“不会是我家眉眉吧?”

柯原没说话,郝眉忍痛抬头:“妈你说什么呢……”

“还同学呢,你们班要有长这样的,我早就记住了。老实说吧,多大年纪?哪儿人?哪个专业的?怎么把我家眉眉骗到手的?”

郝眉伸手拉她:“妈……你听我说……”

“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当初在眉山孤儿院,接郝眉走的那天,有个孩子拉着他不肯松手,还把您的手腕咬出血了。”

莫识君下意识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疤痕。

“那个孩子,就是我。我是原原。”


48.

机场大厅,柯原去托运行李,莫识君把郝眉拉到一边。

“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她摸着郝眉的头发,又内疚又不安,“你想起来什么了吗?”

“没有,还是不记得,”他俯身抱住莫识君,“我又不怪你。”

“我当时觉得,孤儿院的日子那么苦,你忘了再好不过,没想到……唉……”

“嗯,还好他找到我了。”

“但是,妈妈还是不放心,”她看着郝眉,“他没上过学,没工作,没钱,什么都没有……”

“我有就行啦!”

“眉眉!”

“妈,有学历有工作有钱的人的那么多,但是他只有一个啊。”

莫识君沉默良久,叹了口气,“你心里有数就好。”

“对了,这件事你先别告诉爸爸,等时机成熟了,我和柯原一起去跟他说。”

“知道了,”莫识君看着远处的柯原,一脸同情,“你爸应该舍不得揍你,但是原原至少得断一条腿才能进的了门吧。”


49.

一到家,郝眉就扑倒在沙发上:“怎么感觉跟打了场仗似的……”

“祝贺将军凯旋,”柯原趴在他身上:“没想到你妈挺开明的。”

“写科幻小说的,能不开明么,”郝眉伸手戳他的下巴,“真正的难关在我爸那儿,他还等着抱孙子呢,不扒掉我们一层皮都算是客气的。”

“这么吓人?”柯原拉过他的手指咬了一下,“那我不去了。”

“睡了人家的儿子,还不上门送聘礼,有没有责任感和羞耻心了?”

柯原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冲耳朵里吹了口气:“我还没睡到呢。”

郝眉全身都痒痒,蜷起身子把柯原推到地板上,抄起抱枕砸他。

“干嘛,”柯原一脸无辜,“我没说错啊。”

郝眉脸都红了:“去做饭,饿死了。”

“行啊,吃了我的饭,就得给我睡了。”

“那我不吃了,正好减肥。”

“真不吃?”

“说不吃就不吃!”

“那正好,今天不用做饭了,我出去吃。”

“哎哎哎站住!”

柯原停下,看见他趴在沙发扶手上,跟个小狗似的,就差条尾巴了。

“干嘛?”

“你……你准备吃什么?”

“唔,没什么胃口,就随便吃点糖醋排骨红烧茄子烤鸡翅炒河粉还有老酸奶吧,嗯。”

柯原说完就出了门,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不出意外看见郝眉着急忙慌地跑出来。

“慢点儿,回去把围巾围好再出来,晚上冷。”

郝眉红着脸又进门了,再出来的时候手上拿了个口罩。

柯原看着他走过来把口罩戴自己脸上:“我们要去抢银行吗?”

“这是惩罚措施,戴着口罩就不许说话,只能听我的命令。”

“我做错……”

“嘘!不许说话!要等我气消了,亲手摘掉,才可以说话,明白吗?”

柯原点点头。

“乖。”郝眉眯着眼睛端详了一会儿,“遮住脸更帅了。”

柯原看着他雀跃的背影,笑着跟上去。


50.

两人走到超市门口,郝眉抬头看了看:“不是去下馆子吗?”

柯原指指对面的饭馆,双手比了个叉,又指指自己,比了个大拇指。

“饭馆不好吃,你做的好吃?”郝眉满意地拍拍他肩膀,“算你有良心。”

柯原拉了个推车过来,郝眉连忙爬进去:“早就想坐这个了,出发出发!”

柯原选的都是蔬菜,郝眉不高兴了:“也拿点零食嘛!”

柯原比了个叉,拿了一盒胡萝卜扔进他怀里。

郝眉抗议:“我不爱吃这个!”

柯原伸手在他肚子上捏了一下,捏出一个小型游泳圈。

“切,还说不嫌我胖呢。”郝眉拍掉他的手,气呼呼地坐回去。

出了超市,郝眉看见路边有卖煎饼的,瞬间就走不动路了。

“我就吃一个!就一个!什么都不加!”

柯原笑着看他,点点头。

什么都没加的素煎饼出炉,郝眉举到柯原嘴边,发现他戴着口罩,顺手就摘了。

“惩罚结束咯。”

“啊!忘了!不行不行,我是为了让你吃东西……”

“不管,”柯原咬了口煎饼,“下次记得说清楚规则。”

郝眉看着柯原优哉游哉的背影,恨恨道:“大意了。”

煎饼两三口吃完,郝眉擦了擦嘴追上去:“我帮你拎。”

“不用,不沉。”

“一看就很沉好嘛,还两个。给我一个。”

“我两手拎正好平衡,不觉得沉。”

“你是不是傻,”郝眉无奈地看着他,“两手都满的怎么牵我啊?”

柯原看着他,勾起嘴角:“有人看呢。”

“管他们干嘛,又不认识,我长这么嫩,肯定以为我是你弟弟。”

“那你拎这个,轻一点。”

郝眉接过来,手塞进他掌心里,然后慢慢张开,十指相扣。

“这条路特别漂亮,经常有小情侣专门过来拍照。我第一次走这条路的时候就想,我才不拍照,我要住在这条路上,每天和我喜欢的人手牵手去买菜,散步,遛狗,”郝眉抬头看着他,“对了,我们要不要养一条狗?”

“你不是喜欢猫吗?”

“但是猫没法遛啊,”郝眉摇摇头,“算了,我遛你就行了,一样的,哈哈。”


51.

吃完晚饭,郝眉积极主动跑去刷碗,柯原也不拦,就在旁边看着。

果然,噼里啪啦,摔坏盘子一个,勺子两个。

郝眉可怜巴巴地看着柯原。

“没事,继续,我爱听这个响儿。”

“那你别看,你看我紧张。”

柯原转过去,拿了苹果出来削。

“哇,你削皮都不会断,好神奇。哎你教我吧,我回去露一手,震震那帮只会连皮啃的糙汉。”

柯原看了他一眼,拿了个苹果放在他左手,刀放在右手,从背后搂住他。

“这样,左手旋转,右手食指用力往前推,拇指按好控制刀口的方向,慢一点,薄一点,对……”

不一会儿,郝眉的注意力就不在苹果上了。耳边柯原说话的气流像把刷子一样,在他耳道里轻轻地刷着,连带得全身都发痒,

柯原稍稍放手,皮随之掉落。

“断了,要不要再试一次?”

郝眉放下刀和苹果,在他怀里转身。

厨房里太安静了,两人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和心跳声被衬托得像擂鼓一样。

郝眉凑上前在柯原唇上轻轻舔了一下,抬头看着他,神情天真又诱惑。

他说:“柯原,你要不要睡我?”


———TBC———



要不要开车要不要开车要不要开车。

并不是老司机。

开不好车毁人亡了怎么办。

啊,紧脏。


只剩四集了,K莫吸一点少一点,每念于此就悲伤到无法夫吸。



评论(11)
热度(203)
  1. K莫Gpangza 转载了此文字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