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原来是你(K莫)35-44

照例开胃小菜。

某日郝眉突发感慨:你说我当时要是听我爸的安排出国读金融,咱俩是不是就碰不到一块儿了?

正在伏案苦读的柯原:不会,历史的必然性和偶然性貌似对立实则统一,必然性通过偶然性得到表现,偶然是必然的补充,你选择学校是偶然,和我在一起是必然,也就是说……

郝眉:……我忽然明白为什么他们说找对象要找好看的了。

柯原:为什么?

郝眉:因为对象长得好看的话,胡说八道的时候你也会觉得特别性感。

然后柯原就给郝眉展现了一下性感的终极奥义。


没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也是个大甜饼哦,祝食用愉快。


35.

半夜郝眉起床上厕所,出来之后看到柯原房间的灯还亮着。他走过去敲敲门。

“进来吧。”

“还没睡啊?”

“写完这点就睡了,”柯原靠在床头抱着电脑,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

郝眉走过去,看到他眼睛里满满的血丝:“变成K兔子了。”

“可爱吗?”

郝眉转身往外走,掩上门,不一会儿又推开:“你饿不饿?”

柯原放下电脑:“你饿了?”

“有点,”郝眉摸摸肚子,“要是不醒还好,醒了空着肚子就睡不着。”

“想吃什么?”两人下楼,柯原打开冰箱看了看食材,”西红柿鸡蛋面?“

“唔,你会不会做那种面疙瘩汤?一团一团的那种,好像也有地方叫面片儿,不过我比较喜欢吃疙瘩。”

柯原点点头:“汤料呢?”

郝眉想了想:“酸菜鱼!面疙瘩下在酸菜鱼的汤里!啊我要流口水了。”

“你坐着看会儿电视吧,马上就好。”

“大半夜有啥好看的,”郝眉在厨房里左碰碰,右摸摸,积极主动地给柯原拿鸡蛋递菜板,“我给你打下手。”

柯原做菜特别干净利落,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郝眉一边看一边哇噻,连哇了好几声。

“你干嘛呢?”

“欣赏一场高水平的料理演出,”郝眉抬手呱呱鼓掌,“你要是女的我现在就跪下求婚了。”

柯原搅着汤没说话,过了会儿拿勺子盛了点汤,递到他嘴边:“尝尝咸淡。”

“嗯!正好!哎你这个调味也是绝了,我看你放糖放盐都特别漫不经心就随手一洒,怎么就能每次都刚好呢……”

柯原装好盘放到桌上:”吃吧。”

“你不吃啊?”

“我不饿。”

“不饿也拿双筷子坐下,”郝眉严肃道,“不然减肥之神误以为这么多都是我一个人吃的,对我实施惩罚怎么办?”

柯原从冰箱里拿出炝好的黄瓜,盛出一小碟放到桌上,就这几秒钟功夫,一大碗疙瘩汤已经被消灭了一半。

“你慢点……“

“啊咬到舌头了……”郝眉愁眉苦脸地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然后挪去洗手池漱口,“啊啊疼……”

柯原扶着他的脑袋转过来,对着光:“张嘴我看看。”

舌头旁边牙印清晰,看来是下了狠劲儿。柯原轻轻吹吹:“咬得好,下次就知道慢点吃了。”

郝眉拍掉他的手,瞪着眼睛哼哼哈哈。

柯原拿纸巾给他擦脸上的水:“莫莫。”

“啊?”

“我是男的。”

郝眉莫名其妙的瞅着他:“我知道,我没瞎。”

“我喜欢男人。而你和我不是同一类人。你面对我的时候会想,可惜不是女的,如果是女的就好了,对不对?这对你来说是很正常的念头,但是我无法接受。”

郝眉躲开他的视线:”你想说什么?”

“如果你是出于新鲜感和挑战欲而接纳我,那还是去玩游戏更好。通关之后离开的话,游戏不会难过,但我会。”

36.

柯原起床后发现房门上有个便利贴,上面是郝眉的鬼画符:我回学校了,临时有事,训练取消,下周再见。落款是个大写的M。

柯原把便利贴放进抽屉,洗漱好收拾东西出门。今天是李叔的末七,他得去送一程。

在车站候车的时候想给郝眉发个信息,编辑了很久还是删了。

李婶打电话过来:“几点的车啊?我让冬冬去接你。这么多年没回来,肯定不认识路了。”

“自己家怎么会不认识,你们忙,我自己过去。”

下车后他差点以为自己坐错了车,这地方跟他的记忆没有一处是重合的。社会主义就是好啊,他边走边感叹,一个山脚下小城镇的街景都快赶上大城市的中心区了。

沿着大路走到桥头,就看见冬冬站在桥墩上张望,他挥挥手,冬冬立马飞奔过来。

“哥哥哥哥哥哥哥!”

柯原抱住他:”我看看,长高了没?”

“高了!”冬冬挺直身子,“都到你咯吱窝了!”

“再接再厉。”柯原从兜里掏出奶糖递给他,“家里人多吗?”

“多,妈妈工厂里的人来得最多。”

“多就好,今天应该热热闹闹的。”

“但是我怕妈妈太累了。”

“所以我回来啦,”柯原牵着他的手,“走吧。”

37.

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失去联系整整四天半,一百零八个小时,六千四百八十分钟。机械女声第二十六次亲切提示:您所拨打的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郝眉觉得自己要疯。

肖奈在网上搜刮柯原的个人信息,丘永侯在检查柯原的电脑,于半珊在翻厨房。

“上次吃的那绿豆糕呢?”

“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找吃的,”丘永侯摁着他的脖子押到桌前坐下。

于半珊一脸无奈:“他衣服和电脑都没带走,厨房里还酿着米酒呢,肯定会回来的呀……”

“但是他为什么要关机呢?”

“可能是想与世隔绝一阵子吧,”于半珊摸着下巴,“世外高手不都这样吗,动不动就跑深山老林里去闭关修炼什么的……“

“你还是闭嘴吧。”

“找到了,”肖奈把电脑转过来,“他名下的一张卡过去两个月都没有动过,昨天忽然有了一笔消费,地址在这儿。”

三个人凑过去看地图,于半珊一拍桌子:“我说得没错吧!他真跑深山老林里去了!”

郝眉爬起来开始收拾东西。

“你要去啊?”

“嗯。敌不动我动,不能坐以待毙。”

“人过几天就回来了,犯不着你御驾亲征……”

“万一不回来了呢?万一,万一在那深山老林里被什么蛇啊野猪啊给咬死了,咱们的比赛怎么办,是吧老三?“郝眉背起包,两步窜出了门,“记得帮我点名啊!”

丘永侯遥望楼下,悲从中来:“儿大不中留啊。”

38.

晚上吃完晚饭,柯原陪冬冬写作业,李婶收拾完在他身旁坐下,把两张银行卡放到他手里。

“你的孝心我们领了,钱拿回去。”

“阿姨……”

“听话。你不说说要考大学吗?当初没送你去念书,老李埋怨了我一辈子,他要是知道你有这用功的心,现在肯定在天上笑呢。”说完又拿出一个盒子,柯原接过来打开,是一叠照片。

“张老头的照相馆下个月就要关门了,我怕以后找不到,就把你小时候的照片重洗了一份,”李婶笑笑,“好好读书,等冬冬考上,咱家就有两个大学生了。”

电话铃响,冬冬连忙跑过去接起来。

“喂?张爷爷?对,在家呢!等等啊,原哥过来接电话!”

柯原过去接起来,“你好?”

39.

“好你个大头鬼啊柯原!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跑这山沟沟里蹲着!还关机!怎么着?躲我啊?怎么不再躲远点儿别让我找着啊?有种放狠话没种正面刚,你就是个大软蛋!软得都扶不起来的那种!”郝眉喘了口气,“限你二十分钟内出现,不然这辈子都别想再见我了!”

放下电话,郝眉切换成乖宝宝语气,冲满脸惊恐的老爷爷九十度弯腰:“谢谢您,我联系上我朋友了,他一会儿就过来。”附赠一大朵微笑。

爷爷拍了拍胸口,从里面端个小板凳给郝眉:“你是原原的朋友啊?”

“是的。”

爷爷扶着老花镜打量郝眉:“你长得很像我认识的一个娃娃……”

“是嘛?怪不得他们说我是娃娃脸呢,哈哈哈。”

爷爷没说话,颤颤巍巍进屋,不一会儿捧着一张相册出来了,翻了半天,从角落里抠出一张一寸照:“你看,你笑起来啊,和他一模一样。”

照片是黑白的,磨损严重,郝眉眯着眼睛研究了半天:“是有点儿……不过天底下的娃娃笑起来可能都这样儿吧,哈哈哈。”

郝眉把照片递过去,爷爷挥挥手:“你留着吧,反正也是要丢的。”

“不好吧,您孙子的照片……”

“谁是我孙子?”爷爷翻到相册的另一页,“他也是眉山孤儿院的娃娃,和原原从小玩在一块儿……”

“眉山孤儿院?”

“他是孤儿啊,你不知道?”爷爷指着一张照片,“看,在这儿呢。”

照片上是两个四五岁光景的小男孩儿,勾肩搭背的,笑得一脸没心没肺。

“这是柯原?我从来没见他这么笑过……”

“唉,小时候成天咧着嘴,嘻嘻哈哈的,自从星星被领养走之后,就再也没见他笑过,哦,星星就是旁边这个娃娃。”

身后车水马龙的声音忽然小了下去。郝眉慢慢转身,看见柯原从马路对面跑过来,身影在车来车往中一闪一闪的,看不真切。

40.

柯原牵着郝眉,慢慢往回走。晚风很凉,柯原回头把帽子摘下来给他戴上。郝眉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头走路。

明明在电话里还气势汹汹的,见了面却温顺得吓人,叫了他的名字之后,就没有再开过口。郝眉的手捏成拳头被柯原包在手心,过了会儿慢慢张开,和他十指相扣。

柯原站住,侧身帮他挡住风:“不生气了?”

郝眉摇摇头:“本来就没生气。”

“那你那么大声凶我。”

“凶的就是你,”郝眉抬头瞪他,“谁叫你关机吓唬我。”

“怕自己忍不住找你,也怕等到的不是我想要的消息,所以……”

“所以就关了?以为自己是鸵鸟啊?头埋进沙子里就天下太平了?“

“我错了,”柯原俯身,用大衣把他整个人裹进怀里,“担心了?”

“嗯,总觉得你又出了什么事,然后瞒着我躲起来,”郝眉头埋在他胸口,声音嗡嗡的,“都被你虐出心理阴影了。”

“对不起。”

“知道就好,”郝眉在他脖子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走吧,饿了。”

41.

“哎哟,第一次看见比我家冬冬还能吃的,”李婶把盘子往前推了推,“再盛一碗?”

“不了不了,这么多够了,谢谢阿姨。”郝眉把碗舔干净,站起身:”我去洗碗。”

“放着吧,别又把碗给砸了。”柯原伸手摘掉他下巴上的米粒,用手背把他满嘴的油蹭干净,拿起碗筷进了厨房。

被对面一大一小两双眼睛盯着,郝眉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我还是去帮忙吧。”

“别别别,坐坐坐,”李婶靠近了一点,慈爱地看着他,“多大了?有对象没有?”

“二十一,没有,哈哈。”

“长得这么俊俏,成绩又好,应该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呀。”

“哪里哪里,您太有眼光了,哈哈。”

“家里几口人呀?父母在哪里工作?”

“三口,他们在外面做生意,”柯原端着水果出来,郝眉赶紧拽住他的胳膊起身,“阿姨您先吃,我好像汤喝多了,先去方便一下……”

一出门,郝眉就长出一口气:“太可怕了,以为自己是犯罪分子接受调查呢。”

“例行人口普查而已,”柯原笑笑,“不是要方便吗?那边小屋,进去就是。”

“哇,我还没上过农村的厕所呢,容我体验一下。”

体验完毕,郝眉一脸欲言又止。

“怎么样,跟你们城里的厕所是不是不太一样?”

郝眉担忧地看他:“半夜起来真不会掉坑里吗?板子隔那~么远,不小心踩空了怎么办?”

“那就掉坑里了咯。”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掉进去过?“

“我没有,冬冬掉过。”

郝眉叹气:“我说刚才抱他的时候怎么感觉有股味道呢。”

“他还说今天晚上要和郝哥哥一起睡呢。”

“拒绝!大力拒绝!”郝眉抱紧他的胳膊,“我清白娇贵的躯体不容玷污!”

“不和他睡,”柯原低头,勾起嘴角看他,“那要和我睡吗?”

42.

“我们连夜出发吧,”郝眉双手抱胸,严肃地看着正在铺床的柯原,“我明天早上有课,旷课会被扣平时分,扣分会导致挂科,挂科就得重修,重修影响毕业,毕不了业我的人生可以说是完了。”

“你睡里面还是外面?”

“有区别吗?”郝眉一脸悲愤,“巴掌大的床,翻个身就掉下来了,两个人怎么睡啊?”

“可以的,饭馆那张行军床都能睡,这比那大多了。”

郝眉沉默片刻:“你是说,那天晚上,我和你,两个人,一起睡的行军床?”

柯原点头。

郝眉抄起枕头砸他,一边砸一边骂。

“没征求我的同意!就擅自睡我!还有没有!王法了!”

柯原抓住枕头用力一拽,郝眉就被摔在了床上。柯原扑上去,手攥着胳膊扣进怀里,脚勾住膝盖窝往里一带,侧身压好。

“看,两个人足够睡,那边还空着呢。”

郝眉像个虾米一样团在柯原怀里,从背到腿,每一寸皮肤都能感受到来自柯原身体的热度。柯原的呼吸扫在他的后颈,腹部的一起一伏像波浪一样拍在他身上。

郝眉小心翼翼地在两人之间挪出一个缝隙,柯原马上贴上来,抱得更紧了。

“你不是说那边空着吗,我去空的地方,你在这儿躺平了好好睡……”

柯原不说话,头埋在郝眉后颈窝里,亲了一下,又用舌尖舔了舔。

“咸吧?我好几天没洗澡了,”郝眉抽抽鼻子,“你闻我身上有味道吗?”

“香的。”

“我也觉得,我出汗都不臭的,冬天不洗澡也没关系,上辈子可能是含香吧。”郝眉推推他的胳膊:“我腿麻了。”

柯原松开一点,郝眉翻了个身,转过来面朝他。

“你不说话,也不亲我,就这么躺着睡觉啊?”

“你希望我亲你吗?”

“电视剧里一般发展到这儿,男主不都会亲女主,然后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吗?”

“你是女主吗?”

郝眉摇摇头:“不是。但是我有一颗女主的心。”

“是嘛?”

郝眉抬头看着他,“别笑,我认真的。”

他爬起来,和柯原面对面坐好。

“我可以摸着良心向你保证,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为什么不是女的,是女的就好了。一次都没有。而且说老实话,你要是女的我未必喜欢,菜做得好有什么用,整天都不笑,身材也不好,平得跟直板电脑一样……“

“跑题了。”

“哦。”郝眉挠挠头,“我之所以那么说,是因为我跟很多女孩子一样,遇到喜欢的人,就想和他一直一直在一块儿。婚姻在我的字典里,是跟永远挂钩的。我知道我们之间不可能存在这种东西,但是……“

郝眉倾身过去,在柯原唇上啄了一下。

“但是,柯原,我很喜欢你。我希望以后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个想到的和看到的,都是你。”

43.

“早知道要上山……呼……我就不来了……呼……”郝眉刚爬了不到一百米,就喘得跟狗一样。

“你说要去高一点的地方看的。”

“高一点就行了……没说高这么多啊!”

“要不我背你上去?“

“算了,我虽然看着不胖,但也是个将近一百七的大汉,”郝眉拍拍胸脯,“我自己上去!”

“我扛两百斤的大米上十楼都没你喘得厉害,”柯原走到他身前蹲下,“上来吧。”

五分钟后,头顶的树荫变得稀疏,郝眉抬头,不由自主“哇”了一声。

“好看吧。”

“好看。”郝眉趴在柯原的背上,小腿一摇一晃,“好幸福啊。”

“前面就到了,你下来吧,我背不动了。”

郝眉跳下来,不好意思地看着他:我回去就开始减肥。”

“不行,我亲手喂出来的肉,不许你私自减掉。”柯原喘匀气,“我把力气练大一点就可以了。”

郝眉嘿嘿一笑,转头往山顶跑。柯原慢慢走过去,和他并肩躺在地上。

“你小时候经常来这儿看星星吗?”郝眉问。

“嗯。"

“和星星一起?”

柯原转头看着他。郝眉笑了笑:“我就是那个孩子,对不对?”

44.

“我最早的记忆是第一天去上小学,之前都是一片空白。我妈说,她在眉山捡到我的时候,我发高烧昏迷了,醒来之后什么都不记得,她就给我取名叫郝眉,收养了我。我以为她说的眉山是眉山市,没想到是这里的孤儿院。”郝眉嫌弃地看他一眼,“啧,跟你一样,就知道蒙我。”

“我问过你,但是你显然忘了,我就没有再提。”

“对不起啊,这么重要的事,我竟然忘得一干二净。”

“烧坏脑子又不是你的错……”

“什么叫烧坏脑子,”郝眉低头抓起他的手用力咬了一下,“我智商一百四呢,高考状元!”

“哦,原来是状元郎,失敬失敬。”

郝眉笑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黑进孤儿院的数据库,找到你养父母的信息,然后就找到你了。”

“什么时候?”

“十三岁,你刚上初一。”

“你那么小就会黑数据库了?”郝眉震惊脸,“不愧是KO。”

“在网吧打工没事干,就自己学了。”

“为什么没去学校?”

“没钱。”

郝眉摇摇头:“李叔李婶领养了你就应该负这个责任的啊……”

“不怪他们,他们没有领养我,我自己跑出来的。”

郝眉再次震惊脸:“跑出来找我吗?”

柯原点点头:“那时候他们在孤儿院食堂工作,有天我听见李叔说要去S市打工,我记得你父母是S市的,就大半夜跑出去,跑到李叔家,求他们带我走。李婶当时没有儿子,心一软就同意了。”

郝眉看着他,叹了口气,开始掰手指。

“干嘛呢?”

“数你找了我多少年。”

“从六岁开始到现在,十五年,”柯原笑了,“原来高考状元是这么算数的,领教了。”

郝眉瞪了他一眼,忽然嘿嘿笑起来。

“你六岁就喜欢我啦?够早熟的啊!”

“嗯,因为整个院里属你最好看。”

“有眼光!现在呢?“

“现在?”柯原很为难,“你不是不让我撒谎么……”

郝眉翻身压到他身上,手作势掐他:“说!谁最好看?必须说!不然罚你背我下山!”

“我说我说,”柯原伸手扶着他的脸,笑意从嘴边蔓延到眼角眉梢。他看着郝眉,眼睛里倒映着满天星光。

“你,只有你,全世界你最好看,我只喜欢你。”


——TBC——



怎么讲,作者已经被自己亲手熬出来的糖齁到生活不能自理了,预备看几篇虐文调整一下。


对了,有小天使在前一篇里反映说肖大神人设崩了。

唔,反正他在这儿也不是主角,崩了就崩了吧╮(╯▽╰)╭

不服来打我呀~


啊,马上又可以吸到新鲜的K莫了,鸡冻。

评论(11)
热度(237)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