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原来是你(K莫)24-34

来个开胃小菜。


某日,郝眉突发奇想问柯原:你名字缩写是KY,为什么要叫KO呢?

柯原沉默片刻:KO比较有气势。

郝眉:KY也不错啊,很神秘的样子。

柯原:……你知道KY是什么吗?

郝眉摇头。

柯原放下电脑,摘下眼镜:过来,我告诉你。


没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KY什么意思的请出门左转回去乖乖写作业!

——————

24.

柯原看郝眉弯腰去捡,连忙上前拦住。

“别动,当心手。”

他收拾好碎片擦完地之后,郝眉仍然站在原地出神。柯原看他脸色就知道,自己一直期待又抗拒的时刻还是来了。

郝眉走到他面前:“手可摘星辰?”

柯原看着他眼睛,那里面只有惊讶、惶恐、迷惑和愤怒。没有欣喜。一丝丝都没有。柯原想,或许他应该解释些什么,但他不知道该从何讲起。

他低声道:“对不起。”

“你确实应该道歉。你可以瞒我,但不能骗我。骗人是不对的。”郝眉直视他,“我只有一个问题,你必须老实回答我。”

“嗯。”

“你是不是看上了我的钱?”

25.

“咱们美人看待问题的角度之特别,为兄甘拜下风,五体投地。”丘永侯巴掌拍得呱呱响,“厨师帅哥当时啥反应?”

“什么厨师帅哥,人家有名字的,叫柯原,”郝眉白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让我回来复习,明天不是还有考试嘛,让我考完试再说。”

“哎,人家这应变能力,这贴心程度,这相貌,这厨艺,上哪儿傍不到富婆,要来蹭你个小白脸啊?你爸又不是王健林。”

“比王健林是差了点儿……”郝眉拿起筷子,看着满桌的残羹剩饭无从下嘴,“这帮没良心的,一个排骨都不给我留!”

两人撒腿就跑,跟进门的肖奈撞了个满怀。

“美人回来了?怎么样?找到人了吗?”

于半珊揉着被撞到的鼻子:“找是找到了,但是……”

“闭嘴!”郝眉举起一根筷子喀嚓折断,“于半珊你要是再敢出去乱传谣,我保证你的下场就跟这筷子一样!”

在一片蜜汁寂静中,于半珊侧身跟丘永侯咬耳朵:“我知道这种情况下应该保持严肃,但是一看到他的娃娃脸就想笑怎么办,我快憋不住了,你掐我一下……我靠你真掐啊?!疼疼疼疼疼放手!”

肖奈走过去坐下:“怎么了?这么大火气。”

“没事,就觉得自己特别智障。”

“有明确的自我认知是件好事,但一味地自怨自艾显然毫无作用,”肖奈给他倒了杯水,“来,跟哥说说,都怎么智障了?”

郝眉纠结良久:“这么打比方吧,就好像你在不同地方遇到了三只流浪猫,都特别招人喜欢,跟你也特别亲,然后你就很开心地每天跑去喂一遍,最后发现,他们三个,其实是同一只猫。”

肖奈沉吟片刻:“我不喜欢猫,不太能理解你的感受。能换个比喻吗?”

郝眉不满地瞪他:“为什么不喜欢猫?”

“小时候被抓伤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的智障。来,换个比喻。”

“哦。”郝眉想了想,“比方说,你偶然看到了好几个设计精巧运行流畅交互完美的程序,堪称艺术品,风格还都不一样,特别投你所好。然后某一天你发现,它们都是同一个人写的。更可怕的是,他说这些都是为你写的。”

三个人陷入沉思。

“能理解我的感受了吗?“

三个人齐齐摇头。

郝眉哀叹:“古人说得没错,一蠢蠢一窝啊。”

26.

柯原说等考试结束了再说,其实只是拖延时间而已。在郝眉身边埋伏了这么久,对于他神经有多粗已经领教得很彻底了,柯原不指望他能自己反应过来。表白是必要的,但不是现在。

第二天果然没有消息,第三天,第四天,直到一周后,柯原才收到郝眉的信息。

“你去我那儿住吧。地址是xxx街zz花园n栋a号,钥匙埋在门口最大的那颗鹅卵石下面。家具都全的,水电我交过了,你直接去住就行,每周一会有阿姨过去打扫。别的没了。有时间我去蹭饭,到时候见吧。”

柯原回复:“好的,我等你。”

柯原打开地图搜索了一下路线,看着屏幕上的小圆点,忍不住勾起嘴角。

冯安进门就看见他对着手机发呆,走过去拍拍桌子:“看什么呢?”

“没什么。”柯原收起手机。

冯安转身进了办公室,柯原收拾好东西跟过去。

“老板,我走了。”

“上哪儿去?”

“回家。”

“找到房子了?”

“嗯。”

“去吧,明天早点儿过来,周末人多。”

柯原抬头看着他:“明天我不过来了。我不干了。”

“说不干就不干了?”冯安走过来,食指戳着他额头,“对你客气了点儿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是吧?”

“冯安,”柯原拨开他的胳膊,“我欠你的,已经还清了。”

说完转身,把冯安和他气急败坏的叫骂一起关在了门后。

27.

“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肖奈把郝眉的脑袋从枕头里挖出来转朝自己,“KO同意和我们组队了。”

郝眉睁开一只眼睛:“真的?”

“24k纯真。”

“他答应你那个提案了?”于半珊的脑袋从旁边冒出来。

“什么提案?”

“和我们组队,赢了奖金全归他,输了帮他免费写游戏。”

“一年?”郝眉两只眼睛都睁开了,“你自己帮他写啊,我可没那个闲工夫。”

“放心,别说一年了,一天都不会帮他写。有他在我们不可能输啊对不对?区别只是能不能拿到国际名次而已。”

郝眉想了想,把脑袋埋回枕头里:“那你和他两个人去吧,反正赢了也没钱拿,我才不当免费劳工。”

“你就一点都不好奇KO长什么样?”

“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呗,还能长什么样……“话没说完,郝眉忽然转过头盯着肖奈。

“吓我一跳……怎么了?”

“你说帮他写游戏,什么游戏?”

“不知道,只说想尽快做出来,缺人手。”

郝眉慢慢坐起来:“我现在有一个很可怕的直觉,匪夷所思,不合常理。为了证明这个直觉是错的,我决定跟你组队。”

“决定了?不许反悔!”肖奈欢呼着打开电脑报名。

于半珊打了个寒颤:“美人你现在的表情特别渗人,跟电影里的杀人魔一样。”

“说不定呢,”郝眉看着他,露出一个腐笑,“你永远不知道,你面对的,究竟是什么人。”

28.

住进位于市中心黄金地段闹中取静风格别致的独栋小洋房之后,柯原才意识到,郝眉那个问题,还真不是毫无来由。他想,自己要是看上他的钱多好,这会儿已经成功一大半了。

房子里的家具和装饰都是崭新的,有的还没拆封,柯原本想维持原样,但把厨房和客房收拾好之后,越看其他地方越不顺眼,索性把箱子都拆了,画框挂上墙,抱枕扔进沙发,书摆进书架,最后买了两大袋食材塞满冰箱。周一阿姨过来的时候差点以为走错了门。

阿姨管郝眉叫小少爷,管小少爷的朋友叫先生。柯原第一次听到这称呼难受得手脚都缩在了一块儿,但不好意思对老人家指手画脚,只好默默地受了。阿姨每次过来都会带一些酱菜糕点,说是小少爷让做给柯先生吃的。

柯原发信息过去道谢,郝眉就说是让他学艺,以后好做给自己吃。但是问他什么时候来蹭饭,却总是支支吾吾。

所以肖奈来问他答复的时候,柯原就同意了。

他想,就让最后一根稻草落下来好了,是死是活,总该见个分晓。

29.

“今天现场确认报名,KO会来吧?”

“当然。”

“啊啊啊好激动马上就要见到偶像了,”于半珊抱着被子翻滚,“我当初就是被他的英勇身姿召唤进编程界的啊!”

“想当年他单刀赴会力压群雄一举攻克xx网站的光辉情景仍然历历在目,”丘永侯捂住胸口,“没想到我也有一睹KO真容的一天。”

“到时候你们俩别一惊一乍的,他那么低调,被发现了说不定会掉头就走。”肖奈看着蹲在门边的郝眉,“怎么,紧张啊?”

郝眉点点头,拉过肖奈的手放在胸口,“我心脏怎么回事?是不是出毛病了?”

于半珊跑过来蹲在旁边,伸手摸了一会儿:“你什么时候在里面装了个电动马达?”

“不知道是谁说来着,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有什么了不起的……”

郝眉把头埋进膝盖里:“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他想,万一,万分之一的概率,如果待会儿见到的是柯原,他应该怎么办?

人生真是太TM艰难了。

二十分钟后,郝眉坐在计算机楼门前的台阶上,看着柯原走到他们面前,脑海里只剩下了这句感慨。

柯原冲肖奈伸出手:“我是KO。”

旁边的丘永侯忽然倒在地上:”这个世界太魔幻了,我要去重启一下。”

于半珊拽住他:“我跟你一起去。”

郝眉抬头看着肖奈和他握手,然后无言对立。他站起来拍拍裤子:“走吧,去确认。”

签完字后拍照,柯原一进去,肖奈就举起三根手指冲天:“美人你看着我的眼睛,我对天发誓,我真不知道他就是那个厨师……”

郝眉把他的手拉下来:”他是KO啊,他存心瞒我怎么可能让你知道。”

柯原出来了,肖奈进去。郝眉看着他,忽然觉得没话可说。刚刚像马达一样轰鸣的心脏这会儿跟搁浅的鱼一样,绵软无力地蹦着,呈要死不活状。

流程走完之后三个人各怀心事走出教学楼,丘永侯和于半珊凑过来:“弄好了?”

“嗯。”

“接下来去哪儿?”

肖奈看郝眉的脸色,郝眉低着头看地。柯原说:“我请大家吃饭吧。”

没人搭话,于半珊小心翼翼地举手:“去哪儿吃啊?”

柯原看着郝眉:“他家。”

30.

出租车停在小洋房门口,丘永侯从车上下来嘴巴就张着,进门之后张得更大了。

于半珊扶着他的下巴:“口水要流出来了。”

丘永侯怒视郝眉:“好你个资本主义毒瘤,竟敢藏身于纯洁的无产阶级群众之间,看我不代表社会主义消灭你!”

肖奈楼上楼下转了一圈儿,倒在沙发上舒服地叹气:“投胎是门技术活儿啊。”

“想吃什么?”柯原打开冰箱,“除了鱼要出去买新鲜的,其他食材都有,你们随意点。”

丘永侯抚掌赞叹:“古有汉武金屋藏娇,今有郝眉洋房藏厨,有趣,有趣。”

郝眉顺手抄起个苹果塞进他嘴里。

“别买鱼了,随便做个四菜一汤就行,不用太多。”

郝眉看到饭盒里的绿豆糕,打开放到盘子里,端出去之前犹豫了了一下,拈起一个递给柯原:“给你。”

柯原看了他一眼,俯身咬了一半。

郝眉瞪着他。

柯原扬扬胳膊,示意正在切菜不方便。

郝眉只好等着他慢条斯理地咀嚼吞咽完毕,然后把剩下的一半递过去。

柯原咬的时候嘴唇碰到郝眉的手指,郝眉触电似的弹回来,耳根一下子就红了。

于半珊在外面大呼小叫,郝眉端着盘子出去了,柯原回头继续切菜,嘴角勾起愉快的弧度。

虽然只有四菜一汤,但是出自“一份更比双份强”的柯原手下,还是把五个人撑得肚皮滚圆。于半珊和丘永侯互相搀扶着散步消食去了,留下三个人围坐在餐桌边面面相觑。

“那什么,咱们先讨论一下训练安排吧,”肖奈从包里拿出日程表,“离比赛还有一个月,除去我们的上课时间其实不到一半。咱们技术虽然没话说,但毕竟是第一次参赛,不熟悉流程,所以最好能每周安排一天,三个人一起做一下模拟训练,也有利于团队合作。你们觉得如何?“

柯原点头:“我反正都在这里,你们直接过来就可以了。”

“美人呢?”

“我没意见,听你安排。”

“那第一次训练就暂定为明天好了,咱们都没课,”肖奈迅速起身收拾东西,“我还有事,先撤为敬,你们慢慢聊。”出门之前又补了一句,“美人你晚上就不用回来了,今天周末,不查寝。明天见!”

31.

门“砰”地一声被关上。

郝眉起身收拾碗筷,被柯原抓住手腕,“放着我来吧。”

郝眉挣脱开,抱着手臂坐回椅子上。

“假装女号是为了跟我聊天?”

“是。”

“去食堂工作是为了碰到我?”

“是。”

“老李饭店也是?”

柯原摇头:“我是李叔李婶养大的,从小就在店里。”

“还用什么手段接近过我?”

“我用你的身份证号查过你的学籍档案和课表,去教学楼等过你。”

“什么时候?”

“李叔去世那天。”

郝眉看着他,长叹一口气:“你到底想要什么?你是KO,不可能缺钱……”

“其实挺缺的,”柯原笑笑,“之前赚的钱都用来还债了,剩下的给了李婶,要不是有先见之明赖上了你,这会儿可能在睡桥洞吧。”

“别跟我打马虎眼,”郝眉瞪他,“老三说你在设计一个游戏,还要写一年的代码……是我跟你一起设计的那个吗?”

“你还记得?”

“废话,我自己的创意我怎么可能不记得。”

“草稿我做好了,要看吗?”

游戏的名字叫莫扰星辰,十二个星座十二道关卡,每个任务都围绕星座故事展开。郝眉发现素材库里的星空照片十分眼熟。

“这不是我拍的吗?右下角这是我啊!你从哪儿弄来的?“

“你电脑里,我看你的桌面和头像都是这张图,感觉你很喜欢它,就拿来了。”

“能不能不要把进出别人的电脑说得跟百度搜索一样,”郝眉无力扶额,“手可摘星辰这个名字,也是根据这张图起的吗?”

“嗯。”

“嗯你个大头鬼啊嗯,全世界有没有什么地方是你黑不进去的?”

“有。”

“哪儿?”

柯原伸出手按在郝眉的左胸口:“这里。”

32.

“他什么意思?”郝眉摸着自己的胸口,感觉仍然在发烫。

“什么什么意思?”散步回来的丘永侯于半珊一进门就被郝眉堵进了衣帽间,两脸懵逼,“K,不对,柯,不对,那谁呢?”

“洗碗呢。”郝眉一屁股坐在地上。

“名动天下如雷贯耳的黑客KO竟然在郝眉家洗碗,”于半珊靠在墙上,“恕我的脑供血不足,这个信息实在难以消化。”

“我本来还想跟他要个签名来着,现在实在开不了口。”丘永侯把郝眉从门口挪开,“我和老于先回去了,你和他的恩怨自己看着办吧。”

郝眉拖住他的腿:“不带你们这么没良心的!”

“当哥的不是不帮你,主要是感情这种事,局外人实在插不上手啊!”

柯原从厨房出来,就看见郝眉垂头丧气地杵在门口。

“他们走了?”

“走了,留下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汉子!面对你这洪水猛兽。”

柯原笑了笑,转身上楼,过了会儿换了身衣服下来了。

“你干嘛去?”

“网上接了个活儿,去他们公司拿一下材料,”柯原一边换鞋一边叮嘱他,“锅里炖着银耳汤,一个小时之后把火关掉,嫌淡的话就加点蜂蜜再喝。天气预报说待会儿有雷阵雨,记得把阳台上的衣服收回来。你的房间我打扫过了,被子也是新晒的,困了就去睡会儿。对了,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顺路买回来。”

郝眉感觉心里发毛:“你是不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怎么一下子说这么多话?”

“看见你在家里,太高兴了,”柯原穿好鞋起身,冲他挥挥手,“走了,待会儿见。”

33.

一个小时之后关火。郝眉定好闹钟,开始在屋子里闲逛。

虽然是他自己的房子,但是只被爸妈领着来看过两次,装修好之后图新鲜睡了一晚,之后就没来过。郝眉叉着腰站在书架前面巡视,大部分都是自己的,几本菜谱打开搁在一边。他蹲下翻了翻,看到最下面压着一盒DVD。

春光乍泄。

他很早就看过这部片子。初中语文老师是王家卫的粉丝,有事没事就给他们放电影,以至于他现在床头都贴着穿旗袍的张曼玉。

郝眉把碟片放进CD机,打开电视。

小时候看觉得电影画面是全世界最神奇的东西,色彩纷呈光怪陆离,睁大眼睛不肯错过哪怕一秒。现在却只觉得情节破碎,节奏缓慢,于是搬了柯原的电脑来,一边写代码一边看。

闹钟响,郝眉去厨房关火,盛了一碗银耳汤出来,剩下的装进保温杯。

他端着银耳汤回到客厅,看见屏幕上的张国荣把堆好的香烟扔了一地,梁朝伟就蹲下一个一个的捡。

银耳汤的甜度正好,郝眉慢慢喝完,听见外面打雷,赶紧跑上楼收衣服。柯原的衣服很少,郝眉一件件看过去,发现全是黑白灰,一个亮色都没有。郝眉想象了一下柯原穿亮色的样子,摇摇头,把叠好的衣服放进衣柜。

到了楼下发现果然开始下雨了,郝眉忽然想起来,柯原出门好像没带雨伞,掏出手机打电话。

“喂?”

“你带伞了吗?”

“没事,我快到家了。”柯原好像在跑,“你要不要吃炒栗子?”

“……吃。”

“好。”

挂了电话,郝眉坐下抱起电脑,看到桌面的星空图片,瞬间起了报复之心。他打开硬盘扫视一圈,星空图所属的文件夹里全是他的照片。

郝眉顿时很想把这位黑客上交国家。

电视里梁朝伟问一脸青涩的张震,你知不知道你很像一个人?

门口传来柯原的声音:“我回来了!”

郝眉跑过去,看见他浑身透湿地进门,解开外套从怀里掏出一袋热气腾腾的炒栗子,递到他面前:“吃吧。”

郝眉捧着栗子,看他换鞋脱外套,一边用半干的衬衫擦头发一边往里走。

电视声音忽然变大,响起足球场聒噪的呼喊声。柯原停下,转身看着郝眉。

“你说什么?”

“我说,”郝眉抬高声音,“你要不要再亲我一下?”

34.

柯原愣着没动。

“不亲算了。”郝眉扭头就走,柯原攥住他的胳膊,一把扯进怀里。炒栗子掉在地上,滚了出来。

“我的栗……”

柯原低头含住他的嘴唇。郝眉刚喝过银耳汤,嘴里还残留着甜味,柯原从牙齿到舌头一点一点地扫荡进去,连舔带咬。郝眉毫无招架之力,手抵着柯原的肩膀乱拍。

柯原稍稍松开一点,换了个方向咬他的耳垂:“会换气吗?”

郝眉仰着身子拼命挣开他的胳膊,后退一步用力瞪他:“我让你亲,没让你……你……”

眼泪汪汪的娃娃脸瞪人,实在没什么威胁力。柯原看着他气得通红的小脸,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还笑!”

柯原立正垂手,端正态度:“我错了。”

“还不赶紧捡栗子!”

柯原捡完栗子递给他,郝眉提了袋子转身就走,脚踩得楼梯咚咚作响。柯原抬头看着他,郝眉踩到一半又停下了,探出身子冲他嚷嚷:“我会换气!校运会自由泳第一名!”喊完又咚了两下,“一千米!”

柯原笑了好一会儿,进卫生间洗澡,出来之后听见头顶上又咚了好几下。

“银耳汤在那个大保温杯里,自己喝!”

柯原倒了一杯,仰头喊他:“莫莫?”

这回没有咚咚咚了,郝眉一摇一摆地下来,站在楼梯上看他:“干嘛?”

“这次比赛拿到奖金之后,我会去报补习班,参加学历考试,然后去念大学。”

“其实你已经比我们都厉害了,没必要……”

“我会去学画画,学美术,学设计。你想象的游戏,我都可以给你做出来。”柯原看着他,“你不是问我想要什么吗?”

“什么?”

“我想要配得上你。”


——TBC——

啊,又是甜蜜的一天。

来磕K莫~谈恋爱不如磕K莫~

所有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天使都会得到K莫的庇佑,买不穷,吃不胖。

爱泥萌。比心。



评论(43)
热度(357)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