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ngza

Just keep writing.

原来是你(K莫)1-10

人物:郝眉(莫扎他),柯原(手可摘星辰、KO),于半珊、丘永侯、肖奈、微微等

注意:是的,作者给KO起了个名字。情节顺序和原著有出入,但人设不变,可放心食用。

1.

宿舍老三和游戏里的媳妇儿奔现之后,郝眉大受鼓舞,当晚一上线就给手可摘星辰发消息:星星,我们见面吧。

以往秒回的星星却沉默了很长时间,郝眉的满腔热血也随之冷却下来。他惊恐地意识到,虽然他对他们家星星从性格到技术没一处不满意的,但外貌仍然是一大变数。

冲动是魔鬼啊。

于半珊洗完澡出来就看见郝眉盯着屏幕一脸凝重地咬指甲。他走过去一巴掌拍掉他的爪子:“再咬就让老三把你指甲给拔了。”

郝眉打了个寒颤,抬头看着他:“她要是个恐龙怎么办?”

“谁?”

郝眉低头,于半珊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屏幕上的对话框。

“你脑子被门挤了吧?网上的女神99.9999%都是恐龙你忘了么?不要因为三嫂一个特例就把前辈们用鲜血和泪水总结出来的真理抛到脑后啊!”

于半珊抓着郝眉的肩膀大力摇晃的同时,对话框里跳出了一行字。两人停下动作看向屏幕,然后陷入了长达五分钟的僵直状态。

五分钟后,于半珊直起身子,强忍笑意拍拍郝眉的肩膀:“节哀顺变吧。”

郝眉神情空洞,缓缓瘫倒在床上。

电脑屏幕上的对话框里闪烁着四个大字:我是男的。

2.

柯原点了发送之后就退出了账号,关掉电脑,靠在椅子上看着暗掉的屏幕发呆,一直到换班的人来了才回过神来。

“原哥不好意思啊,外面下雨打不到车……”

“没事。”柯原站起来收拾东西。

“对了你没吃饭吧?我这有个面包你拿着,先垫垫肚子。”

柯原犹豫了一下,接过来:“谢谢。”

“哎你带伞……”

话还没说完,柯原已经推开门冲进了雨里。

从网吧到餐馆步行不到一刻钟,但冒雨跑过来也难免淋个透湿。李叔看着浑身滴水的柯原又唠叨开了:“又忘带伞了?跟你说了伞要放包里时时带着,这个季节雨都是说下就下……”

“哎哟就你能耐,少说两句嘴能生疮是怎么着?”李婶把李叔拽到一旁,推着柯原上楼,“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这个季节淋雨很容易感冒的,你感冒了我们店可就要倒闭了,快去快去。”

柯原很快冲了个热水澡,换衣服下楼,开始准备食材。天黑之后雨停了,客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三个人忙得脚不沾地,过了十点才有空休息一会儿。

李叔端来两碗面条,和柯原面对面坐下。

“今天也是从网吧过来的?”

“嗯。”

“不考虑换个工作?”

柯原不说话,埋头吃面。

“别嫌叔唠叨,你年纪轻轻的不能浪费时间,既然在学厨上有天赋,就应该钻研下去,你说对不对?“

柯原乖乖点头。

“隔壁王阿姨认识的吧?她在街对面那个大学食堂工作。今天来的时候说,那个食堂最近在招厨师,你要不要去试试?“

柯原抬头:“XX大学?”

“嗯,就是那个,食堂工作苦是苦了点儿,但是工资肯定比你在网吧工资高,而且……”

“知道了,我去。”

3.

虽然被郝眉骑在脖子上以死相逼,但于半珊八卦之王的称号岂是浪得虚名,不到俩小时就把“郝眉的网恋对象是个男的”这一消息传遍了计算机系男寝的每个角落。

郝眉觉得楼管大叔看他的眼神都变复杂了。

为了安慰被失恋打击得日渐消瘦的老幺,肖奈提议大家轮流请郝眉吃饭,吃到他走出情伤为止。于半珊表示抗议,但迅速被丘永侯武力镇压了。

“谁叫你嘴碎,看把咱美人憔悴成啥样了。”

于半珊气若游丝仍然坚持反抗:“谁叫他那么傻啊,还高考状元呢,被人耍了那么长时间,要不是对方主动坦白,他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

郝眉从床上跳起来:”我才不傻!我那叫善良!对人类充满信任!不是你们这些衣冠禽兽可以理解的!“

肖奈捋了捋他一头乱毛:“你真没觉察出来?语气,态度,声音,一点奇怪的感觉都没有?”

“我没听过他声音,YY的时候他从来不说话,都是我在说。他话本来就少,我以为就是害羞而已……啊……”郝眉抱着脑袋在被窝里蠕动了一会儿,忽然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不行,我得问清楚他为什么要骗我。”

四个人围坐在电脑前,郝眉颤抖着输入密码登录游戏,然后用手捂住眼睛:“啊啊啊我不敢看,你们帮我看看有没有他的消息。”

丘永侯伸手帮他点了几下,沉默良久后感叹:”美人,哥说句良心话,不管他是男是女,对你的确是一片丹心照汗青啊。”

“文天祥要被你气活了,”于半珊也感叹。

郝眉慢慢睁开眼睛,屏幕上是来自手可摘星辰的消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个账号送给你了,随你处理,密码是mozhata*0826。很高兴认识你。

丘永侯捂住胸口:“有点心动是怎么回事?我是不是要弯了?”

肖奈抱拳:“好弯不送。”

郝眉关了电脑:“走吧,去吃饭。”

4.

食堂的大叔大妈们都挺喜欢新来的小伙子,长得周正,有礼貌,做事又快又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孤僻了。一到休息时间就抱着电脑敲敲打打的,下了班就跑得没影,从来不跟大家一起吃饭喝酒联络感情。厨师长找他谈过两次,都是嘴上答应得好好的,回头照样我行我素。

“算了算了由他去吧,年轻人嘛,业余生活比较丰富,谁愿意跟咱老头老太待在一块儿。”

可惜柯原的业余生活实在算不上丰富。白天得挤时间写代码,下班了赶赴李叔饭店继续工作,睡眠时间被压榨得只剩四五个小时,以至于工作大半月了还没逛过校园,更别提偶遇郝眉了。

郝眉。他想起自己当初来应聘的动机,忍不住苦笑。遇到了又能怎么样?你只是个厨子啊柯原。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旁边的厨师大哥凑过来。

“没什么。”

“行了,菜都差不多了,你去前面帮阿姨他们打饭吧,今天东边食堂关门,学生都到这边来了,队排得老长。”

“好。“

没想到真能遇到郝眉。

其实第一眼并没有认出来,不过熟悉的嗓音传到鼓膜,柯原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

他抬头看向窗口前的男孩子。也不怪他认不出来,在教务系统里查到的照片明明是一块小鼻子小眼还带婴儿肥的黑炭,而眼前这个男孩子眉眼生动笑容明亮,白净可口得像块奶油布丁。

“糖醋排骨,青椒土豆,还有水煮鱼,还有还有那个肉丝,对对对,我都要了!”咋咋呼呼地要了好多菜,还弯着眼睛冲自己笑,“大哥,麻烦多盛点哦。”

旁边的朋友使劲拧他胳膊:“这么多你吃得下啊?”

“吃不下我打包回去喂流浪猫。怎么,这么有爱心的人第一次见啊?”

柯原从善如流地给他盛了满满好几大盘,然后看着他志得意满地端着盘子走远,藏在口罩后面的嘴角轻轻勾起。他一边打菜一边盯着郝眉那边,看到几个人吃完起身后,连忙跑去跟厨师长请假说拉肚子,然后换衣服出来。

他跑到食堂正门的时候没有看到郝眉的身影,不过还没来得及失望就听见背后熟悉的声音:“这食堂的菜真的好好吃啊,色香味俱全,分量还那么足,以后我们都来这儿吃吧!”

“菜剩了这么多,还又买了零食,这玩意儿猫吃么?”

“猫不吃我吃,要你管。”

“胖死你算了。”

柯原没有回头,站在原地等着他们和自己擦肩而过,然后慢慢跟上去。他看着郝眉一路嬉笑打闹着,穿过大半个校区走到宿舍楼下,然后刷卡进门,消失在楼道里。

5.

一个没有课的上午,天气晴好,鸟语花香。肖奈出去约会了,于半珊在睡懒觉,丘永侯兼职未归,宿舍里一片寂静祥和。

郝眉揣着零食爬上床,深呼吸之后打开电脑,登录了手可摘星辰的账号。

妈的这男的心机太深,密码设得简直过目不忘。

登录了之后翻了个底朝天,想琢磨出一点个人信息未果,百无聊赖地逛了会儿,决定把他的几件极品装备送给自己,作为精神损失费。

送完之后忽然有点空虚。

往常这个时候他们都在聊天,一起研究地图打打怪什么的,有时候不玩游戏也会挂着账号,看书写作业,然后有事没事聊几句,虽然基本上都是他在说,但是……

郝眉烦躁地关了电脑爬下床,哐里哐当地开始搬桌子。于半珊被惊醒,迷糊着眼睛看他:“干嘛呢?”

“大扫除!”

“上个星期不才扫过么?”

“上星期吃过饭你这星期就不吃了么!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起来!换被单!”

晚上丘永侯回来,一进门就被于半珊抱住了大腿:“猴哥!美人趁你不在欺负我!”

“八戒,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丘永侯慈爱地掰开他的胳膊,“明知道美人正值失恋期情绪不稳定,还不自觉躲远一点,被炮火燎到纯属活该呀。”

说完抬头张望了一圈:“我累出幻觉了还是怎么回事?今天怎么这么亮堂?”

于半珊坐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回答:“美人拉着我把整个屋子擦了一遍,连风扇叶子和纱窗都拆下来洗过了,你现在见到的是素颜的寝室,怎么样,是不是格外光彩照人?”

丘永侯点点头:“他人呢?”

“下去喂猫了。”

“起来换衣服,晚上肖奈和他媳妇儿请咱一起吃夜宵。”

“在哪儿?”

“学校旁边,微微推荐的一家餐馆,据说厨师特别帅。”

于半珊爬起来,神情错杂地盯着他:“猴哥,你该不会真弯了吧?”

“……放心,我会陪你直到世界尽头的。”

6.

柯原没想到能一天见到郝眉两次。中午他来吃饭的时候看一眼就很满足了,晚上看到他进饭店门的时候,忽然有种打开瓶盖看到“再来一瓶”的感觉。

一行人里面的女孩是熟客,李婶张罗他们上楼坐了靠窗的大桌,很快点完菜下来。柯原接过单子,跟李婶笑笑:“反正没几桌人了,你和叔休息会儿吧,菜我做好送上去。”

“行,那辛苦你啦。”

柯原很快做好菜,上楼前本来摘了口罩,想了想又戴上了。往那桌走的时候他都能听见自己心脏在胸腔里扑腾乱窜的声音,端盘子的手都有些抖了。

“啊,菜来了!”郝眉站起来从柯原手里接过盘子,放到桌上,“饿死我了,快吃快吃!”

微微的舍友,叫二喜的,抓着手机跳起来:“等等我先拍照。”

郝眉脸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丘永侯怕他又要无差别开炮,连忙转移话题:“微微啊,你说那个特别帅的厨师,就是这位吧?”

微微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二喜顺手扬起手机冲着柯原:“帅哥你把口罩摘了让我拍张照行吗?”

全桌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柯原身上,只有郝眉一往情深地盯着桌上的菜。

柯原开口:“菜凉了就不好吃了,各位慢用。”说完就转身下楼了。

7.

“啧,还挺酷的。”

“帅哥都酷,不帅的才平易近人呢,是吧猴哥?”

“我本能地感觉到你这句话里有陷阱,因此拒绝回答。”

“没意思。”于半珊转向肖奈,“来,老三,好久没喝酒了,咱哥俩碰一杯!”

“一起吧,”肖奈开了酒瓶给大家都倒了一杯,到郝眉那儿的时候习惯性跳过了。

郝眉嚷嚷起来:”我也要!“

“喝你的果汁吧。”

“干嘛!瞧不起人啊?”

“不是瞧不起你,实在是你一杯倒的威名如雷贯耳,吾等不得不服啊。”

大家哄笑起来,郝眉气得耳朵都红了,抢过酒瓶直接灌了一口:“今天再醉我就不姓郝!”

丘永侯连忙把酒瓶夺过来:“行行行,你不姓郝姓美行了吧,美人祖宗,坐下吃你的菜吧。”

柯原再上来送菜的时候把口罩摘了,几个女生看到纷纷捂脸尖叫。

丘永侯摸着下巴点评:“我以为帅哥就是肖奈这样的,没想到还有另一种风格。”转头看见于半珊一脸的欲说还休,连忙抄起排骨堵住了他的嘴。

柯原放下盘子转身就走,一直安静吃菜的郝眉忽然拽住他的胳膊。

“等等。”

8.

刹那间柯原脑海里冒出好几个念头。

认出来了吗?认出来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回应?没错,我就是每天中午给你打饭的那个厨子?

郝眉的手软软热热的,抓在自己胳膊上,带得全身的神经好像都集中在了那片皮肤上。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强行勾住柯原的肩膀,抬头醉眼朦胧地看着他,然后笑了一下。

柯原脑子里轰的一声,觉得周遭都被消音和虚化了,只剩下他和挂在他身上笑得一脸天真烂漫的郝眉。他的嘴巴一张一合,柯原却听不到他在说什么,耳朵里只有模糊的嗡嗡声,直到郝眉被人拽回到椅子里,世界才重新清晰起来。

“这小子醉了,胡说八道呢,这些菜就够吃了,不用点了,没事哈。”

柯原点点头,转身下楼,进了后厨关上门,靠着墙缓缓蹲下。

“原原,怎么了?”李婶走过来摸他额头,“哪儿不舒服吗?”

柯原摇摇头:“没事,就是有点饿。”

“胃又疼了吧,哎呦,年纪轻轻的不把身体当回事,”李婶盛了碗南瓜粥过来,“够吗?要不要再下一碗饺子?”

“够了,谢谢阿姨。”

李婶在他旁边坐下:“原原啊,我和你叔商量了一下,决定再请个厨子,平时晚上来,你呢,只要周末来就行了,这样你也不至于这么累……”

“我不累。”

“胡说,下巴都尖了。”

柯原低头喝了口粥:“请个好厨子得花不少钱,还是攒着给冬冬上大学吧。”

“说起这个,”李婶打开收银机,翻出张银行卡放在柯原手边,“这些年陆陆续续给你存了点钱,肯定不如你外面打工赚得多,但是……”

“我不要。当初说过了,包吃住就行,不要工资。我说话算话。”

“当初是当初,你现在都这么大了,每天睡在店里像什么话?不找女朋友了?”

柯原摇头:“不找。”

李婶瞪了他一眼,把卡塞进他手里:“拿着,出去租个房子,买点衣服,好好照顾自己,我和你叔看着也放心。”

柯原沉默良久:“谢谢。厨子还是别请了,我不累的。”

李婶点头:“知道了,听你的。”

9.

菜很快就被扫光了,酒也喝空了好几瓶,一杯倒郝眉不负众望早早昏迷了,连自诩酒圣的于半珊也开始胡说八道。

丘永侯看着呈尸体状的两人:“他俩怎么弄回去?”

“这个艰巨的任务拜托给你了,我得护送我媳妇儿和小姨子们。”

“老三啊,你可能忘了,咱们宿舍在六楼,没,有,电,梯。”

肖奈微笑:“辛苦你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嘛,你这身肌肉可不是白长的。”

柯原上来买单,肖奈刷完卡就和姑娘们一起离开了,留下丘永侯和柯原大眼瞪小眼。

“这位兄弟,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柯原扬起眉毛表示疑问。

丘永侯伸出食指在两个醉汉的头顶上画了个圈,一脸谄笑看着柯原:“这个重任,可否帮忙分担一下?”

10.

丘永侯扶着于半珊在前面踉踉跄跄,柯原背着郝眉在后面慢慢地走。

比想象的轻多了,柯原想,看来没什么肌肉。

郝眉虽然醉得快,但酒品很不错,醉了就睡,一点都不闹腾。这会儿安安分分地趴在柯原背上,下巴搁在他肩窝里,随着脚步一摇一晃的,刘海扫在柯原脖子上,有点痒。

柯原试着叫他:“郝眉?”

郝眉迷迷糊糊的哼了一声。

柯原再叫:“莫莫?”

郝眉不安分地动了动:“星星……”

柯原笑了:“星星是谁?”

郝眉捏着拳头在空中有气无力地挥舞了一下:“坏人,骗子,伤我感情……毁我青春……”

柯原转头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侧脸,轻轻叹气:“你等我一会儿,等我……”

丘永侯在前面大声喊他:“兄弟,还有十米就到宿舍了!加油啊!”

不过到是到了,楼管大叔说什么都不让外人上楼,丘永侯声泪俱下哀求未果,只好让柯原在楼下守着郝眉,自己先把于半珊扛上去再下来。

柯原坐在大厅的椅子上,郝眉枕着他大腿睡得人事不知。如果没有正对面虎视眈眈的楼管大叔的话,这个场景可以说是很美好了。

晚风从半掩的门里吹进来,柯原看郝眉抱着胳膊缩成一团,便脱下外套盖在他身上。

丘永侯很快气喘吁吁地下来了:“辛苦你了……我……我把他……他背上去就行……你……你回去吧……呼……累死老子了……”

柯原帮他把郝眉背到背上,想了想又叫住他:“你们宿舍里有没有蜂蜜和水果?”

丘永侯艰难转身:“有啊,怎么了?”

“水果切块,放苏打水里泡着,明天起来加点蜂蜜一起喝,可以解酒。”

丘永侯愣了一下:“哦。”

柯原转身走了,丘永侯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这个夜晚十分的不同寻常。


——TBC——


呵,没想到窝也有自割腿肉的一天。

评论(30)
热度(434)

© Gpangz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