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BTS】【南硕】二分之一的重力②

追星是什么,追星是第一生产力!

包头市一回归,我卡了仨月的文瞬间就更上了!

争取活动结束之前更完!【不可楞的……


————————————————————————

# NOW #

金硕珍一进教室就看见最后一排多了颗扎眼的银灰色脑袋,正伸着脖子跟前面的田柾国眉飞色舞地嘀咕着什么。他把课本教案扔在讲台上,没控制好力度发出“嘭”的一声,吵吵嚷嚷的教室瞬间安静下来,三十多双眼睛齐齐地盯着他。

金硕珍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昨天的卷子拿出来,课代表收一下。”

田柾国跳起来,咋咋呼呼地开始收卷子,金硕珍作巡视状走到金南俊面前,压低声音问他:“你在这儿干嘛呢?”

金南俊抬头看了他一眼,也压低嗓音,煞有介事道:“听课呢。”

“听我的课?”

金南俊点头。

田柾国很快收完卷子,蹦回座位坐下,转身仰着脸看着对峙中的两个人:“你们吵架啦?”

“没有的事,”金南俊好整以暇地靠在椅背上,“同事之间有什么好吵的。”

金硕珍没说话,抱着胳膊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回讲台:“默写本拿出来。”

底下一片哀嚎,课代表嚎得最大声:“老师!昨天刚默写过!”

“你昨天吃过饭今天就不吃了?”金硕珍不为所动,“桃花源记全文默写,开始。”

不情愿的小脸们依次埋下去,教室里嗡嗡的人声很快被笔尖和纸张的摩擦声取代。金硕珍坐在讲台上批卷子,从教室后排传来的如有实质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有千钧重似的,压得他不敢抬头。

不公平,金硕珍气呼呼地盯着满纸的勾勾叉叉心想,凭什么搞得像我做错事一样。他扔掉红笔,直起身,理直气壮地回瞪过去,还挑了挑眉。金南俊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儿,低头在自己的本子上画了两笔,然后举起来。

“阿珍老师珍帅!“感叹号下面的点画成了歪歪扭扭的心形。

金硕珍双手挡住脸,下嘴唇差点咬破了才忍住没笑出声。


# THEN #

“田老师家里有急事赶不过来了,今天的补习就取消吧,以后有时间再安排……”

金硕珍被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得有点晕,还没来得及惊喜,就看见前面尸体一样趴在桌子上的闵玧其动弹了一下,摇摇晃晃举起一截细白胳膊,有气无力道:”但是我们后天就期末考了,这次不补很难及格的。“

“补了你也很难及格……”金硕珍没忍住说出声了,闵玧其胳膊放到一半,伸到脑后冲他竖了个中指。

金南俊也举手:“有没有其他老师能帮忙代一下课呢?”

金硕珍难以置信地扭头瞪着他,幅度太大差点闪着脖子。什么样的怪胎会主动要求补习啊?

显然这样的怪胎还不只一个。郑号锡抱着足球扛着书包满头大汗地冲进教室,哐里哐当地在闵玧其旁边坐下,抄起他的水壶灌了几大口:“不好意思啊被教练拉着训了会儿话,我没迟到吧?讲到哪儿了?”

“老师没来,家里有事,”闵玧其从包里翻出纸巾,看他两手都没空,便伸手帮他擦了下额头,擦完看着下巴上的汗珠眨了眨眼睛,嫌弃似的把纸巾贴在他脸上,“自己擦。”

金硕珍盯着闵玧其烧红的耳垂,感觉自己的脸也有点发烫。

“现在一时也找不到能代课的老师……”教导主任为难了一会儿,目光落在金南俊身上,眼睛亮了亮,“不然你来讲吧!”

“我?”

“哎不用谦虚,凭你全国大赛一等奖的英语水平,足够给同学们辅导了,”教导主任如释重负地拍拍肚子,“那就辛苦你啦,哈哈。“

门关上了,教室里十几个人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一个接一个开始收拾东西走人。金硕珍看了眼仍在茫然的金南俊,抄起课本往桌上一砸,“嘭”地一声,往门口走的人都吓了一跳,站在原地看着他。

“你讲一下虚拟语气吧,”金硕珍用胳膊肘捅了捅旁边人,语气平淡,跟使唤他去小卖部买个面包似的,“老师说是这学期的重点,期末肯定考。”

“哦。”金南俊回过神,揉揉鼻子起身往讲台走,准备离开的人见状又一个接一个回到位置坐下。金硕珍看着他在黑板上画出横平竖直的表格,然后用圆乎乎的字母填满,一边填一边解释:”虚拟语气和时态一样,都要从过去、现在和未来三个维度来分析,首先我们看过去……“

金硕珍用手撑着下巴,把眼神明目张胆地锁在讲台上的人身上,任凭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随着他的举手投足加速或者暂停。这种机会不多,平日里他只能趁金南俊做其他事的时候端详他,和他交谈的时候总忍不住躲开视线,好像多和他对视几秒,身体的某些东西就会挣脱出来,无所遁形。

金南俊讲完例句,指了几条课本上的习题让大家做,金硕珍光顾着看人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只好闭着眼睛瞎写,写完抬头,看见金南俊一脸无奈地看着他,好像知道他没听讲似的。

金硕珍心虚的低下脑袋,在本子上涂了几个大字:“南俊老师真俊!”然后兴高采烈地举起来冲着前面。

金南俊看见了,捂着嘴笑眯了眼睛,转身冲着黑板,肩膀一耸一耸的。金硕珍志得意满,把本子放下仔细端详了一会儿,从文具盒里掏出彩笔添了几个边框做装饰,然后把感叹号的点改成一颗硕大的红心。

前面闵玧其和郑号锡交头接耳了几句,转过身来问他:“哎第三题选……”话没说完看见金硕珍的艺术作品,无语凝噎地叹了口气。

金硕珍捂住本子瞪他:“闭嘴。”

“我说话了吗?”

金硕珍意有所指地看了郑号锡一眼,冲闵玧其扬扬下巴:“你敢。”

闵玧其眯了眯眼睛,转过身去,又举起他那细白胳膊:“报告南俊老师,我后面这人上课不听讲,给人写情书呢。”

金硕珍在桌子底下踹了闵玧其的凳子一脚,还没来得及否认,就听见金南俊故作严肃的声音越来越近:“是吗,如果是我认识的人,我可以代为转交。”

“不用,”金硕珍知道自己肯定红得跟烧熟了的虾似的,但也顾不上遮了,”你不认识。“

“啊,那你承认是情书了?”

“嗯?不是……”金硕珍抬头,看见金南俊盛满笑意的酒窝明晃晃的,映着他眼里的光,照得人一下子就没脾气了。他把那张纸撕下来,叠吧叠吧递给他,”喏,你拿去吧。“


# NOW #

金硕珍的工位背对着办公室入口,但金南俊进来的时候他还是一下子就感觉到了。金硕珍转了转酸痛的脖子,认命地想,年少的时候养成的坏习惯真是一辈子都改不掉,比如冷笑话,比如耸肩塌背,比如用全身上下每一寸神经感知金南俊。

“给泰泰买的,帮我转交给他吧。”

金硕珍看了眼盒子包装纸上的奇怪花纹,伸手拿起来掂了掂:“照相机?”

“你的眼睛是X光吗?”

金硕珍转回去接着打字:“干嘛不自己给他?”

“怕你生气,”金南俊把桌角的一堆书往旁边推了一点,侧身靠坐在桌边,“我每次给他写作业买零食都要被你训好半天……”

“训也不见你改啊,”金硕珍努力无视他离自己胳膊只有几公分的腿,和缠绕在鼻尖的若有若无的香味,“你自己给他吧。知道他教室在哪儿吗?”

”嗯。“

金硕珍等了会儿,见金南俊没有走的意思,抬头看了他一眼:“还有事?”

金南俊从包里拿出另一个盒子放在他面前,这个稍微小一点,用的粉红包装纸:“买相机送的。”

金硕珍也不跟他客气,三两下撕开包装,拿出一个……地球仪。外面一个金属圆圈,中间悬浮着一个银光闪闪的地球。

“喜欢吗?”

“不喜欢还能拿去换吗?”

“送的,应该换不了。”

“哦,”金硕珍把它放到电脑旁边的相框后面,挡了个严严实实,“谢了。”

金南俊伸手在相框上点了点,“这就是……你……”

“对,我妻子。”

金南俊笑了笑:”很漂亮。“

“谢谢。”

“什么时候方便我去府上做客?嫂子的手艺好像很不错,”他顿了顿,“也看看小新。”

金硕珍可以想出几千条拒绝的理由,但都没法看着金南俊的眼睛说出口。

“这周末吧,“他说,”我认识一个新开的烤肉店,大家一起吃个饭。“

晚上到家果然看见金泰亨手里攥着个崭新的相机,跟他心心念念的那款样子差不多。金硕珍看着他满脸掩饰不住的开心,堵了大半天的胸口终于顺畅了一些。

”我以为你不会收呢,“金硕珍笑着拍他脑袋,“果然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没气节。"

"大丈夫能屈能伸!“金泰亨振振有词道,”而且就算收了他礼物也不代表我就站在他那边了。“

“你身价高,一个小照相机买不起是吧?”

“那倒不是,”金泰亨叹气,“老实跟你交代吧,他送我的这个比我想要的那个还贵两倍不止,把我卖了都买不起。”

金硕珍拍拍他肩膀:“别在乎这些,你就是得用最贵最好的,让我买我也会买这种……”

“我觉得你买不起。”

“……知道了,哥穷,哥去睡了,明天还得接着上班养活你个小白眼儿狼呢。“

金硕珍走进房间,金泰亨亦步亦趋跟进来靠在衣柜上,举着相机对着他。

“干嘛?偷拍我啊?”

“哪只眼睛看见我偷拍了?这是光明正大地拍,“咔嚓一声,金泰亨低头看了看,满意地点点头,”果然一分钱一分货。”

金硕珍凑过去看了一眼,虽然照片里是他自己,但还是被惊艳到了:“哇。”

“哥你有没有考虑过做模特,兼职的那种,不影响工作的,我有个摄影师前辈最近在……”

金硕珍把换下来的衬衫扔到他头上:“退下吧,朕要沐浴了。”

“嗻,“金泰亨把衬衫扔进洗衣篮里,慢吞吞地往外走,出了房间又转身扒着门框,”对了,哥你准备什么时候把嫂子介绍给我认识?“

金硕珍正在脱裤子,闻言差点头朝下栽在地上:“等,等等,你怎么……”

“不用解释,我上周末和小旻去闵老师家补课,听他说过了,不过当时我以为他是在逗我玩儿呢,你也知道,那为老不尊的动不动就满嘴跑火车,“金泰亨低头摆弄着相机镜头,”今天南俊哥来找我,问我你什么时候结的婚,我才反应过来。“

“然后呢,你怎么说的?”

“把闵老师跑的火车又跟他跑了一遍呗,”金泰亨扁着嘴,“你应该提前跟我串通一下的,不然露馅儿了怎么办。”

“辛苦你了,”金硕珍坐在地上叹气,“这几天事多,你又病了,我就没顾上……”

“我知道,他回来之后你就顾头不顾腚的。”

金硕珍没忍住乐了:“怎么说话呢,没大没小。”

“他还说周末要一起吃饭?真的会有嫂子到场吗?”

“嗯,是玧其的大学同学,挺有眼力见儿的,性格也很好,说以前欠他一个人情,这次就算还了。”

金泰亨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笑了。

“笑什么?”

“没什么,就想象了一下你和一个女孩子结婚的画面,唔,怎么说呢……”金泰亨做了一个介于恶心、惊恐和同情之间的复杂表情,“你懂我的意思吧?”

“不懂,你滚吧,消失,赶紧的。”

金泰亨冲他做了个鬼脸,转身跑了。金硕珍起身把裤子扔进洗衣篮,从包里把那个悬浮地球仪拿出来,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关掉房间里的灯。地球是夜光的,碰一下会转,大陆的影子便在墙上,地上,天花板上缓缓流动。

金硕珍伸出手,从指缝里看斑驳的光影,直到视线模糊,光影变成巨大的,刺眼的光斑。


# THEN #

“问,谁的一生都生活在黑暗中?”

“谁?”

“哆啦A梦。”

“为什么?”

“因为他伸手不见五指。”

蹲在小卖部门口享受午休闲暇的几位男生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缓缓举起双手,开始鼓掌。

“这个好。”

“这个可以的。”

“珍哥你是不是暑假去上了什么研修班,笑话功力大增啊!”

“哪里哪里,过奖过奖,“金硕珍做谦虚状摇头,”这个笑话的创作吧,还是得靠勤奋,得每天……“

话音未落,走廊那头传来女孩子兴奋的叽叽喳喳声,金硕珍伸长脖子,果然看见楼上文科班那个转学生下来了。

“啧,小小年纪净知道装逼。”

“小吗?我看他感觉得有三十岁。”

“长得老而已,比我们小两岁呢,好像脑瓜子特别好使,又是拿奖又是跳级的。”

“那也没必要成天板着个脸吧,谁跟他说话都爱理不理的,跟欠他钱了一样。”

他们没有特意压低声音议论,那转学生走过来的时候扫了他们一眼,没说什么。金硕珍忽然觉得有点不自在,起身装作活动腿脚的样子往前挪了几步,用余光注视着他进了小卖部。

“下午数学课作业你们写完没?”

“还没,你不说我都忘了,得赶紧回去抄……”

“走走走……珍哥?”

金硕珍刚准备开口,转学生出来了,手里拎着瓶挂着水雾的可乐。他拧了两下没拧开,手在裤腿上蹭了蹭,接着拧,还是没拧开。金硕珍隔着两米都能感觉到他火气上来了,眼看他憋着劲儿一副要徒手把塑料瓶掰断的架势,金硕珍忍不住上前道:“我我我我来吧,我来……”

他话没说完脸先红了,幸亏天热,大家脸都红。

转学生抬头看了他一眼,没什么表情,但还是把瓶子递了过来。金硕珍接过来,撩起T恤下摆盖在瓶盖上,一使劲儿,刺啦一声,泡沫从拧开的瓶盖缝隙里冲出来,他躲得算块,但裤子上还是被溅了不少。他把瓶子递过去:“好了。”

“你的裤子……”

“没事,我换运动裤,正好下午有体育课。”

“哦,”转学生点点头,“要不我再买瓶可乐给你吧,不然太过意不去了……”

“不用不用,”金硕珍摆摆手,“可乐对身体不好。”

转学生愣了一下,翘起嘴角:“因为是碳酸饮料?”

金硕珍眨眨眼睛:“因为可乐杀精啊。“

转学生笑了,一手拿着可乐一手捂着肚子,前仰后合的,金硕珍感觉他有史以来反响最好的笑话都没这么好笑。

“我叫金南俊,你叫什么名字?”

“金硕珍。”

金硕珍伸出沾了可乐黏糊糊的手跟他握了握,在充满碳酸饮料清甜气味的空气里默念,金南俊,金南俊,金南俊。

他笑起来有酒窝啊。


——————TBC————————


沸可乐也太好听了吧,这都两天了我还在循环,等开始打歌我还得循环一百遍现场【幸福地躺平……









评论(17)
热度(421)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