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南硕】Insiders (4)


Chap. Ⅵ  真相是假

1.

“第一,这案子的主检不是你,上不上诉轮不到你插嘴,第二,现在这结局不是皆大欢喜么?金硕珍看守治疗,那个谁停职审查,咱院又风光了一回,再说了,心心念念要把金硕珍扔牢里的不是你金南俊本人吗?你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

“没错,我是想把他扔牢里,想把他们都扔进去,但现在一个在精神病院装疯卖傻,一个在家里舒舒服服躺着,你问我有什么不满意?啊?!我他妈全都不满意!”

“那你想怎么办?不是,你能怎么办?你以为上诉了他们就会重审?这案子扫了许多人的颜面,上头巴不得找个替死鬼赶紧把这一页揭过去,你再这么胡搅蛮缠下去,保不准就得进精神病院和金硕珍作伴去了!“

“我倒是想。”

“你说什么?!”

金南俊不耐烦地把文件夹往桌上一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起车祸是故意伤害,你该不会打算就这么让凶手逍遥法外吧?”

“金硕珍不是没死么,”部长嘀咕了一句,瞅了眼金南俊,“你能抓得到?”

“抓到了你就上诉。”

“你先抓来再说。”

金南俊杵在原地一动不动。

“总得有证据才能翻案吧,”部长叹了口气,“拿到口供我就上诉,行了吧?”

2.

金南俊在各种情报和新闻里看到过金硕珍的那位心腹不止一次,但是从没见过真人,因此进到他办公室后愣了好一会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对方似乎也并不比他从容多少,尴尬地整理了半天衣襟才想起来要请他坐。金南俊解释完来意后,心腹拿出一个档案袋,里面是那个肇事司机的尸体照片和遗书。“不是我杀的,找到他的时候就吊在房梁上,已经冷透了,笔迹鉴定过是自己写的,手机卡被烧了,银行账号里也没有可疑的转账记录,估计是现金结算吧。”金南俊还没来得及惊讶警方找了一个多星期没找到的人他是怎么查个底儿掉的,心腹又从兜里摸出个透明的小密封袋递给他。“他们不让检方以外的人见大哥,我知道你申请了下周的会面,能不能帮我把这个带给他?”

3.

袋子里是一颗粉红色的胶囊。

4.

所谓的会面室就是用隔板围起来的一个不到两平米的密封空间,四面都装了监控,门外有警卫看着,桌上摆着录音机。金硕珍被护士带进来的时候金南俊强忍着扑过去的冲动,起身和护士寒暄了几句,然后扶着金硕珍在凳子上坐下。他看上去比之前的审讯录像里状态要好得多,头发和胡子都修剪过了,除了苍白消瘦了些,表面上和之前那个金硕珍并无太大不同。桌上放着几张纸纸和一盒蜡笔,他坐下之后就开始画画,护士说这是金硕珍最近养成的爱好,病房里墙上已经贴了十几张了。

5.

“你认识我吗?我们以前见过的。”

“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

“你在画什么?这是你吗?”

“一闪一闪亮晶晶……”

“你饿不饿?早上吃了什么?”

“采蘑菇的小姑娘……”

“我也喜欢画画,可以和你一起画吗?”

金硕珍掰了半截蜡笔递给他,一边画一边嘟嘟囔囔地唱儿歌。把一张白纸用无规则的粉红线条涂满之后,金硕珍拿起来欣赏了一会儿,心满意足地放到一旁,然后开始画下一张。在完成了两张印象派画作之后,金硕珍笔下的线条终于开始组成某种形状。

“这是你的名字吗?”

“不告诉你。”

6.

“你叫什么名字?”

穿粉红卫衣的男孩扭过头来,眉心皱成一个小疙瘩,嘴角沾着一小块生菜叶。他眨了眨眼睛,似笑非笑:“不告诉你。”

7.

金南俊咬了咬嘴唇,按捺住自己雷鸣般的心跳:“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不关你事。”

“请你配合调查……“

“就不配合,”看到金硕珍把第三张画作拿起来折了两下,然后撕成了两半:“就不,就不,就不配合……”

金南俊蹲在地上,把碎纸一张张捡起来整理好,放进金硕珍的病服兜里,藏在手心的胶囊顺势落进去。金硕珍低头看着他,眼神空洞迷茫:“你是谁?”

金南俊抬头笑了笑:“你猜。”

8.

金硕珍画的第三张是自己的名字,碎片里粉色的部分是ㄱㅁㄱㅣ。金南俊给心腹打电话:“他还有没有别的保险箱?或者加密硬盘?密码可能是7071,或者这四个数字的排列组合。”“没有,我知道的都被你们搜过了,”心腹顿了顿,“除了他的日记本。”

9.

金硕珍在老家的卧室床底下有一个装满了日记本的大箱子,从十几年前流行的卡通封面到最近的牛皮纸精装,每一本的款式都不一样,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带密码锁。金妈妈和金南俊两个人合力把箱子从床底拖出来,带出一条早已褪色的围巾,一只破破烂烂的拖鞋,和一堆五颜六色的糖纸。金妈妈说要遵守和儿子的约定拒绝观看日记,给他倒了杯水后便离开了,留金南俊一个人和摊了满地的日记本面面相觑。他拿起第一本,花了三分钟试出密码:0717,还没来得及好奇这是谁的生日,就在第一页看到了答案: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七日,星期六,晴,妈妈终于给我买日记本了,我是大人啦!

10.

“没想到大哥真的把东西藏在日记本里。”

“嗯,十多个记忆卡,每张上都贴着一个人名。”

“让我猜猜,都是些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吧。”

“唔,也不全是。”

“什么意思?”

“回去再说吧,”金南俊倒在金硕珍的单人床上,眯着眼睛看手里捏着的记忆卡,上面“金南俊”三个字被蹭得有些模糊,“有件事得跟你商量商量。”

11.

从卧室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不好意思拒绝金妈妈的晚饭邀请,留下来解决掉了中午剩下的泡菜炒饭。趁她切水果的时候金南俊把碗筷都洗净擦干,准备悄悄开溜,结果在玄关被抓了现行,怀里塞了一整盒萝卜泡菜。“就当是帮阿珍吃的吧,”金妈妈笑了笑,“可能有点咸,我正往里搁盐的时候他打电话来说要自首,手一抖就放多了,你要是觉得齁就加点水放几天再吃,或者用来煮汤……“

“等等,”金南俊以为自己听错了,“自首?他自己说的?”

“嗯,就是车祸那天晚上,他说待会儿去警察局,让我别看新闻,或者吃一粒清心丸再看。唉,这孩子,啥时候了还不忘开玩笑……”

“您……不好意思您能跟我回去做一份笔录吗,关于那次通话的具体内容,我需要……”

“我有录音,如果你想听的话,”金妈妈拿出手机,“以前接到过几次威胁电话,然后就养成了录音的习惯。没想到真能派上用场。”

12.

金南俊坐在一片漆黑的车里,副驾上堆着装日记本和泡菜,金硕珍的通话录音从车载音响里传出来,声音温柔清亮。

“妈妈,是我,你最爱的小儿子……”

“当然吃了,我怎么舍得饿着自己呢……”

“没感冒,刚开完会嗓子有点哑……”

“不是什么大事,就想跟您说一下,我待会儿吧,要去警察局自首,您别紧张啊,顺利的话三五年就能出来……”

“我知道我知道,还不一定呢,就先知会您一声,省得您回头看新闻犯心脏病……”

“妈……”

“妈妈我开车呢先不跟您说了……”

“我也爱……”

饶是做足了心理准备,突然响起的爆炸声还是让金南俊浑身发抖。他咬紧牙关等着轰响平息,只剩下金妈妈惊恐的呼喊在一片寂静中回荡:“阿珍!阿珍!”

13.

“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

“哦,那就好。”

“那就好?”金南俊皱眉,“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金硕珍忽然凑近,眼睛里映着车窗外斑斓的街景,“你可以叫我阿珍。”



——TBC——


今天上海下雪啦!

然而宅了一天的我并没有看到。



评论(9)
热度(162)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