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南硕】Insiders (3)


Chap Ⅴ 人为刀俎

1.

检察院里想抓金硕珍的不止金南俊一个,倒不是他有多罪恶滔天,只是声名太过显赫,用来当作仕途上的垫脚石再合适不过。上届选举那年有人挖空心思给他造了个贪腐的大案,想把与他过从甚密的那位候选人拉下马,查到最后发现所谓的实锤只是几张家庭聚餐时的合影还有十几万不到的零星转账——候选人的大公子是金硕珍留学时的后辈,互相不知根不知底,在筹款晚宴上碰到才发现彼此的真实身份。除了晚宴上的一笔公开捐款,金硕珍从未给过候选人任何实际好处,反倒是大公子动不动就给金硕珍发零花钱,说是要报答当初在国外的蹭饭之恩。案情曝光后候选人的支持率不降反升,民众爱极了他那位谦逊懂礼大方风趣的公子,和同样年轻有为高学历高颜值的公子好友。

2.

民众说了,混黑帮又怎样,总比混赌场妓院的纨绔子弟强咯。

3.

虽然事实证明扳倒金硕珍绝非易事,但无奈他背后那几位大人物树大招风,再加上法检系统奇才辈出,因此每隔一阵就会有人拿他开刀,想揪出一丝破绽来顺藤摸瓜干一票大的。金硕珍做事再缜密也挡不住被人拿显微镜翻来覆去地检查,因此每个月都得被传唤一两次,年关将近的时候格外频繁,每周都得去局里签个到。

4.

“要不给我办个出入证吧,省的每次来门卫大爷还得登记,怪麻烦的,”金硕珍熟门熟路溜达进茶水间,给自己泡了杯咖啡,扭头问领他进来的小实习警,“要吗?”

“不用了,谢谢。”

“跟他这么客气干什么,”局长在实习警头上拍了一下,然后瞪着金硕珍,“没带律师?”

金硕珍掏出手机:“现在……”

“算了,这次先不用。”

5.

这次先不用的意思就是下次要用。金硕珍看着局长桌上厚厚一叠举报材料,最上面一张用红笔圈出的名字五分钟前刚刚在新闻里出现过——“XXX接收总统任命入驻青瓦台……”他安安静静听局长讲完前因后果,手指在突突跳着的太阳穴上按了按,闭着眼睛调整呼吸。这次的证据准备极其充分,他们绕过金硕珍把矛头直接对准了那个人,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让他永世不得翻身。说实话金硕珍是乐见其成的,如果不是那些材料上有他集团的水印还有公章的话。

6.

“啧,太失望了,我以为凭咱俩的关系不需要卧底啊眼线啊这种把戏呢。”

“不是不需要,是根本插不进去好吧,”局长耸耸肩,“不过这材料是检察院弄来的,我也好奇何方神圣能从你眼皮子底下偷东西。”

“那为什么会在你这儿?”

“因为检察院那帮孙子胆子忒小,看见杀人犯就找警察,自己躲得远远的,”局长叹了口气,“金老板,我觉得你这次活罪难逃了。”

7.

他和心腹两个人花了整整一天查监控查纪录,查到跟了他三年多的秘书头上。秘书还没开口先哭了,给他看儿子被绑架的照片和短信。金硕珍没说什么,给她开了辞退信,信封里装着九位数的支票:“给孩子买点好吃的,帮我说声对不起。”秘书走后他又花了整整一天给心腹交接工作,心腹阴沉着脸听完,起身大步流星往外走。

8.

“你干嘛去?”

“杀人。”

“杀谁?”

“那个绑架小孩子的。”

“已经杀了。”

“谁杀的?”

“我。”

“什么时候?”

“今天凌晨,你睡觉的时候,”金硕珍抬头看着他,“还记得你合同的第一条是什么吗?”

心腹低着头不说话。

“不许杀人,这是你必须遵守的第一条原则,除非你也想被开除。你想被开除吗?”

“不想。”

“那就回来坐下。”

“但是我必须保护你……”

“你的工作是保护这个集团,保护我的心血,不是保护我。你不是我的保镖。”

“为什么?”

“因为你长得跟个兔子似的根本不像……”

“我问你为什么不让我杀人。你从没解释过原因。”

9.

助理领那个考了第一名的小孩儿进来的时候,金硕珍正在吃饭,厚厚一大块牛排戳在叉子上,刚蘸的酱料混着肉汁滴落在盘子里。金硕珍点头示意他坐,咬了一口牛排嚼完咽下,看见孩子半张着嘴死死盯着剩下的那一半,便把叉子递过去。小孩儿犹豫了半秒钟便接了,先咽了咽口水才小心翼翼地下嘴。金硕珍看着他圆溜溜亮晶晶的眼睛眯起来,嘴角不受控制地上翘,皱着鼻子餍足得像个偷到萝卜的兔子。助理送来的简历上写着他的姓名生日,籍贯是临海城市的一所孤儿院,家庭关系一片空白。那天他刚满十七岁。

10.

“我说了,你长得跟个兔子似的,兔子能杀人吗?”

心腹摔门而出。

11.

金硕珍是准备自首的。调查开始后那人迟早会知道材料来源,而根据他以往对待叛徒的方式,金硕珍免不了要受些皮肉之苦。他乐观地想,顶锅就顶锅吧,牢里好歹比外头安全,再说他确实犯了不少事,这波不算冤。他处理好工作后准备回家换身衣服再去警局,没想到车还没开出停车场就被迎面撞翻了,再醒来的时候被五花大绑在病床上,周围是滴答作响的仪器和交头接耳的医生护士。其中一个看见他醒了,凑近说了句什么,他没听懂,只看见白大褂胸口的“精神病院”几个字。我疯了吗?他迷迷糊糊地想,身上的剧痛却不允许他作任何思考,只能用尽全力吸气,呼气,然后慢慢的,重新陷入黑暗。



——TBC——


目标这周末更完。

我可以的。

할수있어.


评论(8)
热度(155)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