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南硕】Insiders (2)


Chap IV 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1.

检察官考试最后一轮面试的时候,考官问金南俊转行的原因。排练了几百遍的腹稿在他脑子里打转,熟练得他自己都要信以为真。但是说到一半他忽然察觉到主考官不加掩饰的失望,于是闭上眼睛无奈地笑了一下,给出了那个藏在心底的答案。

2.

“为了抓一个人。”

“警察抓不到吗?”

“抓不到。”

“检察官可以?”

“我可以。”

3.

但是他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对方。两年过去,他破了几个无关痛痒的小案子,堪堪摆脱菜鸟身份,金硕珍却已经将无形的触角伸遍了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以一种温文尔雅到匪夷所思的方式,用沾着鲜血的金钱织下了一张肮脏而美妙的蜘蛛网。从街头小贩到巨亨高官,每个人都在网里游走,而他坐在中心,旁观或者狩猎。金南俊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搜集到他自认为完整的金硕珍的全部情报——生平经历,家族关系,人脉地位,产业链条——然后在某个闷热的加班的凌晨,对着档案里那张好看得不像证件照的证件照发呆时,开始没来由地好奇,金硕珍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2.

“粉色啊,”秘书官敲着电脑,“据不完全统计,这位传说中杀人不眨眼的金大佬,共有不同款式粉色卫衣五件,粉色大衣三件,粉色运动鞋一双,粉色袜子无数对,粉色帽子十多个,粉色裤子……”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粉色的裤子存在?”

“可能跟你那件花衬衫存在的理由一样吧,”秘书官推了推眼镜,“为了反人类。”

3.

据说金硕珍每年生日都会一个人去游乐园玩,谁都不带,只有心腹放心不下指派的两个保镖远远地跟着。这是金南俊搜集到的各种真假难辨的情报中可信度最低的一条,所以他决定在金硕珍二十六岁大寿这天前去核实。在发挥当初卧底时的全部功力跟踪监视一天后,他发现除了游乐园换成游戏城之外,情报大抵是无误的。这个黑帮老大一身资深宅男的装扮,和各种游戏机斗智斗勇花了得有上千游戏币,最后在抓娃娃机前犟了一个多小时,捞上来个马里奥,心满意足地揣着回家了。路上进便利店买了两杯咖啡出来,金南俊以为他约了人,没想到金硕珍直接走过来打开他的车门,咖啡往他手里一塞,自己在副驾坐下了。

4.

“跟了一天怪辛苦的,这杯算我请你。”

5.

金南俊动用全部的职业素养掩盖住慌张,沉默着发动车子。导航里的上一个目的地是金硕珍家,他点了确定,顺手打开收音机。正在播的新闻是上个月刚爆出的某政府高官的强奸案,最近出现了新的受害者。金南俊没有权限过问案情,但他知道半年前正是这位高官给金硕珍投资的一块地皮亮了红灯。金硕珍察觉到他的视线,捧着咖啡头也不抬道:“这程度够判无期了吧?”金南俊透过袅袅的热气看向他丰满红润的嘴唇,忽然觉得口干舌燥。

6.

“你有女朋友吗?”他听见自己问。

7.

他知道答案。没有。肯定没有。有的话他不可能查不出来。但是他显然低估了金硕珍的反侦察能力,所以开始怀疑自己查到的冰山一角都是金硕珍想让自己知道或者不介意被查到的,更多更复杂的真相被隐藏在看似平静的水面之下。例如他喜欢马里奥。例如他喝咖啡只加奶不加糖。例如他有用力眨眼睛的习惯。例如他可能,或许,有一个女朋友。

8.

“没有,”金硕珍回答,“你呢?你有男朋友吗?”

9.

金南俊脚一抖,车呼啸着冲过十字路口,红灯被远远地甩在后面。金硕珍攥着安全带像个受惊的仓鼠似的吱哇乱叫,金南俊忍着耳膜的刺痛把车停在路边,额头抵着方向盘深吸了一口气。“你没本事抓我就想同归于尽吗?”金硕珍瞪着他,忽然噗嗤笑了,“瞧给你吓得,这么怕被人发现啊?”

10.

金南俊没有刻意隐藏过,但也从未主动向谁坦白,他的父母,朋友,同事,全都不知情,连他自己也是在两年前遇到一个穿粉色卫衣的男孩后,才明白自己长久以来的无欲无求只是时候未到而已。小腿上的淤青不到半个月便消得无影无踪,那片粉色却顽固地印在了他的脑海深处。金硕珍的挑衅——是挑衅吗?他那时的语气太过温柔,近似邀请,甚至是勾引——给了他一个完美的借口,让他能够抛弃理智,任凭自己被那张网拉近,裹挟,最终……

11.

“没有。”

金硕珍点点头,“哦,那就好。”

12.

我不会被吞噬的,金南俊第无数次告诉自己。他重新启动车子,缓缓融入光怪陆离的夜景,假装听不见从自己心底某个阴暗角落里传来的冷笑般的叹息。

13.

自欺欺人而已。



——TBC——


这篇的结局已经写好了就看我拐多少弯儿才能到那儿了……

评论(9)
热度(197)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