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南硕】Insiders (1)


Chap Ⅰ 看起来像检察官的黑帮老大金硕珍

1.

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神经病人格,上一秒还鼓着腮帮子嚼着牛排和手下讲笑话,下一秒就把沾满酱汁的刀扎进了被五花大绑跪在地上的人的大腿,白衬衫上血迹斑斑,他一边擦一边眉飞色舞地分享去除血渍的小绝招——“柠檬水!要冷的!加点盐效果更好!”

2.

招小弟要统一笔试,卷子是他自己出的笑话合集,分数高的可以直接提拔到身边当贴身助理,据说现在的心腹当初拿的是满分。心腹比他小五岁,成熟稳重得好像比他大五十岁,诨号镇帮之宝,地位可见一斑。曾经有不要命的在他面前说心腹坏话,第二天就被栽了个无期徒刑的罪名送劳里去了。

3.

这动不动往牢里送人的作风深得政府欢心。作为黑帮罪是不可能不犯的,但是高级知识分子的罪犯得讨巧又干净,不拿尸体恶心警察,不打家劫舍影响市容市貌,极具公德心,感动得公安局长想给他发模范犯罪分子奖。市长倒是真给他颁过奖,“优秀青年企业家”,他捯饬得人模鬼样去领奖致辞,和市长的合影还特地框起来摆在办公桌上。“混黑道的第一要务是什么!”他苦口婆心地教育手下,“和官家打好关系呀!”

4.

他上头有个哥哥所以没有继承者的自觉也没那个野心,成长得很是自由自在,没想到哥哥被内鬼算计身亡,他懵懵懂懂地被从国外接回来,一个月内洗干净帮会重立了规矩然后打了几场让业内风声鹤唳的架,迅速站稳了脚跟。一个月后开了家日式蒸菜馆,开业给所有对家大佬发邀请函,上面硕大一张自拍,旁边配字——“看着我的脸努力生活吧!”

5.

不知道是不是学法出身的原因,整个人看着正派极了,工作场合都是衣冠楚楚三件套,私下也是大学生打扮居多,跟人说话慢条斯理的从来不动气,也没人敢让他动气,毕竟一动气就要死人的。心腹在他身边将近七年也就见过那一次,是有人找到他老家放了把火,幸好他妈妈在邻居家打牌躲过一劫,不过住了四代人的房子还是没了,养了十几年的狗连尸体都没找到。他带着投资合同去找始作俑者,谈判桌上春风拂面笑脸迎人,对方以为他被蒙在鼓里,只有心腹忍不住跟弟兄感慨老大是个狠人。三个月后项目蒸蒸日上,他刷足了信任度,一秒都没耽搁设了个局把对方一帮人连带着自家几十公斤毒品打包送给了警察。死刑判决下来后他去老家给狗上坟,把新闻剪下来烧给狗,也不管狗看不看得懂。心腹心疼那条上供给了国家的毒品线,他烧完纸盘腿坐在坟头吃打包带来的紫菜包饭,一边吃一边叹气——“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你懂个屁。”



CHAP Ⅱ 看起来像黑帮老大的检察官金南俊

1.

连续四年荣获检察院内部票选年度最差着装首席殊荣,照片集合贴在内网论坛点击量至今遥遥领先。其实入职第一天穿着制服来报道的时候引起过一阵骚动,院里女性奔走相告说老天开眼考进来个模特,结果第二天该模特就穿着花衬衫和沙滩裤来上班了。知道是缉毒警出身还做过卧底之后众人恍然大悟,怪不得呢,品味被毒贩子同化了。

2.

教科书般的情商与智商成反比,女同事约他周末吃饭,他把人带去郊区的农家乐,吃完饭哪儿也不去就蹲在院子里招猫逗狗,女同事气得一个人出去爬山,傍晚回来老远看见警灯闪烁,警察押着个人从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群众里挤出来,相亲对象抱着猫老神在在跟在后面——“盯他好几天了,听说开了个农家乐当销金窟,没想到一下子就撞对了哈哈哈,哎你下午干嘛去了怎么没见你人?”

3.

虽然工作第二年就刷新了院里的立案率和胜诉率,但是没背景没靠山所以升得格外缓慢,同期的官二代已经坐上了副部长位置,他还在一线热火朝天地冲锋陷阵。部长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劝他少查案子少招惹大人物闭上嘴巴多看眼色,他嗯嗯啊啊应着,扭头照旧把自己活成达官显贵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上级们也都是疾风怒涛过来的,以为他再过两年被磨平了棱角就该乖乖滚回酒桌阿谀奉承了,没想到六年过去还在聚餐时指着官衔比他大八级的老前辈骂人家占着茅坑不拉屎,谁劝都不管用,主要是那语速基本没人插得进去。前辈们要么安慰自己被狗咬了不必咬回去,要么怕把这光脚不怕穿鞋的惹急了真来对付自己,都没怎么着,任由他在检察院上蹿下跳宛如一朵不一样的烟火。

4.

虽然性格不讨人喜欢,但是挡不住他盘亮条顺,脸蛋上还缀俩酒窝,一笑就容易让人神智不清,因此有相关人士分析说金检居高不下的胜诉率跟目前律师法官届显著上升的女性比例是分不开的。他听说了就很不开心,“首先,以我的能力根本不需要外貌加持,其次,凭什么认定女性的工作能力会受这种因素影响?这是明目张胆的性别歧视!最后,我的魅力不分性别年龄种族全场通杀。以上。”

5.

对于这种极容易招致人身威胁的言论,跟了他四年多的秘书官听了可能不下千遍,因此真心实意地好奇自家老板如何在刀光剑影的检察院全须全尾地活到现在。当然秘书官本人对他赤胆忠心可昭日月,毕竟当初托他的福才洗清嫌疑走上正途考上公务员,发过誓喘一天气就要报一天恩,但是,有些时候,偶尔地,他也会冒出和老板同归于尽的念头。比如老板一天内第十八次把咖啡洒在卷宗上的时候。比如快开庭了才想起来没带袍子的时候。比如一到周末就来家里蹭饭影响他谈恋爱的时候。比如连续熬夜加班到神经衰弱的时候。这些时候秘书官就得把信用卡账单和煤炭的照片拿出来看一会儿,才能找回活下去的勇气。

6.

煤炭是秘书官养的狗,见谁都摇头摆尾任摸任抱,唯独没给过老板好脸色,因此深得主人宠爱。


CHAP Ⅲ 一个未被实现的约定

1.

那天金硕珍和发小出海钓鱼,两个人手气都不错,捞了足足两桶,挑了几条肥的送了船主,剩下的都扔回了海里。上岸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俩人照旧在码头边的大排档点了一堆酒和肉,还没开始吃就听见警笛呼啦呼啦地响起来。

2.

金硕珍很警惕,掏出手机给心腹打电话,确认自己最近没犯什么事儿之后继续拿生菜叶子包肉,包完送到发小嘴边上,鼓鼓囊囊一团比人脸还大。发小对他进行死亡凝视五秒后不情愿地接过去分两次吞了,一边费劲巴拉地嚼一边示意不远处传来的鼎沸人声。金硕珍摆摆手表示跟自己没关系,手还没放下就看见两个人一前一后冲过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把他们的饭桌给撞翻了,刚烤好的五花肉撒了一地。

3.

这下就有关系了。 

4.

被追的秃头反应挺快,顺手摸了个摔成半截的酒瓶往后一扬,追人的那个黄毛小子用胳膊挡了,划出来的血顺着瓶子溅到金硕珍胸口。他穿的粉色卫衣,血珠很快洇进去变成了褐色。这衣服是发小在国外旅行时给他买的,说一看见这颜色就想起他来了,把金硕珍给感动得,衣服供在衣柜里一年都没敢动过,今天头一次穿。金硕珍低头摸了摸胸口的血迹,叹了口气。

5.

这下关系可大了。

6.

金硕珍扶起个凳子搁得远远的,把发小拉过去坐下,一脸严肃地指示他不许动,然后捞起袖子走到正扭作一团的秃头和黄毛小子旁边,抬脚往秃头侧腰一踹。秃头嗷一声倒下,黄毛小子看了眼秃头,又看着他,金硕珍假笑了一下,一脚踢在他胫骨上。趁着黄毛小子捂着腿原地蹦跶,金硕珍扭头招呼发小准备开溜,刚转身就被拽着卫衣帽子提溜回了原地。

8.

“你叫什么名字?”

“不告诉你。”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码头?”

“不关你事。”

“请配合调查,不然……”

“不然怎样?告我啊?”

“……”

“请我吃肉我就告诉你。”

9.

局长赶到审讯室的时候金硕珍正对着监控镜头报菜名,负责看守的小警察捧着小本本记得满头大汗。他进去把从茶水间顺的巧克力蛋糕扔在桌上,金硕珍咂吧了两下嘴一脸不满,好歹忍住了没说什么,拆开包装咬了一口。局长做梦都想把金硕珍送去吃牢饭,但也明白他在外面比在里面更有用,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忍着,没想到这个烫手山芋被检察院那个榆木疙瘩给弄进局子里来了,拘捕理由那一栏明晃晃两个大字:袭警。

10.

老子信了你的邪。

11.

金硕珍一个巧克力蛋糕下肚,扭头冲着双面镜子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他知道给自己戴上手铐的那个黄毛小子在看,因此也不急着叫律师,调整出公安局观光一日游的心态,懒洋洋地跟局长唠家常。“最近嫂子身体可好?大侄子竞赛又得奖了吧哎呀年轻人前途不可限量!最近年末帮里冲业绩活动频繁了点儿,得麻烦您受累……”几回太极打完他琢磨着外面的人耐心也快耗尽了,打着呵欠写下一串号码。半个小时后律师进来,递上一盒打包好的关东煮后严肃地点点头,意思是都处理完了。出去的时候经过黄毛小子旁边,他迎上对方用冷漠神情包裹着的愤怒眼神,歪着脑袋用竹签剔了剔牙。

12.

“金,南,俊。”黄毛小子换上了制服,胸前绣着警号和名字,挺胸抬头站得跟戈壁滩上的小白杨似的。金硕珍自己走姿站姿坐姿都不太良好,小时候没少挨训,此刻看这棵小白杨就分外闹心。“本家呐,”他索性摆个吊儿郎当状,胳膊架在小白杨肩膀上,手指似有似无地在他下巴的胡茬上蹭了一下,“几岁啦?”

13.

小白杨不卑不亢:“二十二。”

14.

太嫩了,金硕珍无声叹气,太嫩了,嫩得每一寸皮肤都在散发危险而浓郁的热情,每一根发丝都在野蛮蓬勃地伸长,嫩得充满希望又令人绝望。金硕珍想起来自己二十二岁生日那天接到哥哥的死讯,退掉房子辞掉工作回国,在飞机上看着自己花了几千个日夜一点点构建出来的生活分崩离析,然后一头扎进现在这个荒诞失真的现实。

15.

“两年后再来抓我,”金硕珍告诉金南俊,“如果你抓得到的话。”




———TBC———


阿珍生日快乐( ´▽`)

没写完本来不想发的,但是两位爸爸今天这么努力营业,女儿无以为报,只能挖坑以表心意了!

评论(17)
热度(353)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