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K莫衍生】【嬴政x唐青风】青妃驾到(七)

#

“这就是你所谓的轻装简行?”唐青风坐在嬴政的巨型马车上,隔着帘子眺望着前后乌泱乌泱的车队和守卫,“那你要兴师动众一下得成什么样?是不是得用锣鼓开道?队伍得绵延出二里地吧?”

“不至于,但我好歹也是个皇帝,这样已经很朴素了,”嬴政无奈道,“那你觉得轻装简行应该是什么样?”

“就我和你两个人啊,两匹马,想走就走想停就停,饿了就摘果子打猎,困了就找个山洞睡一会儿,”唐青风说着说着自己先笑了,“啧,白日做梦。”

嬴政看着外面没说话,唐青风讷讷地挪过去戳戳他:“你这样也挺好,舒服,安全,风吹不着雨淋不着,还不用担心吃坏东西拉肚子。哎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小时候离家出走的事儿?”

嬴政转过来,笑着摇摇头:“没有。”

“五六岁那会儿,春儿刚开始习武,每天回来拿我当沙包打,爹娘也不管。有一天我气急了,趁着夜深人静自己跑出去,一口气跑到村外的山上。幸好当时是夏天,果子满树都是,我就在那儿待了两天。结果第三天吃坏了肚子,拉得差点虚脱,爹娘说他们找到我的时候,我整个人一股子屎味,他们把我在溪水里冲干净了才带回去的,”唐青风笑着戳戳他,“你呢,你小时候离家出走过吗?”

嬴政想了想,点点头:“那天是社祭,我本应该在宫里待着,因为仪式结束后要拜见父王,母亲希望我好好表现,给父王留个好印象。但是宫外太热闹了,我一时忍不住,偷偷翻墙出去,在城里的集市上逛到天黑才回去,错过了见父王的时间。母亲把我带到宗庙,让我在那儿跪了一天一夜。”

“那你,”唐青风犹豫了一下,“那之后你一个人出过宫吗?”

嬴政摇摇头:“今天算是人最少的一次。”

唐青风紧张起来:“那安不安全?万一有刺客呢?”

“刚刚不还嫌多么,”嬴政笑着看他,“你担心我?”

“少臭美了,”唐青风脸不红心不跳,“我是怕自己被误伤。”

“那你赶紧躲远一点,”嬴政掀开帘子,“到后面的马车上去。”

“要去你自己去,”唐青风打着呵欠躺下,“我困了,懒得动。”

嬴政放下帘子,在他旁边躺下,闭着眼睛等了很久,身边人熟睡时的细微鼾声却始终没有响起。


#

“我不要吃这个,”唐青风撇着嘴打量满桌的饭菜,“在宫里天天吃都吃腻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能不能吃点儿别的?能不能?”

“你想吃什么?我让人去买。”

“买回来都凉了,”唐青风顿了顿,“不如我们出去吃吧!”

“出去?去哪儿?”

“随便去哪儿,”唐青风扑过来抱住嬴政的胳膊,“你带两个贴身侍卫,让他们远远跟着,咱俩来个夜游……这县叫什么名字来着?”

“旬邑。”

“夜游旬邑县!怎么样?”

嬴政看着他黑亮的眼睛,发现自己压根没有对这张脸说不的能力。

“吃完饭就回来?”

“嗯!”

“保证不惹祸?”

“我惹什么祸我又不是唐青春,“唐青风推着他往外走,”快去换衣服我在外面等你!”

半个时辰后,嬴政站在旬邑最繁华的街道上,看着唐青风在人群中跟脱缰的野马似的乱窜。

“哇!赢……阿政你快来看这个!”

嬴政还没来得及走过去,唐青风已经举着个糖人冲到他面前:“我挑了最大的!”

“给钱了吗?”

唐青风眨眨眼,又原路冲了回去。嬴政跟过去,看见他正叼着糖人费劲巴拉地从兜里掏钱。嬴政把他嘴里的糖人接过来,看着他给完钱,领着他往对面的面馆走。

“你不是不能吃甜的吗?一吃就牙疼。“

“给你吃啊,”唐青风眼巴巴地看着嬴政手里的糖人,“我就舔一口。”

“刚刚已经舔过了,”嬴政拍开他伸过来的手,“现在归我了。”

唐青风气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了,嬴政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唐青风噗嗤一下就漏气了。

“烦人精,吃你的糖人去吧,甜死你算逑,”唐青风甩着胳膊冲进面馆,“老板,来大碗面!最大份的!”

嬴政晃晃悠悠地走过去,在他面前坐下,举着糖人慢条斯理地舔。唐青风看了一会儿就受不了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这么……”

“怎么?”

“太色情了,你含蓄点儿行不行?”

嬴政一手撑着头,看着他的眼睛,伸出舌尖又舔了一口:“不行。”

“打你哦。”

“你自己乱想又不是我的错……”

老板适时地送上了面,唐青风恶狠狠地抄起筷子:“吃完再收拾你。”


#

“我不行了,”唐青风扔下筷子靠在墙上哼哼,“再吃要吐了。”

嬴政把他的碗端过去:“这家的老板实诚,别的地方大份也没这么多。”

“你以前来过?”

“每年都会来一次,”嬴政两三口解决了剩下的面,一边喝汤一边说,“这家老板娘会在夏天做红豆冰汤来卖,你要不是吃撑……怎么了?“

唐青风看着卖糖人的老人家蹒跚着走进店里,坐在他们旁边的座位上,拿起水壶倒了杯水,喝完才看到他似的,羞赧地笑了一下。唐青风也笑了笑,收回目光。

“没事。你刚刚说什么?”

“红豆冰汤,想吃吗?”嬴政侧身向等在门口的侍卫示意了一下,两人点点头,走近了些。

“不了,”唐青风扫了那老头一眼,起身道,“我们……”

“回”字还没出口,唐青风瞥见那老头抬起胳膊,立即抬脚在邻桌上踹了一下,趁他踉跄之际,抽出藏在袖口的匕首扔出,挡掉了从他袖口射出的短剑。那老头眼都不眨,飞快地从腰间抽出一把尖刀,向嬴政挥去。唐青风扑过去拦住,赤手抓住刀刃,下一秒,嬴政从他背后伸出手,将掰成两段的竹签刺入那老头的眼睛。短刀随着痛苦的嚎叫声落在地上,老头狰狞的脸忽然僵住,口鼻喷出鲜红的血浆,溅在他胸口。唐青风看着他倒在地上,露出身后的侍卫,和他手里滴血的长刀。

后来怎么回的驿站,唐青风毫无印象,直到清洗伤口时,才被钻心的刺痛拽回了现实。小疤捧着他的手,一边擦一边哭,唐青风想安慰她,一出声才发现自己抖得跟筛子一样,一身的冷汗。

“大夫怎么还没来?!”

他从来没见过嬴政发火,忽然有点想笑,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还有力气安抚他:“你别嚷嚷,我头疼。”

嬴政不说话了,面色铁青地杵在门口。小疤指了指他胸前的血迹,唐青风低头看了一眼,一下没忍住,“哇”地吐了出来。

“没事没事,晕血而已,”唐青风擦了擦嘴,看着地上,“唉,可惜那一大碗面了。”


————TBC————


我上辈子可能是个甘蔗。或者葡萄。以齁甜为己任的那种。

就literally没法虐。

夸我。

评论(11)
热度(156)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