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K莫衍生】【嬴政x唐青风】青妃驾到(六)

#

嬴政眉头一皱,发现事有蹊跷。

根据他的安排,所有的歌舞表演结束后,也就是众人已经醉得七七八八睡眼朦胧时,会有宫人来请示说,青妃为祝贺大公主生辰愿献上一曲以祝雅兴,然后唐青风会在离他们有一定距离的亭子里开始表演。

而不是现在这样,花团锦簇地出现在宴厅中央,手里还拿着一把……那是什么?剑?

“启禀君上,青妃娘娘为祝贺大公主生辰……”

“行了行了啰哩吧嗦的,”唐青春不耐烦地打断宫人,冲嬴政抬了抬下巴,“我嗓子不舒服,今儿不唱曲儿了,改成舞剑。”

话音刚落,大厅里响起一片交头接耳声,周围的侍卫也紧张起来,手按在刀柄上。

“这不太好吧,”宜姬弱柳扶风地站起来,“在小孩子面前舞刀弄枪的……”

“我不是小孩子了!”

唐青春估摸着说话的小丫头就是大公主,便走过去在她面前蹲下,拍了拍她的肩膀:“当然,公主是大姑娘了,才不会被这些小把戏吓到呢,对不对?“

公主用力点头,伸手在唐青春脸上摸了一下:“你好漂亮呀。”

“谢谢,你也很漂亮。”

宜姬仍不气馁:“吓到小孩子事小,要是学艺不精伤到人可就麻烦了。君上,您也不愿意在这种日子让公主见血吧?”

嬴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见唐青春拔剑出鞘,信手挽了个剑花,直直地向宜姬刺过去。四周的守卫刚要扑上前去,就看见原本势如疾风的剑刃堪堪停在了宜姬的颈侧,一缕头发慢悠悠地飘落在地上。

“我伤不伤人跟我学艺精不精没有半点关系,完全取决于那个人的嘴贱不贱,明白吗?”

宜姬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唐青春收回剑,目光在一张张神情错杂的脸上扫过,最后停在嬴政身上:“还看不看?不看我回去了。”

嬴政笑笑,做了个请的手势:“那有劳美人了。”


#

嬴政刚推开院门就看见唐青风跪在门口,披头散发,一副大逆罪人的样子。

“我有罪,我该死,你惩罚我就行了,别跟她一般计较,行不行?”

“就没有哪天回来看见你是正常的,”嬴政看了眼屋里,“小姨子走了?”

“走了,”唐青风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你不生气啊?“

“我为什么要生气?”

“她没惹祸?”

“没有啊,”嬴政想了想,“除了把宜姬吓晕了过去。”

“那是她活该,”唐青风站起来拍拍裤腿,“没惹祸就好,看她那气势汹汹的样子我还以为她要血洗咸阳宫呢。”

“我还以为你把她送到那个传说中我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去了。”

“唉,她不肯我替她入宫,我只好下药迷晕她,没想到今天被反将了一军,”唐青风恨恨地咬牙,“这丫头越来越不把我这个当哥哥的放在眼里了。”

“你比她大几岁?”

“一刻钟?我们是双胞胎,我先出来的而已。”

“怪不得这么像。”

“你该不会还对我妹妹余情未了吧?”唐青风后退半步,眯着眼打量他:“我告诉你啊嬴政,你糟蹋我可以,别想染指我妹妹,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听见没有?”

“听见了,”嬴政点头,“小姨子那样不羁的性子,也不该被闷在宫里。”

“你这话我听着不太顺耳,”唐青风皱着眉,“合着我这样的就活该被闷在宫里了?”

“你要是觉得闷的话,我们明天就出发去行宫。”

唐青风愣了一下:“真的?”

嬴政笑笑:“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哦,”唐青风转身往屋里走,“多久能到?”

“骊山不远,大概三百里,最多两天。”

唐青风“嗯”了一声,进屋的时候没留神,被门槛绊到摔在地上,手掌蹭破了一大块油皮。小疤连忙找了药酒和纱布过来,嬴政蹲在他面前,帮他涂上药酒,裹上纱布,最后打了个蝴蝶结:“好看吗?”

唐青风想,自己果然被惯得矫情了,就这么点儿伤竟然鼻子发酸。


#

嬴政靠在床头看竹简,唐青风躺在边上玩他的头发。

“你为什么会相中我妹?”

嬴政放下竹简,想了想说:”我当时在追一只野兔,追到了一个果园边上,听见有人在唱歌。循着声音找过去之后,看见她坐在最高的那棵桃树上面,一边唱歌一边摘桃子。后来让人去打听,发现那片果园是唐家的,唐家有个女儿貌美如花,正当嫁龄。”

唐青风没吱声,嬴政扭头看着他:“怎么了?”

“没什么。“

嬴政看着他一脸的欲言又止,忽然明白了:”那是你?我看到的是你?“

“我妹妹她吧,什么都好,哪儿哪儿都好,就是恐高,所以园里的活儿一般都我和我爹干,而你看到的应该不是我爹,虽然我爹唱歌也挺好听的,但是吧,嗯,反正就……“

嬴政笑得肩膀都在抖,唐青风恼羞成怒地捶他:”你年纪轻轻的眼神儿怎么那么差?我是男是女你看不出来吗?“

“我离得太远了,而且你当时长发飘飘的,坐在树上跟桃花仙一样。“

“你见过桃花仙长什么样啊?”

“没见过,”嬴政转身躺下,手指在唐青风脸颊上似有似无地拂过,“如果有的话,肯定跟你一模一样。”

唐青风眯着眼笑:“就当你在夸我吧。”

“我是在夸你啊,”嬴政认真道,“能让我一见钟情两次的,你是头一个。”

唐青风看着他,忽然支起身子凑过去亲了他一下。嬴政顺势欺身过去,脸埋进他颈窝使劲蹭了蹭。唐青风被他蹭得发痒,但只觉得这痒处不在脖子,不在胸口,不在任何他能抓得到的地方。衣服被一层层脱下,每一寸身体都在被抚摸,亲吻,舔舐,那痒却越来越深,越来越难耐。唐青风攀附着嬴政的肩膀,牙齿深深嵌进他的肌肤,好像这样能让那折磨减轻一些似的。但是不够,远远不够,唐青风感觉有水滴沿着鬓角滑落,也许是汗,也许是泪,但是他不在乎了。

“求求你……”

“求我什么?”嬴政在他耳边喘息,“嗯?你要什么?“

“你……你……“唐青风听着嬴政的心跳,在混沌一片的意识中挣扎出半丝清明,低声道:“我要你。”

那痒终于消失了。


————TBC————


下章开虐啦,好兴奋【苍蝇搓手.gif


评论(12)
热度(167)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