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K莫衍生】【嬴政x唐青风】青妃驾到(五)

#

“你要是不想去就不去,打发人给大公主送个礼就行。”

“那我要是想去呢?”

“人那么多,你被识破了怎么办?”

“我连婚礼一整天都撑下来了,唱个曲儿的功夫怕什么,”唐青风躺在院子里的凉床上,翘着二郎腿一晃一晃,“而且吧,宜姬说得挺有道理的。”

“什么道理?”

“我老这么躲着,白白地给唐家丢人,不如去亮个相,把她们镇住,也省得再来找我麻烦。“

“这么自信?”

“那当然,”唐青风跳起来,“你要不要先听听看?”

嬴政点头,看着他光脚跑进屋里,抱着琴出来坐在台阶上,琴搁在腿上。

“原来的词记不太清了,我就现编了一段,”他不好意思地揉揉鼻子,“你别这么看我,我紧张。”

“习惯一下,明天我也这么看你,好多人都这么看你。”

唐青风瞪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他舒展双手放在弦上,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

“陌上春风来

枝头桃花香

……“

村里人总说,唐家的一双儿女在投胎的路上走岔了路,儿子弹琴唱曲擅长家事,女儿舞刀弄剑招鸡斗狗。唐青风话还没说利索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小优,出去表演总有个横眉立目的小丫头护送左右。兄妹俩约好,不娶亲,不嫁人,父母终老后就去流浪江湖,卖艺谋生。

唐青风边唱边想,还好,至少有一个人能实现他们的愿望。

“怎么样?”唐青风按住尚在颤动的琴弦,看向嬴政,“能镇住她们吗?”

“嗯。”

“嗯?就这反应?”唐青风抱着琴站起来,转身回屋,“不唱了,伤自尊了。”

嬴政跟过去:“你要什么样的反应?”

“哇好棒好好听再来一个!”唐青风头也不回,“算了,才不要你假装捧场,我知道自己很棒就够了。"

"你很棒。”

“马后炮,”唐青风转身,发现自己已经被他圈在了怀里,“你干嘛?我还没好呢!”

“我没干嘛呀,你想到哪儿去了。”

唐青风红着脸推他:“那你放开我。”

“不放,你不是嫌我反应不够热烈吗?”嬴政扣住胳膊把他锁得紧紧的,“这样够不够?”

唐青风挣扎着抬起头:“够了够了,太超过了。”

嬴政低头在他下巴上咬了一下:“这样呢?”

“够了……”

舌尖沿着脖子滑到锁骨:”这样?“

“嗯……”

嬴政轻笑,凑到他耳边,低声道:“你特别好,我很喜欢你。”


#

“我觉得这件青色的最好看,”唐青风对着铜镜转了一圈,“你觉得呢?”

小疤看着满地的华服,感觉有点头晕。她张开手臂画了一大圈,然后举起两个大拇指。

“都好看?”唐青风撇撇嘴,“你不要睁眼说瞎话,我看那件紫色的就丑的很。”

小疤试探着指了指橘色的那件,唐青风换上之后凝视镜子许久:“我是不是胖了?”

小疤愣了一下,拼命摇头。

“你不用安慰我,肉都摆在这儿呢,”他捏了捏自己的肚子,叹了口气,“成天光吃不动,哪有不胖的道理。”

小疤左右看了看,捡了条青色的缎子给他绕到腰上,松松地打了个结。

“唔,这个撞色不错,可以的,”唐青风去房里取出针线盒,坐在地上开始摆弄腰带,“那个宜姬也是脸大,哪来的自信指导我女红?老子技惊四座艳压全场的时候她们还不知道在哪儿跳房子呢。“

小疤蹲在他面前,一脸崇敬地看着他飞针走线,过了会儿哒哒哒跑走,抱了个珠宝盒子回来,期待地看着他。

“这哪来的?”

“君上。”

“也是他赏的?我还以为就送了衣服呢,”唐青风环顾房间,“还有别的吗?”

小疤放下珠宝盒,抱了另一个盒子过来,一打开唐青风就被扑面而来的香气熏了个跟头。”你们宫里的化妆品怎么这么香,该不会有毒吧,“他捂着鼻子仔细看了看,”不过质地确实不错。“

他把缎子打的结绣成了花朵的模样,重新绕回腰上,照了照镜子,感觉还是少了点什么:“你觉得我头发……”

“也用青色的缎子绑上就行。”

唐青风猛地回头,看见小疤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旁边倚剑而立的蒙面女子对他挑眉笑道:“几日不见,哥哥越发俊俏了。”


#

“春啊,你听哥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唐青春拔出剑,“打一架,赢了的留在这儿,输了的滚蛋。”

唐青风干脆躺下了:“那算了,要死一起死吧。”

“你能不能别这么自暴自弃?“

“这不是自暴自弃,这叫自知之明,”唐青风振振有词,“从出娘胎开始我哪次打赢过你?我打赌在娘胎里你肯定也成天的揍我。”

“打不赢你就给我下药是吧,”唐青春拿剑指着他,“卑鄙小人。”

“不然呢,欢天喜地送你上轿迎接新生活吗?依你的性子,入宫第一件事肯定是刺杀嬴政,杀成了还好说,不成不光你死,我们全家全族甚至全村都得跟着遭殃,”唐青风看着她,“我们折进去没什么,但不能连累别人。”

“你怎么知道我杀不成,我……”

“我知道,我被你揍大的,你有多厉害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唐青风握住她的手把剑收回鞘里,“但是,万一呢,只怕万一啊。”

“那你准备怎么办?”唐青春嫌弃地踢开脚边成堆的衣服,在他旁边坐下,“就这么忍辱负重下去?”

“怎么说呢,其实也不算特别忍辱负重……”

“你莫不是在逗我,”唐青春瞪大眼睛,“你扮女装扮上瘾了还?”

“没有没有,这是晚上去表演穿的,平时不用扮。”

“什么意思?什么叫平时不用?”她回头看着仍然昏迷的小疤,“她知道?”

“对啊。”

“那嬴政呢?”

“也知道啊。”

唐青春目瞪口呆:“那你怎么还活着?”

唐青风噗嗤一笑,撩了撩头发作娇俏状:“因为我太美了,嬴政舍不得杀我。”

唐青春抬手就是一巴掌,唐青风捂着后脑勺瞪她:“干嘛!他自己说的,我没骗你,不信你问他去。”

唐青春眼睛一亮,跳起来就要往外走,被唐青风抱住腿死死拽住:“我开玩笑的,你冷静,冷静!”


#

小疤迷迷糊糊地醒来,看见眼前出现了两个主子,一个在镜子前梳头发,一个盘着腿坐在桌子上嗑瓜子。她揉了揉眼睛,确定不是幻觉之后,小心翼翼地往门外挪了挪。

“你醒啦?”嗑瓜子的那个拍拍手,轻巧地跳下桌,三两步走到她面前蹲下,“小疤是吧,我是唐青春,要不是那个白痴瞎搅和的话我就是你主子了,可惜有缘无分呐。”

小疤点点头,跪在地上正要行礼,被唐青春拦住了:“别别别别折我寿,哎呦瞧这小脸长的,我见犹怜。”

唐青风回头冲她招招手:“小疤过来给我绑头发,我抬胳膊费劲儿。”

“才养尊处优了几天啊,瞧给你矫情的,”唐青春趴在珠宝盒子旁边翻翻捡捡,“待会儿要表演啥?”

“大公主生辰,我去唱个曲儿镇镇场子,”唐青风忽然想起来什么,扭头盯着唐青春,“等等,你是怎么进来的?没人看见你吧?”

“现在才想起来问啊?”唐青春挑了个珠翠在他头上比划,“我混在女眷堆里进来的,没人拦我。”

“以后可别这么干了,太危险。”

“以后?你还想在这儿待多久?”

唐青风看着镜子没说话,唐青春掰过他的肩膀盯着他:“趁着今天人多眼杂,我们溜出去……”

“春啊……”

“你闭嘴。今晚这庆典阵仗不小,估计不会早结束,你唱完了之后咱俩就走,一时半会肯定没人发现,如果嬴政晚上不来找你的话还能再多半天的功夫跑路……”

“不用……”

“爹娘我已经送去庙里躲着了,咱们只要找个地方避过风头……”

“唐青春!”唐青风打断她,“我会走的,但不是现在。”

唐青春沉默了一会儿:“好吧我知道你超级爱表演的,但没想到你是那种会为了出风头放弃自由的人……”

“什么乱七八……听着,嬴政过两天会带我去骊山,你可以先去那里等着,熟悉一下地形什么的,我到了之后你再来找我,然后咱俩一块儿离开。不用担心被追杀,更不用躲躲藏藏,咱们就跟当初约好的一样,流浪江湖,卖艺为生,怎么样?“

“嬴政会那么简单地放你走?”

“只要咱们能在守卫眼皮子底下溜出去就行,”唐青风耸耸肩,“他答应过我,只要能出去,他就不抓我。”

“你有没有想过他是在逗你玩?“唐青春满脸的恨铁不成钢,”抓谁放谁不都是他一句话的事儿,干嘛还辛辛苦苦地跑山里去放?你是什么野生动物么?蛇?穿山甲?”

唐青风张了张嘴,没说话。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远处传来人群的嬉笑和编钟乐声,衬得屋里极静。小疤缓缓停下动作,低着头退到一旁。

“他在赌我不走,他在用这个荒诞不经的约定告诉我,他不会伤害我,我可以留下。“

“但是你走了,他不就赌输了吗?”唐青春皱着眉,“我不觉得嬴政是个好赌徒,他要是反悔了怎么办?“

唐青风叹了口气:”所以我也在赌啊,赌他言而有信,愿赌服输。“


——TBC——


以为自己漏了一章没看到车的同志们,不要怀疑你们的眼睛,你们没瞎,是我拉灯了。

哇咔咔。

掌声欢迎青春小姐出场。

哎呀好想搞骨科【水仙?

评论(10)
热度(183)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