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K莫衍生】【嬴政x唐青风】青妃驾到(四)

#

唐青风一睁眼就看见小疤一脸忧心忡忡地盯着自己,床头点着蜡烛,天已经黑了。他慢吞吞地爬起来,一时不知道该坐还是该站,只好先跪在床上。

“怎么了?”唐青风一开口就被自己声音吓了一跳。这嗓子哑得,跟哭了三天丧似的。

小疤指指放在床头的汤药,唐青风凑过去抿了一口,被苦得直犯恶心。他示意旁边那个挺精致漂亮的小盒子:“这是什么?”

小疤脸腾地红了,扭扭捏捏地打开盒子递给他,然后指了指他的屁股。唐青风看着眼前的膏药,忍不住地叹了口气:“知道了,你出去吧。”

擦完药唐青风下床溜达了两圈,跟小疤吃完晚饭,检查了一下她下午写的字,然后两个人站在院子里赏月。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拂面而过的风带着潮湿的甜味。

“你当初是怎么入宫的?”他问小疤。

小疤指指自己额头,然后挤出两个勉强听得清的音节:“君上。“

“这疤是他弄的?”唐青风看着小疤哼哧哼哧地比划,懂了大半,”他的手下打伤你,然后他把你带回了宫?“

小疤点头。

“这人是不是有病,看见什么都往回捡,上辈子是捡破烂的么?”唐青风低头看着她,“你想不想出去?”

小疤犹豫了一会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后用手指在嘴边做了个笑模样。

“你在这儿衣食无忧,而且过得还算开心,是吗?”

小疤点头,指了指唐青风的胸口,夸张地叹了口气,然后眨着大眼睛看他。

”我不是不开心,是不能开心,你明白吗?“唐青风摸了摸她的头,“这里不是我该待的地方。”

小疤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一直到准备睡觉,嬴政都没露面,唐青风不知道该不该等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儿才睡着。他梦见妹妹被青面獠牙的官差抓走,梦见父母缠绵病榻以泪洗面,梦见自己一把火烧了咸阳宫,梦见黑发红袍的嬴政站在火里笑盈盈地唤他:“青风……”

唐青风满头大汗地醒来,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

“做噩梦了?”嬴政把他汗湿的头发捋到身后,”我去给你倒点水。“

唐青风摇摇头,伸手搂住他脖子,下巴搁在他肩窝里:”怎么现在才来?“

“废寝忘食沉湎政务来着,”嬴政在他后背上轻轻拍着,“身子好点了吗?”

“没好,“唐青风松开他,警惕地往后缩了缩,”别过来,不许碰我,你回去通宵达旦去,快去。“

“我没想碰你,”嬴政掀开床幔,让他看旁边桌子上摆的琴,“给你送琴来的。”

唐青风绕过他爬下床,坐到琴跟前,愣了好一会儿才伸手抚了一下:“哇。”

“喜欢吗?”

“喜欢,”他用手指拂过琴身上刻的青字,“特别喜欢。”

“喜欢就好,”嬴政起身往外走,“那我回去通宵达旦了。”

“哎,等等,”唐青风扯住他袖子,“熬夜伤身,你睡会儿再去吧。”

嬴政从善如流地折回他身旁躺下。唐青风拉过他一条胳膊抱在怀里,额头抵在他肩上。

“我刚刚梦到你死了,被我放火烧死的。”

“是吗?”

“嗯。”

嬴政转过身,把唐青风搂进怀里,手指在他头发里一下一下地梳着:“那你呢?”

“我?”

“我死了,你自由了吗?”

唐青风点点头,又摇摇头。

“那就好。”嬴政说。

唐青风想问他是什么意思,但是再抬头的时候,嬴政已经睡着了。


#

“妹妹刚进宫就染上重病,姐姐日夜挂念,今日听闻妹妹康复了些,便赶不及过来瞧瞧妹妹,”宜姬透过床幔打量着“青妃”,“看妹妹气色果真是好多了。”

唐青风无力地翻了个白眼:“多谢姐姐。”

“听说妹妹入宫之前不近女红,想必是没有人加以教导的缘故,如今成了一家人,姐姐自会细心指点,帮妹妹……”

“有劳姐姐了,”唐青风打断她,“小疤,把我的尿壶拿过来。”

宜姬识相起身,走到门口看到桌上的琴,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回头笑道:“明日是大公主生辰,君上已命人置办歌舞酒席,邀请城中亲贵前来庆贺,不知妹妹可否赏脸,献曲助兴?”

唐青风咬牙切齿道:“乡野小调恐不登大雅之堂……”

“妹妹多虑了,君上看中的,我们哪有不喜欢的道理,”她顿了顿,声音还是温柔婉转,语气却愈发冷淡,“但君上再喜欢,也抵不消你出身低贱,不合礼数。宫里对妹妹的猜疑颇多,若妹妹能在这种场合证明自己的气质才华不输旁人,君上必当更加钟情于妹妹,后宫也会心服口服。如此百利而无一害,妹妹何必再推辞呢?“

唐青风感觉自己要被气出便秘。他掐着自己大腿,摆出一副低眉顺眼的姿态柔声道:“那妹妹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

嬴政刚推开门就看见一只砚台从天而降,他险险躲开,看着砚台摔在地上,粉身碎骨。

“今天又怎么了?”

“问你的宜姬去,”唐青风臊眉耷眼地瞪着他,“你能不能管管你的女人们,让她们待在自己宫里该绣花绣花,该聊天聊天,别没事儿跑别人宫里耍嘴皮子,吃饱了撑的怎么着?“

“我跟她们说了别来烦你,但是没办法,总有那么几个不听话的。”

“她们不听话你不管,我不听话你就连威胁带恐吓还给我下药,什么意思?性别歧视么?”

“那你说怎么办?”

“我不说,”唐青风坐进椅子抱住膝盖,“本来就出身低贱不合礼数,可不能再妖言惑主了。”

“还挺有自知之明……“

唐青风横出一脚踹在他肚子上:“你出去,滚,消失,别让我看见你。”

嬴政捂着肚子倒在地上哼哼,唐青风拿脚戳他:“别装了,我又没使劲儿。”

眼看着他额头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脸色也开始发白,唐青风慌了:“小疤小疤,快去叫太医!”

太医来的时候嬴政躺在地上,头枕着唐青风的腿,看上去还挺安详。

“君上用过晚膳不曾?”

嬴政摇摇头。

“午膳呢?”

还是摇头。

“那早膳……”

“早饭和我一起吃的,”唐青风揉着太阳穴,感觉心力交瘁,“你一整天除了那碗粥别的什么都没吃?”

嬴政点点头,冲他笑了一下。

“你还有脸笑,”唐青风看了眼太医,把动手打人的欲望压了下去,“你是不是想死?想死你自己死好不好,别拉我做垫背。”

太医眼观鼻鼻观心开完了药方,嘱咐他们:“先给君上喝一碗粥,然后服用此药即可。”

太医走之后唐青风打发小疤去煎药,自己蹲在嬴政面前看着他喝粥。

“你要不设个官职专门监督你按时吃饭好了。”

“设过,我嫌烦又给撤了。”

“你这样是要出毛病的我跟你讲,”唐青风苦口婆心劝他,“你呕心沥血爬上皇位,结果没干几年呢,得胃病驾崩了,冤不冤?啊?冤死了。”

“我也不经常这样,”嬴政捧着碗边喝边解释,“主要是想早点处理完回来陪你。”

唐青风看着他没说话。过了会儿小疤端着煎好的药进来,嬴政喝了一口,脸都皱成了一团:“苦。”

“是么,嘴那么甜还会觉得苦啊?”

嬴政翘着嘴角看着他,两人眼睛里都映着跳动的烛光。他倾身过去,在唐青风唇上啄了一下,然后又喝了口药,砸砸嘴说:“这样就不苦了。”

唐青风把脸埋进手掌心里,一边笑一边叹气:“你好烦啊。”


——TBC——

各位呼唤HE的诚意真是天地可表日月可鉴,太感人了,抹泪。

话说我昨天为了开车特地翻出小黄片观摩预热了一下,结果发现,车这种东西吧,还是在脑子里开比较爽,写出来根本不能看。

其实是不会写。

唉。

科学家们为什么还没有发明出能把脑洞全息投影出来的仪器。

……

对了,七夕快乐!


评论(14)
热度(181)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