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fornothing

Just keep writing.

【K莫衍生】【嬴政x唐青风】青妃驾到(一)

唐青风代妹入秦宫,不料被嬴政一见钟情……

光打出这行字我就恨不得去跟历史老师自杀谢罪了。

whatever,人活着不就是为了拉郎么。


——————

#

嬴政刚进宫门就被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架住脖子抵在了墙上。

“嘘, 别出声。”

嬴政那被酒精泡了大半的脑子勉强还能转,他依稀回忆了一下上月打猎时相中的那个民间美人,感觉跟眼前这位新娶进宫的青妃有点不太一样。

他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门外立刻响起守卫的声音:“君上有何吩咐?”

匕首又往里按深了一寸,青妃的声音愈发低沉:“让他们退下。”

嬴政咽了咽口水,喉结在刀刃上滚了一下,匕首立刻避开了半寸。他扭头盯着“青妃”,可惜隔着面纱看不清表情。

“无事,退下吧。”

确认守卫退到院门外后,唐青风锁好宫门,把嬴政押到床边,从大红礼服的袖口里抽出一团细绳,干净利索地把他绑在了床腿上。

“别塞嘴别塞嘴,”嬴政看他撕下衣角团在手里,连忙表示拒绝,“寡人不会喊的,喊也没用啊,人都被你赶走了。”

唐青风沉思片刻,展开布条把他眼睛蒙上了。嬴政没再抗议,听着周围窸窸窣窣的动静,感觉“青妃”应该是在换衣服。

“你又不是女的,为什么不让寡人看?”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女的?”

嬴政在布条下面翻了个白眼:“女人不会把胸按在陌生人身上的,女刺客也不会。”

唐青风低头看着自己呕心沥血缠出来的双峰,忍不住叹了口气。百密一疏啊百密一疏。他干咳两声,用自己的声音说:“你还挺懂女人。”

“哪里哪里,熟能生巧罢了。“

唐清风瞪了他一眼,把换下的婚服一股脑扔到墙角,发饰和首饰拆下来收进自己的包袱里,想了想又把披散的头发拢到头顶绑成一团,这才觉得舒服了些。他走到嬴政面前,在他腿上踢了一脚,然后把布条解开。嬴政眨了眨眼睛,抬头看着面前一身白衣眸若星辰的少年。

“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唐青风,你要强抢的民女唐青春的哥哥。”

嬴政“哦”了一声,总算是理解当前的形势了:“那你妹妹现在在哪儿?”

唐青风弯腰盯着他:“在你和你的狗腿子们永远找不到的地方。”

嬴政笑了:“你在这儿,寡人还找她做什么。”


#

“说实话,我不太懂你们做皇帝的,”唐青风盘腿坐在床上,左手杏右手梨咔嚓咔嚓地啃,面前地上已经扔了一堆圆滚滚的核,“一纸诏令下去,想进宫的大姑娘小媳妇排着队任你选,何苦要去抢那些老实过日子的姑娘呢?“

”抢?寡人明明是派人去请的。”

“说得容易,你倒是想请,你手底下那些势利小人会给人拒绝的余地吗?”唐青风用力把果核砸在地上,弹出一丈远,“对你来说,我们都是畜生吧?畜生哪有不听主人话的,是不是?”

“哎,你这样说就太偏激了,我们讲道理好不好……”

“我偏激?你把我妹妹逼得远走他乡,我父母一夜白头,我家大黄差点被打死,你反过来说我偏激?还讲道理,跟你有什么道理可讲的,我就是道理本理。”

嬴政快速从刚接收的信息中提取了一下重点:“大黄是谁?”

“我家狗,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亲如手足。”

“那他现在还好么?”

“还行,瘸了一条腿。”

嬴政低头看着那堆果核,没说话。

“我本来是想杀你的,但是刚刚冷静下来想了想,觉得你死了也没多大好处,还得打仗,别的皇帝指不定比你更坏呢,是不是?而且你这么好看,死了挺可惜的,所以还是算了,留你一条性命。”

“你觉得寡人好看?“

“对啊,你没照过镜子吗?”

嬴政眯着眼笑:”谢谢,你也挺好看的。“

唐青风点点头,过了会儿叹了口气:“可惜我就要死了。”

“为什么?”

唐青风跳下床,开始绕着房间踱步:“因为我肯定没法逃出去,就算逃出去了也肯定会被抓,被抓了之后你肯定不会那么容易放过我,毕竟我拿刀架过你脖子,你自尊心受伤了必须得找补回来,但是找补的方式不能太残暴,因为我再怎么说也是你敲锣打鼓娶进宫的,要是让百姓都知道你娶了个刺客,还是男的,那得多丢面儿啊,是不是,所以这事儿得悄悄的处理……“

嬴政叹气,用膝盖抵着额头揉了揉:“你能不能坐下说,转得寡人头晕。”

唐青风索性在他面前坐下了,满脸的同情:“太棘手了,当皇帝可真难。”

“谁说不是呢。”

“算了,天亮再说吧,我累了,先睡会。”

“那我呢?”嬴政示意他被绑在床腿上的手腕,“解开行不行?我也要睡觉啊。”

唐青风刚爬上床,闻言猛地转过身,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或者让我躺下之后再绑上也行,这样真的很不舒服……”

“你怎么不说寡人了?”

嬴政楞了一下,意识到自己刚刚用的都是“我”,赶紧扭过头作冷酷状:”赶紧给寡人解开。“

唐青风坐在床上,腿挂在床边晃啊晃的:“你用‘我’呗,用‘我’就帮你解开。”

嬴政犹豫了一会儿:“给我解开。”

“嘁,想得美,”唐青风起身继续铺被子,“你可是暴君嬴政,要是半夜兽性大发把我弄死,我连个冤都没处喊。”

“不会的,我要是想弄死你不会亲自动手,至少不会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嬴政一脸真诚地看着他,“我保证天亮之前只睡觉,别的什么都不干。”

唐青风犹豫了一会儿,下床解开绳子,让他在地上躺好,然后把手脚捆上,一边捆一边说:“那什么,要弄死我的话,你能不能亲自动手?别让你手下人虐待我,干脆一点,手起刀落,让我痛痛快快地上路。”

“你就那么确定我会弄死你?”

“不然呢?你要放我走吗?”

嬴政看着他:“你来都来了,就待在这儿吧。”

唐青风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待在这儿干什么,陪你玩过家家吗?“

嬴政张了张嘴,没说什么。

“睡吧,”唐青风从床上拽了条被子扔到他身上,“别说梦话了。”


——TBC——


好久没关注国内圈,猛一回头彬彬同学和大橙子还是那么的鲜美可口,啊,这就是K莫,初恋的感觉。

对了,本人完全没看过大秦啥啥和阿部啥啥这俩剧,完全就是代入造型脑补,所以OOC是必然的,嗯。

就酱。


评论(28)
热度(284)

© Goodfornothing | Powered by LOFTER